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 摸到了倒霉的卫生巾

    <---凤舞文学网--->

    77摸到了倒霉的卫生巾

    拦截黑皮和阿丽的那两名保安也是从保安公司招聘来的,受过一定的专业训练,一见对方人多势众,立刻背靠背地站着,依仗着手对峙着。--凤-舞-文-学-网--黑皮趁机拉起阿丽冲出大门,冲到大街上。“快走!追上来了。”

    听到黑皮的喊叫,阿强再也顾不得什么交通规则了,让警察追上那就等于是自找死路,于是他快速地将油门一轰,揿死喇叭,一路长鸣着飞奔而逃。设卡的警察见状,马上撤掉关卡,开着警车随后追击。

    桑塔拉那风掣电驰的速度,那长鸣不息的喇叭,加上后面哇哇乱叫的警笛,吓得路上的其它车辆闻风丧胆,纷纷向两旁闪躲逃避,唯恐躲避不及,招来粉碎骨的大祸。

    冲过立交桥进入市区,街道上的车辆更加多了,即使揿住喇叭也无济于事,阿强就干脆放弃喇叭,在车队中见缝插针地左突右窜,像一只过街的灵巧老鼠。

    桑塔拉的横冲直闯,无形中打乱了街上的行车秩序,一些车辆也不得不东躲西闪来避免被它撞着。这些躲闪的车辆又有效地阻止了后面追赶的警车,使它们冲不上来,与桑塔拉总隔着一二辆车,可望而不可及,只能被拦在后面急得哇哇乱叫。

    仿佛冥冥中有天助一般,黑皮他们刚刚硬挤到一个小十字路口,红灯就亮了,桑塔拉被挡在红灯线上。“冲过去!”这种时候哪里还管什么红灯绿灯,停下车就一切都他妈完蛋了,黑皮大声地叫喊着。其实,黑皮就是不这样喊,阿强也要硬冲过去。

    桑塔拉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对面。

    这时,两边横窜过来的车流已经启动,两股钢铁长龙以排山倒海之势迅速向当中合拢,中间的缝隙越来越小。桑塔拉向着那越来越小的一线缝隙箭一般地冲过去,四周目睹这一险况的人都不自地发出一阵惊叫。那些横开过来的司机们也发现了险,但是他们却没法刹车了,只要他们稍一停滞不前,后面就会撞上一大串。只得听天由命地往前开着。

    尽管桑塔拉速度极快,还是只冲过了面前这股车流,被前边另一股反其道而行之的车流拦住。

    桑塔拉的处境到了万分危险的时候了。现在,它既不能停,一停就会被后面的车撞住车尾;也不能开,再开就要被前面的车撞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阿强突然急中生智,飞快地将方向盘往左边一打,横过车,顺着眼前这股车流的方向奔驰过去。

    这一切,差不多只是在一秒钟之内发生的,人们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就已一晃而过。

    这样一来,黑皮他们不仅摆脱了被撞车的危机,而且也转变了方向,使接到命令守在前面的警察扑了个空,不得不重新调整布置,从而给黑皮他们赢得了几分钟最宝贵的时间。高手过招,往往成败就在此瞬间。

    阿强加快速度,成了这条过街车流的领头羊。他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将车道很快移到右边,然后再次调头冲进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街。

    桑塔拉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胡乱钻了一阵后,在一个黑乎乎的小巷口骤然停下,黑皮一把搂起已经吓傻了的阿丽迅速钻出车门,一头钻进小巷。阿强开着车继续往前跑。

    黑皮拉着阿丽在小巷里跑了一阵,忽然见旁边有一道矮墙,墙不太高,有道小门,门是关着的。黑皮松开阿丽,叫她就在外面等着,他就在原地双脚一踮,飞纵起,双手抓住墙沿一用力,整个子就已撑了上去。

    黑皮跳进院里,见门上挂着把不大不小的弹子锁,就将左手食指塞至锁把中间,右手握住锁用力一拉一拧,锁就被拉开了。

    阿丽做的是皮生意,靠用年轻水嫩的子取悦男人的小二哥来换钱,风月场合里柔惯了的,怎么经历过这样的刺激场面?她早已吓傻,黑皮叫她别动就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不动,黑皮打开门,才一把将她拉进去。黑皮把门重新锁好,才牵着阿丽一步一步观察着往里走。

    院墙里面是块很小的空地,空地过去是一幢三层小楼,上几步石阶就是楼梯口。楼梯上有路灯,但房间都是黑洞洞的。外面也没有一般住家人户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更像是个什么小单位办公的场所。

    黑皮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起阿丽就往楼上走。两人一直爬上三楼,正想找个藏之处,就听见下面有人说话,接着又传来有人上楼的声音。

    黑皮连忙摸出上的万能钥匙,就近打开边的一扇门,拉着阿丽钻了进去。

    真是无巧不成书,黑皮他们钻进来的这幢小楼,正好是苟长鞭他们居住和办公的记者站,而此时,黑皮他们恰恰又钻进了苟长鞭的房间。

    苟长鞭那天中箭落马,小沟里翻船,开始差点被梅梅拐骗成后来又被黑皮莫名其妙地绑在洗手问,痛痛快快地近距离欣赏了一顿美人,连美人儿的几根毛恨不得都看的清清楚楚,至于那像两个小足球一样的ai子和女人最神秘的水帘洞更是令他血脉喷张,不过最后还是又被当成客带走,如果不是警察半途网开一面,放他一马,真的弄进去罚他个三五千,那才是有冤无处伸呢!

    苟长鞭回到记者站把事原原本本地向同事说了,大家都对苟长鞭的这段传奇遭遇忍俊不,后来又对这位神秘莫测的黑皮进行各式各样的猜测,说出了许多可能,又一样也没法子落实。

    晚上9点多钟,忽然传来消息,有人在阳光大酒店与保安发生冲突,还动了真枪真刀。这事件本就已经构成了一个爆炸新闻,加上阳光大酒店又与路娴静的失踪有密切的联系,所以苟长鞭立刻带着记者站在家的人匆匆忙忙地赶了去,希望能从这件事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等苟长鞭他们赶拢时,阳光大酒店已经恢复了正常秩序,找了几个人了解况,也没问出个之乎者也,只好鸣锣收兵,扫兴而归。可是苟长鞭做梦也没想到,他要寻找的那位神秘人物此时已经到了他的房间里。

    苟长鞭刚刚打开房门拉亮灯,自己的脖子又忽然被一支有力的手臂夹住,太阳顶了个的东西。他不想:自己真md倒霉,难道这几天自己摸了女人带血的卫生巾吗?没有呀,可是为什么在两天里就被劫持了两次呢?

    “别做声,不然就打死你!”

    苟长鞭被吓了一大跳。但他毕竟是吓过一次的人了,有了一定的经验,所以很快就镇静下来。“是哪位朋友?本人手无寸铁,完全用不着这么紧张。”

    黑皮先镇住苟长鞭,才猛地扳过他的子。一看,不由一愣。“是你?我靠!,真是md冤家路窄!”

    黑皮化了妆,苟长鞭一时没有认出来。“你是谁?神秘冤家路窄,我不认识你呀?何谈我们是冤家?”苟长鞭反问。

    黑皮一把揪住苟长鞭的襟,一手用枪抵着他的下巴威胁道:“现在只有我问你的资格,没有你问我的权利,知不知道?别他妈的和我说废话!”

    苟长鞭知道这又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只得点点头。由于下巴被枪抵着,这头也点得不成个样子。“你是谁?到这里来干什么?”

    苟长鞭在自己家里被人当贼似的盘问,实在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但此时苟长鞭连笑都不敢笑一下,只得老老实实地回答:“敝姓苟,这里是我工作和居住的单位,北京某报驻东陵的记者站。”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两章,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