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110 我太丑

    书友QQ群:101707149

    直到晚上8点钟的时候黄亦文才回来,买了些东西,很多,足足两大包,不知道她买这么多东西干吗,而且还神秘兮兮的不让我知道,我也懒得去偷看,事实上是她放东西的地方离我较远,我伤势还没好,不能乱动,就这么一边和她聊天一边幻想着里面是什么东西,买给我的?

    好像她没这么心肠把,买给自己的,那会是什么?女士专用?不可能这么多吧,衣服?我靠,她衣服都那么多了,还要那么多干嘛?晕,想不起来。

    “唉,你的兄弟呢?怎么没留下来陪你?”黄亦文问,顺便把刚刚削好的苹果塞进自己嘴里,唉,我还以为她是削给我吃呢!“姜凡刚刚打电话给他们,说公司里有事,说公司里有急事,让他们回去开会。”

    说完我就后悔了,他们算个,不管就是一些拿着高薪的饭桶而已,换句话说就是一群寄生虫,公司里有急事让他们去开会,简直就是浪费那几瓶矿泉水。

    不过黄亦文应该不知道,轻轻的应了一声,把苹果吃完,然后又拿起一个苹果,举过来问我,“要不要,如果想要跟我说一声,这就给你。”

    “可是这里是医院,过会护士要是来给我打针碰上了怎么办?”

    “碰上就碰上了,这有什么了?”黄亦文说,刚说完她就意识到了我话里的玄机,脸立刻就红了,“你说什么呢!再敢胡说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看了看周围,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凳子放在前,拍着凳子说:“过来,有点事想跟你说。”黄亦文眉毛一横,“有话就说,有就放,有什么事就在着说,干嘛要过去。”

    “一件秘密,不能给别人听见,影响不好。”我装作神秘兮兮的样子。

    黄亦文瞪了我一下,然后看了看门,好像是在确定门是不是已经关上了,就好像我真的要和她怎么怎么似的,真是笑死了,确定了一下之后黄亦文才走到我边坐下。

    “唉,问一下,我在昏迷的时候好像隐隐之中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哭,一直哭,你知道是谁?是不是你。”我问,其实我要就知道是黄亦文在哭,我只是好奇黄亦文会不会承认罢了。

    “什么?”黄亦文仿佛突然受到了惊吓,看了我一会,然后接着说,“你有没有搞错,我会在你边哭,我看你真是脑袋被撞坏了,产生了幻觉,这些子我在你边连一只猫叫的声音都没听见过,就连护士来上药都十分小心尽量不发出声音,我问她为什么,是不是会影响你的病,人家护士非常小心的再我耳边说,你张的太丑了,怕突然把你吵醒,起来吓着她。”我晕,我没那么丑好不好。

    我知道黄亦文她是瞎说的,我坚信一句话,狡辩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她不想承认就算了,我心里明白就行。后来护士小姐来了,我特别当着黄亦文的面仔细的大量了一下这个护士,不论是高或者是三围都非常的感,脸蛋也不错,我不发出“啧啧”两声,然后瞪了她两下,心想,你所说的护士不会就是她吧,好像她能找到我这样的男朋友就不错了,不过她还真是从头到尾连一句话都不说。

    黄亦文“扑哧”一笑,也瞪了我一下。等护士走了黄亦文也就跟着出去,回来的时候带了点吃的,往我旁边一放,然后坐在我旁边,“吃吧,我刚刚遇到你的主治医生,他说你恢复的很好,只要不出意外,一个月之内就能出院,到时候一切都会恢复正常,至于后遗症什么的应该不会发生。所以说,这一个月里你要给我老实点,懂不懂?”

    黄亦文就好像是在训孩子似的训我。“一个月?”我有点不相信的看着黄亦文,我就怀疑了,我是不是上辈子我去医院看病没给钱这辈住定是要千倍百倍的偿还了,这不,这才多长时间,光是住院就已经有三四个月了,现在还有一个月,天纳,真是造化弄人啊。想了想,我问,“那可不可以回家养伤,我可不想成天看到周围一片洁白,晦气。”

    “嗯……我问问。”黄亦文蹬蹬跑开了,应该是去问医生去了,相信她也不想成天在医院里伺候我,我知道她想去工作,不如就让她去姜凡的公司吧,让他给黄亦文弄个即轻松工资又高的活干,相信他也不介意多养一个吃白饭的。

    说干就干,给姜凡挂了一个电话,他正在吃饭,非常豪爽的答应了,刚想睡觉,又突然想到我的事,于是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帮我继续调查,乔恩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份,等我出院后应该就是将这件事彻底披露的时候了,现在只能祈祷,乔恩那小子的后台不要太硬,不然我也不敢保证我能将这件事澄清。

重要声明:小说《和班花合租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