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认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夕阳之歌 书名:天是红尘岸
    <---凤舞文学网--->

    在卫子君准备去鹿城的前一晚,左骁卫将军府中来了一位神秘客人。--凤-舞-文-学-网--

    当那辆奢华的雕花纹凤的马车到了将军府,便把府中的一众老小都吸引过来,聚满了园中,都为着一睹那车上走下之人明艳端庄的琼姿花貌。

    那款步婀娜之人,下得车来,觉前来接应之人中没有风王的影子,便命人领着直奔风王的房间去了。

    “风王下,娰懿今特来感谢风王救命之恩。”李娰懿敛衽为礼。

    卫子君拱手一揖,“公生下,实在不必记挂着此事了。卫风救人只是顺便,并无他念,若令公主几次三番道谢,卫风倒是深感不安了。”

    “风王虽如此说,但娰懿又岂能知恩不报?抑不知道风王喜欢些什么? ”话落,眼晴扫向室内摆设。“风王这房间好生雅致,看这如此精美的书案,想必风王经常在处泼毫书画吧。”

    “没有公主说的那般经常,卫风不过偶尔涂鸦。”卫子君淡淡回道。

    “听闻皇兄说,风王书画更胜名家呢!何时为娰懿作幅画呢?”转头望见窗下琴案,“风王可否为娰懿抚琴一曲?”

    “这……”卫子君有些尴尬,“夜深了,待改抚与公主听可好?”

    李娰懿在房内转过一圈后又走了回来。“风王这屋子什么都好,就是多了一丝寂寞。”抬眼略带羞涩地望向卫子君,“风王可有婚配?”

    “尚未有。”卫子君温和答道。心中暗暗嘀咕,她未娶妻人人皆知,她又何来一问?

    “风王可曾有过恋之人?”李娰懿突然出惊人一问。

    “这……”突然的问,让卫子君不知该如何回答。

    但李娰懿似乎也不介意她是否回答,反而自顾自说了下去,“风王可相信一见钟?”

    “这……相信有吧。”她的确是相信一见钟的,只是在这个世界,一见钟是不会生在她上了。

    “风王,娰懿对风王是一见钟。风王可信?”看着卫子君瞬间呆掉的神,李娰懿继续道:“那,你用手蒙上我的眼晴,从哪一刻起,我就知道,风王是我一生等待的人。若风王不嫌弃,娰懿愿以报恩。”

    卫子君闻言一惊,“公主万万不可,且不说子君尚未有娶妻之意,单说公主份,卫风也不敢高攀,亦是不敢委屈公生。”

    李娰懿向前凑了一步,“风王品貌双全,文才武略,家势地位,一样不缺,又何来配不上呢?”

    “这……公主,卫风已经自幼定亲,所以不能委屈了公生。91读免费提供”无奈又是这一句,这样她总该死心了吧。

    但显然李娰懿并不好糊弄,“风王莫要再说什么有了婚配在,娰懿已经查过,风王根本不曾有过任何婚配。”

    卫子君心中一阵哀叫,这她都查了?

    见她如此敷衍,李娰懿头一垂,侧脸哀怨道:“莫非风王有了心上人吗?”

    卫子君不知如何作答,但为了摆脱纠缠,只得狠狠说了声,“是。”

    李娰懿面上一愣,看向卫子君的眼晴,“风王在骗叶月穑俊薄?卫风岂会欺骗公主。是我在鹿城聚云楼的一个妹妹,叫蝶儿。”卫子君暗道,蝶儿,对不起了,拿你挡驾一番。

    李娰懿眸光一颤,突然拉起卫子君的手,“卫风,我不管,我要做你的人,你不准喜欢别人。”

    突然的告白让卫子君无法接受,“公主,请别这样,你这样,卫风会为难的。”

    大昱的女子都是如此大胆示的吗?还是因为李銮的体里流有鲜卑人的血,以至他的女儿都是如此的豪放?

    “不,我只要你,娰懿非你不嫁。”李娰懿突然双手捧住了卫子君的脸。

    卫子君大惊失色,“公……公主……”

    红唇一送,吻上了卫子君的唇。卫子君当即愣在当场。

    完了完了,她被一个女人亲了。

    ……

    一行人送走公主以后,卫子君的大哥卫勋便调侃了起来,“子君,看你面色醺红,眼神闪烁,失魂落魄的样子,可是被那公主用强了?啊?哈哈哈哈——”

    “大哥——”卫子君红着一张脸有些薄怒,“倒是大哥,夜夜**,流连坊内,乐不思蜀,也不知被人强了多少回了!”

    “诶,向来都是我强别人,哪有别人强我?不过三弟,也该是娶妻了吧,这正当年的,又对女人这么腼腆,也不知自己找点乐子,若再不娶个妃子,只怕是要憋坏了!哈哈——”

    卫子君这大哥,因为嗜酒贪玩,以至长大以后卫叔澜夫妇也未敢将子君的别告诉他,只恐他哪饮醉不小心胡乱说了出去。

    卫子君的二哥卫珩看了看卫勋,皱眉,“子琰,别再疯话连篇的了,看你一酒气,还不回去歇着。”倒是二哥行事谨慎又对子君知疼识,自从几年前知道她是女儿之后,对她更是疼有加。

    穆小雅在一旁听得不顺耳了,“去——都回去——”又转向卫叔澜,“还有你,也回去。”

    “夫人……我的小雅,你就让我和君儿下盘棋再回吧,啊?”卫叔澜低声求道。91读免费提供

    “去,回去,我有话与君儿说。”看来这穆小雅才是一家之主。

    卫叔澜不满地嘀咕了两句。

    待几人都退下后,穆小雅方问道:“子君,娘问你,有没有心上人呢?”

    “娘,别问这事不行吗?”卫子君尴尬摸摸鼻子。

    “这有什么害羞的?我看那个什么鲁的,长的不错,我看他看你那眼神,有点不对,是不是……我听你爹说,他摸过你的手?”

    “娘,你又乱猜,贺鲁不喜欢女人,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女人,他只喜欢男人!”卫子君脸色泛红。

    “啊?不是吧,那么好看的孩子。” 穆小雅显然吃了一惊。

    “嗯。所以娘不要乱猜了。”

    “可惜了,可惜了。” 穆小雅一通惋惜,又道:“还有那个皇帝,我看也不对劲,他对你好过头了。”

    “娘,别说这些了。”卫子君觉得这个话题很尴尬。

    “他们有没有对你,啊?有些什么小动作?比如抱抱,摸摸的?”穆小雅试探着问,“该没有亲过吧?啊?”

    “娘,你说什么呀,不和你说了。”卫子君窘得只想溜走,这种事知已良朋之间讲讲还可以,与自己的亲人谈这事,真是别扭。可是穆小雅显然并不体会她的尴尬,依然不依不饶地问道:“那到底是有没有啊?”

    “没有,都没有……”非常无奈,只好红着脸敷衍。

    “没有就好,我说我们君儿一定不会那么轻佻。” 穆小雅很自信地下了结论。

    啊?卫子君哑然。这怎么办,好像都被亲了不少回了呀?而且还是被当做男人亲的。

    穆小雅继续她的结论,“要说啊,我觉得那个贺鲁不错,人老实,长的也好。可你爹呢,讨厌人家,说他整缠着你。你爹喜欢李天祁,但我哪能同意啊,自古以来,最薄莫过于君王,子君,你可不能入宫。”

    “娘——你都跟我爹背地里说些什么啊?多无聊!”卫子君心中一通哀叫。

    “不无聊啊,这是你终大事,我们聊的上瘾啊。

    卫子君彻底无语。

    ……

    清晨的朱雀大街,空旷宽广得好似巨大的广场,太阳尚未升起,便已有一黑衣侍卫由皇城驰出,直奔左骁卫将军府而去。

    到了将军府门口,便对才起打扫门厅的家奴道:“快叫风王下入朝,陛下有急事召见。”

    那家奴扔下扫帚便向卫子君的房间跑去。

    直到季安叫了二十几声后,里面才传出一声极其不耐的声音,“知道了!”

    季安急忙赶到大门口,向那侍卫道:“阁下先请回吧,下洗漱完毕就会过去了。”

    几缕初升的阳光穿过古朴的方格子窗棂,落在那个慵懒蜷缩似只小猫的影上,映着那满足的睡颜,并那白哲的肌肤照得近乎透明,将那优雅微翘的唇角映照得有如光一般明媚,室内空气中隐隐浮动着若隐若现的荷叶清香。

    “下,您还不去宫里?这一大早来可能是的急事呢。”桃小心伺候着卫子君有梳洗。

    “现在去有什么用,早朝都散了,明知我近睡得死,你们又不叫我。今若是进宫,这鹿城也去不成了,所以还是不去了。”说罢,抓起一把剑去后花园练剑了。

    桃望着那个清雅飞扬的影一叹,她这主子还真是气定神闲,连圣上的话也敢不理睬。

    一大早便帮着卫子君打点着出行物品的家奴们,都知道他们这个少主子嗜睡的毛病,也都以为她还在睡着,谁也没去叫醒她,直到,那一声“陛下驾到——”响起。

    整府的人都出来接驾,唯独少了一人。

    “风王呢?”李天祁扫了眼齐齐立在面前的一群人。

    “这……”卫叔澜夫妇互相看了看,心知肚明,除了榻上还能在哪儿,只好回道:“可能还未起。”

    “未起?”李天祁腔有些憋闷,“我卯时不到,便叫人来通知卫风入宫。想不到他居然还在睡觉!”一拂袍袖向卫子君的房间走去。

    卫叔澜夫妇急忙紧跟,想赶在李天祁之前,去叫醒那个尚在梦中的人。

    谁知赶到,才觉那房内空空如也。

    直到见到了那个飞舞于一片花树中的美丽姿后,李天祁顿时怒不可抑,“卫叔澜,瞧瞧你的好儿子!他明明起,却弃国家大事于不顾,宁可在这儿练剑也不肯进宫。”

    等到那薄衫飞扬,初雪般的淡雅的影千呼万唤始出来时,李天祁不由怒道:“卫风——国难当头你犹自不醒,黄河泛滥,百姓遭灾,你却在这里风花雪月。你……满朝文武皆等你前来商议救灾大计,你却对圣命置之不理,你可有真正承认过我的位置?可有将大昱当做你的国家。”

    “好似卫风已经同陛下说过今要去鹿城,陛下何以如此健忘?”卫子君看他一脸的怒意,云淡风清道。

    “你——”李天祁气结。

    “子君——不可对陛下无礼。”卫叔澜夫妇,这才知道出了这么大事,这孩子违抗圣命不说,还耽误了国家大计。

    卫子君看了眼旁边急切的父母,心中恼怒他又让自已的父母担忧,不由讥讽道:“李天祁,又来告状!真亏了你这一国天子,把精神头都用这儿了,有那时间,你就不能批批折子?”

    “子君——放肆——”卫叔澜叫道,“你可知道为人臣的规矩?为人臣当如何谨言慎行,你居然敢出口顶撞圣上。”

    卫子君面色清冷,“爹,没有那许多规矩,我的规矩由我定。”

    “放肆——还不给陛下跪下谢罪!”穆小雅也觉得这孩子太过分了,好歹他是一国天子,好歹他有恩于卫家,好歹他焦急的是天下苍生大计。

    “娘——我不必跪,我与陛下有过协定。”卫子君看向李天祁。

    “你,你这孽子……”穆小雅真是生气了。

    “小雅,你别生那么大气。”卫叔澜赶紧在一旁劝道。

    “你这孽子,人臣子,怎可不为人效力,不为陛下,你还要为大昱的百姓啊,当年你娘我不就是因为看我百姓受辱,方誓要为国除敌,征战沙场。可我怎么居然生了你这个孽子,投了突厥也就算了,可还把那儿当成自个儿的家了,也不懂得认祖归宗,不知道为我大昱百姓鞠躬尽瘁,难道你还想回那个西突厥?还想将大昱当做敌人?用你的铁蹄来蹂躏大昱的百姓?” 穆小雅越说越激动,“你……干脆把你爹娘也都当成敌人!你个不孝孽子。”

    “娘——”眼见娘亲被自己气到了,卫子君一阵心痛。“娘别生气……”

    “你这孽子,白白读了诗书,空有一才学,不报效国家又有何用?”

    “娘……我错了,别生气。”卫子君低声祈求着娘亲,娘亲的生气让她有一丝害怕。

    “你若知道错了,去与陛下认错。” 穆小雅微微喘息着道。

    “娘,我和你认错。”她怎么能抛下脸面对那个人服软。

    “你这孽子,还不认错,你不跪陛下,由娘来代你跪。” 穆小雅说着便要跪。

    “娘——”卫子君声音一颤,一把拖住穆小雅,啜泣着道:“娘……我错了……你别生气……”

    “那还不给陛下跪下认错。”

    卫子君眼角犹带着泪水,缓缓向李天祁跪了下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是红尘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