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寻找艳朵

    <---凤舞文学网--->

    24.寻找艳朵

    东陵虽然是个已上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拥有豪华别墅的大富翁和四、五星级的高级饭店也还是没有达到普及的程度,只要肯下功夫寻找,一定会找到这些地方的。--凤-舞-文-学-网--

    只要找到了这些现场,就可以找到它的主人和这些流氓男人,就可以寻找到艳朵的下落。

    仅从表面上分析,这件事的确是太简单不过的了。但路娴静凭着她那女的敏感和记者的直觉,总感到这件事一定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它一定有着十分复杂深沉的社会背景,不然的话,艳朵为什么会落到他们的手中无法自拔?那些臭男人为什么会那样地有恃无恐,那样地嚣张猖狂?

    但是,不管怎样,莫说朋友找到了自己,还不顾羞耻的将自己的录像带寄了来,就是没有来找,只要听到她出了什么事,自己也应该主动前去才是。因此,路娴静很快就决定请假赶到东陵来。

    到了饭店,路娴静开了一间便宜的单人间住下,简单梳洗了一下,吃过晚饭就出了饭店,打的直奔艳朵的住宅。

    艳朵是在一个新开发不久的住宅小区一幢公寓楼租的,一两厅室房子,路娴静以前到东陵出差时曾在她家里住过。路娴静赶到那里,见房门紧锁,拍了一阵没有声响,门前的地上灰尘扑扑,一看就知好多天没有人打扫了。

    路娴静终有守在门外,叫住几个上下的人打听,都说不知道不认识。现在高屋住房的优越在这里表达得淋漓尽致,大家在一幢大楼里住了好几年,即使楼上楼下对门隔壁的邻居彼此都不认识,都不说一句话。

    好不容易,路娴静等到对门的一个中年妇女上楼来,见路娴静守在门口,她就警惕地说:“你找哪一个?”

    路娴静正愁和她搭不上话,听了她主动发来的问话立刻礼貌地回问:“请问,您知不知道这间房子里住着的那位艳朵小姐还是住在这里吗?”

    那妇女一听路娴静是认得对门邻居的,脸上的警惕也就消失了一些,但还是保持着一定的感距离。“没见搬家,可能还住在这儿吧!不过,已经差不多有十来天都没见过她了。”

    “她在时,不管多晚回来,都要放点音乐,很有小资调的一个漂亮女孩子哩。只是我已经有十多天都没听见声音了。这几天,小区的汪老头收水电费到处找她都没找着。”

    “哦!谢谢。”路娴静礼貌地点点头,悻悻地下楼走了,她的心里怅然若失,更有一丝加剧了的不祥预感,艳朵看来是十有失踪了。她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样的灾难呢?她现在在何方,在受着怎样的非人折磨,或者说她还在人世间吗?路娴静被这些未知的结果折磨的异常难过。

    第二天,路娴静趁上班时间又赶到艳朵的公司,她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不知道艳朵的下落,都说她辞了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这段时间内似乎公司里没人再见过她。最后,路娴静经人指点,打听到一位平时与艳朵比较要好的李小姐。李小姐告诉路娴静了一条线索,艳朵在失踪前有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与一位叫胡利川的人关系密切,他们是在阳光酒店的夜总会认识的,有段时间两人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约会,打的火,即使是在上班时间,两人每天也要通好几次电话,每次都缠缠绵绵的要说上好长时间。这位李小姐判断,艳朵是和胡利川谈恋了。

    路娴静离开公司后立即赶到东陵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待室里一位年青的女警官接待了路娴静。那位二级警司开始还很,可一听说是找人,不等路娴静把话说完就立刻不耐烦地说,找人到那个地区的街道派出所去,我们这是刑警大队,负责重案要案的侦破,你那样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派出所就可以受理了。

    路娴静是无冕之王,不管到哪里都是受到接待的,何曾受过这样的接待态度,她压下一口心中蹿上来的怒气,她知道现在自己是要求着这位女警官的,于是她继续耐着子解释道,她的朋友失踪十多天了,到处都打听不到任何消息,所以才到这里来报案的。

    看的出来,那为女警官也是强按着绪有点不耐烦地重复解释:“同志,我再说一遍,我们这里是刑警队,不管寻人这种事,所以你还是去找派出所,再不,在报纸和电视上打寻人启事也成。总之我们是没有闲余的警力来管这种小事!”

    “如果我的朋友正处在一种万分危险的况下,随时都可能丢掉命的话,你们还管不管?”路娴静终于被她的态度激怒,有点忿然了。

    那女警官一怔,盯着路娴静好看的漂亮脸蛋,继而嘲笑道:“你以为尽量把事说严重点我们就会被吓着?”

    “我不是在故意夸大其词来引起你们的重视,而是真实况。”路娴静认认真真的对那位女警官说,她尽量做出一脸严肃的样子。

    “有什么事实你说吧。”女警官看来终于是相信了路娴静脸上的表,她捉住桌上的一枝笔,做她记录的准备。

    路娴静正要开口时又忽然感到如此开头不好了。她迟疑了一下说:“我想见一下你们的领导,直接向他反映。”

    女警官一听这话就火了,她本来就是不愿意理会路娴静所说的这样的“小事”的,只到路娴静把问题说的似乎很严重了,她才敷衍的拿笔想记记,把路娴静打发走了了事。哪知道她刚做好了准备,路娴静现在又这样说,她觉得路娴静是在戏耍她。女警官发了火,把笔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搁。“你既然要找领导就直接进去找好了,还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我看你就是来瞎捣乱的!”

    路娴静一见女警官多了心,也觉得自己这事做的有点不妥,她连忙又解释道:“同志,你千万别误会,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觉得作为一个女同志,实在没有必要了解这种事。”

    女警官不听这解释还好,一听完路娴静的话,她就摆起架子板起脸说:“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不管男的女的,我首先是一名警察,你是来找我的,难道你报案还选别?你自己不就是个女的?你真是莫名其妙,奇奇怪怪!”

    “正因为我自己也是个女的,我才不想再让一个女同志看见这些事。那些事女人不宜看!”路娴静干脆就直说了。

    女警官更火了,根本不再听任何解释,态度变得粗暴起来。冷笑道:“嘿嘿嘿,女人不宜看?那你看了没有?你是女人吗?你要是没看你怎么会来我这报案?你说的话简直就是前言不搭后语!你到底是不是来报案的,不是就请你马上出去!要不然我可以扰乱警察正常办公秩序为名拘留你!”

    “我不出去,我必须见你们领导。这事真的很重要!”路娴静竭诚地解释。“我绝不是不相信你,的确非这样不可。”

    “领导都不在家,要找明天再来。”女警官见也吓唬不住她,实在是不想与她再纠缠了,只好这样说,想断了路娴静的念头,让她快快离去。

    路娴静当然不会信她的话,一个市级公安局的刑警队怎么可能领导都不在呢?即使都出外忙活去了,那最起码也会留下一个值班处理突发事能做主的。她换上一脸笑容,还是耐着子说:“请你相信我,我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也不是那种目中无人、动不动就拉关系找领导的人。我真的非见到你们领导不可。这是我的证件。”说着,路娴静摸出记者证放在女警官的面前,这是她迫不得已的最后一张王牌,本来她是不想声张此事,不想明确自己的份的,但此时来看,不亮明份是过不了面前女警官这一关了。

    烟某出品必是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支持烟某第一部《狼迹》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为本部书摇旗擂鼓!烟某怎么看着别人的鲜花就眼红呢,看着别人的贵宾票就嫉妒呢。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