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迟来的洞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麻辣教师 书名:大明奸商
    沈子成带着许芝兰在兰江边逛了一圈,买了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许芝兰怕浪费钱,自己一件东西也不肯买。为沈子成看中了一件姑绒大氅,姑绒天下闻名,所谓北有姑绒,南有女葛也。可是价格昂贵,一件大氅却要七八十贯钱,许芝兰便不敢说,怕依着沈子成的少爷脾气只怕当真买了下来。

    两人兜兜转转回到客栈已经是黄昏时分,宋濂和苏坦妹早已在客栈大堂等候,这次宋濂终于见到沈子成,远远便迎了过来,拱手道:“沈公子,久仰大名。果然是少年才俊,见面更胜闻名!”

    宋濂已经是六十七岁的老人了,不过子健朗,雪白的长须在下颌轻轻飘动,着一件黑色大氅,看起来隐隐有出世之姿,果然是闻名天下的浙江四大才子。

    沈子成快步上前挽住宋濂笑道:“潜溪先生受皇上礼聘,尊为‘五经师’,官至学士承旨,大名如雷贯耳。在下才是仰慕之至!”

    宋濂微微一笑:“如今老夫已经告老还乡,还提这些做什么。如今老夫只想以文会友,颐养天年,听苏姑娘说起沈公子大才,老夫得闻公子两诗作,实在是不世出的佳作,足以流传千秋。真没想到苏州城里还有公子这样的大才子!”

    两人已经走到大堂里,苏坦妹站在一旁,笑盈盈的看着两人坐下,这才和许芝兰一起坐了下来。小二不失时机的过来询问要些什么茶水点心,宋濂随意点了几道小点心,要了一壶龙井,便拉着沈子成开始聊些经史子集之类的学问了。

    沈子成的心中那叫一个汗啊,宋濂说的那些十有是他连听都没听过的,自己记得的无非就是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急忙岔开话题:“潜溪先生,兰溪会召开在即,不知道有多少才子应邀前来?”

    宋濂长叹一口气:“今年只怕是来不了多少人了……”宋濂生怕沈子成失望,又急忙说道:“不过已经来了七八位浙江有名的才子,到时候老夫再为公子引见!”

    沈子成笑道:“这倒无妨,不过在下有个主意,潜溪先生为官清廉,青田先生又已辞世。举办兰溪会费用不菲,今年要想和往一般闹,只怕是有些为难。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宋濂和苏坦妹双双问道:“公子有何办法?”

    要知道他们担心的就是兰溪会无人资助便会衰败下去,浙江四大才子为兰溪会打下的好大名声渐渐也会烟消云散。朱元璋此人为官员订下的俸禄略显刻薄。像宋濂这样官至学士承旨的,也没有多少余钱。自己使用倒是无妨,要是想拿来资助兰溪会,那只怕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古语有云,穷文富武,何况天下刚刚走出乱世,哪来许多有钱的读书人愿意资助兰溪会呢?

    宋濂本以为是沈子成要出钱出力,可是一看沈子成穿着打扮也不过是个寻常书生而已,不像是有那么多钱的人,问了一声之后便即住口,生怕让沈子成尴尬!

    沈子成有成竹的说道:“潜溪先生,虽然您已经不做官了,但是您在文坛在浙江还是一言九鼎的人物,兰溪会的事,只要您点头,让在下放手去做。在下可以保证,各方才子都能来到兰溪,看最秀丽的景色,住最舒适的客栈,吃最美味的佳肴。却不用他们出一分一文,一门心思只管交流诗书!”

    宋濂不由得看向苏坦妹,却见苏坦妹也在看着自己,这两人为了兰溪会的事忧愁。如今听到沈子成说有办法解决,虽然不是十分相信,却也多了个念想。

    苏坦妹葱般的玉指缓缓举起茶杯,秀丽的眼眸只看着那旋起旋伏的茶叶,良久才说道:“潜溪先生,兰溪会是天下才子的盛会,若是因为财帛之事无法举办,甚是可惜。不如就依沈公子的意思,一切由他做主好了!”

    宋濂点了点头:“一切有劳沈公子了!”

    沈子成笑呵呵的说道:“哪里哪里,能为兰溪会出一份力,是在下的荣幸!”沈子成心中却得意万分,只怕宋濂和苏坦妹不答应,这两人一点头,万贯家财岂不是挥手即来?

    …………

    待到送走了两人,沈子成拉着许芝兰便回到卧房,令小二送上几桶水来,要好好洗刷一番,明可是要去醉风楼做掌柜的,放在后世印名片的时候也要写上——醉风楼酒店集团沈子成。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可要好生打扮一下。

    朴素典雅的客房里,一个巨大的香柏木浴桶,一条洁白柔软的澡巾,气腾腾的屋内,丝毫感觉不到外边的严寒。沈子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脱了衣服便跳进桶里,略微有些烫的水一会儿功夫就把沈子成的皮肤的通红,额头上也渐渐渗出了汗珠。

    许芝兰轻笑一声,拿起毛巾便走了过来:“相公,你先泡一会,我再帮你搓背!”

    沈子成懒洋洋的恩了一声,这些子来他的体也渐好了。之前在苏州之时,为了办路引取钱东奔西走,每天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虽然许芝兰已经是他的小妾,可是两人居然还没有圆房。这一路来到兰溪,路上又是许芝兰和苏坦妹住在一起,两个女人一路上叽叽喳喳,倒叫自己无从下手。好不容易到了兰溪,住进客栈,当天晚上沈子成就忍不住要抱着许芝兰行周公之礼,偏偏赶上那丫头天葵来临,无法行事,只得把一团邪火憋了回去。

    如今躺在木桶里,浑上下每个毛孔都舒坦开了,一会儿还有之类的服务。沈子成乐得享受,看着许芝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起之前见她练武,十六七的姑娘了一个劈叉就能下去,不由得想歪了念头,居然想到一字朝天马这样刺激的玩法,一时间又是神游太虚,茫茫然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正想得迷迷糊糊,忽然感觉到两支柔若无骨的玉手轻轻的搭上肩膀,一紧一松的在有些酸痛的脖子上捏来捏去,沈子成被这一捏,顿时魂飞天外,一个爽字不自就脱口而出。

    “相公,如今你的份今非昔比了,就连做过那么大官跟青田先生齐名的宋老爷都夸奖相公。将来相公必能光宗耀祖……”许芝兰一边给沈子成,一边畅快的幻想着将来的生活。

    沈子成随口答道:“那些诗词歌赋?还是免了,相公我自己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丢人的事儿咱就不做了。我啊……还是倒腾生意经最踏实!哎,大点力……左边一点……就是这儿,有些痒痒,给我挠挠!”

    许芝兰没好气的挪了挪手,嘟囔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书中自有黄金屋……宋老爷都夸奖相公的学问呢。他是大才子,说的肯定没错。以前相公在苏州的时候不喜诗书只怕是还没定了心。如今沈家就指望相公了,那相公不如苦读一番,来年便来个连中三元,金榜题名,岂不是好事?”

    沈子成昂起头,握住许芝兰的小手:“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官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你看那些官儿,今天还威风凛凛的吆五喝六,明儿说不定就上了菜市口。做官是一门大学问,相公我自问没那个本事,但是做生意的本事,咱可多了去了!不信你看着!”

    沈子成说着一转,却哗啦啦带起一泼水,把许芝兰满头满脸都弄湿了。

    “要说给沈家光宗耀祖,我还不着急。不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赶紧开枝散叶才是硬道理……”沈子成看她一脸狼狈的样子,不怀好意的说道。

    “嗯……??”许芝兰还没反应过来呢。

    “我是说,你也下来一块洗……哈哈哈……”沈子成用力一拉,将站在外边的佳人儿一把抱在怀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往脸上吻了一口,笑道:“来,相公也给你搓搓背!”

    许芝兰羞红了脸,想要挣脱沈子成的手臂,可是一的武艺偏偏使不出力气来。沈子成大手揽住她的腰,轻轻解开棉衣上的布扣……

    一件件衣服在朦朦胧胧的雾气中脱落,弥散着白雾的蒸气渗入许芝兰雪白嫩的皮肤,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太,很快,丰满傲人的双峰就变成了人的桃红色。水波微微漾了起来,沾湿的如云秀紧紧的贴在上,掩盖着滴的峰尖,却挡不住那深邃的人沟壑,她的材曲线起伏,饱满粉腻的双峰紧张得微微颤抖,许芝兰害羞的坐了下去,将只盈一握的纤纤细腰深藏在水中,一头乌黑的长散了开来,将水中无比曼妙的躯挡住,在醉人迷离的雾气中若隐若现……

    沈子成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许芝兰浑无力,微微喘着气……

    “相公……”

    这一晚,寒冬里的兰溪城,色无边……

重要声明:小说《大明奸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