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林荫道上风流事

    <---凤舞文学网--->

    113林荫道上风流事

    艳朵明白,其它两个原来一起的姐妹也明白,他这是给她们留下一个能联系的线儿,最终目的还是想挂上这几个女人中的某一个,找机会能了哩,这几个女人都太迷人太g感了,没有男人见了不想的。--凤-舞-文-学-网--

    丁华双也不甘示弱,随即抓出一大把名片来,步宇文浩之后尘,一个一个地挨着发。林敬远则到柜台上买单去了,给两条色狼留下了短暂的机会。曲终人散,飞鸟各投林。林敬远开着本田,载着四位女孩,先去了常的学校。常在c城市的一所教师,业余制作广告则是她的第二职业。轿车开进一所中学的大门,再拐进一片林荫中,停下了。林敬远和常都下了车,两人并肩走在一条林荫道上,暗淡的灯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艳朵趴在车窗口,目光一直追送着林敬远和常的背影,她想看他们在只剩下两个人没人干扰的时候是不是会做出点儿什么。王丽华和普晓正在为不久即将看到的演唱会而争论着,两人都显得激动不已。艳朵看到:两条人影在林荫道的尽头站住了,两人似乎正在告别。倏地,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两颗头靠得拢拢的,他们在亲嘴儿!艳朵还看见,林老板的手在常上摩挲着,ai子一直摸到小腹下,摸的很快,也很有力的样子。时间是紧张的,不许他像时间宽裕时那样细细的摸,只能是这样快速的摸几把过过瘾。艳朵的心猛地收缩了:林老板与常老师原来真有私!他们真是捣过的哩。这下可得到证实了!好久了,那两条人影才分开,以低昂是常不让林老板摸了。艳朵真为他俩捏了一把汗,万一王丽华和普晓掉过头来看见了回去说出来怎么办?林敬远回到车里,脸上似乎还有未曾平静的激动,艳朵偷偷看了一下他的裆部,发现那里面的小二哥还有点儿硬硬的翘翘的样子,把裤裆顶起一个小鼓包,但不注意看看不出来。她想他刚才一定是摸常的水帘洞摸的兴起发sao了哩。林老板一踩油门,本田掉过头来,从校门内疾而出。

    这一夜,艳朵久久不能入睡。她老想着周阿姨那张苍白的脸,万一在某个晚上闭了眼睛就不再醒来,那脸就永远地苍白下去了。她又想到g感迷人的、妖媚漂亮的常,在林荫的深处突然与林老板搂抱了,和他亲嘴了,还让他肆意的摸她丰满ai子和隐秘的水帘洞,他们一定是捣很长时间了,那么她会不会成为林老板未来的女人?她又想到了林老板的儿子林应勤那双冷冰冰的眼睛,和冷得像生铁一样的说话语气,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是否和谐?今天晚上为什么不见林应勤到火锅厅吃火锅?莫非林应勤有意要避开他的父亲?如此一个拥有数千万巨资的三口之家,关系似乎复杂得不可捉摸,扑朔迷离,云遮雾障。自己这个小保姆的角色,应当怎样充当才算合适。夹杂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应该怎么样对付呢?他们其中的一个要是像我表白要我的意思,那该怎么办呢?艳朵越想越不能入睡,越想越清醒,她索起了,到外面走走,时间还早。在水泥道上行走是安全的,有高高的围墙圈着的这座大花园,任何一个角落都不会有危险的。

    月光下的水泥路泛青白色,花木中的香气升腾起来,混和着夜的潮湿,在地面上缓缓流淌着,更增加了花园的几分柔密意。艳朵一边走,一边伸展手臂,做着深呼吸,真想把这新鲜的气息全都吸入中。艳朵倏地瞄见那边有一星火光忽闪忽闪的,火光很小,时亮时暗的,是有人在那里抽烟。

    好奇心驱使着艳朵,她朝着那一点星火走去。走拢了,便看见有一个人蹲在花园边,两根指头夹着一颗烟,不时吸一口,烟头便闪亮一下。艳朵费力地猜测着这个抽烟的人是谁?这里面有二十多名花工,有男有女,全是招聘来的,王丽华和普晓便是其中的两位,其余的,艳朵均不认识,要猜也猜不出来。艳朵正走开,那人却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烟头往地上狠狠一扔,并踩了几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艳朵这才认清了:他是林老板的儿子林应勤。艳朵一时手脚无措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打个招呼吧,又不知该如何称呼他。她突然来了灵感:对主人家,不管老少,现在时兴称老板,不妨叫他老板吧!

    艳朵带着几分嗲嗲的称呼道:“林老板,你还没睡?”说话时,她低着头,两手放在鼓胀胀的下腹部那个三角区上,轻轻地搓着,准备接受这位林老板的冷淡,这位少老板给她留下的印象就是冷淡,但她知道那都是男人的伪装。通常况下,有城府的男人看上哪个女人,想她了,往往先表现的冷淡,让女人放松警觉,然后一点点的不动声色接近,最后突然一击,在她措不及防的况下,弄上了。

    林应勤却笑了:“你怎么这样客气,也称我老板了?我也是打工的,跟你一样,是个打工仔,替我老爸打工!”

    艳朵有些奇怪了,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便抬起头来,不解地问:“这个兰草公司是你家的,你不是老板,谁是老板?”

    林应勤笑得更凶了:“哈哈,一个公司,除了董事长是老板外,其余的人都是雇员!真正的老板是我老爸!”他用双手比了个滑稽的动作,在月光下显得有几分夸张。

    艳朵忽然问:“你妈妈到底得的什么病?听你爸说,好像严重似的。”此时此刻,艳朵有强烈的好奇心,她想能不能通过这个少爷的嘴了解到林家的一些况,这也学对以后她呆在这里有很大的用处。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先了解环境才能更好的做出反应。

    这一问,林应勤的绪突然低落下,声音里也溢满了伤悲:“我妈的病好不了啦,她得的是类风湿心脏病,还有其他疑难杂症,只有拖一天算一天了!”

    艳朵却装作满有信心地说:“这种病肯定能够治好的,现在的科学那么先进,你家又有钱,为啥不住进大医院里治疗呢?”这是她隐在心底的疑问,现在总算说出口了,她也希望能得到一个圆满的答复。

    林应勤的语气突然又变得冷了起来:“这是我们家里的事,你最好别管!”一句话又将艳朵拒到了千里之外,刚刚失踪不久的冷漠又回到了他的上。这个人真是太怪了,怪得不可理喻。艳朵见问不出什么,只好装作客气地说了句:“对不起,我下次不问了。”

    林应勤也没再说话,又蹲下去,点燃一支烟,继续抽,烟头的火光一闪一闪。

    艳朵想再同他说点什么,可又怕讨个没趣,只得走开了。她心里想,拽什么拽,你不是看上我了想我吗,有朝一等你急的要死,小二哥发硬硬的要死,把我弄上的时候,我自己把自己脱光让你ai子ai子摸挑逗你,却偏不叉开腿给你水帘洞,到时候看谁拽!

    月色照着宽大的花园,花园庄严地沉默着,不肯说出自己的隐

    子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的重复。缺了又圆的黄月拖着时间的破车蹒跚而行。

    艳朵已经习惯了大花园里的一切,她觉得生活很美好这里的空气新鲜,色彩艳丽,每天有鲜花相伴的子是不会乏味的。这里的人缘也好:林老板表面真诚宽容,气度俨然,有专家企业家风采,应该是一个干大事业的人。周阿姨对人平和,虽有病而不失大家风范。林应勤是个外冷内的小伙子,虽生活得压抑而仍不失奔放,给人以信任感。王丽华、普晓一群姐妹们扫这里来了告别了过去那段不堪回首的子,也不乏天真活泼,凭添了生活的无限的趣。艳朵每天上两次班,上午,确切地说是早晨,她陪周阿姨看花;下午,她替周阿姨查阅资料。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