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宇文浩被捉奸 丁华双偷富婆

    <---凤舞文学网--->

    112宇文浩被捉丁华双偷富婆

    宇文浩只好把那条信息吐了出来:“市文化局要搞一次商业演出,需要四百盆鲜花装饰舞台,你说这笔生意如何?”

    林敬远的兴趣倒不在乎那生意的大小,而是关心演出的品味:“到底是哪些人来演出,这样看重舞台装饰?”据他所知,市文化局是有名的吝啬单位,每次演出都是凑合了事,连塑料花也舍不得买一束,这次怎的倏然大方起来了,居然要买四百盆鲜花?是不是有什么政治任务演出,或者是政府行为驱使?可又明明是商业演出,这就让人有些费解了!

    宇文浩把自己杯里的酒喝干了,才说:“有打头阵,、当副将,名副其实的大牌演出。--凤-舞-文-学-网--每支歌两万。和每支歌一万,连演唱两个晚上,让歌迷们过把瘾!”

    常略带欣赏地语气说:“还不错,可以听听她唱几首。其余的就可以免了,我尤其反感那些假摇滚!”

    林敬远看了常一眼,向宇文浩说:“你是宣传部门出来,到时给我弄几张票,我要请客!”艳朵看出来了,林老板开始是对这演出不感兴趣的,可是常这个女人开口说话了,她的一时是她想看,林老板这才上了心。由此可见他是很宠她的,由这也可以推断出,这两人在的时候,常这个小妖精一定是把林老板的小二哥伺候的舒舒服服快快活活的哩,要不然林老板是不会对她这样宠的。男人就是这样,女人只要在上让他们的小二哥舒服了,对他百依百顺,变着花样的配合他,甚至发着浪劲儿的给他,那他就会离不开你的水帘洞哩,在生活中也就会宠着你着你,对你也百依百顺,他图什么?还不就是图给你哄高兴了,他要你的时候,你会毫不迟疑的把腿叉开让他哩。这些道道,艳朵是深蕴的。这就叫鱼离不开水,水离不开鱼,鱼水交欢哩。

    宇文浩拍着口说:“这没问题,甲票每张一百五,你要几张?”

    林敬远看了四个女孩一眼:“四张吧,就请她们四位,位子要最好,价钱不论!”乖乖,这林老板不简单,还想玩一炮轰四洞哩。一个常的谁来扭动还伺候不了他吗,他有一个常不够吗。可是他哪里又知道,除了常的另外三个女人哪可不是吃素的,真要在起来,他恐怕是连其中的一个都伺候不住哩。这三个女人那是何等的人物,那可是经百的女人哩,她们那张下面竖着的红嘴恐怕夹吃的小二哥要不林老板见的还多哩。只是艳朵一时间还琢磨不透他的意思,难道他真想一个人四个女人吗。那他可真是贪吃。

    宇文浩高兴极了:“噫,又给我一次吃回扣的机会。喂,林老板,四张够吗?还有你呢,你不看?”这个家伙还算精细,一下便把问题找出来了。

    林敬远摇头:“我哪来时间看?你们是知道的,我百事缠,里里外外事多得很,何况,也没有兴趣。”

    丁华双插嘴道:“那不行,请客不陪客,世上从来没有这种先例!即使我们依了,几位女士也未必要依。让四个如花一样的女人一起看演出,边却没有一个男人作陪,那多不像一回事哩。”他已摆开架式,要替四个女孩打抱不平的英雄气概溢于言表。仿佛自己就是四个女孩的保护伞似的,他偷偷地瞟了四个女孩一眼,看她们是否买自己的帐。要是有谁流露出买他帐的意思,他就要像苍蝇叮有缝蛋一样的叮上去了哩。放着这样多的漂亮女人在这,不能都让姓林的一个独占了呀,要是没机会上一个,那真是今生之一大不幸。可惜,四个女孩的表都很木然,仿佛在听着一个不关于自己的故事。

    林敬远颇为遗憾地说:“要是白天演呢,我还可以看一场。可是晚上就不行了,常老师是知道我的具体况的。”他向常投去一个求援的目光,常点点头。艳朵就想,这个老sao货还真是大胆,当这么多人的面儿敢这样说话,这是什么意思,这意思不就是说他和常关系密切吗,常是你什么人为什么和你有这样密切的关系,还不是显摆你俩捣过了才有这样的密切关系嘛。男人就是好显摆,以过漂亮女人为荣哩!艳朵心里说,你们是捣的人,她当然了解你了,恐怕你那个地方几根毛,常这个小sao狐狸都为你拨开了认真数过哩。

    宇文浩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我明白了,林老板晚上要陪女人!”

    林敬远毫不隐讳地点点头:“你说对了,我晚上的确是要陪女人,陪自己的那个女人,一个晚也不能缺席!”

    宇文浩不屑地说:“老夫老妻了,还有啥陪头?你没听说过这首歌谣:拉住小姐的手,心里在颤抖,小二哥冲动想吃;拉住人的手,酸甜苦辣啥都有,小二哥激动就要进水帘洞;拉住老婆的手,好像左手握右手,小二哥垂头丧气缩着头。”

    桌上一阵哄笑,大家都笑后面那句话说得太形象,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谚语的精华。

    林敬远却笑不起来,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的老婆不一样,每天晚上我睡在她的旁,总是似醒非醒,一旦睡熟了,就怕她也跟着睡熟,再也醒不过来。”

    丁华双惊异地问道:“有这么严重?嫂夫人到底得了什么病?只要不是绝症,就可以医治呀!”

    林敬远摇头:“医生只能医到她的病,却医不了她的命!她每晚上要昏迷一至二次,现在已增到三次了。”他的脸上已现出难以言状的悲戚。

    大家都沉默了,只有火锅盆里的汤在沸腾不止。三个男人也不再谈女人,喝酒。除了女人,还有酒是属于男人的。只有同心是属于男人和女人共有的。

    宇文浩将袖子一捋,对两个男人说:“我当桩,每人十二拳!”真正的男子汉气魄又回到了他的上。

    宇文浩是市委宣传部的新闻干事,是专职写作干部,只是他创作的主要内容是为领导涂脂抹粉和替本市树立社会形象,他是c城不可少的颇具政治色彩的一支笔杆子,但他不满足这些,他要靠文艺作品成名,于是他也写诗,写小说、散文,发表了不少文艺作品,在c城也算得上个响当当的人物。可宇文浩有个弱点:好色。只要遇上有姿色的女人,他便像蜜蜂看见了花一样,轻轻一沾就上了,他管不住自己裤裆里的小二哥哩。宇文浩就是因为同宣传部的一位女打字员在打字室里捣的正欢水汁液直冒的时候被当场抓获,又羞又怒之下,他便辞了公职出来江湖。丁华双原本是政府工作人员,则因为与一有色有财的女老板缠不断难捱花期忿而丢了公职丢了老婆,专心出来做生意寻风流快活了。两条色狼经常聚在一起,坐茶馆、谈诗论文谈女人,狂歌痛饮,联袂行动,共历沉浮,有女人共同,有钱共同子过得放不羁。常常将整个c城闹得沸沸扬扬的。有的女人谈起这两人来感到害怕,怕被他们叮上了,可也有的女人谈起这两人来向往,满脸羡慕的颜色,那样子说明很想被这两人上一回。这就是女人和女人的不同哩。这两条色狼又偏偏做的花卉生意,故此与林敬远也有了不解之缘。

    三个男人斗了一阵酒,斗得意气风发,酣畅淋漓,但各尽兴了。林敬远看了下表,站起来说:“对不起,我要告辞了,各位已经尽兴了吧!”

    两位男子站起来,向林敬远拱拱手,称谢道:;“多谢林老板的款待!”

    宇文浩则从上衣袋里掏出几张名片,分发给几位女孩:“卑人是搞花卉艺术的,诸位是后起之秀,望多多联系,多多指教,多多关照,多多……”发给艳朵时,目光则停留在她的脸上,久久不肯离去。那眼光分明是这几个字:迟早有一天我要了你。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