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革除功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沈子成斥道:“说!”

    一旁的番子非常配合沈子成的言语,拿起烧红的烙铁往水中一按,顿时一缕青烟冒了出来。那番子朝“刘秦氏”狞笑几声,“刘秦氏”心惊胆战,急忙说道:“大人,小人是去了康家,因为听说康家小姐貌美。正好康家又招人教小姐做女红。小人便壮了胆子去了。可是没有想到,去了康家几也没有见到康家小姐,或许是因为他们大户人家太忙。小人就住在康家,可没想到今天午后,康克坤少爷多喝了几杯,忽然闯进小人的房间,要对小人施暴……小人拼命反抗却不是康克坤的对手,他……”“刘秦氏”一顿,也说不下去了。

    沈子成暗暗好笑,这可是现眼报啊,剩下的事猜都能猜的出来,想必是康克坤色胆包天,以为“刘秦氏”是个女人,想对她施暴,没想到却现她是个男人。康克坤这个臭小子虽然没什么优点,却也不喜欢男风,于是便将“刘秦氏”追打出来。不过,转念一想,沈子成想到自己去打抱不平,实在是有些汗颜,还差点间接害了楚方玉和苏坦妹。

    “康克坤这个混蛋,居然敢我!”沈子成越想心中越是生气,再加上过不几天康家就要去迎娶王璨,沈子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暗骂了几句之后吩咐那些番子:“你们好好伺候着他,十八班刑具每项都让人家尝尝鲜。这个畜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也该遭些报应了!”

    那些番子最喜欢的就是折磨人了,一听沈子成这般说法,一个个喜出望外,什么夹棍、脑箍、拦马棍、钉指……这些都是番子们的最,一看可以大派用场,心中的满足感那是不必说了。沈子成看他们折腾了一晚上,于是留下一些碎银子给他们喝酒买菜去。自己起回了沈府。

    沈府上下也是一片紧张,好在许芝兰和小疙瘩先回去了跟大伙儿说了一声,这才没炸开了锅。免费提供沈子成回到家中已经是筋疲力尽了,许芝兰送上参汤,王璨也随着一同服侍了过来。沈子成喝了点东西,这才恢复了一些精力。看到王璨的时候,沈子成又是心中一动,说道:“这件事其实对于你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王璨诧异的反问道:“为何对于我倒是一件好事呢?”

    沈子成笑道:“那个康克坤胆大包天,他啊,居然想强暴男子,你说这条罪名大不大?”

    王璨掩口轻笑,沈子成真是毫不害羞,这样的话也能说出口来?于是说道:“大明律例可没有这一条吧,沈公子想要帮小女子退婚,小女子自然是感激不尽的。可是这到底算是什么罪过呢?况且捉要见双,这种事没有证据,只怕也不好说啊!”

    沈子成哈哈大笑:“一个男子若是对女子猥亵,就是犯了大明律例。对男子猥亵,虽然大明律例没写,但是本少爷却能编。这种事肯定是上不得衙门的。你们就看着好了,到时候让康家有苦说不出!退婚自然是要退的,但是康克坤胆大包天,想要嫁祸给楚方玉和苏坦妹,这样的畜生也配当什么举人?我倒要叫他好好看看本少爷的手段。”

    沈子成和两女说了一会儿闲话,便回房休息去了。第二天一早,便径直去了锦衣卫督查风闻司,这一看不打紧,沈子成自己都吓了一跳。“刘秦氏”被那些夹棍、脑箍、拦马棍、钉指……已经折磨的面目全非,体无完肤。沈子成还特意把看夜的番子叫了过来:“你们……你们没有对他……那个那个,你们知道的!”

    那番子傻乎乎的愣了半天终于醒悟了过来,连忙答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沈子成点起一队番子,大摇大摆的朝康家走去。康家也算是大户人家,沈子成今天特意换上锦衣卫的官服,挎上秀刀,到了康家门口,自有卖力的番子上前砸门。过不一会儿,就有仆人来开了门,一看一大群杀气腾腾满脸凶光的锦衣卫站在门口,顿时吓了一跳,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沈子成亮出自己的腰牌:“看见没,锦衣卫督查风闻司镇抚沈子成,叫你们家老爷少爷都出来见我!”

    那仆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一会儿工夫康名远和康克坤就快步走了出来。康克坤远远的看到沈子成,立刻低下脑袋。沈子成暗赞道这个小子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啊。之前看到自己的时候趾高气昂,现在就学会低下脑袋装孙子了。人才,实在是个人才。

    “不知道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实在是罪过罪过。下官康名远,任户部仓官,不知道大人前来有何贵干?”康名远满脸笑容的说道。

    沈子成翻了他一眼:“你们康家就是这么待客的吗?放心好了,我现在来也不是要封屋拿人。要不然的话也不跟你们废话了。有什么话,咱们到了里边再说,不然的话,都叫外边的人给听了去。只怕对你们康家的声誉不好啊!”

    康名远不知就里,急忙将沈子成迎了进去,吩咐仆人送上点心茶水。大家分宾主坐了下来。沈子成笑道:“听说你们家之前请了一个教女红的人,叫做“刘秦氏”,可有此人啊?”

    康克坤抢着说道:“那人已经被我康家赶了出去,他做什么跟我们康家无关。大人当是在我们康家门口看着楚方玉和苏坦妹带那“刘秦氏”离开的。当时我也已经说了,既然沈公子这么怜香惜玉,那这个女子从此和康家就再没有半点瓜葛。你要带她走,就带她走吧!在下的原话就是如此。不知道大人今来,还有什么贵干?“

    沈子成也不恼怒,淡淡的说道:“康克坤,你果然聪明。事先就把自己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可是本官今天来找你,是谈一起强未遂案的。你这么聪明,知道不知道本官说的是哪一出啊?嗯…………??“

    康克坤冷眼看着沈子成,他是想对“刘秦氏”动手,但是“刘秦氏”是个男人,大明律例里可没有这一条说强男人也犯法。况且捉要见双,这件事自己来个不认账不就得了,谅沈子成也没什么把柄能抓住自己。于是昂然答道:“在下还真不知道,请沈大人赐教!“

    沈子成笑道:“看来康公子的记还真不好。好吧,那本官就提醒你。那个“刘秦氏”不是女子,却是男人。你当想要对“刘秦氏”施暴,可是你在和他拉扯之中现他是个男人,于是恼羞成怒,吩咐家人将他乱棍打了出去。要不是本官恰好遇到的话,只怕那个“刘秦氏”已经被你打得半死了。你顾忌康家的声誉,自然是不会声张出去。但是你这个人心术不正,看到楚方玉和苏坦妹要救“刘秦氏”却知不报,害得这两位女子差一点就毁在你的手中。康公子,我对大明律例不是很熟悉。但是我也知道一条,要是现罪犯知不报者,与犯人同罪。那个“刘秦氏”已经供认不讳了,他这些年来骗的女子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你倒是算算,按照大明律例的话,这条罪已经足够斩了。当然了,我要是告你强“刘秦氏”未遂,一来你可以否认,我也没有证据。但是我若是判你知不报的话,那就是铁证如山了,当街上起码有一百人听到你说的话。你可有告诉本官说那“刘秦氏”是个男人?“

    康克坤冷汗直冒,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只得眼巴巴的看着康名远。

    康名远看儿子吓得成了这般模样,急忙对沈子成说道:“沈大人,这件事是犬子不对。不过他也不是有意要隐瞒事实。只是一时没有想起来罢了。还请大人高抬贵手,放犬子一马。”

    沈子成冷笑道:“我放他一马?要是楚方玉和苏坦妹出了事的话,谁去放过她们?那些含冤受辱的女子,谁去放过他们?康克坤,你这次是事到临头懊悔迟了啊!”

    康克坤心中焦急,指着沈子成说道:“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无论如何我也是举人,你不能打我,不能关我,你不……”

    沈子成哈哈大笑:“你也不用那么多次提醒我,你是举人嘛,我知道啊!所以今天我就特意找了两位老学究来伺候你,包你心满意足!”

    沈子成一拍手,外边的番子就领着两个老学究走了进来。沈子成说道:“根据大明律例,有两位举人联名签字作保,有七品官员以上的官员画押,就可即时革除功名。我应该没有记错吧?”

    那两个老学究一起答道:“大人所言极是!”

    沈子成笑道:“那就好,你们两位听了刚才我说的话,觉得康克坤的功名是不是应该被革除?有意见不妨现在就说!”

    那两个老学究一起答道:“大人英明,康克坤的功名理应革除!”

    沈子成从怀碟,递给那两个老学究:“公文我已经写过了,印鉴也已经用了,就麻烦两位联名签字吧!”

    康克坤一看要革除自己的功名,顿时急了,拼命扑上来要抢那公文,康名远大吃一惊,急忙想要抱住儿子,可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看着康克坤扑了过去。守在沈子成边的番子飞起一脚,将康克坤踢了个跟头,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那两个老学究签了字,按了手指印,沈子成接过来抖了抖:“好,从现在开始,你康克坤就是一介布衣!”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