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同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夕阳之歌 书名:天是红尘岸
    <---凤舞文学网--->

    不出一刻钟时间,宴席便摆放妥当。--凤-舞-文-学-网--

    汤滂氏看了眼卫子君,“可汗表这般忧愁,可是担心我因怕公主被作为人质而不敢答应你的条件?”

    卫子君点了点头,“王上智慧过人。”

    “可汗少给我戴高帽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各个表面尊敬,实则暗生蔑视。”汤滂氏侧头望着她,笑颜如花,“其实我不是笨人,不是一点才华没有,只是有那么点喜好美人,所以耽误些国事,你可以说我是风流……只是,本难改啊……”话落,她又恨恨捏了捏卫子君的手。

    卫子君心里打颤,这苏毗乃母权国家,贵女轻男,她该不是要调戏她吧。

    果真,这汤滂氏的行为越来越过分,她将脸贴向卫子君的脸,笑得轻飘飘,“可汗,如果你愿意做我的金聚,我可以马上答应你的条件。”

    卫子君惊得张大了嘴巴。本以为她只是动手动脚,哪里想得到她居然离谱到要她做她的男人。

    汤滂氏见她红唇微张,即刻被迷得目色迷离,她轻声道,“可汗这样的男人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我的年龄也应该大过你一倍了,定会好好疼与你。”

    卫子君定定神,却不知她是否在开玩笑。她是一国可汗,有什么可能去给别人做丈夫?如果这汤滂氏脑筋正常,断不会提出如此可笑的要求,想必多半是开玩笑了。

    想到这里,卫子君轻松了下来,看向汤滂氏道:“王上美艳无双,非是卫风不愿,实乃卫风没有这个福分了,王上派人去于阗打听一下便知,本汗不能人道之疾已经人人皆知。”

    贺鲁闻言在一旁开始闷笑,不能人道?哪个男人会如她一般,把那种疾病大事宣扬呢?

    与贺鲁的想法一致,汤滂氏疑惑地道:“哪个男人会将这种暗疾大事宣扬?可汗这该是推脱之词吧?”

    卫子君闻言轻咳了声,“不敢欺瞒王上,王上可以去于阗打听,若是假,如何传得沸沸扬扬。”她微微垂睫,“其实,哪个男人又肯如此令自己难堪呢?其实我的脸面已经丢尽了,对这种事也看开看。只请王上不要以此为筹码,而是应多为苏毗江山考虑,我应承王上,只要你我联盟,战役结束之后,我一定由大昱挑选大批貌美肤白的美男献给王上。”

    “可是会如你这般貌美肤白?”汤滂氏紧盯着卫子君的脸,随即又似是想起什么,眉头一皱,“怎么都是以后?可汗的诚意在哪里?但凡使节前来都会备有礼物,可汗既然没有礼物便留下来陪本王一夜吧,至于能否人道,倒也无妨。”

    卫子君闻言一惊。

    “王……王上……这个,我给你推荐一个美男!”卫子君急切地道,长指快一伸,指向下,“他……他……美吧。他比我美。”

    坐在她旁边下的贺鲁顿时气得生烟,这个女人,为了保全自己便出卖了他,他气得向着她的股狠狠捏了一下。

    卫子君痛的一抖,心虚地没敢出声。

    汤滂氏闻言一乐,闪向贺鲁望去,推了推卫子君,“那就他吧,你说他美,我也觉得他美,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倒是比我所有的男人都美,这皮肤也好。”汤滂氏越过卫子君摸上了贺鲁的脸,贺鲁厌恶的侧头,“真滑,我那一千多个美人加起来也没他美,就他了,我要了,试着换换新口味。”

    卫子君优雅地含笑点头,“好。好。如此,我们即刻商议出兵之事吧。”话落,部又是一阵剧痛。旁边一直沉默的贺鲁倏地站起来,“王上。只怕辜负王上美意了,既然事已至此,贺鲁不得不说了,实在不能碍于脸面而玷污了王上。”他瞥了眼那两张惊讶的面孔,继续道:“我染了花柳病。”

    汤滂氏望向贺鲁,面露异色。

    “啊!?”卫子君惊呼一声,“可是那在大昱的花满楼染的?”

    贺鲁一愣,“你怎么知道?”

    卫子君蹙眉,“因为自从花满楼回来后,你的上便总有一股臭味,可是那里出的?”

    贺鲁嘴角一阵抽搐,“真的那么大味道吗?我也是遍访名医,可是越来越重了。”

    卫子君踹了贺鲁一脚,“那还不快出去?玷污了王上宝。”

    贺鲁转踉踉跄跄地出去了。

    “你们是在戏弄本王吗?”早已淡去笑容的汤滂氏,面孔冰冷。

    卫子君抬眸看了眼汤滂氏,她果真不是笨人。

    “这,并非卫风本意。卫风实在无心戏弄,但请王上包涵,想必王上明了,我们都是为国征战,各司其职,负国家大计,如何能够在王上边辗转偷欢,而弃子民与天下不顾!”看得出,这是个聪明的女人,那么想必坦诚相对,也许是最好的方式。

    "你这是在说本王只识得偷欢,而不顾子民生计了?”汤滂氏大眼眯起。

    “不敢,卫风只有资格说自己,其他人不敢评论,但若是卫风处于王上的位置,一定誓将吐蕃踏于脚下,他们当初怎么给的,一定如数还给他们,定要顶天立地于这天地间。届时,再怎么嗜好美色,别人依旧会以景仰的目光看我。”

    这番话,铿锵有力,却又带着极度的杀伤力。许是麻木了太久,许是颓废了太久,被一支利箭徒然惊醒,淋漓的血洒下,痛楚袭来,人确是清醒了。汤滂氏久久盯着卫子君,站起,“可汗去歇息吧。”然后转拖着那两条曳地长袖缓缓离去。烛光下的背影寂寥而沉重。

    回到房间,卫子君舒了口气,不知这激将法是否管用,看似,她已经醒悟过来。

    草草的沐浴,就要歇息之际,贺鲁不顾侍女阻拦地冲了进来。

    待见到卫子君,他直直盯了她半响,然后走到案边径直坐下,也不吭声,似在赌气。

    良久,他带着受伤的表道:“为了能够联盟成功,你就要把我当礼物送出去是吗?”声音低哑,没有的往的清雅。

    卫子君想不到他会当真,想必是伤了他的心,“这这……不是没送成吗?”说完这话顿觉后悔,话不该是这样说的,马上又加了一句,“那个……我不是帮你说谎了吗?”

    “真的不在乎我与别的女人一起吗?”他垂着眼帘,真的伤心了。

    卫子君无语,这真是无法解释明白,他当真了,她是有理也说不清,谁叫她就那么做了呢。

    “唉,你又当什么真呢?我是明知你讨厌女人,明知道你会拒绝,才会如此说的呀。你也不会真的让她占了便宜不是吗,再说我看她认真了,不就帮了你吗?”

    “你没有,她认真之后你说的是‘好!好!’”贺鲁气愤的指控。

    “这这……这这……我是那么说的?”她忽闪着一对无辜的眸。

    贺鲁气得猛的抬头,却对上了她一张戏谑笑颜。

    卫子君轻笑着从后勾住他的脖子,“行了,别生气了,我哪知道这样也能让你生气,以后不会这样了,好吧?”她垂睫看着他。

    贺鲁转抱住她的腰,“补偿我。”

    “要怎么补偿?”她挑眉看他。

    “今晚我睡这儿。”他仰头看她。

    “不行。”他扬起下颌。

    他没有出声,也没有纠缠。

    半响,他闷闷地道:“他还摸了我的脸。”

    卫子君闻言大笑,“如果她真能答应我们,摸摸脸又如何?全当你为国奉献,我军凯旋之,我定会立一座丰碑给你,让世人景仰膜拜,让天下皆知你曾为讨伐吐蕃贡献了脸蛋。”她说的绪激昂。

    贺鲁气得抓住她的手臂咬了一口,卫子君痛得叫了一声。

    “痛吗?”他轻轻抚着她被咬出牙印的皮肤,俯头吻了上去,半响,他轻声道:“你睡吧。”

    “好,我送你出去。”卫子君抽出被他锢的手臂。

    “不用,我等你睡着了再走,你上去。”贺鲁向着榻的方向扬扬下颌。

    “这,不用吧,你在,我怎么能睡着?”

    贺鲁把她推倒榻边,便开始解她的衣袍。

    “贺鲁,不用这样吧。”卫子君有些窘迫。

    贺鲁执着地为她褪掉外袍,然后将她放倒在榻上,拉过锦被盖在她上。

    卫子君瞪着一对眸,看着他做着这一切。

    “睡吧。”他帮她掖好被角。

    卫子君无奈闭上眼睛。一会儿,细微均匀的呼吸响起。

    贺鲁俯,轻轻在她额前印下一吻,然后在她紧合的眸上轻轻点了一下,最后落在唇上轻轻啄了两下。大手轻轻抚过她的颊畔,轻轻的,怕惊醒了她。

    他缓缓起,向外走去。

    “贺鲁——”还未走至门口,卫子君的呼唤在后响起。

    他转

    卫子君向着他掀开看被子,“过来睡吧。”

    “真的可以吗?”他的声音颤抖。

    “可以什么?睡觉而已,怕你一个人寂寞。”卫子君勾起唇,坏笑,“你不是‘自此枕畔空孤寂吗’。”

    贺鲁脸一红,有些羞涩。他脱了外袍,钻进被子,贴上了她温软的躯,紧紧抱住。

    卫子君眼中一,也许,她该接受他纯美的感

    两个人抱的紧紧,似乎最后的一夜一般,互相抱得紧紧……

    二一大早,汤滂氏便来到卫子君下榻的房间。听到女婢的呼唤,卫子君才转醒,正,她才觉贺鲁的大手正贴覆在她的前的一团白玉凝脂上,她羞涩的打掉他的手,准是他半夜三更趁她熟睡之际对她动了手脚,看看自己凌乱得几乎全部敞开的衣襟,已是最好的证明。

    没想到她会亲自前来,又被她堵了被窝,卫子君没有让贺鲁出来,以免刺激到她的心

    早晨的风,有些微冷,大片粉嫩的杜鹃花在风中轻抖。汤滂氏静静望着卫子君,而后叹了口气,将目光移向远方的天空,她幽幽的道:“只为了争口气,这大好安逸的子便没有了,自此生死难料……”她转头,轻笑,"可汗可是想利用我军阻拦吐蕃军队?“

    卫子君闻言淡淡一笑,”所谓合作的基础,便是平衡,任何失衡的事物,都会颠覆。若是我只让苏毗勇士殊死搏斗,我们只在后方等候消息,王上会答应吗?”

    汤滂氏哈哈一笑,“看来我没有做错决定,可汗是有了什么谋划吗?”

    “说不上什么谋划,一个初步想法而已。”卫子君垂眸掐起一片花叶,轻轻摆弄,眸中思绪翻滚。

    “可汗别卖关子了,可汗声威早已四海皆知,兵法谋略更是令敌人胆寒,想必可汗一个小小的想法,便会埋葬敌人数十万大军……”汤滂氏上前扯掉卫子君手上的花叶,“说说吧。”

    卫子君无奈笑道:“非是卫风卖关子,方才只是在想,如何布局方能万无一失。就在方才,我把行军策略修改了一番。”她想了想,抬起清澈的眸,“王上,我来此处外人不知,还请王上协助封锁消息,不要让消息透露出去。”

    汤滂氏只是“嗯”了一声,突然伸出手,抚上卫子君的眸,“还俊的一对眸,从没有见过,这么纯美,这么透彻,这么迷人的眸。”

    卫子君轻垂眼帘,只当没看见她的动作,继续道:“王上要当做没有任何事生,然后让吐蕃军顺利通过苏毗赶往象雄,我想,吐蕃军会在此处招募一些士兵充数,王上需派一个信任的主帅前往带兵。当吐蕃军深入到苏毗与象雄交界之时,我们便双方同时兵,夹击吐蕃军,而那些随军士兵,同时反噬,届时,吐蕃军必是一举即破。”

    汤滂氏又是一阵大笑,“可汗果真狡猾,哈哈……”她一直抚摸着卫子君眼睫的手指顺势滑下,划过白玉细嫩的颊畔,“想不到,可汗在被人调戏的同时,却是思路依旧如此清晰。”

    卫子君面无波澜,不动声色地挡开她滑向唇瓣的手:“王上此言又差,王上女国,女子多夫,男子地位低微,王上方视此为戏弄。只是卫风所在的西突厥,却是男强女弱,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不觉得被戏弄,反倒觉得占了便宜,实在是受用不已。”

    汤滂氏凑过一张脸,“如此,我让你占多些便宜如何?”

    卫子君挑眉看她,无奈笑道,“王上莫要玩笑了,大敌当前,岂敢耽搁**,掉以轻心。”

    汤滂氏又是一声畅笑,倒是颇有几分巾帼磊落之气,毕竟一国之君,再怎么不事国事,仍不是简单人物。

    大昱建德三年,西突厥蛇年,四月。一场惊动天下的战役于苏毗与象雄之间的南羌塘湖区展开。这场战役的主帅便是闻名天下的西突厥可汗、大昱的风亲王卫风卫子君。

    在卫子君的精心谋划下,吐蕃征讨大军毫不知的经过苏毗,深入了阿里草原。卫子君率领着着皮铠的勇猛的苏毗联军,与贺鲁率领的由象雄赶来的西突厥大军一起,将吐蕃二十万大军围在了苏毗与象雄之间的冈底斯山脉中段。

    那一,狂风四起,黄沙蔽,漫天黑云低垂,低沉的号角凄厉破空,蹄声滚滚,如雷的嘶鸣怒吼响彻天外。

    如狂涛骇浪般的西突厥黑铁大军与苏毗的皮铠大军,势如惊涛巨浪,席卷翻滚。手中的弯刀与陌刀并舞,将无尽的仇恨切入这些令他们恨之入骨的仇敌之

    奔逃的吐蕃军,几乎如数陷入仓木错沼泽,这个卫子君事先为他们准备的葬之地……

    震耳的厮杀之声渐渐沉寂,被鲜血玷污的阿里草原,一片腥风,远处的神山圣湖都在哀鸣,低沉的黑云终于承受不住压力,一场暴雨倾盆而下。

    雨后的碧空如洗,蓝得惊心动魄,白云聚集山巅,清澈透蓝的河流蜿蜒流过半绿半黄的草场,大批的鹰鹫黑压压地盘旋怪叫,仿佛漫天乌云突降,气势如狂,急扑向满地的尸

    卫子君望着远处的蓝天白云,望着那高洁的夏康坚锋,出一声无奈而又沉痛的叹息。遍布的尸体与被雨水稀释了的血水,刺人眼目,令人作呕。一股腥风吹来,壮丽的草原风光一片凄凉。

    这一段,被世人称为仓木错战役。这一役敌军折损大半,剩余敌军全部投降,在这种急需军力的况下,全部被编入西突厥大军。这一役,西突厥与苏毗联军只损失了近两千人,这样的数据令中原及四夷的军事家不住惊叹,他们更惊叹的是那个领军之人,在她的上,这样的作战奇迹已经不止一次两次。

    仓木错战役之后,在吐蕃军二批军队还未到来之际,卫子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出兵征服了与大昱陇西接壤的党项。至此,吐蕃的整个北部地区沦陷了,吐蕃整整一半领土已经被卫子君牢牢掌控。一时间吐蕃王庭之中人心惶惶。

    就在卫子君本着战决的原则,一鼓作气直取王庭之际,得到了一个消息,松赞干布率兵亲征了,前锋主帅便是他唯一的儿子,贡松贡赞,与吐谷浑王子南宫阙。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是红尘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