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不紧 空荡荡的

    <---凤舞文学网--->

    51不紧空

    路娴静虽然没有了气力,少了说话的气势,但她的话还是义正言辞的。--凤-舞-文-学-网--

    “实在对不起,美丽的路记者。不过从我的内心来说,我也不想这么做,但实在是没有办法呀!我们两人就像狭路相逢的仇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嘛。”路娴静的问话当然是难不住老巨猾的夏阳的,他略一思索,诡辩的话语就已经脱口而出了,并且这样的回答似乎也说明他所做的一切是无奈的,是有可原的。

    夏阳一边说一边观察路娴静的脸色,察言观色是他多年来圆滑处世中练出的强项。见路娴静仍然淡漠平静,毫不为他的诡辩所动,他就继续往下说:“路记者,你不要以为你输了,被我打败了。其实,全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刚才就说了,你的看法是片面的,是不完全的,只是站在你自己的角度来看到的东西。现实的状态是我既不想与你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也不想我们之间任何哪一个被对方所伤,那样毕竟是不好的。相反,我倒想与你结交成为朋友。”

    路娴静实在是不想跟夏阳再说什么了,一来嗓子已经很难说出话来,二来心中正发出一阵阵剧烈的虚痛,有一种像一般人丢失了贵重东西那样揪心的惆怅空虚,而且,这种空虚惆怅的失落感她比一般人更感刻骨铭心,她不单是丢失了一件宝贵的东西,而且是丢失了她的所有,包括她作为女人那一点最基本的人格尊严。就如同她的子一样被剥得赤条条一丝不挂了。同时,不光是内心有空的感觉,恢复了知觉的下此时也有这种很空的感觉,犹如刚被填塞的很满,却突然撤去了所有的填塞物,胀大了下体一时无法适应,所以有了这种很空的感觉,不像以前,紧崩崩的样子。她知道这是为什么,这是夏阳这伙暴徒做的孽,这是她被l之后短时间内不能恢复的下松垮。第三,她觉得和夏阳这个道貌岸然的躯壳谈下去也是白费,指望狼来怜悯到口的羔羊,谁都知道是不可能的。再谈下去也是枉费口舌。

    现在,路娴静还有一种感觉,即使是生命,她也觉得不复存在了,现在她只不过还暂时呼吸着,如同一具行尸走,作垂死前的苟延残喘。既然如此,夏阳说什么做什么对她来说还有什么实际意义?还有什么作出反应的必要?

    夏阳见路娴静仍然紧闭着嘴,就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摸出手机揿了几下,贴在耳朵上下了命令。

    “立即送两瓶矿泉水到这里来。要快!”

    很快,那位曾经给路娴静送过睡袍的侍应小姐用银盘端了两瓶矿泉水推门进来。她先训练有素的把银盘放在茶几上,拧开一瓶插上吸管双手递给路娴静。

    “小姐请。”侍应小姐用一种同样漠然的眼光看这路娴静苍白的脸说。看的出来,这样的事她见的应该很多了,她应该是夏阳安排专门做这项工作的。所以对路娴静现在的遭遇她能够见怪不惊。这个阳光度假村里祸害的女人应该有很多都经历过这样一关的。也许她们的衣服,水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都是由这位小姐送来的。

    “谢谢。”路娴静一边想着一边对那位侍应小姐说。一吐气开声,路娴静的嗓子就痛得不行,不由自主也皱起了眉头。

    夏阳在一旁看着路娴静,又痛又地说:“你看你,这样一个大美人,原本黄莺样的嗓子现在都快说不出声音了,快喝两口润润喉咙。”

    路娴静就是因为喝胡利川的矿泉水中箭落马沟翻船的,理应对它心存余悸,但路娴静心里明白,他们已用不着再用什么兑了药的矿泉水来对付她了,她的一切,包括女人最宝贵的子都已经给他们看了,了,也录了像,他们还麻翻她做什么呢?就算是夏阳这个时候来了yu,那也用不上费这样多的事,她现在手五寸铁,虚弱的毫无反抗能力,夏阳要想的话,直接把她扑倒在上就是了。

    而路娴静此时的嗓子眼的确是又燥又痛,它像在出血,又像在冒烟一般,的确需要这清凉的泉水滋润一下。因此,路娴静接过那瓶矿泉水,连想也没想就塞到嘴里噙着吸管贪婪地起来。像是一个饿极了的婴儿在吸母亲的ru头。

    侍应小姐拧开了第二瓶递给夏阳,依然是面无表,礼貌的说:“夏总你请。”

    夏阳不耐烦地挥挥手,那意思是我不喝,不需要你管,你赶紧走吧。那小姐当然会意,立刻把瓶子放在夏阳的面前,拿起银盘躬低头退出去,无声无息地拉上门。

    路娴静一口气把矿泉水吸了差不多近一半才停下来。

    “路记者,有了这矿泉水滋润你干渴的喉咙,现在你感到好一点了吧?”夏阳凑上前去,面带笑意的问到。

    路娴静点了点头,把瓶子放在前面的茶几上。

    “好,既然你已经好一些了,那我们就继续谈吧?刚才我见你不说话,我就知道是你渴了,所以才让她们拿来了这矿泉水给你。”夏阳自作聪明的对路娴静说。

    路娴静调过脸正对着夏阳,以一副超然的口气对他说:“我想我们没有什么交谈的必要了吧?大家都心知肚明,何必还浪费口舌呢?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能在临死之前知道我朋友艳朵的真实下落,我的心可能会踏实一些。你应该知道,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才被卷进来落到你们手上的。”

    “你不会死的。真的,我可以向你保证。”夏阳认认真真的对路娴静说。

    喝了点水后,有了滋润,路娴静的嗓子说话时痛苦就减少了许多,轻松许多。她有些愤怒的盯着夏阳那张虚假的笑脸,一字一句的说:“难道你认为我还有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吗?还有脸面苟且偷安地活下去?我可不敢和你比,你们是没有羞耻的禽兽,而我是有羞耻感的人!”

    “呃,千万不要这样说,路记者。蚁蝼尚且偷生嘛,何况一个人?更何况路记者正当青年少,又是这样的花容月貌魔鬼材,那个男人见了你也要丢掉魂魄的。所以你还有更美好的生活要去享受,还有更加远大的前程哩!”夏阳一副玩世不恭又洋洋得意的样子对路娴静说。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现在全被你毁了。你这个禽兽不如的败类!你知道我现在心里是怎样想的吗?我虽然活着不能怎么样你了,但我死了后变成厉鬼也要找你们索命的!”路娴静的声音虽然有气无力,但这话本却是完全真实有力的。她确实是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就像是她自己所说的,她认为她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一个没有了自尊的人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而她的自尊已经让夏阳无的剥夺走了。

    “是的是的。你是应该来找我索命。呵呵呵”夏阳把头点得如同鸡啄米一般。“你此时此刻的心完全可以想象,完全可以理解。不过请你相信我,这确实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我的本意也是不想那样对你的。”

    夏阳的态度使人觉得他们在讨论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他附和完了路娴静的话后又把话锋一转:“不过,你绝对不会死的。这一点你应该绝对相信。我也给你百分之百的保证!”

    夏阳的话使路娴静感到有些好笑:“我知道,如果你们要我的命,昨天晚上就动手了。你们是想要尽最大可能地作我,羞辱我,折磨我,像对待艳朵一样把我当成供你们发泄来弄去,为你们进行g服务的工具和对象,要让我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你们可以剥夺我的一切,难道还可能剥夺我选择死的权利吗?”

    烟某出品那是相当的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本书本月上架冲名次其间,每保证上传最少两章,不断更一天!倾打造,vip章节更加精彩无限,看的爽了,别忘订阅!订阅烟某第一部《狼迹》【已以六十一万字完本】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订阅本书!当然能给些贵宾票和花花就更好了!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本书吧。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