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父子老少同争一春【今日第三更】

    <---凤舞文学网--->

    127父子老少同争一

    艳朵是什么人?她母亲还以为她是个处女,岂不知过她的男人说出来怕是她母亲没病也要被吓死了哩。--凤-舞-文-学-网--她已读懂了母亲目光里的全部内容,为了不让老太太担心,她向母亲解释说:“林老板可是个真正的好人,他不会有坏心的。林老板的太太周阿姨对人也很好,可惜死了。”

    语气里不无怀念之,母亲脸上又出现了诧异之色:“什么,他的太太已经死了?这样说来,他真的有心……艳朵,你是个漂亮女人,你可要当心男人不坏好意呀!他们……”母亲没有把话说完,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女儿,好一段子没见面,女儿似乎真正地长大了,变得更漂亮更成熟更有女人味了,很多事她应该都可以自己作主了。

    艳朵正想细问母亲的想法,正巧她的继父走进病房来了,她便住了口,当着继父这个男人的面是不宜谈这些事的。继父是个聪明人,他见母女俩沉默着,便立刻转了话题:“艳朵,你妈的病有希望治好了,你就别担心了。”艳朵心想,是容易治好,但等她治好了回家还不是要被你像个种牛一样的夜夜折腾,颠来倒去的,到时候还不定又折腾成什么样子哩。但能治好总比不能治好让人高兴,她还是不高兴了:“谁说的?”

    继父毫不隐瞒地说:“医生告诉我的,医生说,要做手术,这手术不难的,一次就根治了。”

    艳朵几乎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只要妈的病治好了,我就没忧愁了。”

    继父却郑重地说:“这医院里的事就交给我了,你还是回去上班吧。别耽误了工作,让老板不高兴。我看出来你那个老板是喜欢你的。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人见人哩。”他心里却在想,你这棵草怕是要被那个老头子吃了他凭什么对你这样好,还亲自接你妈来看病,还不就是想你的水帘洞吗?可惜了,好都让狗了哩!我想你这多年了,只是连个味儿也没闻见哩。

    艳朵却撒似地说:“好久没看见妈妈了,我想和妈妈多说几句话。”

    母亲却也觉得艳朵的继父说得有理,便对女儿说:“艳朵,你已看到妈了,快回去上班吧,别耽误了工作,这年辰,要挣一点钱的确不容易!”

    母亲和继父好像是串通了似地,合伙起来赶她走,她有些不服气,可细想又觉得有些道理,母亲和继父在老家能把子过下去,且能维持母亲治病的费用,不就全靠艳朵每月寄去的那一千多圆工资支撑着吗?尽管她明白那每月一千圆多圆的工资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只要肯和林老头,林老头说不定还会给的更多哩。这就是漂亮女人的好处,只要肯为男人叉开腿给他们给他们在她上在她的水帘洞里取乐,那钱就来的容易的很。艳朵早已熟知这女人的水帘洞能换来男人大把钱的道理,她觉得自己要想挣钱实在是容易的,两腿一叉,大不了在高高的翘起来,把水帘洞在男人眼前一露,那就来了。活干的轻巧,人也舒服了,钱还不少挣,这是实实在在摆明了的事,饱经人世沧桑的母亲和继父或许也已经看出些端倪来了,只是不便说穿而已。

    继父见艳朵好久没说话,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陪着笑脸说:“艳朵,我可没有别的意思,我说的话完全是为你好。我没有亲生儿女,已把你当成亲生女儿看待了。”

    艳朵对继父不有些同了,继父贪恋过她的美色,一门心思的想把她了,但终究也没忍心下手,反而说话小心谨慎的,生怕说漏了嘴,在生活上也尽心尽力地呵护着她,随着艳朵的渐长大,继父的自卑绪似乎也越发明显。艳朵朝母亲和继父点点头:“我陪你们吃一顿饭就走,放心,我已经知道怎样照顾自己了。我是女人了,不是女孩子,什么事我有分寸的。我绝不会让自己吃亏哩。”气氛一下变得宽松多了,

    艳朵慢慢地与母亲和继父聊家常,待到吃午饭时,艳朵买好饭,陪着母亲吃了,这才回到兰园。

    艳朵刚回到卧室,林敬远就来了。林敬远满怀dg笑眯眯地问道:“看见你妈了?又伤心地哭了一场?唉,还是有女儿好!可惜我命中没有女!”一副惋惜之,溢于言表。

    艳朵心想,你黄鼠狼给鸡拜年,在这装什么哩!要不是我漂亮风又迷人,要不是你想我的水帘洞,你会对我这样好吗?但面子上的伪装还是要做的,她连忙向林敬远表示谢意:“林老板,我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

    林敬远却假意正经的摇头道:“你不必谢我,你是我公司的职工,你有困难,我不帮你,谁帮你。我帮你是应该的。希望我们能互帮互助嘛!”

    林敬远说话,目光落在艳朵的脸上落在她鼓胀胀的脯和ai字上,艳朵觉得脸有些发烫,ai字也被他看的有些发硬想立哩,小ru头更是已经崛起了。她赶紧转移话题,一边分散林老头的注意力,发誓似地对林老头说:“老板,你放心,我一定要学好电脑,我也喜欢电脑。说实话,管理公司的能力,我没有,你有少老板协助!”

    林敬远却环顾左右而言他:“你得换一间宽点的屋子,里面配一台电脑,今后却用不着到办公室去学了,只让汪老师来这里。”

    艳朵明白他这是一步步的往下走了,给她换一间单独的大屋子,不就是为了他能常来而不被人打扰吗?艳朵估计,离林老头真正下手开她的子不远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她什么也不做他还给她发工资,还接她母亲来看病,还不让她付医药费,不就是为了最终能让她心甘愿的自己脱衣上叉腿露洞给他快活的吗?但她还没想好到底这腿叉不叉呢?她装作很不好意思发一些嗲地说:“老板,你这样关心我,我该怎样感谢你呢?”林敬远轻轻地挥了下手,没说任何话,便离开屋子走了。钓大鱼是要放长线的,林老头知道要想漂亮女人也是这个道理,必须先投资。

    第二天,林敬远便替艳朵换了一间宽敞的屋子,并配了一台电脑。艳朵坐在新屋子里,犹如坐在宾馆里一般,心倒也愉快了很多,她仿佛看到了母亲病愈的希望,心里又想着到底该如何报答林老板,是不是自己脱衣上叉腿给他呢?艳朵有些惶惶然。她正在出神之际,林应勤走进屋来,他略为害羞地说:“艳朵,我想去看望你妈,你也去吗?”

    艳朵不愕然,心想,这下麻烦大了,我这一块嫩他们父子老少两人都想吃,这个小狼也要发起进攻了,也要下手开了,这可如何是好呢?她只好的说“少老板,太麻烦你了。只是你去,不太好!”

    话一出口,她又觉得有些不妥,怎能对少老板说这些有头无尾的话呢,可她也认真想过了,这种事他父子俩同时卷进来了的确不好。嫩就一块儿水帘洞也就一个,两个人都要吃豆要,怎么办?

    林应勤果然对此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有什么不好,晚辈看望长辈,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艳朵连忙解释说:“你是少老板,份到那里去了,看望一个普通下属的母亲,会引起很多议论的。”

    林应勤不由大笑了,“别人怎样议论我都不管,我喜欢看望谁就看望谁。”他一倔犟起来,个也就出来了,少老板原来也是个个鲜明的人物。盛难却,艳朵无法拒绝,心想,就这样吧,走一步看一步,既然你们都想我,那就看老天的安排吧,事或许原本就很简单,父子老少两人争一块儿嫩就让他们争去吧。于是,艳朵又嗲嗲的说:“我就先谢过少老板了。”她便陪林应勤上了车,一路进城到了医院。

    艳朵向母亲介绍林应勤:“这是我们公司的少老板,他特地来看望你的。”

    林应勤口里亲地叫着伯母,恭恭敬敬地献上一束鲜花,这种礼节既时髦又便宜,对于兰园来说,要多少鲜花就有多少鲜花。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