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3 望夫坡

    <---凤舞文学网--->

    到底是谁呢?我在我认识的美女中好像只有王婷立这个小妮子有点钱,不过她却是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从来不做生意,所以不可能是她。--凤-舞-文-学-网--

    “想什么呢?”黄亦文从厨房里出来,见我双手托腮,就像是思考者似的。

    我看了看黄亦文,说不定这个人她能想的起来,于是我就吧事的经过一字不差的告诉了黄亦文,黄亦文摇头说不认识,然后又笑着审问道:“是不是外面有女人。”

    外面有女人?我一愣,不会是妙嫣吧,呃……也不对,她一个小护士能有几个钱。

    唉,想来想去还是不想了,明天到公司去在说吧。昨天是我和黄亦文合同的最后一天,不过黄亦文却刷赖皮,说我住院的那断时间不算,必须补回来,我一想,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或许她的事还没有处理好,我要是现在和她终止了这种关系,说不定她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因为明天就要去上班了,所以今天我们打算出去玩玩,事先生明,不逛商场,不去服装店,所以我们决定去离这里不远的一座荒山,这座荒山经常有一些小侣去约会,当我们到的时候,山下已经婷了好几辆私家车。

    “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吗?”山下,黄亦文突然问我。

    我摇了摇头,以前只是听说这里是恋人的天堂,其他的像什么传说啊,故事啊,造谣啊,绯闻啊之类的我却从来没听说过。黄亦文一笑,“你没来过?”我点了点头。

    “呵呵,我说呢!来过的人都知道这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黄亦文走到一块石头上坐下,然后拍拍自己旁边的一块石头让我也做上去。我知道她肯定是要给我讲故事了,于是就乖乖的坐在了她的旁边。

    “传说以前这里是一片平地,平地的主人是一个叫风的男人和一个叫云的女人,风很云,而云也很风,他们的子很清苦,但也很甜蜜,男耕女织,逍遥快活,但是有一天,风不得不离开这片土地,不得不离开云。”

    说到这她突然停下了,看了看我。呃……他不会是想起来那个得了绝症的家伙了吧,唉,有时候想想还真有点羡慕那家伙,居然让我们的大美女如此死心塌地。

    她继续说,“云知道风的脾气,只要是他决定好的事,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劝不了他,所以云决定在这里等着风回来,这一等就是一辈子,云死了,可是风却一直没有回来。因为她的一片赤心感动了上天,于是,上天把她的尸体华做了一座大山,让她永远在此等着风。”

    顿了顿,她问:“这座山虽然人称缘坡(因为它并不高,所以用称它为坡也算是合合理。),但是你知道她原来的名字叫什么呢?”

    原来的名字?本来它叫缘坡就是从同学那听说的,但是原来的名字倒是没听人家说过,我当即摇了摇头,他微微一笑,眼神却若有若无的闪现出一丝伤感,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她嘴里吐出:

    “望、夫、山。”

    望夫山?望夫石我倒是听说过,这怎么又出来个望夫山。

    听黄亦文说这么多,似乎她对这座山很了解似的,难道她以前来过,那是和谁,前男朋友?除了他,我想不应该有其他人吧。“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她就拉着我的手往山上走。

    山路很崎岖,一路上难免有些磕磕碰碰的,走了十分钟我就有点不耐烦的开始牢,而黄亦文则一副正经的样子说:“这崎岖的山路就如同我们的人生一样,磕磕碰碰,沟沟坎坎总是难免会生的。”

    呃……她这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学问。黄亦文轻车熟路的走在前面,一只手死死的拉着我的手,生怕她一松手我就会跑了似的。

    我不愿的跟在她后,一路上倒也没说什么话,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反正走的我是累坏了,她一松开手我就一股坐在了地上,黄亦文见我坐在地上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做在了我旁边,我顺势往她上一靠,她体突然抽搐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真不知道黄亦文怎么会这么有体力,以前倒是没看出来,其实主要是因为以前没有给黄亦文展示的机会,真是应了那句话了: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看来黄亦文才是真正的登山行家。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一路走来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现在看了看四周除了野草就是野花,她带我去的地方肯定不是这里,果然,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山峰说:“那里,我们的目标是那里,传说那座山峰是晕的鼻子所化成的。”

    “鼻子变的。”我不来了,脘而一笑,:“既然是鼻子变的那就肯定有两个山洞喽!”黄亦文一副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没错,那里的确有两个山洞,而我带你去的地方就是那个山洞。”

    山洞?鼻孔?我靠,没事带我去钻人家鼻孔做什么,恶心死了。休息了很长时间,我很不愿的被黄亦文从地上拉了起来,并且她还在我的股上狠狠的踢了一脚,还说什么上面有草。

    我靠,有草,有草你干嘛不用我,我狠狠的还了她一个大白眼。来到这个所谓的“鼻子峰”,入眼的是两个硕大的山洞,于其他山洞不同的是,这两个山洞就像是人工开凿的似的,两个山洞紧紧相连,中间的一面天然屏障只有十几公分厚,我摸了一下,这中间的岩石不知道属于什么石头,坚固无比,或许是因为长期有人抚摸的原因,整个墙壁上已经有些细滑的感觉。

    黄亦文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指着左边的山洞说:“男左女右,你从这里进,我用那边进,到尽头我们会见面。”说着不等我做出反省,一把把我塞进了左边的那个山洞,然后自己又钻进了另一个山洞。

    “我靠,神经病,还分什么男左女右,怎么弄跟个厕所似的。”在山洞里我一边走一边抱怨。说也奇怪,从近来到现在我根本就没有现什么地方可以透光,但是我都已经拐了好几个弯仍然有微弱的光线存在

    。走着走着,突然现前面有一个叉路口,我想都没想就随便走了一个,然后没过多久就又是一个,然后又是一个,又是一个,也不知道走了多少个叉路口,我突然现有些不对,这里怎么像是一个迷宫。

    意识到这一点我就开始往回走,可是走了半天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我开始有些焦急了。

    心里不断的抱怨黄亦文,干嘛把我弄在这个迷宫里,难道她想把我困死在这里吗?坐了一会儿,我想:不能坐以待毙,既然能进来,那就一定能出去,我开始一路上做记号,拐过一个接着一个的叉路口,我突然现了一个东西,没错,就是我之前放的路标。

    没想到转了一大圈我居然又转回来了,唉,郁闷。

    突然,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我,我子一震,难道是黄亦文?就听后面有女人的哭声:“呜~我终于找到你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出去了呢,没想到你还在这里。我怕死了。”说完抱着我的手上又加重了一些力道。

    咦?听这声音不像是黄亦文啊,怎么回事,我一转脸,居然是一个漂亮的小姐,看她的年龄不过是2o出头,她看到我的脸,一张小脸立刻红了,赶紧擦了擦眼泪,说:“对不起,认错人了,对不起。”然后就害羞的跑开了。

    晕,原来是认错人了,看来她是和她的男朋友一起来玩的,那她肯定知道这里的事喽。我想叫住她,但是一转眼她就不见了,我顺着她的方向追过去,可是哪来的人啊,早就不知道跑进哪一条死胡同里了。

    “唉,走吧,看来这里应该也有什么故事,要不刚刚那女孩也不会和她男朋友来玩这么危险的故事。”走了很久,我现这里的人其实很多,光是我遇到的就不下于1o个人,而且还有人可笑的向我问路,我无奈的耸耸肩。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我就现现在我所走的路上居然都有我留下的记号,难道我是在转圈圈不成。

    既然这样不成,那我就胡乱的走,我就不相信大活人的能被一泡尿憋死。又又了很长时间,拿出手机一看,马上就要3点了,肚子已经开始咕咕直叫了,突然,一股无助涌上心头,难道我就走不出去了吗?

    后来遇到的人越来越少,我知道,他们肯定都已经出去,黄亦文多半也是出去了。我失落的低下头,却突然现一样东西。墙根出有东西,是几个子,仔细看了看,突然惊醒,原来如此,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原来这个迷宫是非常容易出去的,只要你一直朝着一个方向拐就可以找到出口,也就是说,你要么就见路口就朝又拐,要么就一直朝左拐,就一定能找到出口,我想了想,既然我是从左边进来的,那我就一直朝右拐,说不定黄亦文还没走出去,或许我可以遇到他也说不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和班花合租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