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返回京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沈子成擒住了方天德等人,又救下了小老板夫妻,一行人风机火燎的朝京都赶去,不过也没有忘记嘉奖了盛华一番,称赞他是大明少有的忠臣良将,将来在皇上面前自然是要保举的。喜得盛华眉开眼笑,浑然不知在何处!

    这一行人马暂且不去管杭州的常森等人,径直回到京都。一到京都,沈子成就一头扎进燕王府求见朱棣。

    朱棣今穿着一淡紫色的长袍,手中摇着一张折扇,正和燕王妃在花园中赏花,忽然听下人通传说沈子成求见,他倒是彬彬有礼的先让王妃回去休息了,可是一转却是快步走向书房,脚下之快,几乎快要跑了起来。朱棣明白,在常森、纪纲和卓云都没有回到京都的况下,沈子成贸贸然跑了回来,谁也不见,只来见自己,必然是有大事生。

    到了书房,只见沈子成在书房里来回踱着步,心中焦急难耐……朱棣放缓了脚步,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轻咳一声:“沈镇抚,着急来见本王到底有什么事啊?”

    沈子成转过来给朱棣见礼,心中暗道,我来见你,你还能不知道是有了大事?沈子成也不说破,轻轻一记混不着力的太极拳就推了过去:“哦,下官在嘉兴听到一些关于晋王的事,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跟燕王你说说!”

    朱棣一听是关于朱棡的事,急忙掩上房门,拉着沈子成走到一边:“什么事?”

    沈子成将在嘉兴遇到“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事一五一十都和朱棣说了,只见朱棣威严的脸上,两条浓黑如墨的长眉紧紧凝在一起,眼神闪烁不定,几次想要开口问沈子成一些话,却都始终没有问出口,好容易等到沈子成说到将方天德等人抓获,又把那店老板夫妻给带回来,朱棣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喃喃说道:“老三,的确是心急了些啊!”

    沈子成这次却是闭上嘴巴不言不语,皇家的事哪里是那么容易插嘴的,岂不是给着急找麻烦么,只是低着脑袋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朱棣看到沈子成这副模样,不哑然失笑,索说道:“沈镇抚,本王一直没有当你是外人,如今这件事非常棘手,你要是有什么主意,不妨直说,大家一起推敲一番。”

    沈子成摇头道:“疏不间亲,这既然是关于晋王的事,下官又怎么敢胡乱开口说话?”

    朱棣静静的盯着沈子成的脸,见他丝毫不为所动,便叹了口气:“子成,你我并不是外人,我还叫卓云和纪纲去帮你,还替你请去了道衍大师。如今这件事……事关重大。你可不要藏私啊!”

    沈子成这一听就明白了,朱棣为了“珍珠翡翠白玉汤”看样子是要和朱棡来一次黑吃黑了。当即说道:“燕王下,那方天德已经在我的手中,与其让锦衣卫来审理他,不如让那对夫妻去应天府鸣冤告状……”

    “鸣冤告状?”朱棣顿时醒悟了过来,现在锦衣卫里边大家都知道是朱棣的势力在里边最深厚,要是锦衣卫去处理这件案子的话,最后难免被人说是,燕王故意去打击晋王。既然这样,就让他们去应天府鸣冤告状好了,应天府的官儿不好做,既不能得罪了晋王,也不敢得罪了燕王,只能糊里糊涂的将这个案子推来推去,然后暗中施加压力的话,或者提点一下应天府,那应天府的官儿要不是笨蛋的话,就会把案子推给刑部,如果到了刑部,这案子朱元璋想不知道就难了。

    那朱元璋现在会叫谁去审这个案子?人选简直是呼之出,在别人眼里看来,就是锦衣卫在皇帝的命令下加入了这个案子,而不是在燕王的授意下审理此案……更重要的是,要是想得再深入一些,这无疑是一个强烈而又积极的政治信号,就是在朱元璋的心目中,燕王的地位要比晋王重要,这对于那些还在选择政治立场的官员来说,无疑是一盏指路明灯……

    “子成……有你的!”朱棣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笑意。

    沈子成接着说道:“燕王,这只是第一步,之后下官以为,最好是以那对夫妻为线索,在京都附近查找当年人的下落。楚这个姓并不多见,像下官知道的就是区区一个楚方玉而已。要是仔细查找的话,想必会有线索!”

    “楚方玉?要是本王没有记错的话,楚方玉幼年就丧母,后来十岁左右,她爹也过世了。世颇为可怜,还好,她爹给她留下一笔不菲的家产,算起来,楚家也算得上是大户人家。跟你说的那个倒是颇为符合。不然就让那对夫妻前去认认?或许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朱棣缓缓的说道。

    “燕王所见极是,下官这就去探访一番。”沈子成规规矩矩的说道。

    朱棣想了想:“稍后你还是要去见见毛骧,让他和你一起入宫,这一次南下,出了这么多事,总是要向父皇交代的。你还是好生琢磨一下,怎么跟父皇说去吧……”

    沈子成暗忖道,这可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在镇江府杀了马如龙等人之后,沈子成心中一直是忐忑不安,生怕万一这一招不够漂亮,最后自己只怕也要落个跟马如龙一样的下场了。一想到这儿,根本是寝食难安,现在朱棣一句话就把这问题给挑了出来,沈子成暗暗叫苦,便匆忙告退,去锦衣卫衙门见毛骧去了。

    …………………………

    朱元璋今天的心不错的,听说沈子成从杭州回来了,料想沈子成一定会来见自己,索就在御花园里转悠。果然不出朱元璋所料,小太监来报说锦衣卫沈子成求见。朱元璋就坐在御花园的亭子里,这儿暖花开,处处都是红红绿绿的景色,一个小巧的亭子就坐落在人工湖面上,而湖水却是不知道从哪儿引来的活水,清澈动人,美不胜收。湖面上漂浮着一些浮萍,偶尔还有鱼儿跳出水面,激起一片涟漪。

    “臣沈子成参见皇上!”沈子成快步走到御花园,朝见朱元璋。

    朱元璋从后的宫女手中接过一个红艳艳的苹果,清脆的咬了一口,冷笑道:“沈子成啊沈子成,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啊!”

    沈子成打定主意,没摸清楚朱元璋的口风之前,将装傻进行到底,便答道:“多谢皇上夸奖!”

    朱元璋放声大笑起来:“你当朕是在夸你么……你们先退下吧!”后半句话却是对那些宫女太监们说的。片刻之间,那些宫女太监沿着弯弯曲曲的水榭走了出去,亭子里只剩下沈子成和朱元璋。朱元璋淡淡的说道:“你起来吧!”

    沈子成叩谢之后,站了起来,只觉背上一阵冷汗就冒了出来,耳中却听到朱元璋难得以非常温和的口气说道:“你在镇江府做的不错,保存了朝廷的颜面……哎,朕只是想改组锦衣卫而已,可还是混进去了不少害群之马,还好,你能够当机立断,将马如龙等人指为强盗杀死。他们反正也是罪有应得,也不在乎是以什么罪名去死了。而且,砍头还是便宜了他们,换做是朕,就给他们扒皮实草……”

    朱元璋苦笑一声:“反贪,杀贪官……可是要是被老百姓知道专门监察官员的锦衣卫都做出了这样的事,以后叫他们如何去相信朕,如何能有信心去和那些贪官污吏斗?”

    “皇上明鉴,微臣知道时间是最好的证明。将来,天下百姓一定会明白皇上的苦心。到时候,何愁天下官吏不能清廉自律?”沈子成小心翼翼的说道。

    朱元璋放下手中的苹果,背着双手站在亭边:“你已经回来了,可是你的部下,常森等人却没有回来,到底出了什么事?”

    沈子成没想到朱元璋的耳目居然如此之广,这才生了多久的事,居然他就已经知道了。急忙谨慎的说道:“只是路上出了一些意外,臣就先行回来了,不过事差不多都已经办完了,剩下的事,常千户自然能够处理的。”

    “朕不是说这个。那方天德受棡儿的指使,在江南一带肆虐,真的当朕不知道吗?只不过朕懒得去管,只要他们不惹出大乱子就行。可是朕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有胆子在嘉兴就伏击朝廷的锦衣卫官员……这方天德,你准备如何处置?”朱元璋冷冷的说道。

    沈子成可没想到朱元璋已经知道了这么多,这位天子都是深居宫中,那到底有多少人在外边充当朱元璋的耳目?沈子成想都不敢去想,说不定自己家中的厨师,锦衣卫里的番子就有许多是朱元璋的密探……大明的厂卫制度就已经让人觉得颇为恐怖了,这些神不知鬼不觉的密探,简直是无孔不入……

    “其实臣还没有想到如何处理,这事属于民间的纠纷,他们现在毕竟没有官职在,锦衣卫出面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再说了,臣也不是苦主,到时候看看他们苦主怎么说吧,要是他们坚持要告,或者去应天府告,又或者是去刑部甚至去告御状都行……”沈子成不动声色的先把责任推给了原告。

    朱元璋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你先下去歇着吧,这段子的奔波也辛苦你了。对了,你回家去看看吧,沈万三已经回来了!”

    沈子成差点没高兴的叫出来,沈万三居然回来了?当然,沈子成开心的并不是因为沈万三是他老爸,反正他是重生的,老爸算什么啊。而是因为沈万三回来,就意味着沈家可以重新凝聚成一个团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盘散沙似得。而且自己还想转开中之法的篓子,一直苦于没有精明强干的帮手,沈万三现在的及时回归,简直就像是雨一般令人欣喜。

    朱元璋几乎就是已经成了精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沈子成的心思?他却只是笑道:“回去吧,等常森带着锦衣卫回到京都的时候,我再重重的赏赐你们!”

    “多谢皇上!”沈子成深深一礼退了出去。他一路上,对那些百紫千红的花朵无心欣赏,对照在飞檐上,反到自己脸上的光芒视而不见。没想到这一次歪打正着,之前回到锦衣卫的时候,沈子成可没想到毛骧居然会这么跟自己说话。

    “沈……沈兄弟,坐,来来,上座!”毛骧那张肥嘟嘟的大脸上堆满了和蔼可亲的笑容,就在锦衣卫的衙门内,让沈子成坐了座,两人饮茶说话,毛骧这才吐露了真心话:“沈兄弟,实不相瞒。其实你我都知道,这锦衣卫,早晚都是你的天下!”

    沈子成急忙站了起来:“毛指挥使怎地……”

    “别紧张,这儿没有外人!”毛骧笑眯眯的拉着沈子成坐了下来:“真当我是睁眼瞎子么?皇上对你的宠信实在是没有几个人能比,从一介平民到五品官员,把锦衣卫最大的权力机构给了你,又吩咐你可以便宜行事。就说你可以入宫面圣好了,我毛骧一年其实也见不到皇上很多次。锦衣卫迟早都是你的……我还居然差点就晚节不保……”毛骧的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

    “之前我可从来没有想过,那个马如龙是我的部下,其实他多少是有一些本事的,不过实在是有些贪心。我本以为那些刁民只不过是叫唤的厉害,动起手来肯定不行。但是事实往往是让人瞠目结舌,那些平凡的俗人,只是躲开了法律的惩罚……哎,马如龙就不同。他和我们不同。马如龙的胆子实在是太大,居然敢把锦衣卫的执法权用金银财宝明码标价。不仅如此,还干那些良为娼的事。要是这件案子真的被皇上知道了,我的前途可就到头了。我毛骧当了一辈子大内亲军,不能临老了因为自己部下的错误被赶下来吧,那样的话,我就是去死也不甘心!”毛骧感慨万千的说道。

    “还好,你知道用他们来隐瞒真正的案,还把他们砍头了事。要是按照大明律法的话,这些人免不了是要被做成干尸的……到时候我见到皇上,也只有羞愧难当,告老还乡呢……”毛骧眼巴巴的看着沈子成。

    沈子成是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原本准备单单讨好朱元璋一个人的,没想到却顺便也带着把毛骧给救了,现在的毛骧一听到马如龙,就能破口大骂过一个时辰不带停的,也不带重复同一句话的。提到沈子成的时候却是感激万分,差点就要到处找地方去给沈子成供了生祠……

    ……………………

    沈子成快步走出宫门,迎面看到应天府的官员在这天的天气里汗流浃背的往皇宫跑去,心中隐约猜到了什么事,便停下脚步看看这些非常倒霉的官员们,几乎是整个应天府都变成了这样的局面。

    “几位大人,为何走的这么快?”沈子成轻声问道。

    那几人头也不抬的说道:“有人闹公堂啊,非得要本官给他们一家两口一顿暴打才行才行。可是打又打不得,你可知道他们要告的是什么人?乃是晋王的心腹。这次要是能办到才奇怪了呢。”

    “嘿嘿……”沈子成由不得笑出声来,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知道下一步要不然是刑部出面,要不然也就该自己出场了。到时候晋王只怕是要暗中使用许多手段,还是小心谨慎为妙,今天出来居然连保镖也没带几个,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从明天开始,必然把一高功夫的唐一鸣带在边,这样心里才踏实点!

    离开了皇宫,沈子成急忙先回家去了,只见沈家上下欢歌笑语,还有人在门外放了不知道多少挂鞭炮,沈万三虽然憔悴了许多,但是依然是神采奕奕,看到沈子成回来。沈万三叫道:“为何不过来,让爹看看,你居然有本事把我们沈家给起死回生了啊!”

    沈子成尴尬的笑了笑:“我哪里来的本事,只不过……”他左右看了看,附在沈万三的耳边说道:“爹,你可知道开中之法么?”

    “知道啊?这怎么可能不知道?”沈万三一看沈子成的脸色,就猜到了七八分,拉着沈子成走到一边,低声问道:“是不是皇上跟你说了些什么?”

    沈子成点点头:“皇上应该会对边军屯田做出限制,可以预见的是,边军的无论是米价还是盐价都会暴涨。但是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打理这些事了。所以,我想求爹,亲自去打理这些事。一来,我颇为放心,而来,只要我们沈家的人在京都的少,就不会让皇上想到那些事,对于沈家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沈万三轻笑一声,看着沈子成的眼光中,却多了几分怜,这孩子,终于懂事长大了!以后做事,考虑的再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族的利益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小疙瘩跑过来叫道:“坏了,咱们府上的大门都快被人拆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