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1愤怒

    <---凤舞文学网--->

    【收藏啊朋友们, 晚上七点还有一章。--凤-舞-文-学-网--】

    “流氓,抓流氓啊,她敢抓老娘脯子。”女人的声音又开始的尖叫转边成理直气壮的吼叫声,

    我一回头,一个人影从我边窜了过去,不用说,这人一定就是那流氓了,我想都没想就跟了过去。

    其实我并不是那种见义勇为的人,今天或许是闲的蛋疼吧,明明上有伤,还学人家见义勇为。那流氓见有人在后面追他,吓的东碰西撞的,幸亏追他的人是我,后背有伤,不然的话他早就落网了。

    眼看我就要追到他了,突然后出现一只大手按住了我的肩膀,就觉得子一轻,似乎是被这只大手拎起来了似的,我回头一看,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副农民工的打扮,

    我脑袋一懵:不会是那流氓的同伙吧。

    那哥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拳砸在我的口,嘴里吐出标准的东北话,一边打一边愤怒的说:“俺叫你耍流氓,俺叫你再耍流氓,今天你遇到俺刘能算你倒霉,非揍死你小子不可。”

    叉叉你个圈圈,感他也是个见义勇为的主啊,感他把我当成那流氓了啊,感我这是好心没好报啊。

    我想解释,但是话还没出口就被他一拳给塞了回去,他这一打还没完了,再好的体也受不了这种连续的打击,我想反抗,但是肩膀被他死死按着,只要腰上一用力,后被的伤口上就传来钻心的疼痛,“扫把星。”我不暗骂一声黄亦。

    两分钟过去了,那哥们还在不停的捶打着我的口,就好像我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妈的,我强、你老妈了,还是强、你姐了。

    我的口越来越痛,几根骨头仿佛要断了似的,突然,喉咙一甜,就像婴儿漾了一样,我吐血了。

    呃……我突然想起来小的时候,有一次我不小心手指头被花上的一根扎到了,流了一点血,老爸看到后叹着气说。“流了这么“多”血,这得吃两个鸡蛋才能补回来。”现在我这一口吐的倒是多少,我不由的在心里感慨:“这得吃多少鸡蛋才能补回来。

    那哥们见我都突血了,他愣了愣,就不再出手了。谢天谢地,他到还有点人,不然今天我这小命算是冤枉的交待喽。

    我抹掉嘴角的血,刚想破口骂这哥们,却又听到那女的声音,她远远的指着我:“流氓,无耻…………你生的爹不亲娘不,彻头彻尾的丑八怪,张的跟足协联谢插腰似的,人见人怕,鬼见鬼仇…………”骂了一大会,她可是比黄亦文强太多了,先前还都是类似于流氓无赖的一些常能听到的,但现到后面,网络“名词”加大白话,完美的融合,经典的国骂,从头到尾没有一句话是重复的,一时让我再次懵住了。

    我今天终于知道当年诸葛亮是何等的卑鄙了。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壮观,把本来只能成下百十来口人的车厢,硬是挤下了不下于3oo人,人群中议论纷纷,一时间所有人都把流氓的这个重型帽子戴在了我的头上。

    我苦笑一声:“冤枉啊,不是我,你们认错人了。”

    “不是你?”那打我的哥们愤愤的看着我:“不是你你跑什么?”

    “我是帮忙抓流氓好不好,眼看我就要抓到了,谁知道你一把把我抓住了。”我解释说,这年头,好事难做啊。

    对于我说的话,那哥们似乎不相信,大量了我半天,突然冒出一句:“看你这样……还真是有点像流氓。”

    ,像?你以为你是道士会看像啊。

    他继续说:“你说你不是流氓你能拿出证据吗?”

    证据?难道你是想让我拿出证件,上面写着“非流氓证”?我靠,有没有搞错,我还没问你要证据证明我是流氓呢?

    “我是没证据,那你有证据证明我是流氓吗?”我没好气的说,现在受伤害的是我,我能不生气吗?

    “呃……”我算是看出来了,那东北哥们就一个憨厚老实的人,空有一蛮劲,但脑子吗?确实不怎么灵活,被我这么一问他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就在这时,那位被侮辱的女士说话了:“证据,这还要什么证据,你刚刚摸我的时候我可是看见你的样子的。”这女人说话没皮没脸,对于自己被人家摸也不做任何言语上的掩饰,反而声音越说越大,最后还在自己被摸的左上狠狠的抓了一把,说:“你当时就是这样摸的。”

    “…………”她这一比划不要紧,这下可是引起了无数色狼的目光,就听有人在后面小声的讨论,大体内容就是讨论一下她那脯到底有多大,最后一直认为最少也是d兆的,也有可能是e兆的。

    那女人听见人家谈论自己非但不生气,更没有脸红,反而露出一副自豪的样子。

    那哥们听说这女人是亲眼看到我摸她的,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怒火,抬手就是一巴掌,但我也不是傻b,能躲开的我自然就会躲开。

    头一低,就听见头顶“呼”一阵风吹过,然后就是我重重的又吐了一口血,原来我躲过他一巴掌之后,他居然用膝盖从下而上,正好撞在我受伤的口,就听“咚”的一声,我的骨就好像要断了似的疼,这是我从小到大受的最重的一次伤,真是后悔来海南玩,更是后悔自己没事找事,学人家见义勇为。

    “妈的,你姥姥。”我实在是怒了,一头撞再东北哥们的口上,然后骑在他上,不停的挥动着拳头,:“你他妈,的不要欺人太甚,我说我没有就是没有,……”

    还想继续骂继续打,却突然觉得后脑勺上被狠狠的打了一下,眼前一黑,脑袋一沉,就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就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缓慢的睁开眼,却又觉得阳光刺眼,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浑都痛的要命。挣扎了一会,终于睁开了眼睛,当看到眼前的一切时我突然吓了一跳。

    此时我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小上,白色的毯子,白色的墙壁,不用说,这里肯定是医院。前站着三个人,一个我非常熟悉,是黄亦文,那个和我住在一起的扫把星,而另外两个就有点陌生了,但又好像再哪见过,自习回想了一下,我不由的心生怒火,这两个人正是打我的东北哥们,和那个冤枉我的被占便宜的女人,看到我醒来纷纷露出喜色,然后又深深的把头低了下去。

    那东北哥们一只左眼肿的眯成一条缝,半边脸也肿的老高,不由的又有些想笑可是我着一笑就觉得后脑勺疼。

    看眼前这两个人的态度,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事的原由。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黄亦文趴在我边,一句话说不尽的柔,看她满脸疲惫的样子,在我昏迷的时候肯定是没好好休息。

    我轻轻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真是难得黄亦文能够这样对我,一时间仿佛我上的疼痛消失了一样,尤其是后的那个伤口。

    “嗯……韩先生,实在是对不起啊,事我们已经弄清楚了,的确是我们冤枉你了,还把你搞成这样,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女人一脸歉意的说,完全没有了当时那种理直气壮的样子,说着还撇了撇那东北的哥们,让他给我道歉,东北哥们也不会说话,简单的说了两句对不起后又重新把头低了下去。

    我也不是那种心肠软的人,哼哼,冤枉了我,把我打了,道两句歉就完了,哪有这么简单,现在老子受伤了,真好也被炒了,没有了经济来源,怎么着也得赔个几万块钱吧,但直接问人家要钱似乎不太好吧。

    想了想,与其我问他们早钱还不如让他们乖乖的自己把钱送给我的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和班花合租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