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大明八大酷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满货仓的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哪有这样的人啊,主动要求上前去被人劫持?但是看沈子成一本正经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笑,纪纲走到沈子成的边,低声说道:“沈公子,这样只怕不太好吧。”

    沈子成早已打定了主意,边都是高手,要是那个冯小七答应交换人质的话,到时候在自己和苏坦妹交换的那一刹那,假装是脚底打滑也好,还是出手一击也好,一分散了冯小七的注意力,那纪纲的刀、唐一鸣的剑、卓云的飞镖难道都是吃素的吗?只不过这些话也不能当着冯小七的面说出来,沈子成觉得这几位好歹都不是笨蛋,难道连这也看不出来吗?

    徐妙云颤声唤道:“沈公子,你可要当心啊!”

    苏坦妹想说些什么,可是刀就架在脖子上,想说话也不敢乱说,只得噙着眼泪,泪眼婆娑的看着沈子成。冯小七厉声叫道:“换什么换?你沈老板觉得自己很值钱么?听见我说的话没有,我叫你们准备好大车,给老子让路……”

    沈子成笑道:“冯……小七是吧?待我告诉你。你抓了苏坦妹,虽然她是江南才女,可是一点用处也没有,她家中没有钱,你想勒索钱财自然是免谈。官府也不会为了一个女子给你钱财,但是你绑了我就不同。我沈子成怎么说在兰溪城里已经是有钱人了,到时候我的二夫人就算是给你千贯万贯也要把我赎出来的。”

    “再则,她是一个弱质女流,你看看……往下看,你看她的小脚,缠的这么小,走不得路,爬不得山。现在就已经泪流满面了,你要是拉着她到处跑,到时候光是哭都能烦死你。小七……你也是成了亲的人,一个女人在你耳边不停的哭哭啼啼,我就不信你能忍得住。到时候一刀砍了她的话,你又要去哪里找个人质来?”

    冯小七咆哮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要跟她换?”

    沈子成心下一阵踌躇,这个借口还真不好找,不过区区小事也难不倒沈公子。,缓缓的说道:“因为这个女人对我很重要……”

    “啊……”苏坦妹已经是不自一声惊呼叫了出来。

    冯小七的胳膊都一阵麻,脸上的肌忍不住颤抖了好几下:“别说了,换吧,不过你沈老板叫人拿一千贯来。要宝钞不要铜钱……”

    “小事一件……”沈子成笑呵呵的朝货仓外的小疙瘩招了招手,那小子一溜烟的跑了进来,沈子成轻声吩咐了几句,小疙瘩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沈子成看着冯小七:“小七啊,我也知道这件事你必然不是主谋,按照大明律法,只不过是绑架了人而已,也不用杀头,最多做几年苦役也就罢了。况且,你不是主谋,要是你肯站出来帮我们指证主谋的话,到时候就可以判的更轻。我也可以向孔大人为你请求法外开恩。你自己好好想想,为了财爷把所有罪名都扛下来是不是值得?”

    冯小七暗暗想道,老子也知道不值得,可是财爷财雄势大,要是自己把他招了出来,到时候全家老小说不得都要倒霉,还不如自己把整件事全给扛下来,最后也许还能为家里争取一笔安家费呢。冯小七咬了咬牙:“你不必多说,叫人快点把钱拿来,要不然的话,今天最多就是两个人死在这里了。”

    沈子成缓缓举起双手,背过去,慢悠悠的转了一圈:“看清楚了,我上没有带任何兵刃。那,我现在就过来跟你换人,你也要守信用,放了苏姑娘。”

    苏坦妹紧咬着下唇看着沈子成,或许是因为用力,雪白的牙齿在嘴唇上咬出一道深深的痕迹。沈子成慢慢的走了过去,口中说道:“我数到三,就走到你面前了。你就放了苏姑娘……”

    冯小七不耐烦的叫道:“快点,少啰嗦。”

    沈子成将左手背在后,胡乱做着手势,纪纲、卓云、唐一鸣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并不知道沈子成是什么意思。一愣神之间,沈子成已经快走到冯小七的面前,冯小七钢刀一扬架上了沈子成的脖子,伸手一拉,将沈子成也拉到自己的前,随手在苏坦妹胳膊上一推,叱道:“一边去。”

    苏坦妹惊呼道:“沈公子……”说着就要扑过来,可是她手脚上还绑着绳子,动作不便,一个趔趄就摔倒在沈子成的面前。沈子成就势一弯腰,将冯小七的前全都露了出来,可是纪纲和卓云等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又怕伤了苏坦妹和沈子成,居然没有动手。冯小七一愣,急忙提起沈子成的领子,把他拽了起来,横刀架在沈子成的前,叫道:“你做什么?”

    沈子成忍不住指着卓云破口大骂起来:“你看看你,眉清目秀看起来也机灵的,可怎么就这么笨呢?本少爷辛辛苦苦给你创造机会,你却站在那儿动也不动,刚才那形,一记飞镖出手,不就一了百了了吗?”

    卓云嘟囔道:“沈公子,你们都挤在一起,我也没有一镖就杀死他的把握,要是伤了你或是苏姑娘,卓云也没法交代啊!”

    沈子成气得七窍生烟,实在是高估了纪纲卓云等人的智商,想要再骂几句也不知道要骂什么好,索涨红了脸,一句话也不说了。这一下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倒把自己也赔了进来,冯小七也不是什么善茬,一听这话就将苏坦妹也拉了起来,一把刀架着两个人,冷笑道:“原来是想算计老子,没那么容易,这次老子一个也不放。”

    苏坦妹哀声道:“沈公子,你要是有什么事可怎么办啊!”

    唐一鸣插口道:“沈公子要是遭遇不测,朝廷会给抚恤的,保他娘子下半生衣食无忧。”

    沈子成无奈的瞪了唐一鸣一眼,低声说道:“没事没事,苏姑娘别担心。”又对冯小七说道:“你无非是要钱,要人护送你离开兰溪城,也不至于就要了人命。本来这条罪就算是抓到了你也不过是几年的徭役而已。要是伤了人命,少不了就要判个秋后问斩。本公子还有个份你还不知道呢,少爷我还是朝廷的官儿,杀官的罪名可就大了。大内亲军都督府的刑罚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刷洗啊,就是将犯人脱光衣服按在铁上,用滚烫的开水浇在犯人的上,然后趁用钉满铁钉的铁刷子在烫过的部位用力刷洗,刷到露出白骨,最后直到犯人死去。还有油煎啊,也就是铁烙铁。拿一口平的铁盘烧后,将犯人放在上面,不到片刻,就能将犯人烧焦。”

    沈子成听着冯小七的呼吸渐渐加重,又说道:“站重枷你听说过没有,这一刑法却很特别,戴枷之人必须站立,不准座卧。枷的重量远远过你的体重,最重得有过三百斤的大枷,给犯人戴上后几天就得活活累死。当然了,你是不怕这些的,不过大内亲军都督府还有剥皮、铲头会、钩肠啊这些刑罚,想必你也是不怕的了?”

    纪纲听得目瞪口呆,看着沈子成:“沈公子真是妙人啊,大内亲军都督府一直在想创造一些酷刑来对付那些冥顽不灵的犯人,可是怎么也想不到。听沈公子这么一说,叫人茅塞顿开,要是这些刑罚拿来对付犯人,还怕他们不招?”

    沈子成顿时傻了眼:“不是吧?现在还没这些路呢?”

    卓云插口道:“没有啊,沈公子果然不愧是才子之名,这些刑罚可比什么杖刑夹棍厉害的多了,将来咱们回到应天府,定要将这些刑罚上报上去。”

    沈子成汗如雨下,这些玩意都是看电视电影和小说书看来的,什么锦衣卫八大酷刑啊,满清十大酷刑啊……没想到现在的大内亲军都督府还没研究出这些先进的路,倒是自己提醒了他们,这叫一个汗啊……到时候有多少大明的冤魂要来找自己算账?沈子成打了个冷战,现在是火烧眉毛只顾眼前了,又对冯小七说道:“你也听见了,伤了我们,你就一遍遍把这些刑罚都给试试好了。”

    冯小七嘶声叫道:“少来唬我,老子是吓大的。钱呢,钱到了没有?”

    正说着,小疙瘩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后还跟着许芝兰和她的两个哥哥。

    “少爷,宝钞都拿来了,一千贯。”小疙瘩紧张的看着站在刀口下的沈子成。

    许芝兰已经忍不住叫了起来:“相公……”沈子成微微摇头道:“我没事,别怕!”

    冯小七叫道:“把钱给我卷成一团,丢过来。”

    小疙瘩依照他的吩咐,将钱丢了过去。冯小七脚尖一挑,那一卷宝钞就飞了上来,冯小七双手抓着两人,不是很方便,但是却能伸嘴一咬,将那卷宝钞咬在口中,跟着随手一抄,就将那卷钱塞进怀里。

    “走……”冯小七推着两人朝门口走去,众人不得不让开道路,冯小七走到门口,忽然手起刀落,闪电般的一刀劈在一辆驴车的驴脖子上,那头驴悲嘶一声,栽倒在地上,口吐血沫,眼看是不活了。冯小七小心翼翼的用沈子成和苏坦妹挡住自己的体,跳上另外一辆驴车,钢刀在那驴股上戳了一下,那辆大车便飞快的朝前跑去了……

    “快追……”徐妙云尖声叫道,纪纲等人不敢怠慢,迈开双腿拼命朝驴车逃走的方向赶去……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