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进进出出没准

    <---凤舞文学网--->

    86进进出出的没个准

    王记者在这次被夏阳手下对记者站的夜袭中挨得最痛,自然是火气也最大,林记者还没说完他就接着闹起来:“我当记者几十年,走南闯北跑了好多地方,还从来没听说过有明火执仗地袭击记者站的况,只有在你们东陵,我们才真正见识了。--凤-舞-文-学-网--娘老子哟,这简直快成了没解放的旧社会了。”

    “这简直是个爆炸新闻,完全可以上头版头条。”

    “我说老林你真是少见多怪。”苟长鞭不屑地将嘴一瘪。“这件事要是放在其它地方,当然是条爆炸新闻。但在东陵,这就算不得什么了,其质,还没有人在首都机场吐口痰严重。”

    “也是。”林记者点点头说:“在东陵,一个记者都可以突然失踪,相比之下,袭击记者站的事就只能算小儿科了。”

    “什么小儿科大儿科的?”王记者气势汹汹地叫道:“我可不管什么妇科男科小儿科,老子明天就发消息,向各家报社发通稿,老子还要发内参,直接写给公安部。我要闹的全国都知道这件事,敢打老子,老子这大报记者的份可不是拿来塞女人洞洞的哩!”

    裘天一直坐在那里抽着烟一句腔都没开,等这些人牢发过后才笑着说:“诸位,我承认这件事发生在我们是有责任的。但那些个狗的歹徒也不是我让来扰你们的吧?至于为什么他们会来你们这而不去其它地方瞎闹,我想你们和我都是心知肚明的。何况我们一接到报警就赶了过来呢?你们该说的也说不少了,现在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了吧?”

    “裘队长,老王受的伤最严重,现在上还有多处地方在流血,是不是先让我们把他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上点药?你有什么问题我们随后再谈?”苟长鞭不卑不亢地说。

    “当然可以。伤员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是应该得到优先救治的。”裘天说:“我倒是觉得你们都得先去看一下医生,我开车送你们?”

    苟长鞭说,行,我们都走医院去,这里就留给警察叔叔好了。

    第二天一早,北京某报驻东陵记者站遭受一伙不明份的持枪歹徒袭击的消息就像风一般传遍东陵新闻界,很快,各家新闻单位的人都纷纷地涌了过来,一来是向同行表示关怀和慰问,顺便也想打听一点内幕消息。这些鸟记者平里就闲的在太阳地里叉着大腿晒胯,两手拨毛捉跳蚤,可是一旦碰到哪有什么闹事,那就象是男人的小二哥哥遇见了女人的水帘洞洞一样,尖头尖脑的往里使劲儿钻哩。象记者站被袭击这样的事,对他们来说,那就是二半夜里女人——正赶好兴头哩!

    记者站的人除了老王一个人外,都不顾医生的劝阻跑了回来。负责接待来访的同行,他们一方面隐瞒了阿丽的事,一方面又有意把这次事件与路娴静失踪的事联系在一起,并慷慨激昂地呼吁同行们的声援和支持。做这样的煽风点火的事一向是这些鸟记者的拿手好戏。

    当天早上上班的时候,苟长鞭向北京的社长办公室打电话汇报了这件事,就像是小孩子在外边受了欺负,一定是要向自己家的大人告状一样。报社的老总们也被如此严重的事件震惊了,亲自给苟长鞭通了电话,表示立即派人向有关部门提出严重交涉。并问苟长鞭还要不要社里再派个人来协助调查?

    苟长鞭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让报社发现他们和黑皮那样的黑社会人物有勾结,所以连忙推说暂时不需要人,如以后需要,再向社里请示要人。

    上午,省委宣传部、市委分管宣传工作的书记、市长以及公安局的领导也都一窝蜂的赶来了,他们一方面对受伤的记者们表示慰问,一方面现场办公,把调查这件案子的任务交给市公安局,命令他们限期破案。

    当天下午,几家晚报、商报的快讯就出来了。紧接着,市电视台在地方新闻中又发布了这一消息。当天晚上,全市都知道了持枪歹徒袭击记者站这一重大事件,有的报纸还明确地把这一事件同路娴静失踪的事件联系在一起加以渲染,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

    受这事件震动最大的是东陵市的领导阶层。现在,他们许多人已从各种渠道得知阳光大酒店和一群来至北京的记者较上了劲。这些人或多或少都与阳光大酒店有一些瓜葛,没有一个敢说自己没有在阳光大酒店或者是阳光度假村里过那些波斯小母猫的,他们都光溜溜的躺在那舒适的大上,着昂首怒的小二哥让那些波斯小母猫们用各式姿势和花样为他们的小二哥服务过,他们胯里的那小二哥不知道曾在那些狐媚人的波斯小母猫的水帘洞洞里吐过多少回了哩。如果阳光大酒店的事被曝了光,也等于是把他们剥光了衣服拉到了大街上示众。那个时候他们胯里的小二哥就不会是昂首怒了,而应该是垂头丧气了哩。

    于是,这些人也不顾风度地四处奔走联络,开始商量着如何对付目前的形势。他们可不想让胯里的小二哥从此再也吃不上新鲜的荤腥,从此再也不能在女人的水帘洞洞里欢快的畅游。而要保证这一切,那就必须保证他们的地位。

    昨天晚上,铁骨雄和伍再达一回去,看他们的脸色,夏阳就知道事搞砸了,他这一次又上了别人的当。

    首先他想到的是有人透露了风声。如没人透露风声的话,苟长鞭他们即使将阿丽那个biao子转移出去,也用不着再做个什么她还在里面的假象。

    制造这一假象就是为了让赵妈和她的侄儿把这一消息告诉夏阳,故意引他去记者站闹事,以便进一步扩大影响,迫使有关单位出面干预这件事。给报社通过北京的有关部门从上至下施加压力找个理由。这是一招狠棋,是一招杀招!

    因此,这个走漏风声的人一定知道他们的消息是从赵妈那里得到的。胡利川这个狗东西想作阳光大酒店老板的野心夏阳早有所察觉,但他不会去告密的。这几年,他一直是夏阳引和蹂躏少女的帮凶,可以说阳光度假村里的那些高级美公关里没有一个他不是过了二道水儿的。通常况下,那些女人一搞到度假村里来,夏阳是理所当然的先验货,他第一个先一回,然后就临到胡利川了,胡利川完后,才视况而定这些女人们的命运,不屈服的就继续分配给打手们,一直到心灰意冷屈服为止,已经屈服了的就立马喊来度假村的那些关系客户,例如秦主任之流,来品尝鲜味。让阳光完蛋,他胡利川也抹不脱干系。再说,他的野心是觊觎阳光大酒店总经理的宝座,阳光大酒店搞垮了,他就是有多大的野心都成了无的之矢。自己把自己的希望搞破灭,他有这么傻吗?

    排除了胡利川,余下的就只剩下铁骨雄和伍再达。告密者肯定就在他们两人中间。夏阳仔细分析了两人的况,他们都有可能成为告密者。

    就在夏阳绞尽脑汁想办法如何查出这个告密者时,秦主任的电话打来了。电话里,秦主任劈头就问:“昨晚上砸记者站是不是你们干的?”

    夏阳连忙失口否认。“没有啊,我们去砸记者站干什么?这几天我忙的很,可没有女人昏了头,去做那样不明智的事哩。”

    “真的吗?你给我说个老实话!你那张嘴就像是biao子的sao洞洞,棒棒进进出出的没个准!”

    “嘿嘿嘿。我再怎么是biao子的sao洞洞,那也有进的准的时候嘛,在首长你的面前还敢撒谎?”夏阳斩钉截铁地说:“我可以拿脑袋来向你保证,这件事与我们绝对没关系!”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三章万字,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