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遭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夕阳之歌 书名:天是红尘岸
    <---凤舞文学网--->

    连绵的毡帐上空,飘着酥油茶的清香,牛羊烤得流油,滴落火堆,带起一片火焰。--凤-舞-文-学-网--草原的太阳,永远都是那么明朗,秋风带来的爽意,让人的心也跟着清透起来。

    “张兄,我近即回大昱,张兄有何需要我捎带的口信物件吗?”这些子用膳,卫子君都会叫上张石一起,与这个人的交谈令她找到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多谢可汗,小人没有什么物件可捎给家人的。”张石温雅地道谢。

    “张兄莫要用如此谦称,我敬佩张兄,倒是很想拜张兄为先生,请张兄来我西突厥参政,如何?你看这一片大好河山,张兄不想在这里施展你的才智吗?”卫子君的确想将他收为己用,以至她每不断的游说。

    “可汗抬了,可汗睿智聪敏才华盖世,可汗才名早已传遍中国,张石自叹不如。”温和婉转地推辞。

    “先生又谦虚了,先生天文地理无所不通,既精且专,我才是自叹不如啊。”

    “可汗又谦虚了,可汗兵法战略无所不用其极,所谓战略,出兵总是立于不败之地方为战略,迄今为止,我只看到一人能够做到如此,那便是可汗您。

    “得了,就此打住,越觉得你我二人在互捧臭脚。”卫子君无奈制止。

    二人对视,随即都大笑起来。

    笑过一阵,卫子君现张石下颌处粘有一颗米粒,笑着用手示意他拿掉。

    自从有了粮食后,她便开始吃米了,而张石这个大昱人口味也与她相同,这二人凑到一起吃饭倒是节省。

    那张石摸来摸去却没有摸到那颗米粒,卫子君只好含笑伸出手将那颗米粒由张石脸上摘下来。

    贺鲁通报进来的时候,一直立在门外,看道这个场面时,面色越来越变得冷冰。

    卫子君抬手道:“贺鲁,快过来,与张先生好好聊一聊,你该与张先生多多切磋。”

    贺鲁走过来坐于卫子君旁,并不看那张石,只是盯着卫子君。看见她由于刚刚喝过马,而留在唇上的一片湿渍,便掏出丝帕,旁若无人的伸手去拭。

    唇上的擦拭令卫子君有些呆愣,不由望令张石一眼,后者淡笑不语,低头饮茶。

    “风怎么穿衣也这么马虎。”才从唇上放下的手,又去整理卫子君微微斜歪的领口。

    卫子君大窘,眼神闪烁着不敢去看张石。

    张石识趣的一笑,“可汗,臣还要去地里看看,可汗慢用,叶护,先走一步。”拱手退出。

    见人出去,贺鲁方扯出一丝笑容:“可汗,真是到乱了方寸,一会张兄,一会先生,都不知叫什么才好了。”

    “贺鲁,你放肆!你不要以为救了我一命便可以为所为,口无遮拦。”卫子君有些怒。

    贺鲁面上一寒,垂低眼睫,“触怒可汗,沉罪该万死,要杀要剐可汗请便吧。”

    卫子君无奈白了他一眼,又是这样!一副小媳妇模样。

    “可汗!阿史那步真请求见可汗。”外面有附离通报。

    卫子君起便走了出去。贺鲁望了眼她的背影,落寞地站起

    阿史那步真突然要求相见,必是有话要对她说,是什么呢?讲条件?他有何筹码?甘心认罪请求重新落?好似不是他的风格。

    思忖间人已走到关押他的牙帐。

    阿史那步真见她走进来撇嘴笑道:“可汗真乃贪生怕死之辈,来到我这个功力已失的人面前,还带了那么多附离。可汗是怕我行刺你吗?”

    “怕又如何?毕竟你做过几次了,再做一次也不是没有可能。”卫子君不动声色。

    “哈哈哈……可汗当真与众不同。说话毫不掩饰,实令步真佩服。”

    “闲话少说,达头设找我何事?”卫子君不喜欢说些个无用的话磨牙。

    “臣请可汗看一封信。”阿史那步真打开了一页纸,递给卫子君。

    卫子君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纸张。低头一看,纸上四个大字:过来送死!

    那几个字方看清楚,头顶已是一阵眩晕,卫子君晃了两晃,栽倒在地上。后的几名附离,也都跟着栽倒在地上。

    阿史那步真挟起卫子君,冲出帐去,帐外的附离见可汗被挟,顿时慌做一团。

    “快,拿匹快马来,否则叫你们的可汗命丧当场。”那把匕在卫子君颈项,向着那群附离吼道。

    “叶护,怎么办啊?”见到冲出帐中的贺鲁,没了主心骨的附离慌了神。

    贺鲁走上前,“达头设,我可以给你马,但是放了可汗。”

    “放了可汗!?只怕我一转马,便一箭穿心了,先拿马来,半路我自会放下他。”

    贺鲁低声吩咐了附离,那附离即刻去了,不一会,一匹白马牵了过来。

    阿史那步真,抱着卫子君飞上马,疾驰而去,贺鲁驾马紧追而去。

    阿史那步真回头叫道,“贺鲁,你在追一步,卫风绝对死在这里。”

    贺鲁即刻勒紧缰绳。

    白马急的奔驰。不断的颠簸让卫子君清醒过来,抬头望去,他们正驾马驶过一片林地。

    不知为何,那马突然一声长嘶,跳跃起来,扬蹄将马上二人摔倒在地。

    卫子君得了机会急反击,却觉全酸软,连手臂也无法抬起,心中顿时大惊。

    “阿史那步真,你与其这样逃跑,不如你一个人逃。一个人逃,没有人会追你,一个人可以逃去吐火罗,逃去吐蕃,可以东山再起,重整旗鼓再打回来。可是你挟着我,添了累赘不说,后面必有大群追兵,我死我活,你都逃不掉。你说,你是不是应该扔下我。”卫子君拖着无力的躯极力游说。

    “闭嘴!”阿史那步真,出手点了她的哑,卫子君心中一阵气苦。

    由于那马转便跑了,阿史那步真拖着卫子君走了一会儿便累得倒在林地。休息了一会儿,坐起,出神地望着仰面躺在地上的卫子君。

    此时的卫子君没有一丝力气,似只柔弱的小猫,凌乱的衣襟,有些散乱的,被他挟得红的玉脸,微微张开的红唇,无一不在展示着惑。

    阿史那步真移了过去,覆上了卫子君的体,“这样的美人就要死去吗?”

    “我很想你死,但是,你不会就这样痛快死去。”粗糙的大手摸上卫子君的脸,“这样人痛快死去,岂不可惜?”张口便咬住了卫子君下巴。

    卫子君痛得蹙了蹙眉。

    大手伸向卫子君大腿,狠狠掐了一把,狂笑道:“哈哈哈我早就想折磨你了,我要把你吊起来,狠狠地折磨!”

    “没有你,我就不会失去依阚,就不会寄人篱下,你杀了她,我要杀了你。”狠狠咬上卫子君的唇,充满仇恨地啃噬着。卫子君突然有了一丝恐惧,他要做什么?

    大手一把扯开卫子君的外袍。

    “今,就让我尝尝你这个突厥一男宠的滋味,我可是想了很久了。”粗暴地一把翻过卫子君。

    下颌碰到地面,很痛。沙砾将幼滑的皮肤擦出血痕。后的外袍被撩起,褥裤被一把撤底,半边雪白浑圆的露出。

    覆上来。在她的耳边喘着气,“老老实实的,把汗位让给我,老老实实的成为我的人,我会比阿史那贺鲁更让你快乐。”

    卫子君闭紧双目,咬紧下唇,从未有过的恐惧铺天盖地地袭来。战场上,她也未曾怕过,死亡,亦未曾怕过。可是此时,她怕了。

    当那灼的物体碰到肌肤,卫子君心道,完了。

    “唔---”一声闷哼。

    后的人一抖,即刻跳起。

    一声嘶喊同时传来“放开她---”

    无法看到后的形,但是在那声闷哼想起之前,她听到了箭啸,那声嘶喊,是属于贺鲁的男中音,是贺鲁来救她了?

    突然鼻头一酸,委屈汹涌而至。而后硬生生将那酸意憋了回去,她是个可汗,不是个小女人。

    阿史那步真上前抓起卫子君后背,挟她而去,又一声箭啸至,不得已松手快逃而去。

    眼见那人逃跑,贺鲁没有追上去,快地扑到卫子君面前,俯低头问道:“伤在哪了?”

    见卫子君摇摇头,嗯嗯呀呀出声,知她被点了哑,即刻解了她的道。

    舌头得了自由的卫子君,开口一句话便是:“裤子……裤子……”

    贺鲁这才想起方才阿史那步真的姿势,一团怒火又倏地升起。然而见了那雪白莹润的又忘记了那怒火,开始呆。

    卫子君见贺鲁在她边停了下来,却呆呆地未有动作,不焦急。

    “裤子……裤子……”她执着地说着这两个字眼。

    贺鲁并非忘记了卫子君的处境,他只是见了那团雪白有些晕厥。

    回过神方想起还没确定她是否受伤,急知道她的况,“有没有受伤?”

    “没,裤子……裤子……”卫子君越来越气,她要能动非打扁他的头。

    贺鲁这才鬼魅一笑,去拉她的褥裤,拉的时候,异常缓慢。手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擦着那皮肤。那手指触着皮肤的感觉让她一阵燥

    裤子被提上,卫子君方换了两个字眼:“解药……解药……”

    贺鲁嗤嗤一笑,将一个兰瓷小瓶打开,放在她的鼻下,几乎瞬间,体便可以活动了。

    站起的卫子君,低头理着衣襟,尴尬着不敢去看贺鲁一直古怪的脸。

    将上的尘土扫毕,方装作若无其事地抬头道:“贺鲁,箭法不错哦,中他哪里了?”

    “手臂!”简洁的字眼,似是不想打破气氛,只是盯着她红的脸出神。

    “怎么找到我的?”继续若无其事地问。

    “我给他骑了我送你的特飒露,它必会在这里甩下你们,那是我的马。”贺鲁自豪地道。

    “贺鲁,这次又救了我,想要什么赏赐?”语气似乎很真诚。

    “等我再想想吧。”贺鲁依旧眨眨眼睛。

    “过了今,我说话便不作数喽。”

    回到汗庭,一群附离涌了上来,大臣们都聚在牙帐忐忑着那颗心。见到他们的可汗安全回来了,顿时齐齐围了过来。

    老臣颉利、阎洪达几乎流出了老泪,这个少年可汗,不但英勇睿智,民如子,更是一心为着突厥,造福百姓,如此难得的可汗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他们有什么脸面去见先王啊。

    歌舒阙俟斤、哥舒伐、屋利啜、阿悉结泥孰俟斤都围了上来,将卫子君裹得就要透不过气。

    “好了,众位臣,都先坐下来,我还没那么容易死掉。现在阿史那步真逃走了,我们还是想想对策,拔塞干部可是很忠于他的,我们需要制止部族有机会反叛。”

    众臣一听,都静了下来。

    “可汗,刚刚接到一个坏消息,颉苾达度设与沙钵罗叶护不和,他赌气带着他的部族叛乱,在碎叶川西建立了自己的政权。”老臣颉利沉痛道。

    卫子君蹙了蹙眉,“是吗?这也许不是合不合的问题了,该来的总是要来。来了便面对吧,只是,他是先王的子弟,我又怎能伤他,这事倒是难办了。”转坐在汗位上。“都坐下来吧,你们也紧张一阵子了,以后我若出事,政事自动由颉利、阎洪达、沙钵罗叶护共同接管。”

    “可汗,还有一件坏事。”阎洪达缓缓道:“我左厢突骑施阿利施部众在大昱边境寇便,劫掠大批财物,一万多边民……”阎洪达抬眼看了看卫子君表,“全部充作汗奴……大昱军民大怒,听说是将讨伐我西突厥。”

    卫子君闻言,怒火顿起,“我说过多少次,叫你们不要寇边,不要寇边,你们偏是不信,大昱幅员辽阔,兵多粮多,便算耗着,也能把我们耗死,我们大灾过后,又刚刚战毕,正在国力恢复当中,你们,是想让西突厥垮掉吗?”

    卫子君一甩衣袖走下汗位,“谁捅的篓子,谁去堵吧。”

    “可汗---那怎么办啊。”

    “那能怎么办,应敌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是红尘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