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陪睡陪出了事儿

    <---凤舞文学网--->

    115陪睡陪出了事儿

    天已经黑了多时了,屋内的灯光淡黄淡黄的,但却没有一点暖意。--凤-舞-文-学-网--艳朵认真地将屋内的摆设观察了一番,心里做好抢救的准备。桌上只摆有两个药瓶,一高一矮,高瓶子里装的是红色胶囊,矮瓶子里装的是药丸。林老板安排得真仔细,这样才不会混淆。艳朵想,只要不出差错,自己就这样静静地陪坐一晚上也行的,年轻人,熬一个通夜也无所谓。她正想着,周雅纹却叫她了:“艳朵,你上来睡吧,坐着是要受凉的。”这声音显得遥远而又亲切,仿佛是母亲在千里之外的深呼唤。艳朵为这呼唤声感动了,便轻轻地应道:“周阿姨,我就这样陪着你最好。”周雅纹坚持要她上:“上来睡吧,别怕,阿姨没有什么可怕的。”她已经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艳朵只得轻脚轻手地上了,挨着周阿姨睡下了。周雅纹似乎没有精神说话了。便闭了眼,柔和地入睡了,鼾声均匀而细腻。

    艳朵不敢真睡,她始终处于半醒半睡的状态之中,且不时偷看腕上的手表,焦急地等待着那令人心悸的时刻来临。她可不敢大意了,万一真要是周阿姨在她手上弄死了,回来林老板以此要挟她要她,那她可就真的只能是叉腿打开水帘洞迎接林老板的小二哥了,并且说不定还要满足他的其他捣姿势哩。这些男人别看平常一个个老实的样子,真要是到了上去,疯狂着哩,起女人来别出心裁花样百出哩。在阳光度假村的时候,艳朵是深有体会的,那些老头子jg儿大的很,经验也丰富的很,常常把艳朵颠鸾倒风的来弄去,了上面下面了前面后面,凡是她上能放得下小二哥的洞洞他们都有趣要上一回哩。

    十一点半了,艳朵轻轻地坐了起来,仔细观看周阿姨有无异常,却见她睡得很安详,鼻息声仍是那样均匀有致。艳朵放心了,她又轻轻地睡下了,疲倦开始朝她袭来,朦胧中听得周雅纹一声惊叫,叫声不大,却将艳朵叫醒了。艳朵慌忙坐了起来,见周雅纹蜷缩成一团,子一动,脸色苍白如纸,双目闭得紧紧的。艳朵伸手探了探她鼻孔,没有一丝气息。艳朵吓呆了,她知道周阿姨开始昏迷了,要不是林老板提前告诉了她,她同样也会昏过去的。艳朵记住了林老板的话,这个时候千万别惊动周阿姨!

    约摸过了七、八分钟,周雅纹轻轻翻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她醒过来了。艳朵慌忙跳下去,走到桌前,抓起那个高瓶子,倒出一粒红色胶囊,一手扶着周阿姨,一手将胶囊喂进了她的嘴里,灌了她一口开水。周雅纹一张脖子,将药吞了下去,她朝艳朵微微一笑,那笑里充满了谢意。艳朵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周雅纹坐了起来,双手交叉前,像参禅似的。艳朵怔怔地看着她,自己也没有了睡意。周雅纹端坐了一会,脸上渐渐有了红润,她对艳朵说:“艳朵,你睡吧,我没事了。”艳朵心里计算了一下,她第二次昏迷是凌晨三点左右,距现在还有近四个钟头,自己可以稍事休息一会,便点点头,上睡下了。艳朵在阳光度假村的时候夜生活过惯了,那些男人捣起来是不讲时间的,眼睛一睁就想,不管是凌晨还是深夜。眼一睁开就开始摸捏她的小巧精致的ru头,摸一阵就滑到两腿间的水帘洞口去了,在那里抠抠这摸摸那,或者是直接弄进去揉搓,一直弄的艳朵水涟涟的润滑了,马上就开始骑到她上,两腿一分就开始她哩。所以,一般夜里她都养成了习惯,睡不踏实,随时准备迎接突如其来的捣。

    迷迷糊糊中,艳朵被一种细碎的咀嚼声惊醒了,她以为是老鼠在咬什么东西,可仔细一想:这样的屋子里怎么会有老鼠呢?她艰难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向周雅纹投以悄悄的一瞥,却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周雅纹左手端着一个小纸盒,盒子里装着白花花的大米,她右手从盒里拈起米粒,几粒几粒地放进嘴中,津津有味地嚼着,那响声便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周雅纹仰面朝天,旁若无人地吃着生米,她不知道艳朵正偷看着自己呢。艳朵不敢再看,连忙闭上了眼睛。艳朵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她总觉得周阿姨嚼生米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惊心动魄!她此时真不知道如何是好,林老板向她交待时,只说到了周阿姨每晚有两次昏迷的惯例,教她如何应急,如何让周阿姨服药,可从未提到过周阿姨有吃生米的恶习,不过林老板倒是有过明显的暗示,那就是他委托艳朵代他伴睡一夜时的为难神色,还有他一再提醒艳朵不要害怕时的犹豫语气,林老板当时已有了难言之隐。周阿姨为何会落得如此可怜而又怪异的一病呢,艳朵不敢再往深处想,想得越深倒越觉可怕。先前怕睡着了,艳朵此时倒真想早早入睡,可就是不能入睡。

    艳朵闭着眼睛,在高度恐惧中时刻警惕着。今晚的时光似乎过得特别慢,一分一秒都是如此地难捱。已经过了好久好久,那咀嚼生米的声音似乎已经停止了。什么声响也没有,偌大的卧室内刹那间静得出奇。艳朵微微睁开了眼睛,但见周阿姨神态安祥地端坐着,双目闭着,只是手里没有了那个盛生米的纸盒,那纸盒是如何不翼而飞的?艳朵倒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还未容艳朵细想,周雅纹子向后一仰,倒在了上仰面躺着。艳朵慌忙看表:此时正是凌晨三点过四分,属于周阿姨第二次昏迷的周期时间,这与林老板交待的时间相符,属正常。艳朵仍不敢怠慢,急忙起了,将那个矮瓶里的药丸抖了两片出来,握在手心里,随时等待周阿姨醒来时服下。她站在前,观看周阿姨的脸色,却见正面躺着的周阿姨更加美艳动人,虽然脸色蜡黄,但秀眉美目仍是遮掩不住,可惜只是一种病态美!艳朵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她突然想起,林老板曾交待过:周阿姨第二次昏迷时,一定要将她搬来向右侧睡着,千万不能让她仰卧着!记得林老板说这话时神色有几分凝重。自己怎么这个时候才想起呢?艳朵顿时惊出了一冷汗,她慌忙将两粒药丸放在桌上,几步走近前,爬上,双手努力地将周雅纹的子搬了过来,让周阿姨脸朝右面侧卧着睡了。触到周雅纹的子时,艳朵分明感到了她的上有些凉意,这凉意却有点非同小可!艳朵心里再也踏实不起来,她担惊受怕地站在边,焦急地盼望着那艰难的十分钟快些过去,周阿姨能适时安然地醒来。

    艳朵一手端了开水,一手握着药丸,不时看看手表。十分钟时间到了,周雅纹没有动静。艳朵虽然有些心慌,但她还是稳住了自己,别慌,林老板说的第二次昏迷的时间是十分钟左右,多两分钟是左右,少两分钟也是左右!再过两分钟。周阿姨一定会醒过来的。又过了两分钟,周雅纹仍在昏迷之中,艳朵真正地惊慌了,心里祈祷着:周阿姨,你快醒过来吧,你可千万别吓唬我呀!可周雅纹一点也不因为她的焦急而有清醒过来的半点迹象。依然安详地向右侧睡着。这时的时间又过得特别快,秒针有节奏地滴嗒着,已超过十五分钟了,怎么办?林老板并没交待周阿姨十分钟以后仍没醒过来该怎样急救,她已经遇上麻烦了,不仅是麻烦,说不定是祸事呢!周阿姨死在她手里她就什么也说不清了哩,林老板要是一次要挟她让他,她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只能听话的乖乖叉开腿露出水帘洞给他了哩。她手脚无措了,真想大哭一场,可这静静的凌晨,有谁能听见她的哭声呢?此时此刻,她最需要有人能帮帮她,孤立无援原来是这么的可怕!周雅纹昏迷快到二十分钟了,她该不会永远醒不过来了吧!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