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还比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第一更来啦……

    那一名被叫到的武士,大步走了出来,他的材虽然不是很高,可是很胖,人一站出来,如同一座山挡在众人面前。

    松原朝足利义满一鞠躬,转看着大明的使者们,神态之间满是自信的模样。

    足利义满好整以暇的说道:“松原君没有别的什么长处,唯有几分力气还是不错。本有国技名为相扑,不过,我看大明的使团并没有带擅长相扑的人来,这样好了,松原君就站在这里,若是哪位大明的使者能把他给推倒,便算是胜了。”

    这也太小看人了,朱棡一扭头对沈子成说道:“你手下有那么大力气的人吗?”

    沈子成目测了一下松原,这家伙的高约有一米七六,在本人里边已经算是很高的了,依旧显得很胖,尤其是脱了外边的长袍,看起来至少也有二百六七十斤这么重,浑上下都是肥

    他只是站在那里而已,就已经让人觉得无法推倒。再加上他本的力气,想要推倒他实在是难上加难。

    沈子成烦恼的是,最后一位没有出手的武士,很明显应该是一位剑道高手,自己的王牌唐一鸣要留着最后去战胜这位武士。

    原本三局两胜而已,自己也没必要每场都争胜。不过对着本人,沈子成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定要每场都胜,每场都赢得让本人说不出话来才好。

    怎么胜,无所谓,

    好比足球场上说的:恨不得是比赛最后一分钟越位二十米,用进去一粒进球才过瘾。

    可是,唐一鸣不出手的话,自己去哪儿找一个能和松原对抗的大力士呢?唐一鸣的力气未必很大,可他练的是内家功夫,擅长四两拨千斤,对上这样一蛮力的却也不惧。,大多都是走外家路子的汉子,说到这比力气的事,八成就不是松原的对手。

    正为难之间,足利义满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大明的使者可曾想好了吗?是哪一位出来迎战?”

    “我去!”

    沈子成愕然抬头,因为他听见的不是什么汉子的声音,而是一个嫩的女音,又是女的?难道大明没男人了吗?

    一抬头就看到蝶衣跳了出来,笑盈盈的对沈子成说道:“大人,我去好了,那个胖乎乎的肥汉子虽然力气大,可他未必能抓得到我,万一一个脚下拌蒜,我就顺手推他一下,那不就赢了吗?”

    沈子成挑了挑眉毛,有些担心:“他力气太大,你是不知道本的相扑手,每天除了睡就是吃,务求把自己的体吃得膘肥体壮,就像一头猪似的。可他们的行动却不慢,冲起来的时候也很快,你虽然很灵活,却未必能克制得住他们,万一被他那芭蕉扇那么大的巴掌给拍了一下,你的小脸都得毁了,我……”

    蝶衣脸上一红,却有傲然说道:“大人,你就放心吧,就算是扬州府,还得出动那么多人抓我呢,区区一个大胖子,他能行吗?”

    朱棡看足利义满嘴唇一动又要说话,便抢着说道:“蝶衣姑娘要去就让她去试试,反正咱们已经赢了一场,就算这一场输了也是平手。第三场不管是谁,让唐一鸣出去打得他们落花流水就是了,这样里子外子都有了!”

    蝶衣得了朱棡这句话,一蹦一跳的走了出去。

    松原一看,明朝使团居然又出来一个女孩子,居然还是一个小巧玲珑,只怕体最多也就是七八十斤重的小女孩,于是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忍不住扭头看着足利义满。

    足利义满心头也有些恼火,你们大明使团欺人太甚,接二连三的都是派出一些女子来应战,是不是欺负我们大本就没有武士了?

    一念及此,足利义满心头火起,指着蝶衣对松原说道:“既然人家来讨教,你就只管出手好了。”

    松原虽然看起来比猪还胖,可是他比猪可聪明的多,从足利义满的字里行间,松原就嗅出了足利义满对大明使团的愤怒和不满。

    他心中有了底气,便按照规矩,对蝶衣鞠了个躬。

    蝶衣急忙侧避开,笑嘻嘻的说道:“喂,看你鼻子下边有一团胡子,怎么也有二十多岁了吧,论年纪就算不是叔叔,也是哥哥。你怎地给我鞠躬?我可受不起。不过,你鞠躬都已经鞠过了,那待会儿,我就手下留好了。”

    松原听不懂汉语,待通译把蝶衣的话给说了一遍,松原勃然大怒,可是他又不能真个去和一个小女孩斤斤计较,便冷然道:“你放心,我绝不打死你!”

    蝶衣聪明伶俐,看着松原的脸色就知道他肯定不会说什么好话,好在她记极好,听了松原说一遍本话,便记了下来,依样画葫芦的又说了一遍:“你放心,我绝不打死你!”把松原气得七窍生烟,手指着蝶衣大骂道:“八个雅鹿!”

    蝶衣笑嘻嘻的对松原说:“你也八个雅鹿!”

    松原火冒三丈,再也控制不住,右脚猛的一蹬地,看他肥胖如猪,可这一动起来,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形就像一颗出膛的炮弹,哦不,一头出膛的猪,直冲蝶衣飞了过去,手掌伸得极开,势必要一把抓住蝶衣的肩膀,将她重重的摔出去。

    蝶衣暗吃一惊,她对自己的法还是颇有自信,可是没有想到,这本人的相扑确有独到之处,明明胖得不得了,可是一动起来,还是那么快。自己轻敌之下,差一点点就没有避过去。

    她百忙中一个转,让开两步,松原的手掌几乎是擦着她的面门掠过,带起的掌风将蝶衣的秀吹起,披散在腮边,雪白的香腮,乌黑柔顺的长,小小女孩,竟然露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来。

    不过,已经杀红了眼的松原哪里会去管这么多?一击不中,反手又是一抓。这次,蝶衣已经提起了心神,平心静气的使开法,在松原的猛抓之中,每次都是险之又险,差只毫厘的躲闪开去。气得松原又是哇哇叫。

    足利义满凝神看着两人的比斗,其实从力气上来说,这小女娃绝对不是松原的对手,就算松原站在那里不动,让蝶衣来推,也不可能推倒了他。如今,蝶衣一直敌深入,她法灵活,脚步快捷,却故意不走远,只是绕着松原的体转悠,分明是要挑动这个相扑大汉心浮气躁,出现破绽。

    足利义满又侧着头看了看沈子成和朱棡的脸色,一看,这正副使者都是一脸关切看着场中的比斗,心中也不松了口气,既然明朝人自己都没有把握,那这么明显的实力悬殊,大将军还担心什么呢?只是明朝人诡计多端,方才就引得伊藤,一脚踩进了池塘里。这一次,却不知道要怎么样了。

    松原连续几抓都抓不到蝶衣,大怒之下,连挥好几掌,退蝶衣之后,双手一分,将外袍脱掉,露出上层层叠叠的肥

    他是相扑手,这一脱,只留下了档下的一块兜裆布。

    本人看习惯了,知道这是相扑扮,不足为奇。但是大明的使臣们看到了,男的都忍不住哄笑起来,苏坦妹、楚方玉和许芝兰更是羞红了脸,扭过头去。

    沈子成低声解释道:“这些所谓的相扑,穿的都是这样的衣服。腰里裹块布就行了。至于为什么不穿那么多。我也不知道,我猜测,可能是怕衣服穿得多了,被人抓住衣服给丢出去吧?”

    蝶衣一看松原只留了一块兜裆布,秀美一紧,朝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乐呵呵的说道:“呀,你们这么穷啊,连亵衣都买不起呀。不要紧,一会儿,我给你几块银子,你拿去买衣服吧!”

    她不说还好,一说,松原更是气炸了肺,大吼一声,猛的又朝蝶衣扑了过来。

    蝶衣不敢怠慢,继续在他边游走,总是在千钧一之际躲开松原的攻击。小手还时不时的在他那肥嘟嘟的上捏一把,掐一下,抽空子踢他一脚。

    不过,蝶衣的力气很小,这些就算是打到了松原,也不能对他造成实际上的伤害,只能让他越来越愤怒而已。

    松原果然已经怒得不行了,动作越来越快,忽然之间,满堂大笑,松原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觉得一阵凉风从档下吹过,竟是冷飕飕的,低头一看,那块黑色的兜裆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蝶衣给解开,掉在自己的……

    三女不约而同的低下头去,沈子成却是笑眯眯的看着松原的胯下,对朱棡道:“果然是小巧玲珑啊!”

    朱棡近来和沈子成说话很有默契,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或许跟他的族人一比,已经算是雄伟拔了也说不定。”

    沈子成极为配合的点了点头道:“晋王高见!”

    两个人一逗一捧,宛如相声一般,将对面的本人刺得个个脸红,却又不好意思站起来反驳。这要如何反驳,难道站起来脱掉裤子,证明自己才是雄伟拔,松原才是小巧玲珑吗?

    “羞羞羞……”蝶衣急忙捂着脸跑了回来,一脸无辜的看着沈子成:“我怎知道他果真连也不穿一条……”

    沈子成无奈的将蝶衣拉到后,看着中间的足利义满,问道:“这……还比吗?”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