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扬州遇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一行船队这一来平安无事的到了扬州,扬州前任知府苏乙木就是栽在沈子成的手中。现任知府一听说这夺命煞星又来了,外加一位晋王爷,忙不迭的来码头迎接。这位知府名叫严柏,年纪不算大,只有三十五六岁模样,能担任一州之牧也算是不容易了。斯文清瘦,个头高挑,单单看起来的话,很像是一位廉洁奉公的知府大人。

    沈子成谦逊的让晋王先下了船。自己换了锦衣卫的官服,笑呵呵的跟在晋王后走了下来。

    严柏陪着笑脸站在一旁等着两位大人下船。他个头比朱棡和沈子成都要高,于是便微微弯曲双腿,恰好比两人都低了那么一点。看到朱棡迎面过来,严柏施礼道:“扬州府严柏恭迎晋王、沈大人!”

    朱棡点点头道:“免礼。”沈子成随即朝严柏笑了笑。

    好在这一次锦衣卫来扬州只是陪着出使,不是来查案的。不然的话严柏可真的受不了。做官就是这么回事。要看大环境的。下边的人要吃要拿,上边的人要卡要扣,许多事都需要活动。如今是大明朝,又没有扬州驻京办之类的机构,搞好上下级关系就显得尤其重要。京都里坐镇着胡惟庸和郭桓这样的大贪官……下边的况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严柏相对来说已经算是一位不怎么贪的官员了。可是手中的俸禄就是这么点儿,想要活动打点,多少是要从手指边擦些油水的。这些道道肯定瞒不过已经在锦衣卫里边待了这么久的沈子成。

    码头上也聚集了不少来看闹的老百姓,明朝的时候老百姓要是想出门并不像如今这么方便,要办路引,要向官府通报。所以能看到的官员最大的也就是扬州知府了。如今听说晋王驾到,这是皇帝的儿子,是龙子。虽然扬州百姓还不知道朱元璋的真面目,但是能看看龙子长什么样,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扬州的官兵和衙役们努力维持着现场的秩序,尽量将那些眼巴巴翘着脚尖的老百姓给隔开,不过老百姓来的不少,官兵们的压力也很大。朱棡做出一副很亲切的笑容,随和的与周遭的老百姓点头致意,沈子成却没必要这么做。锦衣卫本来就是特务机构,要是太亲民了,反而失去了在民间的神秘感。

    两人一前一后朝准备好的马车走去,严柏松了口气,看来今天这两位爷还都好伺候的。还没来得及擦一把脸上的汗,忽然人群中三条矫健的影飞跃出,唰唰唰亮出手中的短刀。这儿有几个官兵在维持着秩序,可是就凭这几个拿着白蜡杆子的士兵又怎么能挡得住所有的人?三人均是一农夫打扮,其貌不扬,上的衣服脏兮兮甚是不起眼,但是一出手就与众不同。一人横向挡在沈子成的后,短刀一挥,伸手扣住吓傻了的严柏手腕,拉到前,短刀架在严柏的脖子上。意图挡住沈子成后的晋王府侍卫和锦衣卫缇骑。

    另外两人一取朱棡一取沈子成,刀锋凌厉,耀眼的寒光照的两人眼花缭乱。朱棡到底是朱元璋的三子,见过世面,也练过一些拳脚,侧避开刀刃,朝人少处退去。沈子成可就没朱棡那么潇洒了,急中生智,大吼一声:“吃我一镖!”跟着右手一扬。来袭的刺客吃了一惊,他不知道沈子成的深浅,单看能在锦衣卫混到如此高官的,想必有些手,锦衣卫缇骑用的武器自然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用些歹毒的暗器也不一定,沈子成那一声吼只怕是要掩饰暗器的风声。刺客不敢冒险,就地一滚,舞刀挡住上盘,却是毫无动静。再抬头看时,沈子成撒腿就朝严柏那方向跑,一边跑一边喊:“快来人救晋王!”

    一众官兵都围了过来,朱棡气的牙痒痒,可是沈子成喊人救他也没有错。本来是朱棡还能和刺客走几个回合,是沈子成脚底抹油。现在可好,显得好像是沈子成英勇无畏,一招退了刺客,跟着召唤众人前来保护似的。现在也没工夫生气,那个刺客手中的短刀得朱棡手忙脚乱,一个不留神,胳膊上已经被划了一刀。朱棡百忙中低头一看,流出的血还是红色的,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总算不是带毒的兵器。

    扬州府的官兵不敢靠近,他们的知府大人还被扣在刺客的手中呢!扬州官兵哪个敢轻动?严柏苦着脸,不知道是该招呼众官兵上前,还是要他们退后。不过,也不用他犯愁了。锦衣卫的缇骑和晋王府的侍卫,哪个也没把区区扬州知府放在眼里。知府而已,死了也就死了,头疼的是抚恤金的户部,调配官员的吏部……但是锦衣卫的同知和皇帝的儿子要是出了事。那就麻烦大了。缇骑们一窝蜂的冲了上来,各取兵刃,直扑三名刺客。

    唐一鸣轻啸一声,长剑弹出,他脚下最快,只是数个弹指的功夫就已经欺到了沈子成的边。剑尖轻点,刺向追杀沈子成那刺客的咽喉,刺客挥刀一挡,本来剑长刀短,剑软刀硬,刺客是应该占了便宜的。可是刀剑相交的一刹那,一股奇异的力道顺着剑攻了过来,刺客手臂一阵酸麻,几乎拿捏不住短刀,心中一震,锦衣卫之中竟然有如此高手?

    沈子成躲在唐一鸣的后,看着朱棡还在手忙脚乱的跟刺客搏斗,便扯开嗓子叫道:“一鸣,别管我。快救晋王要紧!”

    不喊还好点,一喊,朱棡以为是救兵到了,急忙回头去看,险些被刺客拦腰砍中,惊出一冷汗。还没来得及招架,那刺客变斩为刺,短刀照着朱棡的小腹就捅了过去。朱棡心中悲呼:我命休矣!忽然听到耳边一声金铁相交之声,睁开眼睛一看,唐一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长剑连抖,接连撞击在刺客的短刀上,犹如暴雨倾盆,又似琵琶乱弹。一阵玉珠落银盘的声音之后,那柄坚韧的短刀竟然断做数截。唐一鸣影潇洒,剑随走,旋风般的卷进那刺客的怀中,剑刃吞吐,马上就要将那刺客毙于剑下。

    “留活口……”话虽然是一句,却是朱棡和沈子成异口同声喊了出来。唐一鸣杀得兴起,差点忘记了锦衣卫的守则,能抓活口的时候,一定要尽量抓活口。还好他武艺高强,千钧一之际掉转剑,拍在刺客的口,跟着飞起一脚将他踢倒在地。这一脚,带上了浑厚的劲力,刺客摔在地上,立时无法动弹。扬州官兵一拥而上,将他叉了起来。

    唐一鸣收剑而立,玉树临风,果然有一代剑侠的风采。这造型一摆,围观的百姓倒是有许多人叫起好来。唐一鸣面露微笑,朝众人一拱手,没想到却听见沈子成的骂声:“人还没抓完,你小子干嘛去了?”

    原来,唐一鸣这人,实在是把锦衣卫服从命令当做了天职。沈子成是看他和刺客打的正欢,便随口叫了声叫他去救援朱棡。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当真了。三招两式退了刺客,便抽去救朱棡。差点把沈子成给放了鸽子。要不是一群锦衣卫的缇骑猛扑过来护住了沈子成,那刺客几乎就能在沈子成上得手。

    刺客的武功虽然在唐一鸣面前不值一提,比起寻常武士还是要高出许多,就算这群缇骑围着刺客乒乒乓乓打的闹,一时半会还真没办法奈何得了他。沈子成退后几步,在几名缇骑的护卫下冷眼看着战局,一转眼看到唐一鸣收拾完了一个刺客,居然还摆了个造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唐一鸣一听大人火,急忙抢了过去,三下二去五将那刺客也给解决掉,这边晋王府的侍卫围住了朱棡,另有几个侍卫看锦衣卫已经收拾了两个刺客,显得晋王府的面上无光。便拼命攻击那个绑住严柏的刺客。那刺客也没了办法,就算他把严柏挡在前面当盾牌,那些侍卫的刀剑依然是劲道凌厉的劈了过来,看样子是要把他和严柏一起砍成两半,要不然就是要把他和严柏一起捅个透明窟窿……

    严柏吓得面无人色,可是嘴唇颤抖,怎么都说不出话来,肚子里早已经把晋王府这帮侍卫骂够了祖宗十八代。激战半晌,就看到刀剑在自己边挥来挥去,好几次几乎是贴着鼻子砍了过去,严柏吓得一冷汗,终于把持不住,裤裆一抖,一滩尿流出裤子。

    扬州府的老百姓哈哈大笑起来,虽然刺客在打官老爷,不过对于平民来说,谁打谁根本就不要紧,这些老百姓要为自己一家几口人忙碌生活,哪里去管这些闲事?忽然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吓得尿了裤子,个个都是忍俊不,原来这些老爷和老百姓是一样的,遇到凶险的时候,一样会尿裤子。

    朱棡咬牙切齿的叫道:“把第三个给本王拿下,重赏!”

    沈子成笑眯眯的看着严柏,心道,朱棡会和户部打招呼,您的抚恤金,要比寻常壮烈的官员多不少呢!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