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沈子成这边还在对锦衣卫进行改组,朱棡那边却一直没有动静,倒是忙坏了水师的官员,好容易一下子从朝中来了两位要人,其中一位还是皇子。军官们早就准备好了大把马准备拍上去。可是朱棡闭门不见客,就等着换船走人,而沈子成却是带着自己属下的锦衣卫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让这些水师军官们生生的把自己准备的好马又给憋了回去,心头别提有多郁闷了。

    好容易等到换了海船,准备出了,没想到朱棡和沈子成居然又是不约而同的钻进了船里。当然,沈子成还是会站在船头,左手背在腰后,右手冲着那些水师军官们挥挥手。做出一副伟大领袖的模样。朱棡却自顾自的待在船舱里,哪里也不去,也不和沈子成说话。虽然那天遇刺,朱棡受了一点轻伤。不过在沈子成看来,这点轻伤根本算不了什么。朱棡现在的心里还不一定在转什么念头呢。自己还是不要去招惹他的好。

    “大当家的,朝廷的船队出了。”说话的人打扮的就像是一个渔民,应该说他本来就是个渔民,不过早就落水为盗了。

    那位大当家的年纪已经不小了,怎么看也快五十岁模样了,头有些花白,不过材保持的还非常好,露着的半条胳膊上盘根错节的都是肌。雄厚的肌块里充满了爆炸的力量。上只是裹着一件蓝布外袍,看起来还有些破旧,但是这位大当家的气度不凡,就算是一块破布裹在上也有与众不同的神采。

    这里是一条伪装过的战船。是当初跟水师交战的时候,俘虏过来的一条福船。经过大当家的改造,这条福船现在已经可以变得像一条比较大的商船似的。寻常人若是不注意的话,根本不会现这里的诡异。

    这个舱房里空的,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张破桌子和几把椅子,但是大当家的还附庸风雅似的在里边放了一张屏风。上面画着出海上。此时,舱房里也就不过七八个人而已,都是这一伙海盗的头目,一听探子的禀告,都把目光投向了大当家的。

    这位大当家的在这一片海域可是名声大的很,他是海盗世家,早些年还在元朝的时候,他的祖上是宋朝的水师军官,眼看宋朝已经无力回天了,就带了几条战船躲到海上去当海盗了,反正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住。后来蒙古水师远征本被飓风打翻。他的祖上乐得在船上哈哈大笑,结果一不小心就笑的中风了,便把船队留给了儿子,也就是大当家的爷爷。这些年来,风云变幻,元朝都已经不在了,如今中原是大明的天下。不过海盗们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也不想归依朝廷。人,都是会变化的,尤其是可以这么轻松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谁还愿意老老实实的?

    大当家的沉声问道:“都打探清楚了?”

    “清楚,官军的水师派了大大小小二十多条船护送。船上是两位使者,一位是当今的晋王爷朱棡,还有一位是新任的锦衣卫同知,名字叫做沈子成。他们现在换了船,主船上,除了水手和随行的仆人厨子,差不多有百多号人。一半是锦衣卫的缇骑,一半是晋王的侍卫。人数是不少。”那探子说话声音很大,这儿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大当家的点了点头:“你下去吧,自己去领赏去!”

    探子千恩万谢的走了下去。房间里剩下的就都是这群海盗的头领了。舱门一关上。一个年轻的头目就忍不住问道:“大当家的,咱们在海上做这没本钱的买卖也许多年了吧?截商船可以抢货抢银子。就算是截了水师的粮船,也能给大家伙儿填饱了肚子。现在是朝廷去本的使者,抢他们,一没有油水,二来朝廷必然会追究,到时候水师追得我们天涯海角到处跑,值得不值得啊?”

    大当家的稳稳的坐在正中的座位上,满是风霜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很好,你想的很周到。还有什么人反对?”

    其他几位头目都迟疑了一会,这件事明摆着对自己没什么好处,犯得着去拼命吗?难道老大转了子,想把皇子和大官给抓住好跟朝廷谈条件?不是吧?想要被招安的话,找人去给水师提督送一封信就行了,用得着这么麻烦吗?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要把自己水寨给赔上去。这样的买卖,这些明眼人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半晌才又有一个人说道:“大当家的,咱们不是官军,就算把咱们手下的战船都集结起来,也未必能和二十多条大小官军的战船对抗。损失是肯定不小。咱们水寨走到今天不容易。当年老寨主从十几个人,七八杆红樱枪展到如今的规模,要是因为这一次全砸进去,那……将来咱们怎么去见老寨主啊!”

    大当家的长叹一声:“我知道你们在顾忌什么,好吧,事到如今,我就跟你们直说了吧!”

    大当家的站了起来,缓缓的说道:“朱元璋和张士诚争霸之后,一统天下的大势就已经定了。那时候,咱们水寨就要为自己谋个生路,要不然就投靠朱元璋,去当他的官军。要不然呢就继续做海盗。当时,大家伙儿都选了当海盗。毕竟是自己的生意嘛,没人管着,大家亲如兄弟,子倒也过的逍遥自在。”

    “但是朱元璋统一天下之后,咱们就越来越难混饭吃了。官军一个劲的围剿咱们。而本的倭寇也不断来咱们的海域扰。咱们水寨和那些倭寇是有一拼之力。不过要是跟他们拼了……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到时候我看不用官军来围剿,咱们的水寨也就可以自己散伙了。所以我试着派人去和那些本人联络一下,看看大家是不是能一起财,和平共处。没想到却被我知道了一件事。”大当家的卖了个关子,含着微笑看着那些手下。

    早有机灵的头目叫道:“什么事啊?大当家的你好不爽快,快说吧!”

    大当家的接着说道:“咱们平都是赚自己水路的钱,也不去管别人家的事。你们可知道,本现在是南北朝征战不休。足利义满将军势力很大,南朝的长庆天皇一直以来希望可以攻克本京都,对抗室町幕府支持的北朝。但是南朝不是北朝的对手,尤其是足利义满上台之后,北朝主攻,南朝主守。南朝想要扭转这个局面,就需要大批的人手和钱财。对于他们来说,钱财比人手更加重要。所以,许多我们见到的倭寇,其实是南朝的军队!”

    “什么?”头目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舱房里就像是被人扔了火把似的,气氛一下子就闹了起来,众位头目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显然是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我本意不想和长庆天皇那边的人合作,但是他们开出来的条件让我无法拒绝。这几年来,水寨展的很快。就是因为有长庆天皇那边的人在后支持。他们有武力,我们认得路,人头熟,知道哪些地方有钱。也可以给他们提供有力的报。本的武士比较厉害,数百名武士就可以袭击一个小城镇,打的明军不敢迎战。我和本南朝的合作,就是取长补短,互相得利。这也是为了咱们水寨好!”大当家的缓缓的说道。

    一个长得还算清秀的头目插口问道:“大当家的,这跟咱们袭击朝廷的船队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大当家的不满的看了看自己的部署,没有政治眼光的人是永远成不了大气候的。不过,大当家的作为水寨里少有的知识分子,认得字的人,还要耐心的解释道:“北朝的足利义满一直想和明朝往来,他们需要明朝的货物和铜钱。但是一直以来,足利义满都没有这个机会跟明朝交往。这一次,朱元璋闹得大张旗鼓,说要派使臣去本册封足利义满。一旦北朝搭上了明朝这个靠山。那南朝就更加不是对手了。南朝一完蛋,我们的水寨也就跟着完蛋。最起码像现在这样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这种生活,大家就只能做梦去过了!”

    “我们不是在帮本人,我们是在帮自己!”大当家的下了结论。

    一旦牵扯到个人利益,这些海盗们的脑子就灵光起来了,开动脑筋格叽格叽。其实这是一群很有实力的海盗,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和本人一起洗劫沿海的老百姓,坐地分赃。如果足利义满统一了本,结束了南北朝。那样他们的好子就到头了,而且很可能要面对那些真正沦为海盗的倭寇。这样的局面自然是大当家的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大当家的也没有把全部的底牌都摊开给大家看,他这么做,还是有其他原因的。

    一个唤作陈六的头目,早些年就秃了顶,脸上还有许多麻子,长的十分难看。要不是做了海盗这一份非常有前途的职业,想娶老婆?那是难得很。不过今时今的陈六可不一样了。凭着好勇斗狠,凭着一手刀法,在海盗里面也混到了前几把交椅来坐。自然有些海盗帮里的女孩子看着陈六的眼神不一样了。

    陈六平时是最胆大的,这时却面色难看,想了半天才说道:“大当家的,不是老六我泄气。咱们的船遇到水师,肯定不够打。人家水师那里好几十条船在那儿看着。咱们就是把全部家当都砸上,也未必能拦得下来人家的钦差大臣。惹恼了朝廷,派军来剿咱们。那可就是做了赔本买卖了!”

    大当家的冷哼一声:“你的胆子都叫狗吃了?脑袋瓜子里装的都是稻草?我什么时候说要硬拼了?咱们吃水路饭的。找上几十个水里功夫了得的弟兄,趁着夜里,从水底摸到船上。咱们的弟兄有些手不错的,在船上放把火也好,偷偷暗杀也好,不都成?官军,在地上他们是厉害,到了水里,还得看咱们聚鲨帮的!”

    陈六吃了个瘪,悻悻的不敢再做声。这些头目们听到大当家的已经定下了行动,都还有海盗的职业素养,不再反驳,开始仔细研究行动的细节。还没说几句,就被大当家的给赶了出去,叫他们外边想着去。

    船舱里还剩下大当家的一个人的时候,大当家的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走到一处板壁,轻轻的敲了敲。板壁咯吱一声,打开一个小小的窗洞,大约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出。从那儿爬出一个矮小的男人来。

    这个男人也就是二三十岁的年纪,材矮小,显得比较精悍,上穿着一黑色的紧靠水,头扎在脑后,鼻子下边留着一小团仁丹胡。一张薄薄的嘴唇倒是显得有几分英气。一开口就是:“辛苦你了!”

    大当家的冷笑两声:“说什么辛苦不辛苦,只不过你们一句话,我的兄弟就要拿命去拼。这样的买卖,我怎么看怎么赔本。”

    那矮个子男子正色答道:“我会派出我们的高手和你们的人一起行动。刺杀足利义满是没有希望的。能刺杀了明朝的使臣,让足利义满和明朝的皇帝交恶。也算是大功一件。这一次要是成功了,你就是长庆天皇陛下的座上宾。”

    “少跟老子来这,什么座上宾,我不稀罕。”大当家的爆了海盗脾气:“你们本人南北朝怎么打怎么打去。我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好处,看得见摸得着的。金子知道吗?银子知道吗?我要这些,别的都是虚的。对了,还有你们本的小娘皮,给老子弄十个八个来,要漂亮的!”大当家的想了想又补充道:“上次那个看着还行,衣服一扒,嘿,是个罗圈腿。把老子给气的。以后这样的货色就别给我。皮肤要白嫩点,对,最要紧是黄花大闺女。”

    那个矮子也不生气,笑呵呵的看着大当家的,一一都点头答应了,接着说道:“你们的人,水很好。我们的武士不行。但是他们精于刺杀,这一次我们必须合作才可能成功。只要你们的人能将本武士接应到船上去。我就能保证,明朝的使者将再也不能看到第二天的出!”

    “这件事办完了,这条水路我们水寨也待不得了。要找个地方先去避避风头。你们那个长庆天皇上次说可以把几个渔村港口给我。我先派人去踩好点。以后说不得会怎么样呢!你们这些本人啊,说话都是尼尼诺诺的,点头哈腰看着也像个人似的,就是办事不爽快,又舍不得给钱,小家子气气的,活该一个个长的都跟武大郎似的……”大当家的越说越是顺口,后半段话还好是用他们家乡话说的,那个本人听不懂。不然的话,八成要拔出腰刀来跟大当家的拼命。

    那个本人一一都答应了,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来,说道:“明朝的使臣在水师那里换船的时候,我们的人混上了船查了一番。你看看,船舱就是这般布置。两位使臣应该是住在这几间大房子里边。其中一位使臣很好色,他出使的时候,边还带了五位花姑娘。个个都长的天仙似的。”

    “五个?”大当家的咽了口口水,这是什么待遇啊,自己还没五个老婆呢!人家出来当使者的都带了五个花姑娘。硬生生的把自己给比下去了。这没二话了,必须抢了!

    大当家的一想到女人,心思就活络开了,五个有些太多,自己一个人也吃不下。只能留两个漂亮的,再把其他三个拔了头筹,然后分给兄弟们。当老大的就是这样,不能光是自己吃,只给弟兄们啃骨头,多少也要给些汤尝尝的。要不然的话,时间长了,谁还为你卖命啊不是?

    “我这里一共有二十名武士,这些武士都是我们本的勇士,他们不怕死亡,只求能完成天皇陛下的命令。有这二十名死士,咱们成功的机会就很大。”那个本人摊了底牌。

    大当家的自言自语道:“人家船上的人也不少,有王府的侍卫吧?有锦衣卫的校尉吧?万一遇到什么高人,你那二十个武士够不够死啊?”大当家的一直信奉一个原则,只有当没有活路的时候,人才会去想死。只要还能喘口气,大部分人都想活着。那些本人吹牛说武士不怕死,呸!死到临头看他怕不怕!

    “我想知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大当家的收敛心神,问道。

    本人看了看大当家的,伸手捏了捏自己的仁丹胡,朗声道:“当然是越快越好,今天夜里就动手如何?”

    大当家的皱了皱眉头:“太快,我的人还没有踩清楚盘子。明吧!总要有个万全之策才好动手,要不然刺杀不成。让他们跑了,反而打草惊蛇了!”

    “听说这两位使者在扬州就遇刺了,我也很奇怪,当时就查问了本这边的武士。没有人动手过。难道还要什么人也希望这两位使者死掉?”本人诧异的问道。

    “谁死都不要紧。”大当家的低声道:“你回去将手下的武士集中好了。明随我的人一起去。咱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要是有事,你也好不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