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偷窥隔壁

    <---凤舞文学网--->

    105隔壁

    艳朵一天天长大了,她长得灵气洋溢,清纯可人,人见人。--凤-舞-文-学-网--艳朵特具禀赋,学习上每次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矛,她尊敬师长,在同学中人缘关系极好。这个品学兼优的乖女孩成了这所中学的至宝,老师和同学都认定她是迟早要从这所乡村中学飞出去的一只金凤凰,她会成为名牌大学的学生,甚至还有可能成为研究生,或许还会成为留学生,她有着如花似锦的前程,她是这所中学的一棵风水树!她是这所中学的希望!.她是父母所寄托的一个美丽的梦,继父也很喜欢她,继父将她当作亲生女儿一样培养。继父对她说:“艳朵,你不但要学习成绩最优秀,体也要最优秀,这样,你才是最优秀的全才!”

    她感谢继父给予她生父般的关怀和呵护,于是她和继父之间的隔膜也消失了许多。继父不但是田径场上的健将,而且也是游泳好手。继父教艳朵学习游泳,在每天下午第三节课后,在学校背后的那口石砌的堰塘里。那是一口条石砌成的庄院堰塘,是清末年间的一个大户人家建造的,迄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青石上已长满了苔藓,塘水依旧清澈见底。继父托着她的下巴,让她的双手奋力往后划,两脚一伸一缩地蹬水,一天复一天,从不间断。继父也偷看着她半luo的,微鼓ai子和紧绷绷的小腹下的三角区里凹陷的那条缝隙,一下又一下的狠咽唾液。

    艳朵天生悟很好,很快就学会了蛙泳、蝶泳、侧泳和仰泳几种泳法。继父对她说:“游泳中最难学的是踩水,学会了踩水才能在水中托起重物,才有力量,才能在水中救人抢险!”于是,继父教她学习踩水,踩水的难度太大,她学了好一阵都没有学会,总得要靠继父托着她的一只手才能勉强踩水。继父鼓励她:“艳朵,勇敢点,别怕,我放手了!”继父说完,将手一松,艳朵失去了依靠,重心失调,子立刻像秤砣一样往下沉,不经意间,她接连吞了两口水。继父慌了,伸手一捞,将她紧紧地抱住了。艳朵鲜嫩水滑的和继父的紧贴在一起了,她顿时感到上一阵燥,很快便觉得自己的下那个水帘洞口被一件的东西抵住了,抵得她心里好难受,她心中灵光一闪,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要女人哩!一种羞辱感倾刻间在她的全泛滥开来,她猛地挣脱继父的怀抱,上了岸,飞快地跑回家中,关了门,坐在上,心还怦怦怦跳个不停。

    游泳池的“风波”发生后,艳朵再也不敢与继父单独玩了。而她也敏锐地察觉,继父也不敢再单独跟她在一起,有时跟她说话,眼睛也看着别处。继父越这样,她越感到脸颊发烫。尤其是到了晚上,那被继父硬邦邦的,也就是自己的那个水帘洞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感觉很奇怪,又酥又痒,用手摸也解不了痒了,越摸还越痒,是里边痒的很哩。她觉得继父那次硬硬的东西顶那么一下,要比自己摸还是快活一些。于是艳朵得出了个结论,被男人还是要比自己摸舒服快活的多,怪不得村子里的男人女人,公牛母牛公狗母狗都喜欢哩。自摸还是代替不了的。

    又是一个夜晚,合当有事,母亲已不知到村里哪家唠嗑去了,继父回来较晚,见艳朵已关了小门睡了,便自个儿进了房间,关门躺到了上。躺在隔壁上的艳朵,猛地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响动,心里便有些了,水帘洞也有些湿了。不知出于好奇心还是什么,她悄悄爬起来,趋手趋脚踱到墙壁旁,她早知那壁有道缝儿,屏息往里一看,这一看就惊呆了:只见继父四仰八叉躺在上,浑着,露出了他那强健的大肌,而一只手却放到了腹下抚弄着。艳朵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只觉得一股流猛袭上心头,再顺体而下,冲击着她那颤抖不止的地方。突然,继父加快了速度,子已开始扭动,最后猛地一,一股液体便喷而出了。艳朵双腿抖着夹的紧紧的,她觉得自己也有一股东西要从水帘洞里流出哩。忽听到继父就在喷时的一刹那,喊出了如下的声音——

    “哦,艳朵!我这一辈子也不能你呵!”

    仿佛是五雷轰顶,艳朵只感到脑门上“嗡”得一声,差点晕倒。她抖索着移到边,一头栽到了上,心还狂跳不止,摸摸下面,那儿象被人喷了一团浆糊也一塌糊涂了。“天啊!一继父是想着我了,他在意我!”艳朵不知从哪本书上看到过这个词儿,顿时全明白了,她感到又羞又恼,猛地拉过被子,把自己全部埋在被子中了……

    接连几天,艳朵的脸都残留着一层明显的苍白。母亲关心地问她:“艳朵,你是不是病了?”

    她回答母亲:“没有。”可眼前总晃动着继父那一幕,想甩也甩不掉。

    后来,艳朵考上了大学,终于离开了那个家,她庆幸若再留在母亲的边,不是她会发疯,就是继父要变成疯子!可是在落入夏阳的那个阳光度假村y窟之前,她给家里打过一次电话,得知母亲病倒了。她想那是因为继父太健壮了,母亲那样瘦弱的女人,白天劳作,夜里还要被他像牛一样健强的子翻来覆去的,怎么能不病倒呢。但随后她就落在了阳光度假村里,失去了自由,没能实现回家看一看母亲为她治病的愿望,一直到现在……

    周雅纹拉着艳朵在边上坐下了,扭头对林敬远说:“你先忙去吧,我与艳朵谈谈!”

    林敬远朝二人点点头:“你们谈吧,我相信你俩一定投缘。”林敬远轻脚轻手地走出去了,生怕惊动了两人的谈兴似的。

    艳朵悄声对周雅纹说:“周阿姨,林老板对你好的。”

    周雅纹脸上出一个宽慰的笑:“我们是患难夫妻嘛。奈何患难夫妻百事哀。”

    艳朵起倒了一杯开水,双手递给周雅纹:“周阿姨,您喝水!”

    周雅纹接过开水,称赞道:“艳朵,你真乖巧。每天有你作伴,我的心都好了许多!”

    艳朵紧挽着周雅纹坐了,问道:“周阿姨,你要我做些什么,只管开口,我笨手笨脚的,虽然做不好,但决不会偷懒!”她明白自己的份,自己是来这里当保姆的,侍候的便是边这位病人,到底要干些什么活,今天就得问清楚,不能有半点疏漏。主人是出了2000的月薪来请她做这个保姆的,她应该对得起那2000块钱!还有,周阿姨和善亲切,跟自己的母亲一样,侍候好她,就等于侍候自己的母亲,应该尽职应孝。艳朵一时间又有些感慨,怎么自己的命就是伺候人呢?在阳光度假村里的时候是用自己年轻水嫩的子供那些老头子们,给他们玩乐,想着法的变着捣的花样伺候他们。现在,虽然脱离了那种生活环境,服侍周阿姨也和那种服侍男人的意义在根本上是不同的,但终归还是伺候人的活。难道我的命就这样苦吗?真是生存在了都市的孽海中哩。此时的艳朵还不知道,她和林家父子之间更大的孽海还在后边等着她哩。

    周雅纹一手端杯子,一手放在艳朵的肩上,笑着说:“傻孩子,周阿姨不要人侍候。我这是富贵病,一年半载死不了,也好不了。你来了,白天陪我看两次花,有时帮我查查资料,就这些。我们是朋友,或者说,你是我的助手也行。”

    艳朵有些感动,眼泪滚了出来,她想自己也算是交了好运,遇上了这样一对好心的夫妇!艳朵问:“周阿姨,你病成这个样子了,还整理什么资料?我觉得像你这个样子,应该多一些休息才是哩!”

    周雅纹忧伤地一笑:“种花草的资料呀,我研究了十几年了,不能半途而废。假使有一天去了,也要给你林叔叔留点东西,才死而无憾啊!”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