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你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凤舞文学网--->

    22.艳朵寄来的录像带

    夏阳一听熊猫对秦主任的惑力还不够大,他的意思还不一定会来,夏阳暗自着了急,他今晚是必须要见到秦主任的,他有很紧急的事求他,于是他又心生一计,嘿嘿地笑着说:“我的有什么好吃的,一泡渣。--凤-舞-文-学-网--这小熊猫我可以想法给你留一块,但另外一件更好的东西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还有什么好东西打埋伏不告诉我?”秦主任上了夏阳设下的,果然顺着他的意思往下问。

    “我说蒲主任,这你就冤枉好人了。这东西我可是专门为你搞来的呀!”夏阳依然买关子,就是不说“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别再给老子卖关子了,快说。”秦主任被夏阳足足的吊起了胃口,有点着急了。他是知道的,一来夏阳这样吊他胃口,“那东西”就肯定是很珍贵;二来,夏阳把“那东西”放在吃熊猫后边来说,这就说明“那东西”在他秦主任眼里应该是比熊猫更稀奇,更合他秦主任的胃口。秦主任凭着这多年和夏阳打交道的经验已经隐约感觉到了“那东西”会是什么,但他只是自己在猜测,他迫切的需要在夏阳的嘴里得到千真万确的证实。

    “嘿嘿,你不是常说到了北京嫌官小,到了上海嫌夫人老吗?苏杭美女甲天下,上海小姐甲苏杭吗?”夏阳与秦主任多年相交,这个老东西好吃哪一口,夏阳心知肚明,只有女人这一口才能惑的他团团乱转。夏阳不再卖关子,借着秦主任自己说过的话,将“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隐晦的说了出来。这是夏阳对付秦主任的重磅弹,屡试不爽,关键时候用出来,秦主任这个高级老色鬼没有一次不上钩的。投其所好也是夏阳应对在他眼里用的上人的拿手好戏。

    “你个鬼精灵,真的搞到一个阿拉妹?”蒲主任兴奋地叫起来。从他的语气里,夏阳已经听出,秦主任已经一口咬住了他抛下的鱼饵,生吞下了鱼钩。

    “刚满十九岁,绝对的原装黄花处女。这大活人可不比那熊猫可以放在冰箱里藏起来的,万一被老卢老张他们听到了风声,找我要人,我可不敢为了你得罪他们哟。所以最好还是你秦主任捷足先登,跑到前头为妙。”夏阳又做了一番恰如其分的煽动,他已经是有成竹了。

    “好,我今天下班就上山,风雨无阻,不见不散。我不到山上,阿拉妹谁也不能动一个指头,否则我拿你试问,把你最喜欢的小美人儿赔给我我都不会愿你意的!明白吗!”秦主任当即拍扳,果断地作出了上山的决定。夏阳放下电话,无声的狞笑了。类似于个的应付各类人,他有的是办法,不然他的阳光度假村也不可能开到现在而一直立于不败之地,他也不可能在东陵市呼风唤雨,什么事都做的得心应手。

    第二天下午,东陵市各公安分局,各街道派出所,都先后得到市公安局的一个紧急通知。通知指出:前天深夜在马鞍山发生的车祸是一次重大的人为事故,犯罪嫌疑人是一位叫着黑皮的黑社会组织的头目。在通知中,详细描绘了黑皮的年龄、高和长象,要求各单位立刻组织力量在全市范围内搜捕该犯罪嫌疑人,并着重指出该犯罪嫌疑人生残忍,手段凶狠,并带有枪械,必要时可以首先开枪将其击毙云云。

    这些,就是夏阳极力相邀秦主任上山到阳光度假村后想得到的最好结果,是他奉献了熊猫和妙龄黄花“阿拉妹妹”给秦主任享用后换回来的。他要借秦主任的口令,用公安的正当手段除去黑皮这个大患。

    北京开往东陵市的直达列车是下午6点38分抵达的,路娴静随着出站的人流涌出出站口,出了站后,路娴静明知没有希望,还是在出站口外面站了好久,四处张望,希望艳朵能奇迹般地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给她一份意外的惊喜。

    出站的旅客都走完了,原先拥挤在门口那些举着牌子接客人的也已经烟消云散,路娴静这个漂亮高挑的女人站在那里就显得特别招摇夺目,引得一群出租车驾驶员蝴蝶戏鲜花般地围着她打转,争先恐后地要揽她这趟生意。

    路娴静被他们吵得头昏脑胀支持不住了,只得突围夺路而走,在一群的士倌的追逐中逃命般地钻进了最近的一辆的士里。

    东陵是路娴静曾经来过,她张口让司机把她送到曾经住过的白云饭店。这是一家中等偏低的普通饭店,路娴静这次是请事假办私事的,不比以前出公差,到哪里都会受到最的接待,住最好的宾馆或饭店。这次她是自己掏腰包,当节约的就应该尽量节约才是。

    本来,路娴静以前曾到东陵市来出过几次差,采访过几个部门,无论是省里还是市里的宣传部门都有熟人,作为北京一家赫赫有名的全国大报的记者,即使为私事下来也会受到最的接待的,对于这一点,路娴静丝毫也不会怀疑。但路娴静很不愿意这么做,况且,她这次来的目的也是不能随便乱张扬的。

    路娴静这次远道而来,是为了艳朵。路娴静和艳朵同是北京一所著名大学,四年同窗,使她们结成了生死不渝的友谊。大学毕业后,路娴静分配时留在了北京,做了记者,而艳朵却个张扬的追赶时髦,拒绝了分配,只南下闯江湖,先在深圳、海南转了一圈,最后纷纷扬扬飘落到东陵,进入一家中合资企业,做了一位吃洋务饭的白领丽人。

    即使分处南北两地,远隔千里,路娴静和艳朵两人都一直保持着十分密切的联系,每隔一两个星期都要通一次电话,路娴静还专门找机会到东陵来出了几次差,姐妹俩亲亲地说了好几个晚上的悄悄话。

    可是,就在半个月之前,一天深夜,路娴静忽然接到艳朵一个奇怪的电话,艳朵在电话里说她给路娴静寄来了一件东西,如果她有一个星期没给路娴静打电话,也没回公司上班的话她就可以把那东西打开看,但在此之前千万不能打开。

    路娴静觉得艳朵说的话莫名其妙,但她从电话里听出来艳朵说话的声音又轻又急,还明显的有些颤抖,说完后也不等路娴静吭声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像是她隐蔽在什么不能大声说话的地方,匆匆忙忙的打给路娴静一样。

    路娴静接到电话后,先是奇怪,后来越想越不对头,越想越害怕起来,艳朵的电话给了她一个十分强烈的信息,就是她很可能要出什么大事,遇到了什么危险。她相信这个直觉,她相信她和艳朵之间是有感应的。何况,电话那边艳朵说话的语调和声音也都明确的告诉了路娴静,她的这个电话是偷着打的。在现在这个充分彰显自由的社会里,连一个电话都要偷着打,艳朵不是受到了限制自由受到了威胁又能是什么呢?而像艳朵那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受到自由限制受到威胁正是很危险的事

    路娴静立即就给艳朵家里回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路娴静明白刚才艳朵一定不是在自己家里给她打的电话,于是又不停地打她的手机,都没有任何回音,第二天一上班,路娴静就直接给艳朵工作的公司打电话,那边回答说艳朵已经有好几天都没到公司上班了,公司也在四处寻找她。

    一个不祥的预感像一团拨不开的黑雾沉沉地笼罩在了路娴静的心头。但她还是强耐着子等到了那盒艳朵从东陵寄来的东西。

    艳朵寄来的包裹里面除了一盒录像带外再没有其它只言片纸!路娴静把录像带拿回家中迫不及待的放出来一看,顿时瞠目结舌。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愿意相信她所看见的录像带播出的画面是真实的。

    烟某出品必是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支持烟某第一部《狼迹》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为本部书摇旗擂鼓!烟某怎么看着别人的鲜花就眼红呢,看着别人的贵宾票就嫉妒呢。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