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中毒(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夕阳之歌 书名:天是红尘岸
    <---凤舞文学网--->

    “二位爷,进来歇歇吧。--凤-舞-文-学-网--91读免费提供”前边的几个不由分说便过来拉二人。后面的一群一股脑的拥在后面,将卫子君和李天祁硬推进一扇朱红大门。

    卫子君微微着恼,这分明是抢人啊,谁这么大胆子。李天祁更是恼怒不堪,因为从她们这穿戴他早已明了,这是一些什么人。若不是怜她们是一群弱质女子,他早就一掌挥过去了。

    趁着喧闹,卫子君抬眼扫了一圈,这是一个上下贯通的两层楼阁,四面皆有梯贯入中央一个戏台,戏台造型独特,装饰艳丽,台上有艳装女子伴着丝竹乐音起舞,楼上一些男女凭栏观赏。看着这阵势,心中明白了自己被拥进来的场所,遂望向李天祁,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一起出去。

    李天祁知她心意,点了下头,两人转离去,那些拥他们进来的女子却齐齐赌着出路,不肯相让。

    也难怪,这般风姿不凡的人物,她们是几年也见不到一个呀。

    这类高大俊朗的还见过一两个,却都没有眼前这个尊贵不凡的气势。

    而那个清俊飒爽的,却是毕生也没见过的人物,虽然纤瘦,却满风华,耀得室内棚壁生辉。两人在这里这么一站,登时整个大堂都明亮了许多,就连那楼上观舞的,也都将眼睛移到这二人上。

    这些青楼女子,虽然浪,见了这等人物,也心生慕,有些个不羁的,就偎上卫子君的怀中,

    同为女子,卫子君颇为同她们的处境,不忍强行推开,只得用手扶着那女子,隐忍着那低俗刺鼻的艳香,将躯撤后。

    李天祁见状,勃然大怒,他四弟这般澄净的人物,岂是这些不干净的女子碰得的?

    一股怒火串起的当,一个女子不合时宜的向他怀中靠来,李天祁一个使力,将那女子拂过一边,又顺手扯过不依不饶偎着卫子君的女子,抛向一旁。

    卫子君责怪地望了眼李天祁,他怎的这般不识得怜香惜玉,对个女子使这般大力。

    “哎呦——我说这位大爷,谁个惹您怒了?”一个妖冶的中年妇人扭着腰肢行了过来。

    不用想也该知道,这定是那鸨母了。

    “两位爷是见我们这园子非官家所有,便欺负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吗?”

    卫子君见那妇人生得几分姿色,倒不觉讨厌,遂好言回道:“掌柜的误会了,只是我们在路上行得好好的,却被这些姑娘们强行拖了进来,所以我这哥哥难免有些怒气。”

    “噢,是这样啊,那是姑娘们错了,妾在这里赔不是了。”鸨母屈行了个礼,直起又道:“两位爷想必是少来这欢场,既然来了,哪有不坐坐就走的道理。那岂不是显得我这主人不识礼数了不是?”

    “掌柜的不必客气,今我兄弟二人尚有事在,就不叨扰了。”卫子君温和有礼道。

    听闻她要走,先前那个偎在卫子君上的女子,疾步上前,拉住卫子君的衣襟,静静望着她。

    一个青楼女子,带着这般渴慕眼神,小心翼翼的拉住你的衣角,可怜兮兮地望着你,任谁也得叹息一声。

    卫子君心头微微酸,柔声道:“姑娘,可是有话说与在下?若是没有,在下改来看望姑娘可好?”

    “大爷留下来听妾唱个小曲可好?”那女子轻摇卫子君衣襟,望着她的眼中满是渴望。

    卫子君轻叹一声,这美人心不伤,却不得不伤。

    “哎呦大爷,您就忍心啊?宜人不过想给爷唱个曲,您就听完了再走也不迟啊!”那鸨母伸手抚了抚头上乱颤的步摇,企图着说服。

    “这……”卫子君望向李天祁,有些为难。

    本来见那女子过来拉她,李天祁就已是一肚子不高兴,现在见她又因为一个女子犹豫不决,心头漫过一丝莫名滋味,酸味弥漫。

    “四弟想要女人就直说嘛!害得为兄在这里不明就里,胡乱猜测。”明白人都听得出,那语气有多酸。就连李天祁也被自己这股子醋意吓了一跳。

    似是想说服自己并不吃醋,又似想要证明什么,李天祁向鸨母道:“给我这兄弟准备一间最干净的上房,快着点!”

    “哎!”鸨母兴奋的应声前去。

    李天祁低头凑向卫子君耳畔,轻声道:“四弟!动了心就说嘛,二哥岂会阻拦?”

    “二哥——”卫子君有些无奈,“馨菏一个纯良女子我尚且不要,岂会是想着这些个吗?莫不是?二哥动了心?倘若如此,二哥只管明说,小侯在这里便是。”

    李天祁朗声大笑,的确,他的担心多余了,四弟岂是那种声色犬马之辈,若他真要留在此处,他也是定会阻止的,这种千人抚,万人的女子,他岂会让她们玷污了四弟?只是,那醋酸之意因何犹在?难道是因为见他那般温柔地对待一个青楼女子吗?

    “二位爷,房间准备好了,请随妾来吧。”那唤做宜人的痴女子前来带路。

    卫子君斜了一眼李天祁,不声不言,有些恼他方才的意气用事。

    “那……准备些酒菜吧。”李天祁转头对卫子君道:“我们还没在青楼饮过酒呢!今便尝尝青楼的酒如何?”不由分说,拉起卫子君就走。

    卫子君被强行拉进一个厢房,这房间满布绯色帷幔,正中挂了个四角宫灯,正对门的墙上绘了一幅水墨山水,转角处立着彩绘屏风,绕过屏风是一处矮榻,榻上备有矮几,几上已有备好的酒菜。

    这单间出乎意料的雅致洁净,并没有事先预想的糜烂气息,而且在右边菱花窗下居然摆有一只瑶琴,想不到这烟花之地也竟有这等风雅场所。

    看着二人还算满意的眼神,宜人介绍道:“二位爷说要个干净房间,就是这间了,这里只招待听琴曲的客人,所以不置锦被,尚不曾有客宿过,是一方纯净之处。”

    “嗯!甚好。”李天祁满意的点头,拉卫子君一齐坐在榻上几旁。

    卫子君见宜人依然垂手立于旁,便取出一锭白银递给宜人,“多谢宜人姑娘!姑娘下去歇息吧。”

    “公子,这些酒菜无须这些银两。”宜人抬头望向卫子君,没敢接。

    “噢,这些是给姑娘的,就当宜人姑娘伺候过我们了。”自己是要负人家姑娘一片心了,心中歉疚,只好拿些银两弥补下。

    “宜人谢过公子!”宜人接过银两,有些失落的转头离去,顺手带上了房门。

    “四弟怎的这般不解风,平白害得姑娘家伤心。”李天祁斟满两杯酒,“子君,尝尝这青楼的酒吧!听说这酒可是有催的成分呢!”

    “催!?莫不是加了药吗?”卫子君抬眼问道。

    “自然不是,只是这酒中加了虎鞭,鹿茸,海马等天然药材,是为滋补强壮之品,放心吧,不会怎样的!”

    “二哥先饮,容子君先吃两口菜。”虎鞭!鹿茸!海马!她饮了这酒岂不是要流鼻血。

    见李天祁饮下一杯后,她有些担心道:“二哥莫要多饮,只怕这酒太补了,恐气伤啊。”

    “嗯”李天祁随意答复,吃了两口菜,又饮了一杯。

    吃了一会儿,卫子君觉气氛有些不对,抬眼望向李天祁,心中一惊。

    但见此时的李天祁面色熏红不说,那双俊目正直勾勾的盯着她,里面盈满露骨的**。

    “子君,二哥好。”李天祁不待回答,当着卫子君的面就褪去了外衫,又将里面内衫襟口敞开,露出坚实的膛。

    卫子君尴尬不已,不知缘何两杯酒就令李天祁改了脾

    “子君,好。”李天祁似是极力隐忍着什么,想要将那内衫也一并褪了。

    “别脱,会着凉的。”卫子君察觉不妙,忙绕过矮几,靠向李天祁,将手抚上他的脸,呀!好烫,这酒当真这么厉害?

    她哪里知道,此时的李天祁已犹如满蓄的山洪,一触即,肌肤的接触令他残存的理智瞬间崩溃。

    待她察觉到不对时,整个人已被李天祁拥入怀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是红尘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