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情侣包厢

    <---凤舞文学网--->

    28.侣包厢

    包厢很小,气氛在这种特定的环境里就暧昧无比。--凤-舞-文-学-网--房间里刻意的只摆放了一张沙发,路娴静无奈,只得紧挨着裘天坐在了他的旁。她总感觉这样很别扭,但为了了解这一段时间来,调查艳朵失踪案进展的况,也只能这样先委屈一下了。裘天心里倒是美滋滋的,路娴静上阵阵女人香直往他鼻孔里钻,挨的近,似乎能感觉到她上散发出来的气。裘天就想:这个从京城赶来的洋味儿十足的娘们儿,要是也能像前几天看的她送来的那录像带上的那些男人们一样,将她痛快的上一回就美了哩。女人不在多,而在精,一百个次等女人不如上一个精品女人。如果要是能上这个女人,那我还叫什么“天”呢,我就改名叫“裘一”,有次一足够了哩!但是想归想,裘天可不敢瞎胡来,路娴静毕竟是名报大刊的记者。他只能一边意一边狠狠的咽下一口唾液,弄的粗大的喉结“咕咚”一下响了一声。

    两人如此坐定后,侍应小姐送来两杯咖啡,出去时,很职业的随手关掉顶上那颗白炽灯,只留下一颗5w的小红灯泡。看那形,以前来这里的客人都是喜欢她这样做的,将室内的灯光弄的暗暗的,方便男女在里边行捣之事,要不怎么就叫什么劳什子“侣包厢”呢,有些人干脆把这种地方叫的更直白,起名叫“房”。倒是形象生动的很哩。

    路娴静等侍应小姐出去关上门后,又一下揿亮了那颗白炽灯。本来这房间里的气氛就够让她难受的了,她可不想再营造出让裘天这个男人更为想象的空间。

    裘天见状就笑着逗弄路娴静说:“坐这种小包厢,不能开大灯,只有在朦胧之中才有那种调。你我这样灯火通明的,是不是怕我会把你吃了?”

    路娴静何方人物,经理场面是何其多,她也巧言令色地一笑,回了一句:“我怕什么?我主要是担心尊夫人突然跑来撞着了,咱们一男一女的在这里面干了些什么,你回家说不清楚哩。”

    “有什么说不清楚的?”裘天觉得这个女人不但是长的让男人着迷,说出来的话听着更是有意思的很。于是他故意一本正经地说:“我就说你是我的新搭档,我们正在执行一项任务,为了工作,必须装扮成一对恋中的人,在这里面假装做出点什么。她能把我怎么办?她还能在这里看着我对你做什么不成?嘿嘿嘿。”裘天这句话,无形中就已经占了路娴静的便宜,所以他有一种意成功之后的高兴。

    路娴静当然听的出来裘天话里边的意意思,但她懒得理会他,那人还不都是这样,见了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一双眼盯在女人上的特殊部拔都拔不出来,能有一丝的机会就会做千般的努力,非得上一回心里才感觉爽。即使是明知道不成,也就会像裘天现在这样,占点嘴上的便宜,意一下,得点微不足道的满足。

    “看来裘队长你不光是对待罪犯有一,你在对付尊夫人方面也是有一整经验的哩。”路娴静漫不经心的和裘天对着话。

    “有什么办法?都是被出来的。”

    两人这几句似玩笑非玩笑的话一说,把原本使路娴静感到尴尬的气氛竟无形中调节的活跃起来。裘天倏然记起今天是带着刁局长交待的任务来的,而不是来和这个飘零迷人的女记者来的。于是他恢复了脸上的严肃,做出一副认真的样子问路娴静:“路小姐你准备什么时间回北京去?”

    “我想,至少得等到我的朋友有个确切的消息后。”路娴静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看了一眼裘天说。

    裘天低着头,也机械地搅拌着自己杯中的咖啡,他再快速的思考怎么按刁达丹的指示来把面前这个女人给糊弄出东阳市。他在路娴静的话音落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说:“路小姐,那天你反映的况,我直接向局长汇报了。由于我手头现在还有好几个案子,这两天我一直在忙那几个案子的事,直到今天下午我才问了一下。局长把这件事又交回了队里,是其他几个同志接手的。”

    “案子现在进展得如何了?”路娴静见谈到了正题,显露出十分关切地样子。

    裘天抬起头来,演戏样的布满一脸真诚,看着路娴静说:“具体接手的同志仔细地分析了况,认为这件事我们只是了解掌握就可以了,还达不到立案侦察的程度。”

    “你说什么?”路娴静就像是第一次看到那些艳朵和男人捣的画面一样的大吃一惊。“我朋友这件事还不够立案的资格?她都被很多男人那样的……那样的弄来弄去哩,怎么会还不够立案的资格呢?”

    “是的。”裘天慢慢的品了一口咖啡,并不是很在意路娴静惊讶的样子。她的惊讶是在他预料之中的。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路娴静又大声的问。

    “你不要激动,听我慢慢给你解释。为什么说它还不够立案的资格,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裘天冲着李静竖起一根食指,就像他在女人时竖起的小钢炮一样:“第一,你的朋友才十来天没到公司上班,这种无故旷工的况在我们国家是非常普遍的,不能因此就断定她出了什么非得我们解决的刑事案件。如果每一个离家出走的人都要我们立案侦察的话,我们就是再增加十倍的人手都不够用。”

    “但我的朋友不同,她这种况怎么能和寻常的那种无故旷工相比较呢?她是早就有了某种预感,所以才给我打电话的。”路娴静急切的分辩道。

    “可她在电话里并没说她遇到了什么麻烦,也没说这种麻烦来自何方呀?也许她有什么不愿给任何人说的原因要离开这里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呢?如果现在她在什么地方呆得好好的,而我们却在这里自作多地闹得鸡飞狗跳的,是不是有点太滑稽了?”裘天极力的狡辩,这可是刁达丹局长亲自交给他的任务,他要务必圆满的完成才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为什么要给我寄来那盘录像带?你也是亲眼看见了的,那盘录像带里她被迫的被那么多男人来弄去的,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最起码也算得上是jian污吧?怎么能说不够立案呢?”路娴静听裘天说的越来越离谱,完全是一派胡言,她更着急了,一急之下也顾不上什么了,连平常不好意思说的,“”也脱口而出了。其实,她虽然没结婚,但有过男朋友,男朋友过她的,所以至于男女间的捣之事她不是不懂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有时候不好意思说而已。毕竟她还背着个记者的份哩,要表现的很有文明素质不是?一个年轻的女记者,整天在嘴里来弄去的瞎捣鼓,那成什么体统?

    裘天听了路娴静急切切的话,依然是很平静地说:“你说的那盘录像带乍一看还真像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线索,但仔细一分析,又什么问题都说明不了。最多只能说明你的那位漂亮迷人的女朋友个人生活十分放纵糜烂。或者根本就是一个靠卖为第二职业的暗娼。”

    路娴静一听这话心头的无名火就直往上窜,裘天明显是在胡搅蛮缠。但她还是强压恼怒,努力保持平静地说:“如果我的朋友真是你们估计的那样,她会将自己被男人的那些丑事录成像,而且还寄给我吗?”

    裘天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他想你这个小女人还怪难对付哩。“现在,私人拥有摄像设备的很多,许多人为了追求刺激,都把自己那种事录下来过后慢慢欣赏。特别是那些流氓团伙中的成员,更喜欢干这种事。”

    “你的意思是我的朋友已经加入了一个什么流氓团伙?你简直是在说天方夜谭哩!”路娴静感觉现在裘天说的话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这很有可能。”裘天却又不慌不忙地呷了一口咖啡。“至于她到底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现在还无法下个明确的结论。”

    烟某出品必是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支持烟某第一部《狼迹》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为本部书摇旗擂鼓!烟某怎么看着别人的鲜花就眼红呢,看着别人的贵宾票就嫉妒呢。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