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8 这是什么

    <---凤舞文学网--->

    暗淡的灯光下,喧嚣的音乐中,人群早已沸腾,忘我的摇摆着躯,只有我一个人不知所错现在那里,显的格格不入。--凤-舞-文-学-网--

    那女孩散开头,疯狂的甩弄着,跟着又有几个女孩做着相同的动作,或许她们觉得这样很酷,但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他们像是一群疯子,一群吃了摇头丸的疯子。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于是我就问她“你叫什么?

    ”由于音乐的声音太大,她好像没有听见,我就加大的嗓门喊“你叫什么名字。”

    但她还是没有说话,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只是在那里不停的摇着。

    “你…叫…什么…名字…”我几乎把全的劲都用了出来,再次加大的嗓门,如果这次她还是听不到的话我也就没辙了。

    不过这次她是听到了,但她的回答确实

    “什么?听不清,大点声。”晕,这还听不清,我真怀疑是不是她耳朵被这里的声音震聋了。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哦,问我名字啊,你也不大点声,我叫王婷立,婷婷玉立的意思,怎么样,不错吧。”

    “嗯,还行吧!”“什么叫还行啊,我看我这段,这,这腰,这股,不是跟你吹,全世界也找不出第二个。”她一边说一边指着体的各个部位,就像是一个老师在交学生学认东西似的。

    没想到当年没有没来得及享受义务教育的我,现在在这里却享受到这种待遇,而且还是体艺术课,眼前的这个“老师”不仅讲的生动,就连她的这个本人人体素材,也是极品中的极品。

    “你怎么老师站着不跳啊,是不是不会啊。”她有些不屑的说,现在的年轻人那有不会跳舞的,尤其是这种自由奔放,没有任何规定动作的舞蹈谁都会跳,如果你不会,那就只能说你落后,或者说,你脑子不好用,少弦,听她的口气我肯定是被她列入了这二者之一。

    我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表示我正如她想的那样属于那种落后的类型,但我却否认我属于那种少弦的那种,不过这我能说吗,万一人家根本没有那种想法,我不是糗大了,自个先把自己给骂了,到时候就真少弦了。

    “看你这一打扮肯定是长期在办公室里蹲着没玩过这个,没关系,我交你,其实很简单的,你就跟着节奏晃动着体就行了。”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这衣服帮了我一个大忙。

    我开始随着节奏一点一点的晃动着体,然后学着她的样子疯狂的甩着头,但我并没有觉得这个有什么好玩的,反而有些头晕,甚至想呕吐。“你不用这么急的,刚开始做两个简单的动作就行了。”她冲我喊着。

    “哦,”我回答了一声,不在摇头,再次开始缓慢的晃动着体,婷立小姐看着我的杨不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笑,也懒得知道。

    女人,莫明其妙的动物。她也放弃了那种疯狂的动作,开始了和我同样的动作,但我觉得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自然,就像是一种生活习惯一样,而我就像是一个智能机器人,每一个动作都是照着别人的样子学的。

    我实在不知道这中游戏有什么乐趣,就这么开会的晃动,还不如欣赏我自认为肮脏的婷立小姐体。她每晃动一下,两只大白兔就随之她的动作蹦两下,仿佛马上就要蹦出来了似的,不由的让我想看看当它跳出来的样子。

    我的眼睛盯着两只兔子看的入神,它的主人似乎已经现了我,但她并没有生气,反而用两只兔子在我的口撒的蹭了蹭,柔软的兔子压在我结实的膛,就好像一个火苗在溶化一块冰川给它一丝温暖,同时也让它先了原形。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丝温暖,从内心的深处一直有一个声音,我知道这是在和我说话,它说:“抓住它,抓住它,好好的抚摸两下兔子。”

    我几次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出来,但理智又让我几次都强制的把它们缩回去。

    她看到我痛苦的样子不出大笑声,但在喧嚣的音乐中,这点笑声几乎完全的被埋没,但我还是捕捉到了一点,脸刷的红了,没想到我会如此出糗。我尽量克制住自己的绪,让自己充满更多的理智。

    她停顿了一回,再次向我出了的攻击,而且这次还带有她在我耳边深沉的喘息声,使我的理智防线再次破碎,色、再次占领了高地,感受着她的温度,让我深深的迷恋。当她撤离后,理智回归的我立刻转离开了人群,如果她再向我进行两翻攻击的话,保不准我今天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甚至有可能犯法。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样勾引我,难道是为了钱,看我一成功人事的打扮,想做我的小秘,或者直接说是妇?虽然这种想法有点肮脏,甚至有点亵渎人家女孩子,但是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到什么理由。

    我离开人群,她也跟着我后面,“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她笑着说,看她的样子完全没把刚刚的行为当作一回事。

    “一个正常的男人,遇到这种事都会受不了的。”我正色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通常男人受不了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啊。”她忽闪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像一个纯洁无暇的少女一样问。

    晕~我对她也无语了,能生什么事,我想你比谁都清楚,还来问我,你当我傻啊。

    “跳了吗,怎么躺汉了。”她掏出一块手绢给我擦去额头上的汗,我连忙接过手绢自己擦,免得人家误会,说我是花心大萝卜,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慢慢的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当擦到鼻子的时候,一股淡淡的清香扑入鼻子,我不由的在鼻子跟多闻了两下,这是女人的体香,让所有男人百闻不厌的味道,没想到婷立小姐连手绢上都是浓郁的体香,可见,她平时一定经常把手绢带在上。

    把脸上的汗珠擦干净之后,我对她说了声谢谢,然后就把手绢递给她,没想到,我手送的太快,她还没接住,手绢就像是一片树叶一样,飘飘下落,

    我突然瞪大了眼睛,她也一样,因为我现给我擦汗那玩艺根本就不是手绢,而是一天蕾丝小内裤,怪不得有那么浓的体香呢,这种蕾丝内裤是那种全透明型,

    可以这么说,穿于不穿,其实都一样,真不知道这女孩天天脑袋里都装的是什么东西。她尴尬的朝我一笑:“对不起,来的时候急,拿错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和班花合租的日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