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孽海开端

    <---凤舞文学网--->

    102孽海开端

    黑皮调头给阿强一个眼色。--凤-舞-文-学-网--一脸惊恐的王德被押了下来,在几个人严厉的目光监视下,惶惶不安地钻进了前面的郅辆出租车。黑皮问大个子:“这老头跟你什么关系,你非要救他。”大个子瞟了黑皮一眼,面无表地说:“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他反正不是你舅舅!”

    黑皮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扮了个鬼脸,便一头钻进进了汽车,顺着陈风桥方向,把车开走了。

    几天后,电视新闻报导:

    1、通辑令:李一太绰号黑皮,东陵市铁马县观音乡人月在东陵市杀人后潜逃。

    2、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今天派出二十人专案小,组赴东陵市调查党员干部滥用职权为非作歹案。中纪委负责人在为专案组同志送行时说要认真调查,从严处理,从重打击,绝不姑息养……

    时过两个月以后,黑皮终于是没有逃脱法网,被在缉拿归案,宣判了死刑。弄清了事实,所有的案件过程和艳朵是没有关系的。黑皮去了,去了另一个世界。虽然他是黑社会,不是好人,但艳朵很感激他。虽然他为艳朵报仇,动机也许就是想为了长时间的占有她,长时间的能她水滑的子,但艳朵却觉得她也是自愿的,黑皮要比夏阳和胡利川那样不是人的人好得多。路娴静也和苟长鞭一起会北京的总社去了。又成了孤家寡人的艳朵感到了孤独,她不想在东陵再呆下去了,这是她的伤心地,而这个时候,恰巧有两个以前在阳光度假村里结识的小姐普晓和王丽华联系了艳朵。她们也不想在东陵呆了,问艳朵愿不愿意和她们一起到另外一个城市去生活,在那个城市里有王丽华认识的一个做兰花生意的大老板,据说是一个很正直,很善心的老板,他愿意在自己的兰花公司里收留她们,让她们开始新的平静生活。艳朵考虑了一下,她的心里现在太乱了,需要平静,经历了这样多的事,早已看淡了罪孽的都市,或许去那里真是一个新生的开始呢。于是,她同意了这个建议,三人结伴而行到了c城的土地上。艳朵没有料到,她艳的容颜将在这c城的土地上又给她带来一段与林家父子的孽生活。

    出了c城的火车站,那个被王丽华称作林叔的男人已经在广场前等着她们了。时近中午,他先领着三人在火车站不远的一个宾馆里吃了饭,然后掏出手机要车。十几分钟后,一辆豪华本田轿车开到了林叔边,嘎然停住。司机跳下车来,开了车门,走到林叔面前:“去哪里?”

    林叔回答说:“回家,我招了三名工人。应勤,你看如何?”

    司机名叫应勤,年约二十四、五岁,戴了一副宽边墨镜,蓄了一头粗硬的短发,样子帅气的。应勤单手提着墨镜酌二条腿,摘下来,粗枝大叶般瞟了三个女孩,又迅速将墨镜扣在鼻梁上,脸上没有内容,只是将手轻轻一招,淡淡地说:“上车吧!”

    三个女孩各自提好自己的行李,轻捷地钻进了车里,没有说话,没有笑声。她们的全部喜悦都藏在了眼里,每人的眼里都缓缓地满起一层兴奋的浓浪。她们走了好运。

    本田载着三名女孩在柏油公路,像一颗黑色的珍珠在白飘带上轻轻滚过。

    汽车离了城,一路伴青山绿水,行驶了七、八公里,便开进了一个村庄。村庄是由土著的围墙圈定的,那围墙曲曲折折的,似乎很长很长。围墙内的房子有三、五处,连接不甚紧密、布局也不规则,房屋大小不等,疏密各异,最高的只有两层,大都是平房。此等建筑真让人难以猜测,说是别墅却少了别墅的豪华气派,说是民居又比民居多了些诗画意。这是一所颇具神秘色彩的庄园。

    轿车在一幢两层楼房前停下了。林叔下了车,亲自为三个女孩开了车门,并说了声“请”。三个女孩次第从车内出来,抖抖自己上的衣服。互相望望,笑笑。艳朵皱了皱鼻子,觉得这里的空气新鲜的。她略抬头看了看楼房,大门口吊了一块招牌,上面写着:佳丽兰草公司对外办事处。

    艳朵不暗暗吃惊:兰草公司,来头不小,很有些正式单位的气派,她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不错,毫不费力便找到如此一个有模有样的公司,虽说是离城远了点。但自己来这里是为了平静心和生活,而不是为了逛城里的风景,想到这些便有些释怀了。林叔将三位女孩引进了一间会议室,那会议室真有些与众不同。

    会议室门口有两株铁树,这铁树高有一丈余,每株的羽片起码有一百对,更奇的是一株还开着花,那花像圆柱,不下于一尺长。这真是罕见。艳朵曾经听到过这样一句歌词:千年的铁树开了花!她亲眼见到铁树开花了!进了会议室,则更见别致,室内四角均有花:东有马蹄莲、彩叶芋、龟背竹,西有君子兰,万年青,南有常藤、吊兰、天门冬,北有兔子花、瓜叶菊、大岩桐,层次分明,浓浓相宜,配制得体,景和谐,给人一种赏心悦目之感。屋子中央摆放了一张椭圆形长桌,椅子围着长桌摆布,不分主次。正面墙上有一幅中堂楷书,上面写着四句诗:

    洛阳人惯见奇葩,

    桃李花开来当花。

    须是牡丹花盛发,

    满城方始乐无涯。

    这幅中堂字迹刚劲有力,笔笔断,是标准的欧体字,但绝不是名家之手。一般的名家是不轻易写楷书的,写楷书容易暴露底子不足,出了名的人是不愿让人看出自己弱点的,谁都标榜自己闪光发亮的过去。偌大一问会议室内,仅此一幅中堂,别无字,更无画。主人的好恶便于此可见。林叔轻轻挥了下手,叫三个女孩坐下:“随便坐,这种桌子是没有主席和客席的。”

    三个女孩紧挨着坐好了,林叔对司机说:“应勤,泡茶!”

    应勤看了林叔一眼,以商询的口吻说:“喝矿泉水好些,女孩子家……”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可意思是很明白的,女孩子不宜喝茶,喝茶应该是男人的事。

    林叔点头认可:“矿泉水,矿泉水对人体有好处。”林叔的目光在三个女孩的脸上迅速地跑了几个来回,又看看屋顶的吊灯。这才介绍道:“我叫林敬远,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你们今后就叫我林老板吧。”

    应勤已提来四瓶矿泉水,在各人面前放了一瓶,走开,林敬远却将他喊住了:“应勤,你拿纸笔来,做个记录。”

    应勤又转去了。庄怀玉总得好奇怪:这个应勤,一会儿是林老板的司机,一会儿又是他的私人秘书,他在这公司里到底是干啥的?应勤还没到来,林敬远便趁了这个空隙点燃一支香烟,默默地抽着,头微微仰着,慢慢地看口中吐出的那一串由浓变淡的烟圈。那烟圈吐得很圆,没经过一番功夫训练的人是绝对吐不出的。

    应勤抱着一摞纸走进屋来,挨了林敬远坐下,对林敬远说:“开始吧!”自己也随即摆开了记录的架式。三个女孩也子,正襟危坐,以示洗耳恭听。

    林敬远立刻掐灭烟头,目光变得严厉起来,轻声说:“请三位姑娘将份证交出来看一下,我们要做个记载。我们公司从来不招聘份不明的人。”说完,又从自己的上掏出份证:“这是我的份证,你们传阅一下,可以记录下来,写信告诉你们的父母,让他们放心,他们也可以直接与我联系。”亮底亮面,林敬远几下就将事说明白了。艳朵想:这种老板才叫开诚布公。

    三个女孩规规矩矩地将份证放到林敬远面前,林敬远一个一个地细看了,又交给应勤登记。林敬远看完三个女孩的份证,不由得笑了:“你们三位原来不是一起的,却来自五湖四海,走到一起也是不容易哩。古有桃园三结义,我们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哩!”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