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生辰(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夕阳之歌 书名:天是红尘岸
    <---凤舞文学网--->

    正六目相对,电光火石间,一个下人跑了过来。--凤-舞-文-学-网--

    “将军,宴席时间到了,可以摆宴了吗?”

    “嗯。”陈长答了一声。“各位,宴席就开始了,咱们回去吧。”陈长招呼着众人。

    落座的时候,陈长和张郡守各扯了卫子君一只胳膊,都往自己的座位上拉,险些把她分成两半。

    卫子君无奈地苦笑,想想还是不要让张郡守太过尴尬,于是对陈长说道:“三哥放手,你总要给我机会,巴结一下使君啊。”

    陈长见她如此不解人意,哼了一声甩下她手臂。那张郡守一张脸已笑得象团菊花。

    卫子君明白陈长用意,但她坐去陈长那边,势必冷落了张郡守,人家毕竟是客人,不好卷了面子。而且年级也那么大了,她也于心不忍。至于其他,众目睽睽,他又能怎么样。

    众人坐定,那些女子也纷纷在众人旁边落座,馨菏就坐在了卫子君旁边。

    在陈长一番举杯客后,众人纷纷开始推杯换盏,你敬我罚,一时间闹非凡。

    卫子君见馨菏在旁边异常拘束,只是浅浅的挑了几口菜吃。不由心生怜惜,遂不停的向馨菏碗中夹菜,劝她多吃一点。

    陈长见此景,笑着向馨菏道:“馨菏,刚刚我四弟还为姑娘作了一诗。”说罢将诗诵了一遍给馨菏。

    那馨菏听后看了卫子君一眼,见卫子君正眼含笑意地看着她,不觉羞红了一张脸,微微低下头去。

    “哈哈哈。”陈长笑了一声,“郎有,妾有意,四弟,反正边没有女人,不如将馨菏要了回去。”

    卫子君暗叹了一声,她这些兄长们是不是也太过了。他们哪里知道这其实是在给她添麻烦呢。“三哥,莫再说笑了,以馨菏姑娘的风姿,必是委于大户人家。况且小弟已经定亲,更没有这个福分了,以后三哥不要再取笑小弟了。”

    旁边的馨菏听了,收起害羞的面孔,脸上清冷一片,站了起来。“各位大人,今陈大人喜,妾为大家弹曲子助兴。”说罢,走向中间手执乐器跪于地上。

    咦?这是什么乐器,只见那乐器高约三尺,形如半边木梳,黑漆缕花金装画台座,约二十多条弦。馨菏将那乐器抱于前,双手交臂轻轻滑出一道音符。

    跪而交手臂之?卫子君搜寻着以前学的乐理知识,莫非这是那早已失传的箜篌?

    开始的一道清音过后,馨菏双手陡然上下翻飞,顿时磅礴的乐声如黄河之水,翻涌而来,却又不知涌入何处,声音渐细,糜音清脆如叮咚泉响,又如百花齐放。纤指翻飞间,音或高昂或雄浑,令天地动容,山河呼应。

    那乐器音域宽广,音色柔美清澈,甚至还能奏出和弦。那精妙的乐曲、非凡的旋律,不由令在座所有人动容。

    一曲弹过,众人齐声叫好。馨菏起施礼,回到位子上。

    “馨菏姑娘技艺高,琴音缭绕,动人心魄,敢问姑娘那乐器可是箜篌?”卫子君赞道。

    “卫公子过誉了,那乐器确是箜篌。”馨菏低头答道,却不看卫子君。难道是刚刚的拒绝让她心生芥蒂?

    “四弟,这在座的便只有你没送贺礼了,你也总该表表心意吧。”李天祁可不想错过任何机会,难道他还会弹箜篌不成?其实他也不清楚为何想当着众人的面让他难堪,难道仅仅就是想看他又怎样伶牙俐齿的相对吗?还是想看看他到底还有什么可以让他吃惊的?

    “二哥,不知者不罪,这知道的却不知会小弟,不知是何居心。”卫子君从容答道,虽然心里有点光火,但表面却是若无其事。

    李天祁并不理会卫子君的话,直接道:“四弟,今大家这般快活,不如四弟也弹曲子助兴如何。如实在没什么会的,就舞剑吧,你的剑舞的倒很象跳舞,比坊内的内人家们也差不了多少。”

    众人听了一惊,看不出来这瘦弱的小公子居然还会舞剑,但听到那剑舞的象跳舞,便都捂了嘴嗤笑。

    卫子君听了诧异得要命,这李天祁是怎么了?平时李鸿翊在时都是那个人为难她,今可下那人不在,他怎么居然比那人还要可气。居然把她比作那些坊内的女人,他不就是想让她出来献个丑吗?她偏不!

    “二哥说的是,小弟的确不会什么,今是喜,不宜刀光,自是不能舞剑,所以,小弟只有……多吃点……呵呵……多吃点菜。”卫子君故意憨傻的一笑。任你李天祁怎样,我就不动。

    “咯咯咯……”想不到一直板着脸的馨菏听了她的话,笑了起来。眼角含地瞥了她一眼。

    众人也纷纷笑了起来,李天祁不由也是又气又笑。张郡守更是宠溺地抓了卫子君的手抚了又抚。卫子君连忙抽出手来假意给他倒酒。待那魔爪又伸向她的时候,对面陈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张郡守只好讪讪地笑笑缩回手去。

    “四弟,今为兄高兴,若四弟真会弹箜篌不如让为兄欣赏一下。”陈长真诚邀请道。

    “三哥,小弟的确不会弹箜篌,若三哥想听,二哥又肯穿上纱裙助兴的话,小弟愿抚筝一曲。”

    众人听了大声起哄,纷纷让李天祁穿起纱裙伴舞。李天祁又气又笑地看着卫子君,这小子,这就来报复了!

    最终李天祁也没穿上纱裙,但却被众人戏弄了一番。卫子君见目的达到了,便笑着坐在筝前席榻上。

    略一思忖,打算抚一曲《高山流水》。想那浙江筝曲太过细软,不适合今气氛,便决定抚山东筝曲。

    指尖轻挑,浑厚的筝音破空而出,卫子君心中一颤,浑的毛孔都张开一般,这筝音远比她想象的还要震撼人心。

    这筝音令她兴奋不已,不由双手加快交替演奏出庄重的和弦繁响,霎时雄厚的筝音划破天际,仿如串入巍峨耸立的高山之巅,盘旋不去。紧接着双手加花,犹如小溪流水潺潺而出,百鸟争鸣,野花怒放,紧接着劈、托、抹、挑、按、滑、颤等花指由慢而快,筝音袅袅,如轻风拂柏,飘摇摆,令人心清神爽,通体舒畅。紧接着筝音一旋,顿时波浪起伏,潺潺激流汇成滚滚瀑布,飞泻而下,直入深谷,声响轰鸣,气势磅礴,那筝音仿佛要震穿人的耳膜,刺入人的心髓,撕裂人的灵魂,让人毛管竖立,让人心神为之震颤。

    卫子君忘我地弹奏着,整个人已融入那筝音之中与之一起跌宕起伏。这本是清脆的《高山流水》竟被她弹得雄浑壮阔,加之她又将高低音拉开两个音阶,使得筝曲更加跌宕激越,忽而将人抛向山颠,忽而跌落溪涧,忽而如风般飘云间。一众人等都被这筝音所征服。皆陷入痴傻状态,任凭卫子君的指尖带着他们跨山跃海,追云逐风。那筝音鼓在他们弱小的心脏间,令他们阵阵微颤,兴奋不已。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是红尘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