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谈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足利义满正如沈子成所说的那样,心头紧张的不像样子,看着雾隐弹正左卫门和唐一鸣斗在一起,两人一个动如风,一个狂如雷,一时间根本看不出来到底是哪一边占了上风?别说足利义满看不出来,就算是这里所有的人都看不出来。

    朱棡明显有些紧张,低声说道:“其实输了也不要紧,就算是打和嘛,一团和气要紧。”

    沈子成冷冷的抬起头看着缠斗中的两人,低声说道:“不行,哪怕是一场,我都不能叫这些本人赢了去。和?谁跟他们和?他们也配?”

    “可是唐一鸣不知道是不是那个雾隐什么的对手。万一他比武落败,难道咱们还能不认账不成?”朱棡不知不觉之中,气势就已经弱了下来。仿佛现在使团做主的应该是沈子成而不是他晋王朱棡了。他自己倒没现什么,可是坐在一边的苏坦妹和楚方玉却是快的互相看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色。

    唐一鸣和雾隐弹正左卫门一触即分,根本就看不清双方的动作。沈子成掌心里紧紧的捏着一把汗:“不行,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

    “楚姑娘,你告诉那些本人,这一场,算和!”沈子成急促的对楚方玉说道。

    楚方玉微感诧异:“现在唐一鸣并没有露出败象,说不定还有取胜的机会,为何大人马上就要算和呢?”

    沈子成瞥了他一眼:“若不是跟着我的人,我管他死活。可若是跟着我的人,我便不能让他陷入这么危险的局面中。现在根本看都看不清楚。唐一鸣是胜是败,哪个能说得准?你不必再说了。快些告诉那些本人。”

    楚方玉心头一暖,到底还是沈子成,护短是护短了一些,不过对自己人还真的是不错。比起那个薄寡义的足利义满来,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楚方玉站起来,正要开口说话,忽然足利义满叫道:“不如这一场就算平手吧?”

    沈子成冷哼一声,看来这个雾隐弹正左卫门在本也是难得的高手,足利义满要借助他的地方还很多,自然舍不得让自己的左膀右臂折损在这里,没想到的是,足利义满比自己还没耐心。抢先叫出了平手。既然如此,面子就是本人丢的了。沈子成微微一笑,端起酒杯朝足利义满示意。

    没想到的是,雾隐弹正左卫门此人极为刚烈,一听说足利义满叫道算是平了子,长刀霍得在前一横,不带任何花巧的,刺出。他这一刺,腕力、臂力、腰力,尽数爆,细长的刀宛如一道明亮的闪电,疾刺唐一鸣的口。腹乃是人空门对最大的地方,雾隐弹正左卫门根本不顾自己的个人安危,这一刀,看样子是要和唐一鸣拼个你死我活了。

    他若是不拼命还好些,这一拼,反而正顺了唐一鸣的意。他的剑法本来讲究的就是绵柔似水,若是对方以命搏命……唐一鸣长剑斗腕震出,带着韧的剑,在雾隐弹正左卫门的刀上一带,雾隐弹正左卫门不由已朝前冲去,唐一鸣冷哼一声,撤剑、横肘、撞击……三下一气呵成,整个人从侧面欺进雾隐弹正左卫门的怀里,只听咔嚓一声,想必是唐一鸣已经击断了雾隐的肋骨!

    “承让了!”唐一鸣抱拳施礼道:“阁下刀法精湛,实在是难得一见,若不是被你家将军一句话分了心神,迫切要与在下分个高下的话。也不至于败的如此之快。”

    楚方玉提了半天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急忙将唐一鸣的话,翻译给本人听了。转眼之间,大明使团这边的锦衣卫和侍卫们爆出震天的欢呼。唐一鸣相继朝足利义满和朱棡、沈子成等人施礼,便要朝坐席走过来。雾隐弹正左卫门面如死灰,用长刀支撑着体站了起来。他是自己知道自己的苦处,唐一鸣那一下绝不仅仅是击断了他的肋骨。当唐一鸣的肘贴近他的体的时候,雾隐明显感觉到唐一鸣猛然爆寸劲,原本就已经极为庞大的肘力,加上那爆的寸劲,实在是让他顶不住。断了肋骨只不过是外伤而已,可是自己的内脏都已经被唐一鸣震伤。雾隐弹正左卫门强忍着想要呕血的冲动,朝战胜的唐一鸣鞠了一躬。

    至此,大明使团大获全胜。足利义满亲自从坐席上走了下来,抓过侍女们手中的酒杯和酒壶,给唐一鸣倒了一杯酒,问道:“这位一定是大明朝最出色的武士了吧?”

    唐一鸣听到楚方玉翻译的话语,急忙谦虚的说道:“将军阁下过奖了,中原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像唐某这样的人,在中原不过是泛泛之辈而已。就算是锦衣卫里,也是卧虎藏龙之地。又怎么轮到唐某当将军阁下的谬赞呢?”

    足利义满嘴角一翘,洒脱的说道:“真是谦逊。”不过,足利义满的心里已经打开了鼓。对方只不过是个使团,就算是真是来了很多大明的精英,也绝对不会是最顶尖的那一批。毕竟,明朝的皇帝,亲王,大臣,手下都需要人呢!可是,自己手下的三个武士,已经是压箱底的货色了,三场比试,两负一平。实在是有些挂不住颜面。再回想起来,自己派人去港口观察明军开过来的战船,那些改装过的福船,比起本的战舰来,不知道要先进多少。船上的明军都是久经沙场,训练有素的军队。足利义满暗暗打定了主意,这样的大明,自己还是只能和他们为友,绝对不能为敌。

    宾主尽欢之后,足利义满特意将朱棡、沈子成等人请到自己的阁楼里。铜鹤嘴里飘出淡淡的清香,而穿着和服的女子,端上来了点心和茶水之后,便垂手退下。这儿的阁楼建筑的还高,比院子里的树更要高上许多,从这里举目远望,便是一片清凉之意。

    足利义满似乎已经将方才比试失利的事给忘记了,对着几位大明的使臣笑道:“听说诸位来前来本的路上,还遇到了南朝的人,是吗?”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朱棡挥他出帝王家的本事了,不显山不露水的将路上遇到南朝本人行刺的事描述了一番。随即将这次出使的最关键抛了出来:“南朝的本人,冒充倭寇,却比真正的倭寇更加狠毒,他们勾结沿海的海盗。祸害内陆百姓。将军阁下,有何看法?”

    足利义满叹息道:“这样的人,实在是本人里的败类。不过,诸位大人也知道,如今的本并非是我幕府将军能说了算的。南朝北朝并起。虽然我有信心统一本,但是短时间之内,我却无法杜绝南朝的军队装成倭寇去劫掠!”

    沈子成笑道:“足利义满将军,若是大明助你一臂之力,让你尽快统一本呢?”

    足利义满何许人也,怎么会被沈子成这么区区一句话就打动,他只是淡然一笑,看着窗外的风景,缓缓的说道:“大明要如何助我?”

    “很公平,你们出钱,我们出船和武器。”沈子成说的很仔细:“北朝实力强大,南朝积弱。给将军足够的时间,绝对可以一统本。但是我们大明只想自己的沿海不被人扰。将军能够早一些统一本,我们沿海的居民就会安居乐业的多。可是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就越没有耐心。”

    “假若将军不愿意接受我们的好意。那我们只有去跟南朝联络,将我们的战船、武器、盔甲卖给南朝。其实,将军阁下心里也清楚,本虽然金银产量很是丰富,不过,现在南北两朝各占一半。说到军队,南朝是不如你们,可是说到钱财,南朝就算没有你们多,也绝对不比你们少很多。”沈子成这番话已经带上了一些威胁的成分。

    不过,使臣就是这样,一个使臣说出来的话是不是管用,要看他背后的国家是不是强大!以现在大明的实力,假如真的以战舰、武器支援南朝的话。南朝现在处在被动守势的位置还真的有可能改变过来。到时候,南朝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不会再傻到派人去大明沿海劫掠,免得激怒了这头大陆雄狮,让自己腹背受敌。而且,重要的是,沈子成说得一点都不错,大明现在是缺钱,可是南朝跟北朝一比,绝对是不差钱!

    “我们不会在本待很长时间。将军阁下好好考虑考虑!”沈子成笑呵呵的吃着点心,压根就没把面前权倾天下的足利义满当回事。

    足利义满沉吟道:“却不知道大明的战舰、武器,价格是否公道?”

    “公道!”沈子成喜笑颜开,这可是问到老本行了:“绝对是童叟无欺,货真价实。”

    足利义满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当即说道:“嗯,大明的册封,我一定会选个好子。至于南朝的那些海盗。我从现在开始就可以表现出我的诚意,会配合大明的水师,将他们扫除干净。”

    “如此就是最好了!”沈子成说完,却漫不经心的给楚方玉使了个眼色。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