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万众瞩目的兰溪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沈子成没有作声,只是静静的看着朱棣。

    此时的朱棣还没有表明自己燕王的份,只是在用话来试探沈子成,若是沈子成答应的太快岂不是让朱棣看得轻了?况且朱棣和朱元璋都是一样,最是猜忌。自己装着不认识他还好,要是被朱棣怀疑沈子成已经看出了他的份,那就麻烦了!

    朱棣见沈子成默不作声,淡淡一笑道:“富可敌国……富可敌国……不知道有什么人真的能富到敌国……唉!”

    为他们赶车的是朱棣的侍卫,这辆马车上只有朱棣和沈子成两人而已,自然不担心他们的话被别人听了去。沈子成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朱棣。

    若是如今一点头,就成了朱棣边的人,将来靖难之后,自己也是有功之臣。可是做官……沈子成左想右想自己还不是那块材料,况且朱元璋最忌恨的就是官商勾结的人。自己要是做个红顶商人,那不是更招朱元璋的忌讳?到时候能不能活到靖难之后都很难说了,还想什么荣华富贵!

    官场,岂是那么好混的?沈子成想起沈家那两位兄长,也是入朝为官,显赫一时。但是朱元璋一句话,沈家抄家,两位兄长也下了大牢,这样的官,做得提心吊胆。每天还要半夜爬起来饿着肚子去上朝,算了算了,还是老老实实赚些钱,逍遥自在的做个富家翁好了。沈子成索扯开话题,跟朱棣说些不着边际的事,把话题远远的扯开去。

    不一会儿功夫,马车队就浩浩到了兰江边上,这里已经挤满了人,兰溪城的老百姓都涌出来要看看这些才子,尤其是做过太子老师的宋濂和明眸皓齿的苏坦妹,更是引人注目,二百多人中,只有苏坦妹一个女子,偏偏她又是江南闻名的才貌双全的女儿家,这样的女孩怎能不勾起男人的心呢?

    沈子成跳下车来,远处江水粼粼,在阳光下起金黄色的波浪,江边人头拥挤,闹不堪,许多人爬到树顶楼顶,坐了下来往这边观看,更有许多还在读书的少年、青年乃至中年拼命挤到前边来,希望能看一看他们心目中的偶像——读书读到宋濂他们这份上,实在是极品了!

    许勇武许英武兄弟凑了过来,在沈子成耳朵边上耳语几声,沈子成眉头一扬:“好,既然都来了,快叫他们去酒楼后院换衣服去!”

    许勇武点点头,阔步朝醉风楼的后院走去,过不一会儿就带着三十多个精壮汉子走了出来,这些都是特意从苏州振武打行来的师弟们。免费提供一个个穿着统一的黑色短褂,腿上打着千层浪,脚下踩着黑布鞋,头用布带系了个结,垂在脑后。这一行人走了出来,顿时吸引了江边人群的目光,不少人暗自称赞道:“好一群龙精虎猛的汉子!”

    这些衣服是沈子成为他们订做的,每人的口和背后都用绣金线绣着两个斗大的字“振武”,振武打行的旗帜就插在醉风楼门外的大石牌上,迎风招展好不威风!

    沈子成从怀里取出一叠厚厚的东西塞在许勇武的手中:“拿去分给兄弟们,但是不要随意给人,要看看是那些大富之家,或者又是达官贵人,咱们才给。看清楚了,从苏州南下一线的,一定都要跟人打招呼,咱们打行开了就走广州、泉州、北平三条线,多找找沿途的客商……”

    许勇武点头答应了,这一叠东西,是沈子成仿照后世的“名片”所做的包银名片。里边其实是铁片,在铁匠铺里命人将一块块巴掌大的铁片给打上字,棱角都给磨圆,外边再镀上一层银子,看起来亮晶晶的着实好看。沈子成煞费苦心,也是怕那些客商拿着纸做的“名片”随手就给丢了,这样的东西,就算是在手中把玩,也颇有意思。免费提供

    包银名片上边,一边刻着振武打行的地址,掌柜名字。另一面刻着他们的业务范围,从给达官贵人看家护院,到押送大批货物南来北往,就连价格都刻得清清楚楚,让人一目了然。

    这三十多个师兄弟是沈子成特意叫来在兰溪会期间维持秩序的,不过也顺便给振武打行做做广告。

    许长河老爷子听了沈子成的建议,已经将一些受了伤不能再行走江湖的伙计派了出去,收购了两家小小的骡马行,老爷子这次是很下了本钱,决意要在杭州和兰溪都先开设分号。按照沈子成建议的方法来赚钱,兰溪的分号正在寻觅地方,准备买一交通便利的宅子,将来就交给许英武负责。

    沈子成见这些武师们拿着包银名片兴高采烈的开始维持秩序,看到穿着打扮像是生意人或者是达官贵人便搭讪询问几句,谈得来的便塞了一张名片给他们,看来振武打行的生意将来也会越来越好。

    现在的大明,受制于交通和通讯的不便,除非是那些响彻大江南北的字号,像以前沈万三的商号又或者是如今向家的商号,能够被广大老百姓所熟知。其他的都只能局限在本地而已。

    但是这次兰溪会就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来,附近各个县州的读书人来了不少,他们回去就算是闲聊说着带着提到了振武打行,也能够为振武打行扩展知名度。二来,振武打行在沈子成的授意下,承办这次兰溪会的安全保护工作,这一下就足够让振武打行在兰溪出名。

    不久后,振武打行在兰溪开设分号,生意自然是火爆不已,要知道兰溪可是贯通七省之地,南来北往,根本就算不清有多少人在这里经过,实在是打行生存的风水宝地啊!

    尤其让沈子成喜出望外的是,现在战乱刚过,打行也只是刚刚兴起的生意,许多打行也只是以替那些达官贵人看家护院为主要收入,至于押货远走,许多打行的人力和财力还无法支持,像兰溪这样极为适合打行生存的好地方,居然连一间打行都没有……

    像这样的空白市场,要是沈子成不给他抢占下来,那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的商业眼光!

    万众瞩目的兰溪会终于开幕了,二百多位才子济济一堂,醉风楼里二楼三楼加起来将近三十张桌子坐的满满的。宋濂、道衍大师、苏坦妹等人都在三楼就坐,沈子成知道自己是个古代文盲,打死也不肯上三楼,只是在二楼找了个大家都不是很熟悉的桌子坐了下来。

    周老掌柜比沈子成料想的黑心多了,一楼大堂里收拾了二十张桌子,每张都是八仙桌,不过周老掌柜加了些凳子,几乎可以挤进来接近两百人。现在一个座位都卖到每天十贯。来不来,反正就是这个价,你想听这些文人说诗文?十贯先拿来再说。

    进来了,店小二就开始献殷勤了。

    “客官,上等好茶碧螺,要不要尝点?”

    “客官,小店里今天准备了时蔬点心,特便宜,三十文钱一碟,来点吧?”

    “客官……”

    您还别说,这十贯一个座位,照样卖得出去。那些文士打破了头辛辛苦苦大老远的跑来兰溪为的什么?就为了听听这些才子们讲学!

    况且宋濂是什么份,那是太子的老师,是出过题主持过科举的人。

    假如现在告诉大家有一位教育部前任高考出题官给大家讲解一下怎么高考,你看看门票能卖到多少钱,就算是一万块一张,家长们砸锅卖铁也要送孩子去听一听。现在的高考跟那时候的科举比,算是个啊!高考考上清华北大又能怎么样?能做官还是能财?但是考上科举就不同了,就算是举人都有做官的资格,况且进士外放起码也是七品官,不但光宗耀祖而且名利双收,这样的好事,不打破头去抢才怪呢!

    振武打行的三十多条彪形大汉就站在醉风楼门外维持秩序,可恨那沈子成一会儿派个人出来说:“现在是潜溪先生在讲学,讲的就是洪武元年第一次重开科举的考题,咱们大明考的是八股,里外里只有那几十篇能出题,要是诸位有耳福能听到潜溪先生说一说,来年科举,那是必然高中啊……”

    再一会儿,沈子成的小随从,那个聪明伶俐的小疙瘩就跑了出来:“诸位莫要着急,有的是机会,兰溪会要开一个月呢,放心吧,今天听不到明天可以再听。不过今天的你们也别着急,在外边候着吧,一有空位就可以马上补进来……”

    周老掌柜不失时机的在醉风楼外边又摆下二十张桌子,伙计们扛着一坛坛的酒送了出来,许多文士都不愿意离开,索在醉风楼门前坐了下来,大家也谈谈文,会会友。说一说八股选士,谈一谈诗词歌赋……

    周老掌柜算盘打得飞快,噼里啪啦连声作响,今儿个一天就赚回来几百贯啊,可以预期的是,外边比屋里冷得多,外边虽然没有坐席费,可是酒水卖的飞快,里外里并不比里边少多少。而且这还是第一天,随着兰溪会渐渐深入下去,四面八成的文人往兰溪来,还不知道要赚多少钱……

    张老实抱着膀子,看着客似云来的醉风楼,长叹了一口气,悔不该当时心疼那几十贯,现在看着人家赚钱,自己却只能跟在后边做广告……

    边二掌柜说道:“掌柜的,不如去问问沈公子,还有什么妙计能帮咱们赚钱?”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