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钓个帅哥解解馋

    <---凤舞文学网--->

    122钓个帅哥解解馋

    林敬远没想到儿子会突然这样发难,他心中很快闪过一丝恐慌,他将口中吐出的最后一个烟圈吹散了,语气沉重地回答儿子:“这种事。--凤-舞-文-学-网--告诉你和不告诉你都是一样的,因为你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他认为自己回答得很妥贴,又继续烟圈,那一串烟圈扩散开去,渐远渐淡,很有诗意。

    林应勤吐出一条烟龙,提高了声音说:“老爸,你如果早点将这消息告诉我,我妈说不定还可能活着。”他斜视了父亲一眼,理直才能气壮。林敬远心中的郁闷早就积聚得化不开了,他瞟了儿子一眼,怒声问道:“应勤,照你这么说,你妈就是我害死的?我就成了间接的杀人凶手了?”他那两道剑一样的目光直着儿子,他没想到儿子的出语竟是这么恶毒!他不得不奋起还击,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林应勤却不买父亲的帐,一句紧一句地说道:“老爸,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哟,是不是杀人凶手,只有你自己心里才明白。”他望着父亲气得变了型的脸,心中涌起一阵快意:你早就该受到良心的谴责了!

    林敬远急得近乎发疯了,他想难道这小子发现了什么?他知道我边有漂亮人?知道我和那几个女人有捣关系?他朝着儿子大声吼道:“我为什么要害死你妈?我和她是几十年的恩夫妻了,我为什么要害死她?”他的两个眼珠似乎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他站起来,用颤抖的手指着儿子,后面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他觉得自己表演的像是真的。

    林应勤欣赏着父亲暴跳如雷的形象,却用不紧不慢的语气说:“我妈老了,青不在了。我妈有病,你觉得是个包袱了,你当然不喜欢她了!你边有那么多漂亮女人,你应付她们都还应付不过来哩,当然嫌弃一个半老婆子碍你的事了。”林应勤的语气越来越尖刻,神里全是幸灾乐祸。

    林敬远举起巴掌,直奔到儿子面前,他要给儿子一个教训。林敬远的巴掌还未打下去,却被二个突然冲击来的人挡在中间隔开了。那个人就是艳朵。艳朵原来并未离开墓地,她想多陪伴周阿姨一会儿,便一直蹲在旁边,静静地不发一言。林氏父子争吵时,艳朵也不想出面制止,这毕竟是他们的家事,外人站在任何一方都是多余的。何况她也想从他们的对话里了解些什么来解答心中对这父子二人和兰园的那么多迷惑。父子俩的矛盾冲突渐渐升级,林老板竟然要动武教训儿子了,艳朵不得不站出来了。艳朵往中间一隔,大声说:“林老板,少老板,你们都不要争吵了,这件事要怪,只能怪我。那天晚上是我的失职,才使得周阿姨没有醒过来,我有错!”

    两个男子汉中间隔了一个弱女子,父子俩都不约而同的面面相觑了:艳朵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呢?这个漂亮迷人的女孩真是握着橄榄枝的和平使者,她一出现就化干戈为玉帛。这两个男人在内心里都想这个g感风sao的女人哩,怎么会在她面前表现的失态呢?

    林敬远立刻恢复了一个大老板的气度,他朝艳朵笑笑:“我和儿子讨论家事,不想被你听见了,让你见笑了,真对不起,艳朵!”林应勤也一时回过神来,朝艳朵谦然一笑:“我和老爸就是这样,平时总争个明白,得出个谁是谁非的结论。”

    艳朵故意满怀愧意地对林氏父子说:“我只能对两位老板说一声:对不起。周阿姨的病虽然很重,但我没照顾好也是个原因,请两位老板不要再为此事争吵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们再吵,周阿姨的灵魂也得不到安息的。”她说得随不是本意话,但却句句在,字字带理,林家父子心里也释然了许多,都宽容地点点头,表示凉解。艳朵不失时机地对二人说:“我们回家吧,在这里呆久了,会触景生的。”

    两个男人不再作任何争执,都想在这个女人面前为抓轨出一个好印象,一边为下一步把她弄上做好铺垫,他们都随着这个纤弱风的女人从公墓地上走下来,走回兰园,走回他们原来的生活中。周雅纹去了,连同她生前的荣辱,以及她生前亲朋好友所有的怀念。那令人心碎的一幕关上了,但真实的生活还在继续,活着的人还得活下去。兰园里随着艳朵等三个从阳光度假村里来的公关小姐而即将演出的大戏才刚刚拉开帷幕。

    艳朵为自己的未来有些担心,她今后该干什么工作,林老板没有安排。先前,艳朵进兰园时,每月1500圆的工资,她的工作就是侍候周雅纹这个特殊病人的,说是家庭保姆可以,说是病人护理也行。现在周雅纹死了,艳朵的工作称谓及工作意义都不复存在了,从实质上说:她已经失业了,她应该离开兰园了。她不能不明不白地在兰园呆下去,她必须有个名份。艳朵找到林敬远,小心地问:“林老板,现在我该干什么事呢?”

    林敬远睁大了那双迷茫的眼睛,想了好久,才说:“等我想想。我的心现在乱得很!”原来,这个男人也还没有对她的处理作出打算,他是不是会也像对他那个年轻美丽的隐密小人一样,把艳朵也留置在贴的位置,以便找机会慢慢接近从而了她呢?艳朵想这是最大的可能了,现在周雅纹已经死了,没有人约束林老板了,那他接触起漂亮女人来就会更加毫无顾忌了,艳朵隐约觉得自己迟早也是让他给了,这是他看她的眼神里明白无误的告诉她的内容。

    兰园的人还生活在周雅纹留下的影中。

    兰园里的悲伤气氛的解除,完全依赖于那一场明星演唱会。由三名当红歌手组成的“明星演唱会”在c城举行,便闹出了许多风风雨雨,无数的歌迷们想一饱眼福耳福,哪怕一百二十圆一张的票也得花钱买上一张前去风度。林敬远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为他的所有的属下每人买了一张票,说是让他们去见见明星的风采,也顺便让所有为他工作的人努力工作,为兰园的发展壮大、尽自己的一份微薄的力量。在艳朵看来,他这是故意在她们三个新来的漂亮女人面前炫耀他的财力。但是,应该说,每一个人得到这个消息都是很高兴的,他们感谢林老板的关怀和照顾。而只有艳朵为此事过意不去,她总以为周阿姨的死与林老板有关,但这只是一种直觉,没有什么证据!

    王丽华来邀艳朵:“艳朵,我们看完演出后去喝咖啡!借这个机会好好出去浪浪,看能在那咖啡厅里勾搭个帅哥不,弄个,好好一晚上,解解馋,过过瘾。嘻嘻嘻,你不知道,我那水帘洞很长时间没吃到小二哥味了,闹意见痒的要死哩,嘻嘻嘻,用手指解决不了问题了哩。非得需要男人的小二哥来一次才能解决好,还得是大粗壮实的那种菜能过足瘾哩。”

    艳朵却推辞道:“我不想去看,没有心。”

    王丽华万分不解:“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出去,是不是脑壳出了问题?难道你水帘洞不发痒?不想勾个帅哥一回解解馋?”

    艳朵点点头,表示承认自己的脑壳真的出了问题。她这一段时间被所发现的兰园的神秘和悬疑,以及林家父子还有林老板边几位漂亮却同样神秘的女人,包括徐妈等弄的很是疑惑不解。她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吃了胡利川和夏阳那样的亏,弄的成了高级ji女,是她一生最大的打击。现在这个存之地的兰园又这样令人费解,她必需摸清况,她可不想重蹈覆辙,不然她这一生就算是完蛋了,王丽华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自己走了。她了解艳朵这个人,说了不去,艳朵就定然不会去了。

    艳朵真的决定不去了,她独自坐在寝室里发呆,她的确没有心,周雅纹死了,她这个保姆还有什么实在意义,她是留还是走?何去何从?林老板都没有明显发话,她几次想同林老板谈谈此事,可刚开口就被林老板用话支开了,林老板似乎有意不给她这个机会。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