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野鸳鸯调情

    <---凤舞文学网--->

    109.野鸳鸯

    走完了通幽的曲径,便是一个小小的椭圆形花园,园中有几株高大的七里香,均有两丈来高,黄色的、白色的花开得正欢,周围却是一圈盆养的水仙花。--凤-舞-文-学-网--那些水仙花开得更美:勺的花冠是淡黄色的,副冠却是黄色的;有的花冠是白色的,但副冠的边缘却有一点红色,美得惊艳;有的花朵很小,颜色鲜黄;有的花冠和副冠都是一片纯白。还有两盆水仙,全是鲜红色的。水仙与七里香搭配在一起,没有红霞泛彩、如火如荼的烈,而却多了一种清淡雅致的恬静。

    常站在花园外,凝视良久,忽然指着两盆红水的花问:“据我所知,世界上的水仙花都只有黄白二色,还不曾有红色水仙花。你这红水仙是不是用颜色染的?”

    林敬远微笑着摇头:“常老师,你没说对,红水仙是有的。唐玄宗曾赠赐貌国夫人红水仙十二盆,盆皆金玉七宝所造。可见红水仙之名贵。此事有史可查,王敬美所著《学圃全疏》里有详细记载。”

    常欣喜地说道:“照此推测,你一定是培育成功了红水仙,恭喜你呀,金钱名誉滚滚来。我才半个月没来佳丽兰园,就发生了如此巨变!”

    林敬远摆摆手:“别恭维我了,我还是欣赏你绘画的神态。宋代诗人黄庭坚将水仙比喻成凌波仙子,你绘画时就有凌波仙子的神韵。”这两个野鸳鸯,也不顾艳朵在旁边了,这就用言语调起了。艳朵想,什么凌波仙子,还不就是个女人,放在上就是王母娘娘也要被玉皇大帝给了哩。女人再美有什么用,终究是为了被男人。就像女人的水帘洞一样,再干净的水帘洞还不是都要让男人的小二哥在里面在里面捣搅和,倒最后还要在里面吐的一塌糊涂。还有,什么凌波仙子,弄到上去能有我会服侍男人会配合男人吗?

    有艳朵在旁,常微微红了脸,悄声说:“我对水仙不熟悉,你总得给我作个大体介绍吧,要不,我怎能产生灵感?”

    林敬远也不再说笑话,一边指着水仙,一边作口头介绍:“这种是英国的喇叭水仙,这种呢是南欧的口红水仙,这种是正宗的中国水仙,又称之为崇明水仙,它还有两个别名,一叫金盏银台,一叫玉玲珑……”

    常打断了林敬远的话,调皮地一笑说:“不用讲了,我找到灵感了。玉玲珑,这三个字便是水仙的灵魂。古人真是概括的太绝了,从几万个汉字里挑出了玉玲珑三个字,真是妙不可言!”常一边说,一边将上的挎包解下来,打开,铺开画架,支起画板,开始作画了。

    林敬远和艳朵分站在常后的左右,欣赏常勾勒水仙的轮廓,她的手的确很巧,几折几勾,一株灵气十足的水仙便立纸上。林敬远从旁由衷地赞叹道:“常老师天生一双巧手,真可以绘尽人间色了。”

    常头也没抬,声音却从肩上越过来:“林老板,你去忙自己的事吧,这里有艳朵陪我就够了。”那语气有些不容置疑,客人向主下逐客令,世界颠倒了,真正的喧宾夺主,不知道弄错没有?由此可见这女人和林老板关系是不简单的,一定是在一起过了,不然她不会这样放肆的说话。女人就是这样,一旦被哪个男人了,在这个男人面前也就觉得有持的资本了,说话不免放肆一些,男人要是敢不买账,那晚上就不让你来惩罚你。这就是现在老公怕老婆的原因,你不顺着她,她就不叉开腿让你,你自己就得求她哩。

    林敬远笑着说:“我就先走了,晚上我请你吃饭,艳朵也一起去,到时我们再讨论广告的事。”林敬远没等常点头,便朝艳朵笑了笑,放轻脚步走了。待他走了很远,艳朵还在想:林老板与常老师之间说话如此随便,他们捣一定有很长的时间了,他们的关系也一定是捣关系。想到此,艳朵便偷偷抿嘴一笑。漂亮女人怎么都是被男人的命,腿夹的再紧也有被男人的那一天。

    常没抬头,却在说:“艳朵,你别笑,我和林老板相交的时间长了,成了朋友,说话也就很随便了。”艳朵想,你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呗,还掩饰什么?哪个女人不被男人呢,虚假!

    艳朵并未笑出声来,常怎么知道她在笑呢?莫非常有特异功能?艳朵解释说:“常老师,我没笑啊!”

    常笑着说:“我感觉到了,你在偷着笑,笑我把林老板赶走了,是不是?他走了,我们说话方便些!”艳朵的心里不抖了一下,这个常老师好厉害,背后好像长了一双眼睛似,将我想的一切都看穿了。她会不会看出来我以前是做小姐的呢?

    常依旧作她的画,嘴里却在同艳朵说话:“艳朵,听说你是个大学生,为什么到这里来做保姆了呢?”

    她怎么知道我是大学生呢?一定是林老板对她说的。艳朵想着,便轻轻地叹了口气:“我暂时没有别的事可做,就先来这里平静一下生活,过渡一下。”

    常停止了作画,回过头来,面对艳朵,惋惜地说:“你是个大学生,人又长的这样漂亮,就有很多的机会,在这当保姆,可惜了!”

    艳朵何尚又不是知道自己可惜了呢?可各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艳朵的不幸又不是可以尽对人言的。她能告诉别人我以前走错了路做过被很多男人过的小姐吗,不是因为那段在阳光度假村里不堪回首的子,现在也不用到这里来平静生活,谁愿意做劳什子保姆呢?艳朵的脸上闪过不易察觉的影,坦然地说:“暂时先这样吧,哟后有机会再说。”

    常拉了艳朵的手,在花园旁边的外圈麦门冬上坐下了。常扯起一片麦门冬叶子,鼓励艳朵说:“你现在来了佳丽兰园,也是有机会的,就看你如何去把握了。”

    艳朵没听懂常的话,不由得睁大了惊奇的眼睛:“机会?什么机会?常老师,我真的听不懂。”她想,难道她是让我用美色勾引有钱的林老板?让林老板来我,从而达到我的某个目的?

    常将麦门冬叶子放进嘴里,轻轻地吸着,幽幽地说:“林老板夫妇有几千万的资产,他们非同一般的养花专业户,而是具有强烈事业心的花卉专家,这里本就是一所大学,有你一辈子也学不完的东西,机会难得呀,你可要好好珍惜!”她的两道目光投在艳朵的脸上,那目光里有一种惑的光辉,使得艳朵想躲也躲不开。艳朵听了这话才明白,原来她说的是这个意思。我说她也不会那样好,把和她过的有钱林老板让给我哩。

    艳朵埋藏在心底的那根琴弦被拨动了,像一缕美妙的乐音慢慢浮了起来:她从孩提时代起,就渴望着长大后能有所作为,出人头地,摆脱贫穷,也摆脱贫庸!可怜时运不济,她沦落成了有钱有势男人的玩具,泄的玩具,从而走进了高级公关小姐的行列。经常这一指点迷津,她依稀看到了如花似锦的前程。被秋风掠走了的,风又加倍地送来了,失去了的机会又回到了她的面前。她从心底感谢命运之神的惠顾,让她有机会认识了常,常是个有见地的姑娘,年龄仅比自己大几岁,就远比自己成熟得多!不管怎样,艳朵看到了自己与常之间的差距,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庆幸的,这也是她从那个令她不堪回首的东陵市里走出来的最大收获。

    艳朵问:“常老师,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她知道常会帮她的,她已从常的眼神里读出了许多内容。

    常怨艾地说:“一切都得讲缘。能遇上周阿姨,则是你的缘。周阿姨喜欢你的,她会使你成为一个花草专家的。你不必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这些都是林老板告诉我的。林老板说,他的太太从来没有像喜欢你这样喜欢一个女孩。”她用目光扫瞄艳朵,艳朵怔怔的,似乎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