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燕王朱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既然不那些学子们就要来到兰溪城了,住宿的地方就要现在准备。沈子成二话不说,急忙赶往枫林阁去找宋濂和苏坦妹。这些天来,沈子成来枫林阁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就连掌柜的跑堂的都认识了他,看到沈子成进来,店小二就笑呵呵的招呼道:“沈公子又来了,宋老爷子和苏姑娘都还没出门呢,你请便,自个去找他们吧!”

    沈子成也不介意,只是没有看到先前的“李醒芳”夫妇,沈子成想起来就觉得可疑,这夫妇两人年纪轻轻,口气倒是很大,边还有保镖随从,就算是宋濂和苏坦妹也对他们客客气气的,这样的人来头这么大,莫非是哪位高官的儿子媳妇?

    沈子成今天穿的是一双厚底软布靴,走在楼梯上也没有什么动静,径直走到宋濂的房门外,正想敲门,忽然听见房间里传来苏坦妹的声音。

    “先生,燕王这次来到兰溪,定要见识兰溪会,并不是什么好事啊!”说这话的正是苏坦妹。

    沈子成闻言就像一个晴天霹雳在耳朵边炸响一般——燕王,朱棣,那他边的女子就是徐达的女儿,后来当了皇后的徐妃徐妙云。那男子难怪口气这么大,排场又这么大,原来是动靖难,夺了建文帝皇位的朱棣……沈子成急忙捂住了口,大气也不敢出,侧着耳朵听他们说下去。

    跟着便听到宋濂的声音:“呵呵,燕王想来看看兰溪会,交游各方才子,也是好意。苏姑娘何出此言呢?”

    只听苏坦妹马上接口道:“先生,您是不敢去想?还是不愿去想呢?第一,燕王来了兰溪会,那兰溪会就要从一个民间普通的学子交流盛会变成官府不得不插手的聚会。现在兰溪县衙和杭州的布政使司衙门都不知道燕王微服来了兰溪,一旦知道了。到时候只怕官兵来的是那些士子的十倍……”

    “苏姑娘,你太多虑了。燕王这次从凤阳来到兰溪,没有人知道他的份,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别人怎么会知道?再说了,燕王随行的侍卫都是千挑万选的好手,咱们见到的有一些,暗地里保护燕王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兰溪一贯都是民风淳朴之地,哪里会有盗匪对燕王起意……”

    “先生,那只是其一,其二便是燕王是奉皇命到凤阳体察民,如今来到兰溪会,说是要见识天下有才华之士。先生,选拔人才是朝廷的事,自然有科举,有举荐许多门路可以让读书人走,可是燕王若是看中了哪位人才的话,是将来带去北平留为己有,还是举荐给朝廷呢?苏坦妹从来不说朝政,但是并不是说小女子就不懂朝政。先生萌生退意,想必是从皇帝询问先生宴会的事就开始了吧?”

    “你……唉……”

    沈子成暗呼精彩,原来宋濂就是那个倒霉蛋啊,沈子成以前只听说明朝的密探厉害,只是此时还没有成立锦衣卫,还是叫做“大内亲军都督府”。据说有一次,某个官员在家中和同僚吃饭,第二天上朝之后,朱元璋就把他留了下来,问道:“你昨天吃的什么?喝的什么酒?请了哪些人?坐在什么位置……”那个官员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了。然后朱元璋称赞道:“你很好,你没有骗我。”从怀里取出一张图来,上边把他们宴会的座次,酒菜,人等都写得清清楚楚。

    原来这位官员就是宋濂啊!

    苏坦妹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先生告老还乡就是不想参合朝中之事。但是先生是太子的老师,也曾督导燕王。小女子虽然只是一介弱质女流,可是也知道皇家内宫之事最是复杂,燕王年纪虽轻,可是雄才大略,见识不凡。三年凤阳体恤民期满之后到了北平,坐拥燕云之地,锁中原之咽喉,可带甲八万。太子虽然仁厚,却体弱多病,如今皇上秋正盛。假若有朝一,燕王羽翼丰满……那如今燕王想招揽些人才,就不足为奇了。”

    宋濂急忙压低了声音,沈子成断断续续几乎听不到他说些什么,但是推究那些大概的意思,想必是说:“你不要命了?这样的话你也敢说?要是让外人听了去,你我都有杀头之罪云云……”

    沈子成忽然听到苏坦妹悠悠叹了口气:“先生与我不同,小女子只是孤一人,飘零江湖。先生还有家小,还是小心谨慎的好啊!”

    宋濂如何不知道朱元璋的疑心病是最重的,如今朝中胡惟庸一党一手遮天,佞当道,是以及早告老还乡,安享晚年了。可是没想到就连来参加一个兰溪会,燕王都追了过来要凑闹……

    沈子成也叹了口气,混官场跟混黑道差不多,一脚踩进去一辈子都洗不干净。还是安安稳稳的做生意赚钱最为踏实。

    “沈公子,宋老先生不在房里么?”沈子成的后忽然传来了店小二的声音。扭头望去,店小二端着一碟水果不知道要送哪个房间去,顺便跟沈子成打了个招呼。

    沈子成急忙摆了摆手,示意那碍事的店小二快点走人,一边伸手敲了敲门:“宋先生可在么?沈子成有事求见!”

    宋濂拉开了门,他还是一青衣长袍打扮,苏坦妹今就不相同了,红艳艳的小夹袄紧紧的裹住了曼妙的材,上边几道鎏金线条顺着起伏不平的曲线直钩到长裙边上。明明大红色大金色最是俗气,可是穿在苏坦妹的上就硬是显得清秀淡雅,别具一格!

    沈子成看得愣了一下,快步走进房里,将振武打行带回来的书信给宋濂看了。

    宋濂展开书信,匆匆看了一遍,激动的下颌雪白的胡子都在微微颤抖:“沈公子啊,老夫真不知道要如何感谢你。兰溪会多年未有的盛况,就要重现了,一百八十七位各地饱学之士汇聚兰溪,加上现在已经来到兰溪的十多人,几乎就可以重演当年最巅峰时期的兰溪会了……沈公子……”

    沈子成嘿嘿一笑,谦虚的说道:“宋老先生,千万别客气,在下只不过是出一份绵力而已!”

    “那是,还没少赚钱呢!”苏坦妹不冷不的来了一句。

    宋濂哪管得了这许多,激动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沈子成急忙拉住宋濂:“宋老先生,眼下来了这许多人,衣食住行,在下只不过解决了一小部分,其他的还得宋老先生鼎力相助才行。您先别急着高兴,帮我再写几封请柬先……”

    “写给谁?”宋濂一卷袖子,就拿出笔墨纸砚文房四宝。

    沈子成笑道:“老先生先别急,在下是想请老先生写几封请柬给兰溪城几家著名的客栈,在下好和他们商量一下才子们来到兰溪城之后的住宿问题。”

    “说得是,要是到时候客房不够,那可真是笑话了!”宋濂点了点头。

    沈子成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几家大客栈的资料,宋濂狼毫一挥,一会儿工夫就写好了几封请柬,地址依然定在醉风楼。

    沈子成取了书信笑呵呵的告退了,不料苏坦妹却快步追了出来,两人心照不宣,沈子成也不往客栈外走,走到院落里一个僻静的角落停下脚步。

    “方才……”苏坦妹咬了咬嘴唇,那宜喜宜嗔的小女儿家姿态看得沈子成心中一:“方才,你来了多久了!”

    沈子成顿觉尴尬,这问题还真不好回答,要说刚去,只怕苏坦妹压根就不相信。可是要说去了很久了,站在房门外偷听别人说话始终不是什么君子的行为。一时间支支吾吾,说不出口来。

    苏坦妹聪明伶俐,一看沈子成这样就知道他必然是偷听到了自己和宋濂的对话,轻声说道:“你……听到了?”

    沈子成索一拍脯,压低了声音:“在下守口如瓶,保证一个字也不说出去!”

    苏坦妹看他一副雄纠纠气昂昂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我倒不是怕你去告我们。只不过兹事体大,若是被别人知道了就有许多不便。兰溪会是你的财大计,你也不想坏了自己的生财之路吧?”

    沈子成不嗤之以鼻:“苏姑娘把在下当成什么人了?是,我是钱,但是君子财取之以道。我赚的钱不偷不抢光明正大,又什么见不得光的?我赚到钱了可以让我的家人过得开开心心舒舒服服,可以天南海北去游玩,若是有了疾病不会无钱请大夫,若是遇到贫寒之人,在下也有能力帮助于他。为何苏姑娘就是看不起在下呢?”

    苏坦妹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急忙分辩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是我一直觉得读书做学问比赚钱要好。不过听公子一言,只要不是昧着良心赚钱,只要不是为富不仁。那做一个商人也没什么不好,以前是小女子目光短浅,太过于狭隘了,还请公子原谅则个!”

    沈子成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苏坦妹的世界观被自己一顿忽悠就改变了?

    “人各有志,公子若是将来能造福一方,行善积德,就算再不读书,小女子也是钦佩万分的。若是公子作恶多端,为富不仁……”苏坦妹收了口,看着沈子成狡黠的一笑。

    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苏姑娘……哎,沈公子也在……你们在这儿……聊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