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东施效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掌柜的,咱们的菜名都改好了,我特意请了城里的马秀才给想的菜名。要说那马秀才也算是咱兰溪的大人物,十五岁就高中秀才……”

    张老实一撇嘴:“少废话,把单子给我瞅瞅。中午的戏班子可安排好了么?”

    二掌柜的急忙点头哈腰的说道:“掌柜的,我办事你放心,戏班子都安排妥当了!”

    张老实一瞅菜单:“呦呦呦,这名儿起的不错,龙凤显富贵……恩,想必是泥鳅凤爪之类的吧。这个‘霸王卸甲’……”

    二掌柜笑道:“就是炖王八……”

    “没学问,以后就叫霸王卸甲!”张老实没好气的嘟囔道:“你看看人家醉风楼请了个二掌柜,生意立马就不一样了。再瞅瞅你自己的德行,要不是看在你小子是俺大伯的女婿,就冲人家那本事,我就立马给他请过来当二掌柜的,要多少钱随他开口……”

    “是是是……”二掌柜的陪着笑脸,肚子里却把张老实给骂了一遍又一遍。张老实看着菜单没问题,便叫过账房先生抄录在红纸上,一会儿功夫就给贴出去,挂在门外。今儿个这出戏就是贵宾楼和醉风楼打对台。你唱评弹我唱戏,你出菜名我不惧!看看谁敌得过谁!张老实冷哼一声,一个毛头小伙子,做过几天生意就来当二掌柜。只要我张老实一狠,醉风楼还得没戏唱!

    转眼功夫就到了正午,兰江边上还是闹闹,许多人揉了揉肚皮,也该找个地方吃些什么了。张老实端了把紫檀木椅子大马金刀的坐在大堂看着生意。可是奇怪的是,今天的生意依旧不好,进来的客人寥寥无几,就算是进来了,也少有吃那几道菜名文雅的,都是随意叫了些小吃。

    戏班子的人见观众稀少,唱得也是有气无力。那几桌客人见戏班子唱功不好,喝起倒彩来,一时间这贵宾楼吵吵闹闹乱做一团。

    “邪门了!”张老实摘了皮帽,用力的抓了抓脑门:“今天怎么还不行?去,给我看看醉风楼那边什么动静?”

    二掌柜的答应一声,快步跑了过去,不一会儿功夫愁眉苦脸的走了进来:“掌柜的,今天人家醉风楼又变招了!”

    张老实闻言大怒,好小子,天天换着花样来跟老子打擂台来了?

    张老实按捺不住,带着二掌柜的就朝醉风楼走去。一看醉风楼的门口,挂着个招牌,上边写着一道道的菜名。有意思的是今天的菜名后边都有附加菜名。

    “金鸡报晓一百文,加五文送清炒时蔬一盘任选!”

    “珍珠落玉盘一百五十文,加十文送翡翠白莲汤。”

    …………

    张老实顿时有点转不过来脑筋,再放眼望去,只见醉风楼里又是坐满了人。今不是父女两唱评弹,而是一位说书先生,手持响木正说着那唐三藏带着徒弟去西天取经的故事,说到唐三藏被妖怪抓了去,孙悟空大神威将妖怪收服,楼上楼下的客人喝起满堂彩。那说书先生说到紧要处,啪的一拍响木:“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边的客人顿时叫道:“下回……下回要什么时候说啊……快说快说,大爷给你打赏……那唐三藏到底怎么样了?白骨精如此可恶,孙悟空可如何是好啊?”

    沈子成却快步走到大厅中央,团团一礼道:“各位,先生说了半天的书,口干舌燥,腹中饥饿。小店在后堂准备了粗茶淡饭,请先生用过膳之后再出来为各位客官说过可好?来,小店今刚好有从山西运来的上等汾酒,每座上送上一壶,各位慢慢品尝!”

    客人们立刻大声叫好起来。

    张老实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头绪。只见沈子成笑呵呵的走了出来,朝张老实一拱手:“张老板,大驾光临醉风楼可是要来这儿用膳?请进请进,外边寒风刺骨,咱楼子里有暖炉,有好酒,来来来,先进来坐坐吧!”

    张老实憋红了脸,二掌柜的急忙叫道:“你……你少得意,不就是送酒喝么,不就是送菜吃么,咱们也会。掌柜的,咱们回去,就不信斗不过你醉风楼!”

    张老实翻着眼睛瞥了沈子成两眼,终究没有说话,跟着二掌柜大步朝贵宾楼走去。一进门就高声叫道:“今贵宾楼答谢各位主顾,每座送上一壶上等女儿红。来,快点上酒,快点快点!”一边把账房先生叫了过来,吩咐他将门口的餐牌改一改。张老实气呼呼的坐在柜台后边,心里越想越火,抓起酒壶咕噜噜的灌下两口。

    可是奇怪的是,饶是如此贵宾楼的生意依然不见起色。只不过是略多了两桌客人而已。吃完午饭一盘账,这一个中午连菜钱带酒水,居然亏了一贯多钱。张老实气得吹胡子瞪眼,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跺了跺脚便要去醉风楼找沈子成问个清楚,为什么同样的办法在醉风楼就行,在贵宾楼就不行。

    二掌柜的急忙拉住张老实:“掌柜的,这可使不得啊。咱们做生意输给人家不要紧,学人家做生意的法子也不要紧,可要是拉下脸来问人家如何赚钱,岂不是让满街的酒楼看咱们的笑话。我看了,这街上这两除了醉风楼之外,生意都不怎么样。我就不信醉风楼的生意能一直红火下去,除非他的酒里给人放了汤!”

    张老实总算冷静了下来,一张老脸气得通红,搬了把椅子重新坐定下来。可是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沈子成是怎么赚钱的!

    …………

    “相公,今天又赚了不少!”许芝兰喜滋滋的看着掌柜的算完了帐,过来给沈子成报喜来了。

    沈子成得意的摸摸下巴:“那是,相公出手一个顶俩!”

    掌柜的吩咐厨房做了好几样好菜,这是正是下午,酒楼里没有多少人。掌柜的在二楼风景最好的地方开了个台子,请沈子成上了二楼,就连许芝兰也被老掌柜请了过去,非要好好答谢他们两口子不可。

    老掌柜长叹一口气:“沈公子,老头子这一把年纪算是白过了。公子来了五天,准备了三天,两时间就把酒楼搞得风生水起。老汉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真是舍不得公子走了。这么说吧,老汉想请公子当二掌柜,不知道公子意下如何。”

    老掌柜生怕沈子成不答应,急忙接着说道:“老汉愿意将这楼子每月的盈余送三成给公子。你看可好?”

    许芝兰轻呼一声,现在醉风楼一差不多能赚十两银子,每个月就是要分给沈子成一百两银子啊,虽然一年之内还赚不到五千两,可是能赚一千二百两已经是个奇迹了啊。

    沈子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举起袖子擦了擦嘴:“老掌柜,得,我还是叫您周老。这样咱们也不外了。有话我就直说,这五天掌柜我当完之后,马上就得离开。这二掌柜,我是万万当不了的。周老你的心意我领了,只是在下还有要事在,实在是无法在酒楼长留!”

    周老掌柜脸上微露失望之色:“是,公子有鸿鹄之志,小店确是不应该久留公子的!”

    沈子成微微一笑:“周老掌柜,虽然在下不能在醉风楼为老掌柜出力,可是在下有个方法,可以叫老掌柜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红火!”

    许芝兰一听沈子成这么说,也提起精神来了,这些天她看着沈子成言出必中,一心一意扑在酒楼上,还以为沈子成把前程事业都压在酒楼上了,忘记了答应苏坦妹和宋濂的事。不过要资助兰溪会那么大的手笔,可要沈子成怎么能拿得出来呢?

    沈子成低声说道:“周老掌柜可知道兰溪最最出名的兰溪会?”

    周老掌柜连连点头:“老汉在兰溪许多年如何能不知道,那是咱们浙江人的荣耀啊。浙江四大才子办的这兰溪会天下闻名。四大才子都是惊采绝艳之士,更别说还有青田先生这样的从龙大臣,宋先生也是皇上跟前的人啊!五经师,何等荣耀!咱们兰溪人提起兰溪会,个个都要伸出大拇指叫一声好!”

    沈子成露出些许狡猾的笑容:“不知道周老掌柜的儿子是否在读书?想考取功名呢?”

    周老掌柜连连点头:“我那大儿子顽劣不堪,不过小儿子倒也知书达礼,我也在为犬子寻名师指点呢!”

    “那若是贵公子可以和兰溪会中的才子,例如潜溪先生……讨教一二!”沈子成悠悠的说道,他是点到即止,看着周老掌柜的反应。

    周老掌柜激动不已:“那敢好啊,要是犬子能得潜溪先生指点,胜过苦读三年,只是潜溪先生德高望重,想拜在他门下的人多如牛毛。又怎么可能指点犬子呢?”周老掌柜黯然摇了摇头。

    沈子成正要趁机说出自己的计划,忽然楼下喧哗起来。

    只听张老实的粗嗓子叫道:“俺忍不住了,俺要找那沈二掌柜问个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