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度假村内真精彩

    <---凤舞文学网--->

    12.度假村内真精彩

    梅梅的回答正是黑皮所想要的结果,他接着梅梅的话音儿就说:“夜总会和歌舞厅都还早嘛,现在去了也是白去,桑拿浴也是吃完晚饭的活路,不如我们还是到外面到处走一走看一看好了。--凤-舞-文-学-网--”

    “那我们先到后面去看吧,后面有游泳池、网球场、帐篷别墅。”阿丽这下好不容易得到了表现的机会,她慌忙争先恐后地介绍着。

    “那就先到后面去转转嘛。”黑皮马上呼应阿丽的说法,他果断地将手一挥,挽着阿丽就走。络腮胡唯黑皮的马首是瞻,梅梅势单力薄,只得随大流跟着往后走,心中却多了几分怨气,只是未敢有丝毫的表达。

    出了大楼后门,就是一块很大的混凝土空地,四周有一些花台花圃,姹紫嫣红,五彩缤纷,十分漂亮。

    空地过去,左边是一个长方形的游泳池,一群男女正在池中玩水球,如一群在池水中尽戏耍的野鸳鸯,搅得满池水花乱溅,涟漪激声笑语如莺啼燕婉。好一派水中戏图。

    池子四周的躺椅上三三两两地躺着一些半的男女,乍一看七横八竖的没有章法,仔细一看,却都是成双成对,很有特点。男人大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体貌富态,非贵即权的样子;女的则清一色的青靓女,都一律穿着小得不能再小的三点式泳装,峰高耸、粉腿横斜,与边的男人或拥或抱,耳宾厮磨,构成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络腮胡眼浅皮薄,他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一下子就如同猪八戒进了盘丝洞,立刻就被那些袒露背、亮肚光腿、高耸,圆润的美女勾去了魂魄,目光就沾在那些女人上拉扯不开了。

    梅梅心事缜密,立刻发现了络腮胡的表,她了解男人的很哩,她知道这是络腮胡体内的馋虫又被逗发了,就故意将他子重重地一撞,酸溜溜地说:“刚喂饱了你的小二哥,怎么你又被勾去了魂儿是不是?”

    络腮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们这些男人啦,都他妈的一个德,一来到这里就像发的壮公狗,吃着嘴里的,又盯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你现在怀里不是抱着一个嘛,眼睛还直往别人上扫,是不是嫌我了要调马换将,另外尝个新鲜?真是看不出你这个胡哥哥还不喜吃剩食哩。”

    络腮胡的心思被戳穿,他本就格直率,一时间五大三粗的男人竟被说得面红耳赤,嘴里胡乱吱唔着:“没有,我就喜欢你嘛……嘿嘿嘿,有你喂我吃就够了。”

    “你扯谎。”梅梅自有她的办法,她一手忽然伸向络腮胡的裤裆,捏住他的小弟。“你这二哥哥可不会像你样的说谎话,看看,看看,它又在蠢蠢动了。”

    此时,络腮胡体内的雄荷尔蒙在外界的刺激下正迅速增长,小弟虽然还没拔坚硬,却也正在膨胀壮大,恰又被梅梅这样无限挑逗的一摸,就又开始有点支持不住了,他一把将梅梅搂在怀里顺口胡诌:“我这是被你刚逗起的,你才要对这件事负责。它是在想你哩。”

    梅梅就势依偎在络腮胡的怀里,手还捏着他的小弟不放。嗲嗲得说:“我就知道先前在沙发上你没搞舒服,没爽,邪火还没有发泄完,所以我说先到楼上房间里去,陪着你好好的弄一次。就那个黑皮哥哥听了阿丽的话,要先跑出来参什么观。不然的话,你怎么会憋得这样难受嘛。”

    一番话说得络腮胡心尖尖都在发痒,更加一把将梅梅紧紧地抱在怀里。“我你妈的个小妖精,笑狐狸,老子现在就只想把你扳倒在地,一家伙给你弄进去哩!”

    梅梅却十分自然平淡地回答:“谁怕谁呀?想弄你就弄嘛,我不是在你面前站着的,又不是不让你弄,只怕你是没那个胆儿哩。嘻嘻嘻。”

    “大白天的,周围这么多人,你就不怕?”络腮胡子吃惊的问。他还没见过这样胆大不顾面上羞耻的女人

    “我怕什么?就怕你没这个胆量。”梅梅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即使是络腮胡子要在这里当众表演,她也是真的不怕的,吃的就是这碗饭,何必藏着掖着的呢?子早就不金贵了,没听人说吗,“大姑娘的子是金,小媳妇的子是铜,生了娃的女人那就是泥巴了哩”。何况她这样被不知多少个男人欣赏过了的子呢?

    “老子本来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你以为老子不敢?”络腮胡子作为一个男人,当然是不愿意先示弱的。

    “敢你就来嘛。”梅梅仍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梅梅这架式倒还真把络腮胡闹得下不了台了。他虽然是个十恶不赦的歹徒,但还是没有那份胆量在光天化之下当着众多的人干那种事。原本只想激一激梅梅,让她先被吓退,哪知这个人却是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大胆的让他黯然失色。他怎么能知道,别说这了,就是专门的表演作秀,梅梅在这度假村里也是演过给很多人同时看的。被的事在她们来说,就像是吃饭一样的正常。在这一点上来说,可以叫“匪不如”。

    幸亏这时黑皮已和阿丽走远了,见他两个还在后面磨蹭,就招呼他们快跟上。

    络腮胡趁机下台,就坡下驴的对梅梅说:“老子现在先放过你,晚上到了上才叫你认得我哩!”说着,赶紧的拉起梅梅追赶过去。

    游泳池的右边,隔着一块花圃是一个网球场,四周都用铁丝网围着,一对男女正在场内挥拍击打,左奔右突玩得十分投入,旁边有几对坐在椅子上观阵,无论是在场上打球的少女还是旁边陪着男人观阵的小姐都只着三点式泳装。’

    黑皮指着那位打球的少女说:“打网球应该穿白色超短裙嘛,像这样三点式加白网鞋,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阿丽见怪不怪的说:“在我们这里有规定,小姐穿什么是不由自己选择的,只有客人才能做的了她的主,客人叫她穿三点式就只能穿三点式,叫她光着子一丝不挂就只能一丝不挂。”

    “还有光着子打球的呀?”络腮胡总能捕捉到他想要的信息,他又被阿丽这话吸引住了。一脸的艳羡之色。仿佛在想,这等好事怎么没临到他头上呢?今天真是大开了眼界。诸位读者大大莫急。莫像络腮胡子那样的猴急,后面精彩百倍的东西还等着你阅读哩。

    “还是第一次听说是不是?”梅梅一口抢白过去。“在这里面,只要你肯给钱,不光是可以陪你打球,还可以陪你游泳、陪你健,还可以一天到晚都子陪你干任何事。只要是你能想的到的,我们都能做的到。就怕你们这些男人香不出来什么新创意的招数。”

    络腮胡看了她一眼,又下意识地四处瞧了一番:“怎么没看见一个光的?”

    梅梅杏眼一瞪。“想看?那还不容易?我马上给你脱了就是。保证让你角角落落沟沟壑壑都看个够,想掰开哪儿看就掰开哪儿看。嘻嘻嘻”

    阿丽也在一旁笑着给他解释:“这里虽然有这种服务,但真正要求的还是不多,大家都还是有点脸面有些份和层次的人,让熟人看见多不好意思。所以,要求这种服务的大都是些外地人,不怕有人认出他们来。另外,几个人一伙,高了兴,或者打牌猜拳赌输了,让自己的小姐脱衣服,这倒是经常发生的事。”

    梅梅又说:“你们到底要不要这种服务嘛?要,我和阿丽马上就可以脱,反正你们也知道的,里面什么也没穿,方便得很。夏老板说了,今天是他买单,小费都不准要你们一分的,不要白不要哟!,平时来的客人要我我们的这种服务可是很贵的哟。”

    “好了,别开玩笑,要脱等到晚上有你脱的,现在我们还是多看一看吧。”阿丽冲着梅梅说。

    梅梅就调皮地冲着络腮胡做了个鬼脸。意思是说:胡哥哥,看看是你的胆子大呢,还是我们厉害。

    阿丽在一旁温柔地安抚络腮胡:“胡哥哥,你想看光女孩子那还不容易?在我们这里随便哪儿都可以看到,这样吧,等会我们就带你去看美人鱼表演。”

    烟某出品必是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支持烟某第一部《狼迹》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为本部书摇旗擂鼓!烟某怎么看着别人的鲜花就眼红呢,看着别人的贵宾票就嫉妒呢。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