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生身之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年到了,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里请多多支持哦。谢谢!

    ~~~~~~~

    自古以来十里秦淮就是商贾云集,文人墨客汇聚之地,这里地灵人杰,人说中原龙气在此。这里歌楼舞榭,琴声酒器,彻夜不绝,盛极一时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浆声灯影构成一幅如梦如幻的美景奇观。

    沈子成凭借着手中大内亲军都督府的腰牌,轻轻松松的就进了城,找到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应天府的客栈比起兰溪县可要气派多了,但是租金也贵得多,沈子成要了两间上房,一间是自己和许芝兰居住,一间给小疙瘩还有随行的几位武师居住。沈子成的脾气就是这样,绝对不会自己吃,而只给下边的人喝汤,有就要一起吃,要是实在没,那就大伙儿一起喝汤好了。

    沈子成有心在应天府里长期居住,想盘一房子下来,可是快到年关了,房地产买卖不是很兴隆,一时半会也买不到合适的房子,只得暂且在客栈里居住。时不时去燕王府打听一下,才知道朱棣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沈子成就收了心,带着许芝兰在应天府先游山玩水一番。反正应天府的秀丽之处也颇多,就算一天逛一条街也走不过来。

    “让开让开!”一队锦衣卫士手按钢刀快疏散着道路。沈子成急忙拉着许芝兰躲在一边,仔细一看,后边打出一面旗子“晋王朱棡”。沈子成仔细想了想,朱元璋的儿子实在是不少,有二十六个之多。具体封了什么王,沈子成可不知道。但是他却记得很清楚,朱元璋除了太子朱标之外,封的前三位王爷分别是秦王朱樉、晋王朱棡、燕王朱棣。这三位王爷战绩彪炳,都在大明对蒙古人的战争中立下过丰功伟业。

    看来晋王朱棡就是朱棣的三哥了。沈子成踮起脚尖努力朝外望去,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就算是在后世,看到省委书记出巡的话,忍不住也是要多看几眼的。沈子成的目力还算不错,远远看到一个青年男子,修目美髯,顾盼有威,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缓缓走在那队卫士的后。

    “晋王朱棡……哎!”沈子成的后忽然有人叹了口气。

    沈子成急忙回头看去,那人却自知失言,一举袖子就朝街尾走去。沈子成拉着许芝兰快步跟了过去,转过一个弯,渐渐就看不到什么行人了。沈子成高声招呼道:“那位兄台……”

    谁知道不叫还好,一叫那人走的越快了。沈子成索快跑几步,上去拉住那人的袖子。那人张皇的回头看着沈子成,颤声道:“你是大内亲军都督府的人?”

    沈子成笑道:“老兄放心,在下绝非大内亲军都督府的人。只是听到老兄方才有一声感叹,觉得颇为奇怪,难道晋王朱棡有什么事么?”沈子成也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而且现在的沈子成有恃无恐,要是这个人被大内亲军都督府抓了,沈子成可以亮出腰牌,说自己是探查况。要是这人只是随口说说,那就罢了。

    那人惊疑不定,叫道:“你既然不是大内亲军都督府的人,为何拉住我不放?我方才什么也没说过,你莫要冤枉好人。”

    沈子成板起脸来,从怀里摸出大内亲军都督府的腰牌,在那人面前晃了晃:“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要么现在我带你去酒馆,咱们好声好气的说。要么,我就带你回卫所,让你试试大内亲军都督府的诸般刑法。老兄你应该是个聪明人,知道该选哪一样吧?”沈子成也不怕他反抗,边还站着一个许芝兰呢,要是那人敢动手的话,三两招就能制服这个文弱书生。

    那人叹了口气,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没想到只是在人群中感叹了一声,就被大内亲军都督府的人抓住,看来这大内亲军都督府还真是无孔不入,也只能认命了吧。于是低下头对沈子成说道:“这位大人,你到底要问什么?”

    沈子成堆起一副笑脸:“这不就好了么?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去。”

    应天府的酒馆不少,沈子成挑了一家看起来颇为干净整洁的,带着那人走了上去,在二楼要了一间雅座,这才问道:“方才听老兄说晋王朱棡……到底晋王如何?”

    那人垂头丧气的说道:“在下房桢,乃是李希颜大学士的学生。”

    “李希颜?”沈子成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

    不想房桢居然愤怒起来:“你居然连李希颜大学士都不知道?那潜溪先生宋濂你可知道?”

    沈子成颔道:“宋先生在下自然是认得的。却不知李希颜?”

    房桢愤然道:“真是人走茶凉,当年教皇子读书的有两人,一位就是潜溪先生宋濂,一位就是大学士李希颜。”

    “这又如何?”沈子成追问道。

    房桢长叹一声,压低了声音:“罢了罢了,都告诉你也无妨。晋王朱棡是皇上的第三子,而燕王朱棣是皇上的第四子。这你应该是知道的吧。原本皇上的五子都是马皇后所生,没想到不久前传出消息,说是太子体弱多病,皇上可能要改立储君。这消息也不知道是谁放出来的。一时间各位藩王都起了意,原本皇上是将秦王,晋王,燕王等人都派去了凤阳。现在纷纷招他们回来,也没人知道皇上的用意到底如何,可是就这当儿,居然又传出一个消息,说燕王朱棣不是马皇后的亲生骨……”

    沈子成一听,大惊失色,急忙给许芝兰使了个眼色,许芝兰守在门口仔细的听了听,又朝沈子成点点头。沈子成这才放下心来,轻声问道:“此话怎讲?”

    房桢这才娓娓道来。一说在至正年间,朱元璋跟随郭子兴起兵反元,郭子兴病死后,朱元璋取而代之,南征北伐,先占领集庆,后又攻下大都。元顺帝看看大势已去,遂弃大都,退守蒙古。朱元璋入城后亲临元顺帝后宫,看到落难人群里有一位美女,姿容美、眉目含,顿时引起朱元璋的注意,遂收她为妃子。这个女子即元顺帝的第三位妃子格勒德哈屯,她是元顺帝洪吉喇托太师的女儿。早在朱元璋攻占北京之前,洪吉喇氏已怀孕七个月,元顺帝出逃时,不方便带上,让朱元璋白白地捡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儿子。两个月后,洪吉喇氏生下一个大胖小子,此即朱棣。据说,当时朱元璋心中知道此子非己子,并不想认这个儿子,但看到朱棣相貌不凡,朱元璋就喜欢上了。况且,说自己的后宫女人生了其他男人的孩子,传出去可是一桩天大的皇家丑闻,朱元璋也不得不认下这个儿子。

    这只是一个说法,还有说徐达有一次进攻蒙古人之后,抓回来一批朝鲜进贡给蒙古人的女子,其中一位朝鲜女子生的美艳动人,我见犹怜。徐达就将此女献给了朱元璋,这个女子入宫之后,深得朱元璋的喜,不久后就怀了孕。可是在生产的时候居然难产死掉了。马皇后是个善良的女人,就将她的遗腹子算作自己的儿子,一同收养了下来。于是朱棣就成了马皇后的第四个儿子。

    沈子成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拧成一个“川”字。问道:“这些话是谁传出来的?”

    房桢小声说道:“谁传出来的不要紧,谁能得利才要紧。大人,我该说的都说了,还求大人放我一条生路,小人只不过是一介书生,来应天府也是为了开之后的会试。大人,小人只是道听途说的消息啊……”

    沈子成不置可否,却陷入了深思。这条计策颇为毒辣,假如朱元璋真的要换太子的话,那明朝是立嫡长子的,秦王朱樉就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但是如今只不过是刚刚开国而已,天知道朱元璋是不是守着立嫡长子这一条。要是论起能力来,秦王朱樉、晋王朱棡、燕王朱棣就是三个最强有力的竞争者。而朱棣深得朱元璋的喜,这条消息污蔑朱棣不是马皇后亲生的,到时候朱元璋征求大臣们意见的时候,要是有大臣受了蒙蔽,就会出言反驳。再则,这事要是在民间越演越烈的话,朱元璋也无法将皇位顺利的传给朱棣。那就只能在秦王朱樉和晋王朱棡之间二选一了……

    “秦王朱樉……”沈子成喃喃道。

    那个房桢还是改不了多口的毛病,接口道:“秦王朱樉是个人才,文才武功都是上上之选,就连李希颜先生也是对秦王赞不绝口的,只不过秦王这个人好大喜功,又奢侈铺张。为了他铺张浪费的事,皇上可没少训斥他……”

    沈子成颔道:“那就是晋王朱棡了?”

    房桢不自觉的说道:“所以小人才感叹啊,皇上喜廉洁自律,痛恨贪腐。秦王奢侈成,皇上早就不喜。那晋王朱棡和燕王朱棣之争……就一目了然了!”

    这倒是,为了皇位,什么父子,什么手足,统统都是狗。后来的朱棣不是毅然起兵攻打自己的侄子么?那时候朱棣也没念什么手足啊,把侄媳妇都的纵火了,侄子下落不明……再往后的明英宗和代宗,也算是手足之间为了皇位而撕破脸,就算是亡国之后,鲁王唐王桂王还争个不休,被清兵一一灭掉。皇位啊!

    房桢低声说道:“大人……”

    沈子成清醒过来:“这事,休要再对别人提起,否则的话,大内亲军都督府第一个就来拿你。”

    房桢拼命作揖:“小人不敢!”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