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被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夕阳之歌 书名:天是红尘岸
    <---凤舞文学网--->

    咚咚的战鼓雷响,贡松贡赞带着吐蕃大军,直冲而下,仗着人数多出一倍,倾寨出战,只想一举大破昱军。--凤-舞-文-学-网--

    一双冒火的眸,直直盯向大昱军前方那个飞扬浅笑的影,中被怒火烧灼着,手持穹刀向着那个影直杀而去。

    大昱军呼啦啦齐齐涌到了卫子君的面前,与贡松贡赞绞缠在了一起。约略交锋,大昱军便因为人数寡少,开始向后败退,贡松贡赞率兵一路追赶,尤其看见队伍里那个若隐若现的影,更是气急致坏地追了下去。

    中被烈焰烧灼,一心想着将这大军覆灭,将那人活捉起来,大肆羞辱一番。便这样一直追,追出了十几里地后,贡松贡赞突然感到一丝不妙。感觉怎么大昱军逃跑的人数不多?莫非中了调虎离山计?心中大叫一声“不好”,赶紧下令鸣金收兵。

    但是,已经晚了。

    就在那鸣金响起之后,由两侧突然涌出两股大昱骑兵,包抄而来,将贡松贡赞赶回漫天寨的道路封死。同时,qiζuu卫子君率领先前逃跑的昱军突然折返,冲杀过来。三路同时夹击,贡松贡赞被这突的状况搅得心烦意乱,心中又惦念着那几乎空置起来的山寨,以至无心恋战,只想着突破包围。

    直到,漫天寨上一股烽烟冉冉升起,卫子君唇边溢出了一丝浅笑。她知道,由方固带领的两万伏兵已经在后方攻陷了漫天寨。

    而这边由严敬光与副将冉平率领的两股截击吐蕃军的昱军,在看到那缕狼烟之后,突然急向漫天寨方向撤回。

    吐蕃军陡即追了上去。

    本应该两面夹击将吐蕃军歼灭,但卫子君担心昱军人数寡少,人员伤亡过重,于是继续向后撤去。一直撤到早晨走过的浮桥,过至河的对岸。

    到了对岸,卫子君即命大军将浮桥拆掉绳索,侵入水中。然后,下令大军于岸边露天休整。

    “你想把吐蕃军困死在对面?”妙州终于主动问起了军

    “困不死,也能困个半死。”卫子君弯了弯唇,“他们攻不上漫天寨,又不能从这里撤离,无有粮草,连今晚的吃食也没着落呢,呵呵——”说罢,开心的一笑。

    妙州看着她的笑容有些出神,眼见她疲惫地椅靠在树干上,困得昏昏睡的模样,心中却还在算计着敌军的生死,那般模样甚是可

    听陛下说,他可是嗜睡出了名的,却能为了大局几不睡,不由有些心疼起这个少年。

    这一晚,卫子君下令露宿岸边林地,见大军都安然歇息了,自己也找块空地,和衣就地躺下。

    妙州看了那个瘦弱的影一眼,便走出去,拔了一大抱的篙草铺到地上,然后又将自己的外袍脱下铺在草上,轻轻呼唤卫子君,“四公子——河边地上有湿气,到这里睡。91读免费提供”

    唤了几次,见卫子君没有应,便过去将她轻轻抱起,放在草上。放下时,看见她由于熟睡而凌乱的衣襟领口,露出纤细优美的锁骨,他盯着出了会神,然后轻轻去扯她的领口,想将那片风景盖住。

    手指刚扯她的领口,便被卫子君一把捉住。妙州以为她醒了,抬眼望去,却见她依旧在熟睡。

    四个昼夜没睡了,难怪睡得这么沉,妙州不由嘀咕。这人,被他抱走都没有察觉,可是,领口轻微的扯动却让他如此敏感地紧抓住他的手。

    看她修长白皙的手,将他抓的紧紧的,紧到骨节泛白,紧到他无法拔出手。他苦笑,算了,便这样让她抓着吧。就她在她边躺了下来。

    二,吐蕃军便来到了河边,见到的却是损毁的浮桥,无奈只好沿着岸边向西而去。

    “下,吐蕃军走了多时,我们是否该赶去漫天寨了。”严敬光问道。

    “再等等,本下午,山南道屯兵会前来会合。”卫子君从大兴出之,即令人带着自己的羽屯兵,今得知俏息,山南道屯兵会在下午赶至漫天寨。

    “命人将浮桥修好,下午渡河。”

    “是。”

    直到下午,山南道屯兵如期赶来,两军于河边会合,而后穿过浮桥赶去了漫天寨。

    卫子君留下三万精兵守护漫天寨,带了七万大军继续向上,于三傍晚,终于赶至了剑门。

    剑门关,乃蜀北屏障,西川咽喉,素有“天下雄关”之称,为兵家必夺之地。剑门关凭高据险,峭壁有如城墙,独路如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自古“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数百里古蜀道上,峰峦叠嶂,峭壁摩云,雄奇险峻,壮丽多姿。如此屏障蜀郡的重险,着实令卫子君又唏嘘感慨了一番。

    此地,也早已被吐蕃军占领。

    大昱军于山中阔地驻扎歇息。卫子君手执地图,依坐在树下,斜阳将她的周染上一层淡淡的光晕,恬淡而又柔和。

    “下,如此险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们不能强攻啊。”严敬光带着众将领都围了过来,齐齐在她边坐定。

    通过几的接触,这些将士们现这个亲王虽然有时候带着一股王者的凌厉之气,看起来威严而不可接近,但接触起来他们便现,这个亲王其实很随和。也不知她上有着什么吸引力,不仅是微笑的时候,便是冷着脸的时候,这些士兵也都愿意往她边凑。

    卫子君抬头扫了一圈,“将方固也叫过来。”

    待人都齐了,卫子君将行军图铺在他上,道:“剑门关,不可强攻,但,又不可不攻,你们看这里。”纤指在上面一划,“剑门东南这里有一条来苏小路,严将军,今晚你即带五万大军由这条小路悄悄绕至剑门之南,断其后路,而我们明午后未时,在吐蕃军极度困乏疏懒之时,前后夹击,一起起进攻,记住,只要到了未时,无论生何事都要进攻,不许有意外。因为,我们在前面,一定会按时动进攻,此次定要一举攻下剑门关。”

    众将们凝视着这个少年亲王,她微微垂颊,专注地看着地图,斜阳将她的睫毛挂上了一层金色,散落的几缕丝闪着金光,随风浮动,那口气充满着自信,好似胜利已经掌握在她的手中。她抬起头,脸上是异常坚定的神色,众将们觉得,好似,只要她说要一举攻下,那便一定能一举攻下。

    斜阳缓缓落下,群山笼罩在一片霞光之中,金红的颜色,刺人眼目。

    几来的行军让她没有时间去洗一洗,素来洁净的她,终于忍不住了。如果,能洗个澡就好了。

    几个闪纵,悄悄绕过后山,在一处山泉的隐蔽处停了下来。

    清澈的眸光扫了一圈,细细听来,没有现异况,便开始轻轻解自己的衣衫,褪去外衫,快的去除内衫,然后快的隐入泉水之中。

    沁凉的山泉将她刺得浑一抖,好在是夏季,体很快便适应了这种温度。由于平时不很出汗,洗澡只是一个习惯,所以只是浅浅的泡了一下,便知足的起

    盈出水面的体,挂满水珠,光润的皮肤,在斜阳的照下呈现半透明的状态,她轻轻抖了抖上的水珠,后背纤美的线条便轻轻流动出橘色的光晕。

    只是用了一盏茶的功夫,人已经穿好收拾妥当,绕过溪水,纵从上山头,抚平被风撩起的衣摆,抬头,却现了妙州的影。

    卫子君心里一惊,他没看到什么吧?

    “四公子要去哪里?为何往营地相反的方向去?”妙州问道。

    “去剑门关的对面看看地形,进攻的时候也好有个准备。”看他的反应,该是没看到什么。但他的脸上却明显有着一丝可疑的红晕。卫子君想,那可能是霞光的原因。

    “我陪你去。”

    妙州紧随其后跟了上来,两人从上山头,一路向剑门关对面走去。

    一路探得地形,由对面高崖下来的时候,暮霭降临了。

    刚刚跃至山下平坦处,卫子君突的停下了脚步,一股森冷的寒意由心底升起,玉白的面庞在月色下越的冰冷,一对俊眸微微眯起,凌厉的锋芒在暗处闪着幽光。

    而后,惊天动地的蹄声纷杳而至。转瞬,二人便被几万大军包围其中。

    “可汗——别来无恙啊。”贡松贡赞驱马援缓缓走出。

    便是在这样危机满布的场合,卫子君一眼却是望向了他的上唇,觉他的确没有再蓄胡须时,忍不住弯起了唇,“拖王子的福,还健在。”

    “哈哈哈——”贡松贡赞硬是扯出一声狂笑,“还健在?我看不止!好似还活得有滋有味呢。”

    “活得还好倒也没错,只是卫风不解,王子不饿吗?该是两没有吃什么了吧?”卫子君清冷眸光快扫过月光下的吐蕃士兵,见其各个都是疲累至极,无精打采,显然是处于饥饿的状态。

    “唉,青稞就没有了,打几只野鸟,几头野猪倒是也能填补些饥饿。”贡松贡赞故意一叹。

    “真是想不到,王子没有撤兵去汶山。只是,流连在此地,恐怕也没什么意义。”按正常预测,他应该架起浮桥,过河赶去汶山郡,与那里的吐蕃军会合。

    “谁说没有意义?捉到你,便是意义。这便是我忍饥挨饿的目的。”贡松贡赞说罢,称得上英俊的面孔徒然一寒,眸中出一种类似狰狞的目光,高举右手,周围所有的吐蕃军便齐齐扬弓搭箭。月光下,几万只银箭闪着寒芒,直指卫子君所在的方向。

    眼见这阵势,卫子君心下寒,她不怕死,只是怕连累了妙州。以前的她也不怕死,但今的她有了牵挂。

    脑中飞快地想着一切可以突围的方法,可是这几十万大军,里三层外三层,全部举弓向她,他们上没有任何兵器可以抵挡,便是前面一波箭可以躲过,但后面一波又一波的箭难保不把她扎成刺猬。办法只有一个,那便是先制人,擒住贡松贡赞。

    卫子君主义打定,却见贡松贡赞已经退入队伍里面,他的手还在高高扬起,“原本,我舍不得杀你。但如今看来,如果不杀你,我的吐蕃就不会有好子过。”手,用力放下,“放箭!”

    霎时,成千上万只银箭来,卫子君挟妙州腾空从起,却被妙州一把揽在怀内,“不能跳,外围的箭会让你在空中变成刺猬。”挟住她的体急旋转,平地掠起巨大的狂风,一股强劲的漩涡飞转动,将那骤雨般来的利箭尽数卷落。

    “妙州,冲入敌群!”卫子君轻呼。妙州会意点头,冲入敌群,近相接,弓箭便没有用武之她。

    不待二波的弓箭到来,二人飞欺入吐蕃军,夺下吐蕃军手中的兵器,舞动翻飞,杀向外围。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吐蕃军哀号之声不绝于耳。

    凭着二人的武功,想要突围并不是难度,可是,就在近搏之时,周围突然加入二十几条黑色影,各个都是武艺高卓,形迹鬼魅,这使得二人的突围增加了难度。

    由于对方人多势众,且有几人外功力绝不在卫子君之下。使得二人起战越是艰难。

    妙州的功力显然是在卫子君之上,若想突围不是问题,但因他极力护着她,而导致自己的功力无法施展。

    “妙州,你快走。别管我,祛走。”卫子君急切地推了妙州一把,穹刀劈开一个黑衣人膛。

    “别啰嗦,有那时间多杀几个敌人。”妙州长刀一挥,喷薄的血涌出,一个黑衣人的头颅飞了出去。

    只是,越战,场面越是胶着,吐蕃军在外围的纠缠令他们似乎总也走不出去。

    就在此时,外围的吐蕃军突然出几声哀号,接着场面混乱起来。

    “有人杀进来了。”吐蕃军大叫。

    那冲进重围的人直奔几人所在方向,加入了这场混战。

    眼见那人将几个黑衣人砍倒在地,卫子君不由仔细看去,那人却蒙着脸,无法看清面貌。

    由于这人的加入,几人轻松了起来,边阻挡着黑衣人的攻势,边向外围渐渐靠拢。就在几人要突出重围之际,一只鸣镝,带着尖利的啸声呼啸而至。

    任谁也想不到,贡松贡赞居然会不顾那些黑衣人的死话,在这样混乱的场面,出鸣镝。

    于是,随着那一声鸣镝的尖啸,数万只羽箭齐齐跟着鸣镝出。只顾着与黑衣人缠斗的卫子君只觉背后一凉,手中的刀险些落地。

    “子君——”一声心痛的吼叫想起,那蒙面人上前抱住卫子君。他挥起大刀,为怀中人阻挡着四面来的利箭,自己被中多处却不自知。

    边的吐蕃军也被远处飞来的利箭死无数,当一个年轻的吐蕃士兵被中心脏胆的一刻,挥起了手中的穹刀,劈向那个只硕着为怀中人挡开利箭的人。

    一股鲜血溅出,面巾被刀横扯而下,尽管脸上满布猩红的鲜血,卫子君还是认出了那个人。

    “云德——”

    颤抖着伸手去抚他的脸,人却徒然腾空而起。

    眼见周围士兵死伤无数,黑衣人几乎被尽数伤,正是突围的绝佳时机,妙州挟起二人几个闪纵,快跃上山间的林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是红尘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