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噫怎么越来越舒服了

    <---凤舞文学网--->

    99噫怎么越来越舒服了

    一边心不在焉的跳着舞,艳朵一边感觉到了胡利川在她那水帘洞口隔着裤子顶着的的东西,她知道那是男人最擅于在女人的水帘洞里遨游的小二哥,更难受的是,艳朵觉得自己的水帘洞已经漾了,把内裤好像都打湿了哩,她迫切需要解痒,浑都痒的难受。--凤-舞-文-学-网--她在享受,她在疯狂,她配合着他,扭动着,拥抱着。

    “我你。”胡利川在艳朵的耳边轻轻地说。

    像一阵轻风拂过心田,像一杯流入肺腑,像一阵电流通过口,艳朵感到幸福极了,水帘洞里的水水被这句话一激,似乎流淌的更多了,艳朵真怕弄湿了两腿间夹着的裤子,有个湿湿的印子就完蛋了,有经验的男人会看出来是怎么回事的。

    “你我?嘻嘻嘻,真的?”

    “嗯。”

    “嘻嘻,跳舞的感觉真好,被的感觉也真好。希望你没有忽悠我哩!”

    酒精的力量,在艳朵的腹中来回地奔涌,撞击,撞击的浑痒的难受,她的脑袋越来越沉,她的神志越来越模糊,她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她更分不清这是在单位还是在夜总会。她的腿越来越软,但却是越夹越紧,她不想让水水淌出来,她的经验告诉她,她要把水帘洞的洞口,防止里面的水奔涌而出。她已经站不稳了,她更不能迈出夜总会迈出阳光大酒店的大门了。可是大脑里的那一份意识,不让她倒下,然而,腿却不听她的使唤,直摇晃,她只好双手紧紧地抱住胡利川。

    胡利川可是这方面的老手,再说自己底下的小二哥已经的了好长时间了,他迫切需要给小儿哥找个能战斗的水帘洞来释放。他见时机已经成熟,便拥着她说:“我送你回去。”

    胡利川并没有送艳朵回去,他怎么可能放弃这个已经到嘴边的肥美羔羊呢,他没有忘记他今天的目的是要把这个迷人的女人弄到上去,扒的光光的,好好的一回,让小二哥痛快的吃一回大餐哩。他扶着艳朵出了夜总会的大门,进了上六楼的电梯。艳朵伏在胡利川的怀中,软软的散发着女人香味的子更刺激了胡利川的升腾。艳朵被他拥着进了六楼的房。

    这是一间宽大的房间,足足有一百平方。房中间放着一间宽大无比的圆形席梦思,在房的一角放着一台三十四英寸大彩电和一台高级vcd放相机。

    胡利川把艳朵轻轻地放在上。此时的艳朵已经是没有丝毫的反抗力了,她的意识,告诉她胡利川会对她做什么,她知道这个男人马上就要用小二哥进入她的水帘洞,马上就要她。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现在自己也是浑被帅气的胡利川撩拨的痒的难受,她的水帘洞里早就一片狼藉,洪水汹涌了,没有男人的小二哥来解救还不行哩。她只有在意识里责骂自己,骂自己、骂自己太窝囊、骂自己太荒唐、骂自己没节制,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用了。

    胡利川已经飞快的脱掉了自己的衣裤,他一丝不挂地爬上了,他的那个硬的像是一杆长枪油光发亮的小二哥就在她的面前晃动着,随时准备开火击的样子。这就是男人,那一丝意识告诉艳朵,这就是男人的秘密,它是那样好看,它是那样雄壮,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第一次全方位地看到男人的秘密。

    现在,她只有在意识中寻找自己了。哎呀,这胡经理真不够朋友,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他怎么就能这样对我呢。他怎么就这样趴在我上呢?哎呀,这个色狼,他居然亲我的头发,然后往下亲我的耳朵亲我的眼睛亲我的鼻子也亲我湿漉漉乎乎的嘴巴,还把舌头放进我的嘴里,在我的嘴里像个搅拌机一样的和我的舌头搅在一起。我这是怎么了。今天,我推他咋都推不开。我喊、我骂,他都不理呢?

    在迷迷糊糊中,胡利川已经开始脱艳朵的衣服了。迷迷糊糊中,她感到全一阵痉挛,她潜意识里明白了:他正在亲我的下巴颏儿亲我的细嫩的颈脖儿亲我的我的ru房。妈呀,我的水帘洞口的那块儿凸起的小包包在他的口中被他的舌头来回缠绕着,接着,他又把嘴巴放到了我的腹部的乱草丛中,他在这乱草里找什么呢,好痒哟,他的舌尖轻轻地放进了我的脐眼,怎么回事,我心越来越激动。我像置于一堆烈火中。我想压抑自己,可怎么努力也不行,我的体内有一种东西在奔流,那是我就要流淌出去的的水水,刚才站着夹着腿还能防止它流出去哩,可是现在,这个胡经理把我的腿掰的分开的大大的,夹不住了,只能是让它们流出去了。哎呀,我快控制不住了。我快要崩溃了,我快要死了。胡利川你这混蛋,我需要暴雨来为我降温。我的心田需要甘霖来滋润,我的水帘洞需要你那大大的小二哥来堵住洞口,需要它在我里面搅动止痒哩。唉,看来还是要骂才行,这不,他终于把我全脱光了。胡利川快去端水来,我需要洗个冷水澡。我需要冷水把我泡个舒舒服服。怎么回事,他居然低下头来,把头放在了我的两腿之间。哎哟,这不害臊的东西。居然用手不停地摩裟我那片芳草地。哎呀,我真恨不得踩他两脚,他居然用舌头来我的幽泉我的大腿我的膝盖儿我的小腿我的脚踝我的脚趾盖儿。今天,你这样欺侮我,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噫,他怎幺又起去了。哦,他打开了电视和影碟机。呀,里面的男女交在一块。唉,好难受哟,胡利川你真坏,你怎么放这样的片子来刺激我原本就已经忍受不住了的体呢。你快来呀,帮帮我吧,哎呀,好痛,什么东西进来了,噫怎么越来越舒服了……

    艳朵雯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八点钟了,当她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正睡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而且自己一丝不挂,衣服裤子都被扔在地板上,罩内裤是那样白晃晃地扎眼。然后又发现胡利川睡在自己的右边,他的一条腿还压在她的上。零散的记忆拼凑着。她紧紧地抓住脑袋。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昨晚已被胡利川了,夺去了贞。胡利川把她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完完全全的女人。

    “胡利川!你干的好事哩!你了我哩!”她一耳光刮过去,在胡利川的脸上留下了五道血印。“你这流氓!”胡利川被她这一打一骂弄醒,睁开双眼,嚅嚅着:“对不起,对不起,我喝醉了,对不起,你打我吧,你打我吧。”并去抓她的。

    胡利川可以说是聪明绝顶,他这一场戏演得太真了。连艳朵都被骗了过去。

    “那我怎么办?你现在了我,我不是处女了,我怎么办?”

    “艳朵,我你,我真的你,反正我已经了你,你不是处女了怕什么,干脆你嫁给我吧。”胡利川狡诈地乞求道。

    “可是我只有十九岁呀!”艳朵已没有办法找回她的贞了。着急道:“家里和法律都不许呀!”

    “那我们谈几年恋,好好培养感,过两年,我们就结婚,好么?”

    艳朵现在还能说什么,她已经被他了,已经夺取了她的处女之,她现在就是他握在手中的一枚棋子,别人想往哪儿放就往哪儿放。只是,她还沉在幻想中,沉在”为她编织的梦中。

    当艳朵步履艰难地走出阳光大酒店时,胡利川便在她背后冷笑着,一心中在想,这只小兔子,味道太美了。真正的黄花闺女,真是没想到,这样漂亮美味的女人居然还没有被男人过,刚才的时候居然的从那水帘洞里流出血来了,太难得了,太难得了,凭你艳朵想跟我结婚,门都没有,你虽然漂亮,但你时间长了还不就是一个味道,我还要多各种女人多尝各种味道哩。我怎么可能现在和你结婚呢,笑话。只是我得抓紧时间好好地玩一阵,然后送上山去,让那些老爷子们去玩。哼哼,到那时,你艳朵就是真的生不如死了。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