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三门小钢炮齐轰

    <---凤舞文学网--->

    58.三门小钢炮齐轰

    路娴静说她是被夏阳这些恶魔们被迫剥夺了体的贞,被迫被他们给了,但是她决不会和他们达成什么交易,那样的话她等于是自己出卖了自己的精神,那她也就精神和都丢失了,一起出卖给了夏阳这伙恶魔,什么都不属于她的了,她也就成了什么都没有的可怜虫。--凤-舞-文-学-网--弹夏阳觉得她的话非常的好笑,他戏谑路娴静这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

    “夏总经理,你又错了。”路娴静脸上露出一种安祥的笑容,他反驳着夏阳的话。“我并没有像阿q那样用精神胜利法来麻痹痛苦,逃避现实。相反,我现在非常明白自己的命运和处境,我完全可以直面这血淋淋的现实。并且我现在已经在承担着现实了。所以说我和阿q是完全不同的,甚至可以说是截然相反!”

    “既然如此,路记者,你又为什么不现实些呢?大概你我都是唯物主义者吧?应该明白,我们只需要的是现实的东西,至于你说的精神那东西,是一种虚无飘渺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是不实际的,它不能吃,不能穿的,你告诉我到底有多大的用处?”夏阳笑着问路娴静。

    “人总是应该有点精神的。特别是像我这样和一切都被剥夺光的人,唯一剩下的那点儿精神上的清白就犹为显得重要了。它是我唯一的所有唯一的财产,死的时候我的心里也多少能得到一点,不然的话,我死后灵魂也不会得到一点安宁,也将会在遗恨的炼狱中倍受煎熬永远得不到超生的。”

    “你说了这么多,说穿了还是阿q的精神胜利法嘛。”夏阳自负的总结道。

    “随你怎么看好了,反正我已经抱定了主意。我现在这样死去,只能说是被你们陷害折磨死的,我是无辜的同时我也是清白的。我坚信,总有一天你们会受到人民的审判的,我也有申冤雪耻、报仇雪恨的那一天。如果我现在为了苟且偷生,与你们搭成这笔肮脏的交易,那我就算自己把自己彻底出卖了,我也就是和你们一样的肮脏了;如果为了我一个人能够得到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让你们这群畜牲继续留在这世界上作恶造孽的话,我就会沦落成为虎作伥的帮凶、合伙人,最后会同你们一道受到人民的公审,真正成为一个遗臭万年的千古罪人。”路娴静义正言辞的说道。在她的心里,生死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一番不轻不重的话竟然把夏阳说得心惊跳,他这才真正认识到,路娴静的确是个不好对付的对手。夏阳原以为,只要把那些录像带一放,再凭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的一阵捣鼓,路娴静就会规规矩矩地就范,成为一只任凭宰割的羔羊。就像他以前对待的那些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一样,哪一个到最后不都是乖乖的就范,沦落为他手里的玩物,他泄的高级工具以及他手里的一个任意摆布可以用来交换的棋子呢?女人嘛,在夏阳眼里,他的那一又打又拉的策略是完全可以制服的,没想到今天倒是遇见了路娴静这样一个硬茬。

    路娴静望着夏阳平静地说:“你的威胁现在对我来说不起任何作用。我已经心如止水、”

    “哦?真的是这样吗?那好吧路记者,我们就再试试看。”夏阳黑下了脸色,略带威胁的说道。

    夏阳一纵站起来打开手机。“你把他们带进来。再来伺候伺候这位漂亮的小美人儿。看看她是不是能改变她的主意。”说完,夏阳转回到沙发上坐下,点起一支香烟抽着。气定神闲的架起二郎腿,一副幸灾乐祸、看人笑话的样子。他很有把握的认为,路娴静这个漂亮文静的女人在他收礼是翻不起来什么大浪得,只是在她上施加的压力还不够,一旦压力施加的够了,她绝对是会就范的。在夏阳的生涯中,还没有碰到过征服不了的女人哩。

    很快,胡利川这只夏阳的忠实走狗兴冲冲的进到屋子里来了,他脖子上挂了一架带闪光灯和变焦镜头的照像机,手里还提着一部小型录相机。那样子倒像是一个正宗的摄影记者。他的兴致高昂,那是因为她知道,他又将有一场无比精彩的s戏可以看了。说实话,对于路娴静那鲜嫩无比水滑至极的躯,胡利川只是在她昏迷的时候玩了一次,品尝了一次,那滋味儿,忒好了,现在他还不能忘怀,还是意犹未尽的,他正盼望着能再次有机会品尝一次呢,这机会现在就来了。

    最为惹眼也是最为关键的不是像一条哈巴狗一样的胡利川,二十紧跟着胡利川鱼贯而入的那三个骠悍粗犷的纠纠壮汉。

    路娴静一见那三条莽汉顿时目龇皆裂,魂飞魄散。三个壮汉个个高都在1.80米以上,高大威猛,让路娴静怀疑他们简直不是亚洲人种,倒像是欧美种子。他们浑上下一丝不挂可能是长期服用激素和ch药,上的肌膨胀突出得如同一块块岩石,两眼血红,面目狰狞,与传说中那些吃人的生番不无二致。这还不算是最吓人的,对路娴静这样一个滴滴柔弱弱的女人来说,特别是他们腰间下面那比本人还要雄得起的小弟才是最让她胆战心寒的,哪三个小弟弟如同三已上膛顶火的机关枪,恰似巍然屹立的一座座小钢炮,随时都有一触即发的危险,随时都可以发出横扫一切、攻击一切、无坚不摧的杀伤力。

    三条壮汉以训练有素的统一姿势,呈一字形地排列着,背靠着墙壁,面对着路娴静,如同在向路娴静展示他们那病态的雄风与兽。又如同几只捕食的猛虎终于围狩到一只羊羔,对食物在作进餐前的最后欣赏。他们是夏阳驯服女人得力的工具,这样的事不知道她们已经做过多少次了,甚至于就在这同一间屋子里也不止是做过十次八次了哩。同时,他们也是深深的被夏阳控制在手里的,吃激素和ch药业并不是他们的本意,他们也知道哪些东西是对体无益有害的,但他们不能拒绝夏阳,也没有能力拒绝。一个工具是不能拒绝主人的使唤的。

    可怜的路娴静被彻底吓坏了,下意识地紧紧倦缩着子,那双人的,仿佛想把子缩进板,缩进墙壁,想用那的守护住女人两腿间最重要的门户一般。但这一切只能是徒劳无功的。在这些壮如牛犊的壮汉面前,她那可怜的四两小劲儿能抵得上什么呢?她两眼惊恐地望着这几条壮汉,整个子和灵魂都凝固了,甚至连呼吸和心跳也好像停止了似的。

    胡利川等到先把路娴静吓一吓,让她的精神受些打击和折磨后,才把头调向夏阳,用目光向他请示。做这一活计对于胡利川来说也是轻车熟路了。

    夏阳最后瞟了一眼无助的路娴静,轻轻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从他的角度来说,他是不希望这样来做的,他希望的是路娴静能顺从的与他合作。他贪恋路娴静的美色,他贪恋她媚的躯和,他是想把她留在自己边享用,供他自己发泄的。可是现在却马上就要被这些如野兽样的男人享用了,唉,痛心。

    胡利川得了夏阳下达的开始执行的命令,不由的在心中一阵狂喜,他所期待的色无边的大戏马上就要开演了!胡利川不但是个纵狂而且还是个虐待狂,他甚至有点g变态倾向,他十分喜欢看到漂亮的女人在他面前被疯狂的虐待,蹂躏。他压抑住狂跳的心,他不慌不忙地举起摄像机,对着路娴静调好焦聚后,向壮汉们很潇洒的摆了一下下巴。

    这些壮汉们也早已被训练成了没有灵魂、没有人、机械麻木的工具,他们在接到胡利川的指令后,立刻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行动起来,从三个方向向路娴静走过去。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两章,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