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0冲冠一怒为红颜

    <---凤舞文学网--->

    “你……你,你是谁?”黄亦文的董事长显然是被我突如其来的不请自入吓的不轻,浑在抖动着。--凤-舞-文-学-网--站在窗外的员工则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看到他这个龟孙样我就更加来火了,,连点男人的骨气都没有,还敢占我女人的便宜。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的一只拳头已经如钢铁般的砸在他的鼻梁骨上,接着就是拳打脚踢,以此来适当我心中的愤怒,这孙子从头到尾居然连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架着胳膊躺在地上嚎叫,有时候还用极其软弱的口气像我求饶。

    我再次一脚揣在他的小腹上,他痛苦的大叫了一声,险些晕过去,一双眼睛恐惧的看着我,嘴角已经满是鲜血,刚刚还幸灾乐祸的一帮人此时也不由的惊呼一声。

    看到他的这个样子我的脑袋也清醒了一下,“不会出人命吧!”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一时的,随即又被愤怒所取代,哪有这么脆弱的人,打几下就死了?他的衣服已经零乱不堪,双手捂着前的衣服,就好像是刚刚有人对他进行了扰似的。

    “你到底是谁,我,我哪里得罪你了?”恐惧的同时,他终于颤抖的说话了,只是说话的声音似乎有些太小了,而且每说一个子都一副痛苦的模样,应该是口的伤,在他说话的时候被牵引的吧!

    “没得罪我?妈的!”我啐了一口唾沫,然后一只手直着他,缓缓的向他靠近,“你他妈董事长就了不起啊,你他妈有钱就很牛b吗?你他妈以为你地位高就可以对任何一个女人动手东脚的吗?”大家应该注意到,我说的是任何一个,当然了,有的女人会被金钱,地位,权势所迷惑,不做出那些不三不四的事,但有些女人则不同,她们是高洁的存在的,不会被这些肮脏的东西所污染。

    说完就听“啪”的一声,我的巴掌狠狠的在他的脸上停留了片刻的功夫。这个董事长捂着自己的脸庞,有种要哭的冲动,但看到我那杀人的目光又不敢出声,听我刚刚说的话,他好像已经明白了他是再哪里得罪了我,低着头不敢看我。

    “孙子。”我大骂了一声,上去又是几脚,后来就被人拦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黄亦文,她拉着我的胳膊不断的摇头,可是我真的会停手吗?轻轻的掰开黄亦文拽着我胳膊的手,然后现墙角有一个啤酒瓶子,我想都没想就拿了起来,在一阵尖叫声中,我也感觉到了恐惧。

    啤酒瓶和这个董事长的头来了个亲密的接触,由于不是非常坚固,所以导致啤酒瓶完全破裂,带着我握着它的那只手也受了伤,而对方则在一升闷哼中倒了下去,可以说,他是幸运的,脑袋上流下的是红色的液体,而并不是白色的。

    仍掉啤酒瓶的时候我已经有些后悔了,黄亦文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眼神中居然带着一丝恐惧。然后把我从办公室里拉了出来,安在椅子上帮我包扎伤口。已经有人打了12o了,救护车马上就到,当然了,也有人打过11o了,警车一会也到,我并没有想逃跑的意思,坐在椅子上任由黄亦文为了包扎伤口。

    黄亦文或许是被吓着了,简单的包扎伤口她居然弄的我痛的要掉泪。

    不一会,救护车来了。几个护士抬着担架,一个医生帮那个董事长检查了一下,又和旁边的那几个人谈了一下,由于我们的距离有些远,所以也没有听清他们是在说什么,只是被问的那个人指了指我,然后那医生就对我投来不泄得到目光。

    等12o的车把那董事长带走后,11o的车鸣着长狄闪亮登场了,穿过人群,一个老警察直接看到了我,以他当警察的多年经验,一下就认定,凶手是我。

    走到我面前,本来以为他会毫不客气的把我拷起来,没想到,他却弓着腰,直着我的伤口说:“小兄弟,怎么这么不小心,打个人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看来是不经常打架吧!看来以后要多练习练习。”妈的,这还是警察吗?还叫我练习,这不是纵容犯罪这是什么。

    他看了看我边的黄亦文,轻轻的点了点头,还没等我说话,就接着说:“这是你女朋友吧,嗯,很漂亮,事的经过我都知道了,现在只要你和我们回去一趟,做下笔录就可以了。”黄亦文并没有因为被老警察夸而高兴,当她听到要我去警察局的时候,虽然早就知道会这样,她还是紧张的抓着我,很不巧,正好抓在我的伤口上,痛的我直咬牙,却没有出声,等黄亦文的手从我的伤口上快的离开后,老警察对我露出欣慰的笑容,一只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小伙子,很不错嘛!”然后就让两个手下把我们请上了车。

    没错,是用请的,因为他们并没有给我带手铐,或者强制的压着我的胳膊之类的。坐警察就是和坐那些普通的车不一样,虽然没有那种舒适,虽然没有那种度,更没有优美的音乐缭绕在耳盼,却有一种刺激的感觉,就像是要上刑场似的。当然了,我也不过是打架,顶多是把对方弄个重伤,花点钱拘留一段时间就应该没事了,刑场那地方还是留给其他人吧,我可不想去那里找乐子。

    看了看一直在我旁边的黄亦文,她的眼眶早就有些红肿了,想起他们董事长的行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说最后黄亦文跑掉了,但是那种可耻的行为已经激怒了我。此时我并没有因为坐在警车上而后悔,如果上天还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想我还会这么做的。

    总的来说,我对自己的表现非常的满意,很男人。老警察坐在我们的对面,看着我们两个一直靠在一起,中午忍不住笑了笑然后说:“小伙子,我从你的上看到了当面的我的影子。

    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感到非常的亲切。”难怪他会如此对我,说着他似乎陷入了无效的回想当中,只是没有说话,一直望着车顶,时不时的笑笑,又时不时的摇摇头。

    警察局里,警车打着喇叭直接开了进去,我们和一帮警察非常神气的走了进去。“刘局长好!”来往的小警察不断的向边的老警察打招呼,天啊,他居然是局长,在我和黄亦文的惊讶中,刘局长对我们笑了笑,打走了边的几个小警察,独自带着我们去了局长办公室。

    “不是说要去做笔录的吗?怎么到这里来了?”黄亦文问,我也感到很疑惑,难道是要他一个大局长在局长办公室里亲自给我们做笔录不成?“笔录?我有说过要做笔录吗?”刘局长瞪着眼睛,眨巴眨巴了两下,反问我们。

    我突然明白了,原来局长并不想为难我,至于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不过他既然想放过我,那还问他干吗呢?我连忙摇头,很镇静的说:“没有,反正我没听见。”黄亦文倒是脑袋转的慢,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和刘局长,结果,刘局长笑了,我也跟着笑了,这下就更弄的黄亦文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了,后来干脆就不问了,老老实实的坐在我边。

    我和刘局长聊了一会儿,他告诉我当面他年轻的时候也生过类似的事,她的女朋友被人家当街调戏了,而他面对着四五个青年却无能为力,只有挨打的份,后来为了报复,我开始每天晚上在暗中观察他们,有一次我现,他们几个都喝的醉了,晃晃悠悠的从一家酒吧里出来,然后我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木棒,将他们狠狠的臭打了一顿,然后我就被抓了。”深吸了一口气,刘局长站在我后拍着我的肩膀说:“还是你小子走时啊,遇到了也这事也就这么完了,当时我可是受了不少苦啊。”说完他就笑了,而我则有点不解了,就问他:“安你这么说你又怎么还能当警察呢,而且还当上了局长。”

    听完我的话,刘局长顿时沉默了,缓了缓,然后一根手指放在嘴巴前面,小声说:“秘密!”秘密?能有什么秘密,这种事肯定是走后门进的呗。回去之前,刘局长按着我的肩膀,就像是多年没见过的兄弟似的,语重心长的说:“记住,要好好对待你的女朋友,不要让她有任何伤害。”

    坐车步行出去,虽然有些窘迫,不过能完好无损的出去,也还是不错的。黄亦文那个公司是不能去的了,现在以我总经理的份招黄亦文进公司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可以说是手到擒来。不过这两天还是让她在家里休息休息吧,毕竟这种事事对女孩子的伤害太大了。

    至于那个董事长,看来他一时半伙是没法去上班了,说起来他们公司还是我们公司的合作伙伴之一,听说这次我和黄亦娜谈的合同他们也粘了点小光,了点小财,回去以后我要立即开会,停止和他们公司的一切合作,想来老总是不会反对的,至于其他人,只要老总点头,其他人应该也会点头的,拍马这种事他们难道会放过?一路上黄亦文一双眼睛一直不离开我受伤的手,时不时的还关心的问我疼不疼。

    “疼,我心疼,有人竟敢欺负我媳妇我能不心疼吗?”我调笑着说,勉强露出邪恶的笑容。“讨厌,谁是你媳妇!”黄亦文的粉拳捶在我口,头微微的低了下去。我笑着把她抱在了怀里,她也没有反抗,就这样顺从的爬在我怀里,就像是一直可的小绵羊一样。

    回到家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简单的吃了点零食后,黄亦文就开始收拾家里的东西,把我上午买的东西摆放整齐,我由于手上有伤,不能帮她,所以只能在一边看着她做干活。天已了渐渐入秋,夜晚的微风吹在上不让黄亦文有些瑟瑟抖,而我就好多了,看着黄亦文的模样,把上紧有的一件衣服给黄亦文穿在上,就这样,我和黄亦文背靠着背坐在天台上,看着黑夜中美丽的城市,灯光似繁星般闪耀照人。对于这种画面,不让我们陷入了幸福的氛围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我面前,再次坐了下来,躺在我怀里,感受着我上体的温度。

    突然,黄亦文用胳膊撞了撞我的口,“唉,你白天真的很吓人啊!”

    “吓人?那叫威武好不好,你没有觉得当时我很酷吗?”

    “酷?什么酷,我看是裤子的裤吧!”

    “对,我是裤子的裤,那你呢,哈哈,你是美女,美国老妇女!”说完我就开始大笑,黄亦文则嘟囔着嘴,然后粉拳开始像雨点般的落在我的口,“痛,哎哟,痛。”其实我一点都不痛,这点黄亦文也看出来了,不过她并没有揭穿我,而且还帮我揉了揉,这点让我很是激动。

    就这么的躺在我的怀里,寂静的夜几乎可以听见我们均匀的呼吸声,我们都沉浸在这种景之中,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才和黄亦文回去,我先去洗了个早,然后黄亦文才去洗澡。

    坐在沙上,我并没有回去睡觉,而是盯着浴室的门等待着黄亦文如出水芙蓉般的出现,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我的心里再也难以平静,只希望这一刻快点的过去。等了一会儿,其实时间并不长,而我确觉得时间是那么的长。随着“吱呀”一声,裕巾还是那条裕巾,项链还是那条项链,当然了,人还是那个美丽的俏佳人。

    “怎么还没有去睡觉?”黄亦文一边擦拭着仍然湿漉漉的头,一边朝我这边来。坐在我边,背对着我,我从后面闻到她那洗水和体香交融的气味,不由的从后面抱住了她,下巴垫在她的肩膀上。黄亦文体一颤,然后立即站了起来,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想干嘛?”我没有说话,看她那可的样子笑了笑,然后站起来,走过去再次抱着她,这次她没有反抗,体已经有些软,一双眼睛盯着我的眼睛。

    我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刚开始她还有些麻木,只是站着任由我吻着,可是当她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时候,我掘,她怎么如此的疯狂。

    夜凉如水,窗户却忘了关掉,任由那肆虐的秋风吹在我们上,可是,这种况下,谁还会理会它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和班花合租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