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四王爷朱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朱棣和沈子成言谈甚欢,两人推杯换盏,在小酒馆里聊的正是开心,忽然一个侍卫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丝毫不顾酒馆里其他人的目光,趴在朱棣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沈子成端着酒杯,冷眼看着朱棣,只见朱棣脸色微微一变,显得甚是吃惊,跟着又是一阵焦虑之色,挥手令那侍卫退下。

    沈子成动容问道:“燕公子,何事如此惊慌?”

    朱棣看了看沈子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低声说道:“你随我来!”

    沈子成跟在朱棣的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街角一处僻静的角落,朱棣的侍卫远远散开,不让任何人接近两人。

    “沈公子,其实我一直瞒着你,如今告诉你也无妨。”朱棣长叹一声说道。

    沈子成心中一动,必然是出了事,不然的话朱棣不会暴露份来告诉自己。

    朱棣一字一句的说道:“本王是皇帝陛下第四子,封藩燕王。”

    沈子成心中暗道,老子早就知道了,但是脸上却做出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急忙翻拜倒:“草民沈子成叩见燕王下。”

    “起来吧!”朱棣缓缓说道:“如今有一件事,需要你替我办!”

    沈子成正猜疑这个问题,闻言急忙爬了起来说道:“不知道何事草民可以效力?”

    朱棣冷冷的看着沈子成:“今天晚上,燕王妃和苏坦妹被人掳走了!”

    沈子成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句话还是吓了一跳,要苏坦妹被人掳走也就算了。虽然她是江南屈一指的大才女,但是论起份来,也只不过是草民一个。每天那么多失踪人口,官府都忙不过来,哪里顾得上一个小女子。但是燕王妃被人掳走就不得了了,她是徐达的长女,朱棣的老婆,朱元璋的儿媳妇。是哪个倒霉鬼吃了熊心豹子胆把燕王妃掳走?难道嫌自己的命太长了么?

    沈子成低声问道:“不知草民又什么可以为下效力的?”

    朱棣叹了口气:“我若是去兰溪县衙出,就不得不说出我的份。可是燕王出巡是何等大事,如今我微服出访就是不愿惊动地方。可是现在燕王妃出了事,要是去报官,就不得不说出我的份。如此一来,事就闹大了,到时候父皇、徐国公大人都知道本王微服出巡,还害得燕王妃被人掳走,朝廷的颜面何在啊!”

    沈子成暗忖道,其实朱棣怕的不是这些,他来到兰溪会其实就是为了给自己招揽人才。朱元璋这个人最是猜忌,虽然从目前看起来,朱元璋猜忌的还是功臣老将,但是天知道朱元璋是不是猜忌自己的儿子,一旦涉及到皇权之争,什么父子,什么兄弟,什么叔侄,全是扯淡。根本就没人当成一回事。朱棣是奉旨去凤阳忆苦思甜的,偷摸跑来了兰溪,这份居心让朱元璋知道了就是大事。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不管徐妙云,先不说朱棣和徐妙云的感有多好,单说徐妙云的份就了不得,要是徐妙云真的被丧心病狂之徒掳走,劫财不成劫了个色,那可是皇室百年难遇的大丑闻。

    虽说唐代有太平公主跟人勾勾搭搭,好歹那也是公主主动的。虽说北宋灭亡之时,满朝的皇室贵族女子都被金人掳走当了女奴,那好歹是打了败仗,没有办法。

    如今要是徐妙云被人侵犯的话,那可是天底下第一次在开国之初的盛世里,堂堂王妃被强人侮辱,这样的耻辱是皇室绝对无法容忍的,以朱元璋的破脾气,千万人头落地也不是不可能!

    沈子成越想越是心惊,拱手道:“燕王要在下如何去做?”

    朱棣轻轻挥了挥手:“兰溪城本王并不熟悉,这件事暂时也不能报官。本王份也不宜暴露,本王给你二十名得力下属,听你号令。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算是把兰溪城挖地三尺,也要把王妃给本王救出来。”

    朱棣顿了一顿:“这件事,官府方面你不用担心,要是有事,本王会叫常森去挡着官府,但是一定要快,要是王妃出了什么事,就算整个兰溪县城人头落地,也万死不抵其罪!”

    说到后来,朱棣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沈子成暗暗心惊,口中连声答应。

    他也知道,朱棣在兰溪城并不认识什么人,在兰溪,朱棣认识的人里,还就是自己对兰溪最熟悉。

    不过于请于理,沈子成也不会袖手旁观,单说苏坦妹好了,要不是苏坦妹,沈子成也不会有机会来到兰溪,参加兰溪会,并且一手缔造了兰溪会大财的神话。饮水思源,现在苏坦妹落入匪人之手,沈子成就绝对不能不管。

    朱棣又低声吩咐道:“这件事,你必须保密,要是官府知道了,本王第一个拿你开刀。”

    沈子成急忙应了一声。

    朱棣叫过来一个侍卫,低声说道:“纪纲,这件事,你跟着沈公子去办,一切事都听他的吩咐,知道么?”

    纪纲双手一并,拱手道:“谨遵燕王号令!”

    朱棣转过脸来对沈子成说道:“纪纲是本王来兰溪的时候,在路上遇到的勇士。他勇武过人,智谋出众。本王甚为欣喜,就留在边做个亲随。这件事有他帮你去办,本王便放心多了。”

    沈子成看了看纪纲,只见他长手长,相貌堂堂,双眉如墨,虽然穿着一寻常百姓的服饰,却掩饰不住一股英武之意。心底也是暗暗佩服,拱手道:“有纪壮士相护,万无一失!”

    沈子成这话也是留了个心眼,要是真的救不出徐妙云来,就往纪纲上一推,说他办事不力好了,反正沈子成是不愿承担什么责任的。伴君如伴虎,朱棣这样的人,相处起来还是小心点的好。

    朱棣点点头,轻轻的挥一挥手,叫纪纲退下,又低声对沈子成说道:“你放手去查,无论涉及到任何人等,一律可以杀无赦。这件事,本王替你扛下了!”说着,朱棣将一块小小的牌子塞到沈子成的手中。

    沈子成翻过来,借着月色一看,上面刻着“大内亲军都督府”。顿时脸色一变,这就是传说中锦衣卫的腰牌?

    朱棣吩咐道:“这一块牌子,必要的时候可以挥巨大的作用。本王不方便出面,就由你代劳好了。你可以先拿着这块牌子去见孔有全,让他放了你的人。到时候人手多一点,办事也就方便一点,但是你切记,对外只能说是苏坦妹失踪,你带人去找,绝对不可以说出王妃的事。事办完之后,将牌子交还与本王!”

    沈子成急忙低头答应了。

    他却不知道这块腰牌的来历,朱元璋改设大内亲军都督府之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担任都督。因为大内亲军都督府是负责监察百官的密探,朱元璋也需要一个对自己绝对忠诚的人来办。

    可是在朱元璋的心目中,有什么人能比自己的儿子更忠诚呢?太子是不适合做这样的事,秦王晋王已经封藩出去,其他的儿子还小,只有朱棣的年纪刚好。

    况且朱元璋对朱棣实在是宠有加,是以暗地里将大内亲军都督府的重权交到朱棣的手中。

    到了朱棣去凤阳忆苦思甜的时候,大内亲军都督府才交给了毛骧。只不过朱棣却没有把这块腰牌交上去,毛骧自然也不会傻到去问朱棣要回来。

    可是朱棣心中也隐隐有些忌讳,这块腰牌在现在能挥一些作用,只是一旦被人参上一本,就算自己是燕王,也吃不消了。不过,徐妙云被人劫了去,火烧眉毛只顾眼下,朱棣实在是对徐妙云得太深,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就先放到一边去得了!

    沈子成不知道这其中许多典故,但是这一块腰牌,正面刻着大内亲军都督府,北面刻着一只白鹤,看样子应该是大内亲军都督府中份颇高的人才能拥有,心里也有了底,无论如何,许英武他们这一劫应该是过去了。

    朱棣又低声嘱咐了几句,这才带着几个人走了。

    纪纲快步走了过来,沈子成左看右看,也看不到朱棣说的二十个人,正诧异间。纪纲已经看出了沈子成的心事,低声说道:“沈公子,在下手下的人,一般是不露面的。只是暗中保护燕王,若是沈公子想见一见的话,在下可以叫兄弟们出来相见!”

    沈子成连连摇头:“不用了,不用了。纪兄,咱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去兰溪县衙走一遭可好?”

    纪纲急忙拱手道:“沈公子千万别这么说,在下只不过是个亲随而已,纪兄两字可不敢当。到时候燕王说不定会责怪小人得罪公子。公子只管叫我纪纲好了!”

    沈子成哪里知道他有这么多规矩,纪纲、纪纲,在心中默念了几遍之后,忽然恍然大悟,纪纲不就是朱棣造反成功之后的锦衣卫指挥使么?原来他们在这里就相识了,难怪朱棣后来会把监督百官的锦衣卫放心的交给纪纲。

    可是纪纲最终还是辜负了朱棣的信任,纪纲此人心狠手辣,欺男霸女。只不过是和阳武侯薛禄争夺一个女而已,就用铁瓜打得阳武侯薛禄脑袋开花,差点死掉。从此以后下雨天都要怕淋雨,据说是因为害怕脑子进水。

    更有甚者,纪纲后来还意图谋反,朱棣下诏全国选美,各地送来的美人到达京师后,纪纲挑出绝色美人藏于自己家中私纳。

    纪纲查抄到已故吴王的冠服后,私自隐藏在家中,有时还穿在上,命令左右饮酒祝贺,高呼万岁,没有一个人敢告。

    纪纲后来想要造反家中私养了大批亡命之徒,暗中修建隧道制造了数以万计的刀枪、盔甲和弓箭。

    有一次,朱棣亲自主持柳比赛,纪纲想学秦代的赵高指鹿为马,他对锦衣卫镇抚庞英说:“我故意不准,你把柳枝折下来,大声呼喊说我中了,看看众人有没有敢出来纠正的。”庞英按照纪纲的话做了,在场的人竟无一个人敢出面纠正,纪纲于是高兴地说:“没有人敢难为我了。”

    沈子成对纪纲的了解,还是来自于电视剧,现在看到纪纲谨小慎微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诧异,但是周公恐惧流言后,王莽礼贤下士时……人,总是看不出来的!

    沈子成轻轻的叹了口气:“走,随我去兰溪县衙!”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