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合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唐一鸣等人看到沈子成的表有些怪异,便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只见从路边走过来几个人。一个看起来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慢慢悠悠的走着。在他的马边,倒是有几个随从,其中两个随从,材有些矮小,皮肤黝黑,观其相貌,绝非中原人士。唐一鸣等人顿悟,这便是在广东十分流行的昆仑奴了?

    沈子成吩咐道:“去,叫他们过来问话!”

    便有两个缇骑急忙跑了过去,拦着那男子的马儿,大声叫道:“咱们锦衣卫同知大人要你过来问话。”

    那个男子吓了一跳,他本来就看到这里有百余个穿着飞鱼服的人,虽然他不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锦衣卫,但是他也知道这些人是官府里的,惹是绝对惹不得的。只盼着赶紧从这些人边走过也就罢了。没想到居然被人拦了下来。这位男子是做生意的,心中不免一阵疼。看样子,这次不出点银子,是很难从这些官老爷的边过去了。狠了狠心,咬了咬牙,掂量了一下自己腰包的分量,那男子还是硬着头皮跳下马来,随着那两个缇骑走到沈子成的边。

    “草民孟潞参见锦衣卫同知大人!”这位名叫孟潞的男子,还算是知道礼数,恭恭敬敬的对沈子成施礼。

    沈子成一听他的口音,硬是要说官话,孟潞说得就像是“梦露”一般,忍不住调侃道:“玛丽莲你可认识?”

    “不知道大人说得是哪位马先生?这周遭七县倒是有两位知名的马先生。不过一位叫做马飞,乃是一位举人。另一位却是这儿的大地主,马广才。却没有大人说得马里连。或许是草民孤陋寡闻了!”孟潞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不认识就罢了!”沈子成笑道:“你边这两个黑漆漆的人,可是昆仑奴?”

    “正是!”孟潞不知道沈子成是什么用意,急忙分辩道:“在广东,买卖昆仑奴并非是罕见的事。大人,你……”

    沈子成吩咐一旁的锦衣卫拿了一个板凳过来给孟潞坐下。那孟潞受宠若惊的坐了下来,却还是不敢正眼去看沈子成。这个人好歹是有些门路的,一听说沈子成是锦衣卫的同知大人,就知道这位在京都也是了不得的人物。自己这次遇到沈子成,或许还真是一件好事。将来对自己的好处实在是难以估量。所以,孟潞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把沈子成给伺候舒服了。

    “你这两个昆仑奴看起来还老实的啊。说说,你是怎么管教他们的?”沈子成好奇的问道。

    孟潞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谨慎的说道:“大人有所不知。这昆仑奴都是来自南洋。南洋物产贫瘠,生活比起大明来,那是远远不及。这些昆仑奴,大多是自愿卖来中原做奴仆的。他们吃苦耐劳,所求不过是三餐一暖,给些工钱。大人,大明若是要招一个仆人,每个月至少要给三贯钱。可是给昆仑奴就不用。包了他们的吃住,每月给他们一贯钱,他们就已经很满足的。而且做事做的也不比别的仆役差。他们通常在大明做了十来年的工,也可以赚的不少钱,然后就自己赎了自己的,带着剩下的钱,回到南洋去,也算是一笔小财。无论是做生意还是买地,都绰绰有余。”

    “哦,原来如此。本官还以为是有人特意去南洋抓了这些人来当昆仑奴呢!”沈子成颔说道。

    孟潞壮着胆子笑了笑:“大人,无利不起早。只要是有利润的事,又怎么会没有人铤而走险呢?昆仑奴好用,这在两广沿海根本就不是秘密。自然有人伙同海盗,去南洋抓人来卖。不过,抓来的人,心中怨恨,经常生逃走,或者打伤主人的事。那些人蛇,自然也就学聪明了。不再强抓,还是利用去南洋做生意的时候,宣扬大明有多好多好,说大明遍地是黄金。来大明做十年工,顶的上在南洋干一辈子!”

    这或许就是这个时代的大忽悠了吧?沈子成暗笑着想到,原来做人蛇,什么时候都没有变过,都是把目的地说的好像天堂一般,然后鼓噪这些老百姓自告奋勇前去赚钱。到了大明之后,他们转手把这些南洋人给卖掉,赚一笔钱,接着又回去忽悠新的南洋人了。不过,的确有不少在大明做了工之后,攒下一些钱回到南洋去做生意,买地放佃的人。这让其他人眼红无比。所以,这些人蛇,去南洋一忽悠,就大把大把的人来上钩了!

    “你这一个昆仑奴买要多少钱?”沈子成问道。

    孟潞讨好的笑道:“大人,一个昆仑奴,公价不过三十贯而已。我这是一次就买了两个,所以人家给打了折,就要了五十贯。”

    “看起来,卖的也很便宜嘛!”沈子成想了想,从广东南下去南洋,一个来回也要不少子。若是一个昆仑奴只能卖三十贯的话,那他们至少要弄回来两三百人才能有赚的。福船也装不下这么多人啊。看起来,还是学后世的那种办法,尽量塞很多人在船舱里。每次带回来的人越多,那他们赚的就是越多。

    “你给我仔细说说!”沈子成尽量和蔼的看着孟潞。这位孟潞看着沈子成的眼光就不大一样了,居高位者,就算自己想要和蔼,可是在下位者看起来。上位者的和蔼是一种施舍,一种给予。孟潞依旧是浑不自在,尤其是面对锦衣卫这样的恐怖机构,更加是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听到沈子成问,孟潞仔细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大人,之前昆仑奴杀死主人的事,不知道大人是不是听说过?”

    沈子成点了点头。孟潞这才接着说道:“大人,草民也曾经有耳闻。那些人蛇将南洋人运到广东之后,转手卖出。而南洋人大多都不认得汉字。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跟主人签下的是一张终的卖契。他们以为自己做个十来年工,就可以回家了。可是当他们现自己被欺骗的时候,自然就会跟主人要回卖契。因为他们卖的钱,他们自己可是一文钱都没有得到。莫名其妙就成了别人终的奴仆,换做是谁,也无法接受的!”

    沈子成笑道:“这是自然,不过他们这样就要杀人么?”

    “草民听说的却是不同。听闻那一家里买了七八个昆仑奴,用他们来干活,可是当这些昆仑奴要求回家的时候,主人却拒绝了他们,并且将他们抓到官府,出示了卖契。他和官府本来就有关系,一顿板子打下来。那些昆仑奴不得不老老实实的给主人家干活。可是却已经怀恨在心!”孟潞叹息道。

    “终于那几个昆仑奴找到机会,偷偷的逃了出去,但是中原天大地大,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朝哪里去走。便一直躲在广州附近,结果却被他们的主人派人给抓了回去,又是一顿毒打。看管的更加严格……”孟潞无奈的说道。

    沈子成接口道:“接下来的事,本官也可以猜到了。那些昆仑奴心有不甘,再次找到机会逃走。可是这次逃走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对主人恨之入骨,偷偷潜伏回去杀死了他的主人。跟着还投案自,是也不是?”

    “大人说得是!”孟潞急忙拍起了马

    “嗯,你倒是做什么的?”沈子成朗声问道。

    孟潞一听沈子成问自己,便提高了声调:“在下也不做官,也不为商,家中在此地有些良田,先来收收租子到也好。我买的昆仑奴,都是正经跟他们签下了卖契,绝不亏待了他们。若是他们想走,待到做工期满之后,便随时可以走!”

    “不错,不错!”沈子成吩咐边的缇骑记下孟潞的住址,以备将来找他好用。这便挥挥手让孟潞离开。

    看到那人离开,新佑卫门还在费力的跟雅子解释沈子成他们到底说了什么。沈子成却已经看着雅子说道:“公主下,你也应该听见了。昆仑奴,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你可有兴趣加上一股?”

    “我?”雅子听了新佑卫门的话,不有些吃惊。

    “嗯,既然昆仑奴有利可图,就一定会有人铤而走险。并且,若是用哄骗的办法,早晚要把这些昆仑奴都给死了。我也不想做的这么绝。这次南下,我倒是有些想法。不过,本钱未必是足的。也需要一些和大明无关的势力来帮我做事。雅子公主若是有兴趣,咱们倒可以好好谈谈!”沈子成笑眯眯的说道。

    雅子想了想:“既然沈大人已经成竹在,那雅子就洗耳恭听好了。”

    沈子成若有深意的看了看新佑卫门,又看了看雅子,忽然狡猾的笑道:“公主下,我的办法,跟你说起来实在是有些太累。不如这样,我先跟新佑卫门说清楚了。到时候让他自己跟你说吧,你们两个本人交流起来,也简单的多!”

    雅子脸上一红,又带着怒气的看了看新佑卫门,搞得新佑卫门满脸尴尬!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