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掏胸罩

    <---凤舞文学网--->

    78掏

    黑皮又是一愣。--凤-舞-文-学-网--“你是记者?你是北京某报驻东陵的记者?”

    “嗯哼。”苟长鞭不再点头了,改为用鼻子哼。还哼出了几分巩汉林的风度。

    “那你告诉我,你一个记者昨天晚上跑到阳光度假村去干什么?”

    一听这话,苟长鞭好像明白了一点,好像又更加糊涂。他想了一下,就毅然回答:“我们报社有位女记者失踪了,我专门上山去调查的。”

    “那女记者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苟长鞭脑子里飞快地打了几个转。他问这么细干什么?莫非是夏阳派的人来调查他到底掌握了多少线索?还是同那个什么黑皮是一道的?也是在调查路娴静的下落?

    不管他是什么人,照实说好点,免得他们发现说的与他们掌握的事实不符,认为是在骗他,惹恼了对他采取暴力行动。苟长鞭现在只能是采取以静制动的笨办法来应付眼前突发的事件。

    “她姓路,叫路娴静。”

    “她是为什么到东陵来的?”

    “也是为了找一个失踪的朋友。”

    “那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听她说过叫艳朵。”

    两个一问一答,就像座山雕盘问刚刚上山的杨子荣。

    黑皮松开苟长鞭。苟长鞭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才发现那边自己的上还坐着一位目光呆涩漂亮x感的年青女人。

    黑皮立刻端正了苟长鞭的目光。“你能用什么来证明你的份?”

    苟长鞭心中说道:怪了,明明整个儿一个持枪入室的歹徒,变成查户口的了?但他还是不敢怠慢,连忙从上摸出记者证递给黑皮。

    黑皮接过去看了一下,没说什么就还给了苟长鞭,同时也垂下了手中的枪口。

    苟长鞭有了安全感,好奇心又上来了:“你在我的房子里问了我这样多的问题,现要我可以问阁下一个问题了吗?”

    黑皮立刻把双目一瞪:“我还没问完!神秘时候临到你放了!”

    苟长鞭连忙缄言闭嘴,摆出一副还有什么问题你继续问得了的态度。

    “你昨晚上山的况如何?”

    苟长鞭暗暗讷闷,他怎么知道我昨晚上过山?他为什么对我上山的事如此感兴趣?

    “我什么都没干成,算我倒霉!”苟长鞭有点忿然地说:“开始被一个电话骗过去莫名其妙的看了一个小姐光叽叽的子,差点被她惑的了她犯错误,接着又被一个蒙面人捉去同一位小姐绑在洗手间,最后。被公安局的当成客带下山来,差点被弄进去。”黑皮忍不住“卟哧”一下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难道很好笑吗?”苟长鞭不服气地盯了黑皮一眼。

    黑皮笑着说:“既然如此,我昨晚上在洗手间问那个小姐梅梅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吭声?”苟长鞭睁大眼睛莫名其妙地盯着黑皮,像是听天外语言一般。

    “屋子里有水笼头吗?”黑皮笑问。

    “有。你跟我来。”苟长鞭虽然不知道这个不速之客要水龙头做什么,但他也没敢违抗。

    苟长鞭把黑皮带到后面的卫生间,黑皮用冷水洗了一下脸,撕下小胡子和眉毛,取出隐形眼镜,苟长鞭马上就认出此人正是昨天晚上挟持他的那个人。心头不由得一阵轻松和欣喜。

    两人出来时,苟长鞭不满地对黑皮说:“昨天晚上我几次想与你搭腔都被你吼了回来,当时,你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简直就像个土匪。你到现在还怪起我,问我为什么不啃声,难道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

    黑皮自己找地方坐下,点起一支烟说:“我本来就是土匪嘛。除了公安和土匪,谁他妈的还肯在上带支枪?你以为那是男人的枪呀,带着是跟女人找快活的。”苟长鞭一听这话又吓了一大跳。

    “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对你怎样的。无论如何,我们还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暂时走到一起来了,至少我们现阶段不应该成为敌人对不对?”

    “你为什么要找我们的记者路娴静?你们难道认识?”

    “受一个朋友之托寻找她、营救她。”

    这位朋友是谁?可以告诉我吗?”

    “不可以。该让你知道的我会告诉你,不该让你知道的你问了我也不会说一句。”黑皮一口拒绝。

    苟长鞭又碰了一颗钉子,心里很不是个滋味。“那么请问,阁下现在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黑皮也把自己今晚的遭遇告诉了苟长鞭。“我这人干什么都喜欢独来独往,更不想把你们也卷进来淌这浑水,可你他妈的还是差阳错地和我跑到一起来了,真他妈的是有缘千里能相见,无缘对面难相识呀!”

    “这一点,我也没有想到。”苟长鞭感慨地说:“更没想到路娴静还会有你们这种道上的朋友。”

    “我们并不认识什么路娴静李纯的女人,我们只是受人之托。”

    苟长鞭连忙解释:“黑皮哥你千万别多心,我并没有交你们这种朋友不好的意思,其实,我就想和你交个朋友呢。”黑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黑皮哥,我能问这位阿丽小姐的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黑皮走过去,从阿丽罩里掏出那块电子表揣进口袋里,顺便在她肥厚丰满的大子上揉捏了几把,惊魂甫定的男人是需要这样在女人柔软的上得到一丝慰藉的,要是许他还想现在就将阿丽扳倒在上一火哩。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还是很能勾起男人的并给男人很快活的享受的,毕竟她模样俊俏还带有三分浪,材也是很惹火的。看着她坐在上交叉着两条白嫩的长腿夹着那块儿三角地,黑皮就能想象到她的三角地里那个水帘洞的样子,怎么说他也是过她的,知道她那水帘洞洞里水多。他轻轻拍了拍阿丽:“现在危险已经解除了,你可以好好地回答这位哥哥的话了。”

    阿丽虽然被吓得要命,但毕竟没有被吓死,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已经缓过了那口气,现在见炸弹也被拿掉了,心头更加踏实了一些,可以结结巴巴抖抖战战地说几句话了。在苟长鞭耐心细致的询问下,还是艰难困苦地把知道的事说了出来。

    苟长鞭终于得到了路娴静的确切消息,并知道了她还活着,心中得到了几分安慰,但又从阿丽那里了解到路娴静在自杀时是赤,就知道她一定遭受过惨无人道的与折磨,他可以凭想象就知道她白花花水嫩的子是怎么样在那些歹徒的下挣扎扭曲的,他又不由得满腔的遗憾与愤怒。

    苟长鞭激动地对黑皮说:“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是记者站的站长,路娴静到东陵出了事,我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至于黑皮哥你受人之托也罢,个人行为也罢,无形中都是在为我排忧解难,我都会从心眼里感激的。另外,我也希望我们双方能携手合作,尽快把路娴静同志救出来。”

    苟长鞭这番雄纠纠气昂昂的话自己听了都很感动,哪知黑皮却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不是我看不起你,像你们这些秀才,摇笔杆子还有一,要真刀真枪地干,实在不是那种材料呀。就像是女人,你们是只敢看不敢,怕犯错误。可我们就不一样了,管她什么女人,只要是摆在了面前,老子统统的一把她撂倒在上,掰开了腿就敢,什么也不怕。”

    苟长鞭不服气地说:“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我们可以通过社会舆论,迫使他们释放我们的人。”

    “你们这种瞎咋唬,除了打草惊蛇,迫使他们下决心让你们的同事早一些从这个地球上消失外,不起任何作用。”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两章,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