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金屋藏娇

    <---凤舞文学网--->

    121金屋藏

    艳朵不想与她再争论,便几下将碗里的饭扒完,站起来对王丽华说:“这顿饭吃得太久了,我们也该回去帮着做点事了。--凤-舞-文-学-网--”两个女孩走出了饭馆。

    艳朵和王丽华一起来到灵堂,帮着制做小白花。她本想去周阿姨的卧室里,整理一下周阿姨的遗物,但她没有那个胆量,尤其是在晚上。做小白花的工序虽然很简单,但艳朵以前没作过,做起来仍是动作迟钝,幸好有常在一旁指点,她才能勉强应付得了。艳朵手里制做着小白花,心里却在想着王丽华在饭桌上所讲的林老板金屋藏的故事,她想常这个小浪蹄子一定知道这个秘密。还有徐妈的世,也是一个秘密,她一定得问常。艳朵瞅了个空,在常耳边小声问:“常老师,听说林老板有一个很漂亮的……”后面的中心词没有说出来,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准确地为那个女定位,人?秘书?朋友?抑或就说成女人?

    常停了手中的活计,怔怔地望着艳朵:“你听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呢?”那惊讶之状,决不亚于听到脚下立刻就要发生一场地震那般强烈。

    艳朵支晤着:“没这事就算了,我也是听说的。常老师,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呀!”

    常却极不甘心地挖根问底:“到底是谁说的?周阿姨尸骨未寒,就有人说出这等话来!”

    艳朵后悔自己多嘴,无端地引出这些话题来,但心想,你个小浪蹄子装什么装,自己被林老板了,还管别人吗?怕是真的像王丽华说的那样,害怕有竞争者吧,于是就对常说:“常老师,你别生气,我是随便问问,是无心的。”

    常见艳朵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也不忍心伤害她,更不想让她看出她的过激反应,于是就语气淡淡地说:“我是说着玩的,都是闲话。林老板有无漂亮女人,与我们谁也没有关系。”按道理说,常说的倒是在在理的大实话。只可惜艳朵已经知道了她是林老板的人,是和林老板有捣关系的女人之一。灵堂里不宜高声讨论,各人便都知趣地做着自己手中的活计,沉着脸让气氛显得悲哀起来。

    周雅纹的遗体火化了,剩下的便是骨灰安放仪式。林敬远在翠屏山公墓为妻子买了一块墓地,他在最高处选了一个位置,准备让妻子长眠在那高高的山坡上。参加安放骨灰仪式的人并不多,除了佳丽兰园的职工外,还有周雅纹的生前好友,车子刚开出兰园大门,林敬远突然想起一件事,他将上的一把钥匙递给艳朵:“艳朵,还有一件事麻烦你,你去我卧室,将你周阿姨夜间服的两瓶药取来,连同她的骨灰一起葬进墓里。”

    艳朵接过钥匙,心里怯怯,她想,这两瓶药为什么也要埋掉,会不会这药力有什么名堂,难道他为了人方便,不想有林夫人在边碍手碍脚的,借我的手用药害死了她?这样一想,她心里更害怕,何况她现在还没有胆量独自一人进周阿姨住过的卧室。可她此时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到那间卧室里去,常在一旁看得明白,看艳朵可怜可的样子,心中便有几分不忍,就自告奋勇地说:“艳朵,我陪你去!”艳朵真是求之不得,朝常投以感激的一瞥,伸手拉着常,返回兰园去了。

    两个女人走在兰园里的水泥道上,常偏着头问艳朵:“艳朵,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陪你去取那两瓶药吗?”她的两道目光直在艳朵的脸上,似乎要将艳朵的心事看穿似的。

    艳朵有些感激地说:“常老师知道我胆小,特意来陪我,我太感谢你了,常老师!”她将常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

    常淡淡地说:“不完全是那样的,我是专门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你所提供的林老板的金屋藏的信息基本准确!”她的目光柔柔地发亮,闪耀着欣喜的光彩。

    艳朵没想到常在意这条信息,尚且如此认真地去做了调查,得到了证实,便吃惊地问道:“常老师,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可靠吗”她现在反倒怀疑起常的话来了,常的消息是不是也来自王丽华之口?若果真如此,那就只有王丽华才说得清楚了。

    常理了下额前的短发,颇为自得地说:“这是林老板亲自告诉我的。林老板说,他最近聘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秘书,是个电脑专家,人很能干,这次周阿姨的丧事便是那个女秘书暗中指挥办的。”常说得兴趣盎然,仿佛在叙述一条见头不见尾的神龙的故事。

    艳朵越听越觉离奇,此事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如此有名的佳丽兰园公司的董事长的秘书,竟然不敢公开露面,偷偷摸。摸的暗中指挥,其中定有蹊跷,心里想着便问了出来:“她既然是公司的秘书,为啥不公开露面呢?这种场合,正是秘书抛头露面的好机会呀!”

    常不假思索便说:“据林老板说,那女秘书的背景大得很。她是本市汪市长的女儿,她不愿意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官宦子女大都有这个毛病,死要面子活受罪。”听常说话的语气,她已完全相信那个女秘书的故事了。艳朵也从她的语气里听出来她酸酸的嫉妒味道,这是当然的,她也是林老板的人,她也被林老板经常来捣去,眼看着正牌儿林夫人死了,她就要得到一大笔家产了,可是又冒出来个美女秘书人来和她争夺,她怎么能咽的下气呢?只是艳朵现在越来越糊涂了,既然都是林老板过的人和他都有经常的捣关系,他应该互相瞒着才是,为什么要告诉常这个小浪蹄子美女秘书的存在呢?常又为什么要告诉她艳朵这些事呢?

    艳朵也只好相信林老板真还有那么一个漂亮的女秘书了,她心里暗暗地发出一声叹息,自己也闹不清这声叹息是为了谁?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默默地走到林老板的卧室前,又默默地开了门,两人心里都在想着同一件事。目光又同时投在了那两个药瓶上,一高一矮的两个药瓶,传送周阿姨度过了多少个惊心动魄的夜晚。艳朵将两个药瓶捧起来,小心翼翼地用一张红纸包好,对常说:“常老师,我们走吧!”常没说话,她环视了屋内一眼,点点头,同艳朵一起走出了屋子。

    两人刚走出屋子,便见那边站着一个人,痴痴地朝这边眺望。那人便是保姆徐妈,徐妈神暗淡,像是在进行无声的祭悼。艳朵朝徐妈点点头,便和常一起并肩走着。艳朵说:“徐妈这个人也神秘的,林老板好像很尊敬她。”

    常心不在焉地说:“他们之间好像是亲戚,又好像不是。”常说得模棱两可的,跟没说似乎是一样的。这些神秘的事和人物让艳朵心里充满了疑惑,她决心一定要揭开兰园之谜。

    翠屏山在群山环抱之中突兀拔起,山势奇伟,泉清林翠,气候独特,风景秀丽,常见云雾缭绕,被c城人称为云中公园。c城市前市长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便将其定为公墓区,且留言自己死后一定要葬在这翠屏山的最高处,永远地俯视着他曾经治理过的城市。林敬远受到市长留言的启示。便也在翠屏山的最高处为妻子买了一星墓地。周雅纹的亲友们在那星墓地前排好队,神庄严肃穆地看着林敬远父子将骨灰盒放进坑里,再把两个药瓶放在骨灰盒旁,然后培上土,垒起一块小小的新坟。又在坟前立了一块石碑。一切完毕,众人朝周雅纹的坟墓三鞠躬。林应勤点燃了一串鞭炮,放在坟上,鞭炮声响起来了,林敬远对各位亲友说:“各位先回吧,我还想在这里多呆一会,我改再酬谢各位!”

    众人纷纷离去。林敬远坐在坟边,闷着头抽烟。林应勤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父子俩在想什么,谁也不告诉谁。林应勤也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般抽着。一个昂首望天,一个低头看地,都以烟雾作为掩护。一支香烟快抽完了,林应勤看了父亲一眼,问道:“老爸,你为什么不把妈妈晚上昏迷的事告诉我?”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