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花蕾初绽的女人

    <---凤舞文学网--->

    111花蕾初绽的女人

    服务小姐一声吆喝,将所有在座的人的话都压回去了:“鸳鸯来了!”她将火锅盆放在灶圈里,朝在座的客人们灿然一笑,便开始了作。--凤-舞-文-学-网--

    锅里的汤很快就滚烫开了,林敬远拈起一块毛肚,水里,对几个漂亮女孩说:“烫毛肚,数十三下就正到火候,所以又叫十三烫。”他目光柔和地看了艳朵一眼,示意她快拈毛肚下锅去烫。艳朵心里一动,在他的眼光里看出了一点儿别的东西,是那种她非常熟悉的男人看上了她想她的眼光,在阳光度假村的时候,那些男人们就是用这种眼光看她,然后再看一眼跟在后面的夏阳,夏阳就明白了,就会吩咐艳朵,去,好好把自己洗干净了,尤其是像水帘洞那样的重点部位,一定要仔仔细细用水洗干净,里面也翻着洗一下。然后自己到老板房间里去,一定要配合好老板你,让老板的舒舒服服的!。

    服务小姐给众人倒好了酒或饮料,林敬远端起杯子,正要致祝酒词,却被宇文浩拦住了。宇文浩说:“第一杯呢,无论男女都得一样,不能有的喝白色的,有的又喝彩色的。”

    林敬远有些为难地说:“可她们还是孩子呀,让她们喝白酒是一种摧残。就随她们喝点饮料罢了。”他的确不忍心让这些花蕾初绽的女孩被酒精毒害。可是他哪里知道,这哪是几个花蕾初绽的女孩,她们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过多少回了哩,简直可以算花期开罢了。林老板和王丽华也是偶然相识泛泛之交,所以不了解她们的过去。他只是从年龄上推断她们是花蕾初绽的女孩,岂不知,要是弄到起来,保管林老板没见过没听过的招数姿势她们都能用出来哩,那时候这林老板绝对不会说她们是花蕾初绽的女孩了。

    谁知林敬远的话音刚落,王丽华便站了起来,豪气万丈地说:“没关系,一杯两杯白酒,还难不倒我。我喝。”她说的是实话,在阳光度假村的时候,这些高级公关小姐们受的培训里就有喝酒这一项的。陪客人喝几杯小酒,也是在正式上捣之前一种有趣的。过去的ji院里那些ji女就会这样弄哩,男女都喝点儿酒,在上的时候就会越发的也越发的放得开捣,会达到一线不到的效果哩。

    普晓也跟着站起来凑闹:“我也能喝酒!”又一条女好汉站出来了,林敬远一点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戏剧的变化,一时也觉得难以应付,他悄悄地向艳朵投以一瞥,生怕她第三个站起来。

    宇文浩为两个女孩鼓掌喝彩:“好,现在的姑娘就是不一样。爽快,我喜欢!林老板心疼你们,说你们不会喝酒,女人自带三分酒嘛!漂亮的女人让男人看一眼就醉了哩。要是再有幸能用上一用,啧啧,那就愿做石榴裙下鬼了哩!”

    丁华双也开始凑闹了,他朝服务小姐招招手:“将各人杯子里都换成白酒,一个也不能漏网!”在酒桌上,首先挑起战争的是男人,他们想看到的失败者当然是女人。女人失败了被灌晕了,那男人就有机会醉鸡了哩,即便是不成醉鸡,那也可以沾点儿小便宜,摸摸醉鸡ai子,捏捏醉鸡的小ru头或者是在那下腹部的三角区挠几把闻闻味儿,也是过瘾的哩。此时的林敬远已经无话可说,再怜香惜玉也是无用的。他又有意无意地看了艳朵一眼,看她慌不慌张。艳朵满脸胀红,细声说道:“请各位原谅,我不会喝酒!”她说的也是真话,她天生不能喝酒,有过敏反应,当初在阳光度假村里进行这项培训的时候是实验过的,所以最后也就放过了她参加此项培训。

    王丽华却瞟了艳朵一眼,把话接了过来:“艳朵,别怕,有我和晓给你扎起,你那杯酒我俩抬了。”一副豪气云天的模样,大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派头。林敬远莫奈何,只有心里暗暗叫苦!他要是知道这两个女人的底细,也就不会这样了。

    服务小姐的手脚也算麻利,几下就把所有杯子里酒换成了一样的颜色,一样的份量。林敬远端起酒杯,看了众人一眼。以主人的份祝酒说:“朋友相聚,在友谊不在酒。我还是那句话,酒桌上男不与女斗。第一杯酒,男人喝干,女孩随意。”他与众人碰了一杯,自己率先饮干了杯中酒。

    林敬远已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宇文浩和丁华双似乎也无话可说,两人互相望,递送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将自己杯中的酒喝完了,也不好意思再四位女士饮酒。王丽华和普晓也是聪明女孩,她俩也从林敬远的话中听出一些名堂来了,知道林老板不喜欢赌酒,便也不敢兴风作浪卖弄sao劲儿了。酒桌上的气氛平静下来,但话是不能少的,无话不成火锅。林敬远可算找到了话题,他对两位客户说:“两位先生同我做成了两笔大生意,我自当谢两位一杯酒,但我得先谢常老师二杯,她替我画了广告,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两位先生不会见怪吧!”说着,便为常倒了一杯红酒。林敬远为自己倒了满杯白酒,与常碰了一下:“感谢你的竭力支持!我先干为敬!”一口喝于了自己那杯酒,不失风度地朝常点点头:“你随意。”

    常笑着说:“恭敬不如从命!谢谢林老板的诚意!”便干了那杯红酒。艳朵就想,这真是一对儿真意切的野鸳鸯,在这个时候也还弄点儿调出来,看来在没有人的时候他们两人捣在一起,还真不知能出什么花样什么出来哩。看起来他们俩的捣应该是很和谐的哩。林老板正是如虎之年,常又漂亮g感迷人妖媚无边,她一定是很会配合林老板的捣的,一定能把林老板的蚀骨,快意无边哩。

    林敬远这才斟满三杯白酒,准备与两位客户干杯,他端起了酒杯,正要相碰时,宇文浩的手机响了。宇文浩将酒杯放下,对林敬远说:“对不起,林老板,我得先接电话,说不定是哪位红颜知己相约呢!那今天晚上我可就可以享受美女了,也就有力气活干了哩!”他颇为得意地看了艳朵一眼,觉得很是自豪。现在的男人就是这样,有了点钱和势,便以玩过多少女人过多少女人来确男人的价值档次,以能得艾滋病为最高追求。众人吃着火锅欣赏宇文浩打电话,宇文浩对着手机哼哈了一阵,关了手机,对林敬远说:“林老板,你明天还得请我搓一顿才行,我又给你揽了一笔生意,不请说不走呀!”

    林敬远急问:“什么生意,值得我请你搓一顿?”他是故意要出那笔生意来的,在商言商,生意人最关心的自然是生意了。

    宇文浩却不顾左右而言他:“噫,刚才碰了杯还没饮酒呢!我还没说祝酒辞呢!”他端起了酒杯,却有意要吊林敬远的胃口。

    林敬远只好端起酒杯,说了声“谢谢合作!”与两个男人碰了,一饮而尽,便期待着宇文浩说出那笔生意来。

    宇文浩摸了摸无须的下巴,目光里流露出淡淡的贪婪:“这一顿非搓你不可,还得搓海鲜才行。正说呢,我还该吃回扣,眼下的行就是如此!”绕了半天弯子,他就是不肯说出那笔生意是什么,就像小说中的悬念一下,把读者的胃口吊得急不可耐了,但就是看不到下文。又像是女人让男人也上了,衣服也脱掉光了,就是不叉腿,老是对你嗤嗤的笑,那笑还满带了妖媚和勾引的意味儿,你去一碰她她就躲开了,还故意让你看见把两只腿夹的更紧,你说你急不急。那个时候,你恨不得给她喊小姑哩。

    就连丁华双也听不下去了,卖关子也不能太过分。丁华双说道:“是泥鳅是黄鳝,你就早点亮出来,不要婆婆妈妈。再好听的戏也只宜唱一次!”语气里已有些明显的不屑,出风头的空间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占完了吧!独角戏有什么好看的。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