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耳朵上的眼儿不对

    <---凤舞文学网--->

    9.耳朵上的眼儿不对

    “可是,这对耳朵却无法证明就是我们指定人的呀。--凤-舞-文-学-网--”胡利川意识没体会到夏阳的深刻用意。

    “可你也没办法证明它们就不是从指定人上割下来的呀!”夏阳无意中在帮着黑皮他们说了。

    “夏总你看。”胡利川再次拿起一只耳朵递到夏阳面前。“我们所指定的对象,是个长期戴纯金大耳环的,耳朵早就应该拉得有点变形,而且,耳环孔也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儿大。”胡利川说出了他的疑虑,他认为他观察的很仔细,推测的也很在理。

    夏阳把子向后仰了仰,只得扳起面孔对胡利川说:“你说这话又是外行了,女人的再生能力是惊人的,有许多人哪怕是戴了几十年的耳环,只要有一晚上没戴,耳朵上的都会长拢去,第二天起来就再也找不到眼眼在哪里了。你以为是子底下那个眼眼呀,会越用越大。你不是说她是个戴纯金大耳环的吗?黑皮哥虽然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但总不至于还把那东西留在她上吧?再说,那么漂亮迷人的小姐,黑皮哥和兄弟们不好好玩一玩也太暴殄天物了。是你你不上一两天呀?取下耳环,再个一两天,加上人死后肌收缩,能够还有这么个小眼眼也就很不容易。黑皮哥,你说我的话对不对?”

    黑皮仍然不卑小亢保持应有的镇定,他淡淡地一笑。“夏总是在为我们当辩护律师。谢谢”

    “我这是实事求是嘛。”夏阳有点讨好地笑着说:“我们就是相信黑皮哥的为人才请黑皮哥帮忙的,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们既然相信黑皮哥,就没有理由再怀疑嘛,再说现在事都已经完成,我们再来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知道的说我们小家子气,不知道的还认为我们付不起钱想赖帐呢,以后还有谁敢同我们再打交道?你个胡利川就是个猪脑经。”

    夏阳的这番话说得黑皮哥也不住有几分肃然起敬了,连忙双拳一抱,冲着夏阳拱拱手说:“夏总如此深明大义,着实是大家风范,实在是令人佩服,佩服。”

    “哪里哪里。”夏阳装作不好意思地摆摆手。

    “夏总……”胡利川有点不满地轻叫一声。他这次真是没有以往精明,到现在还没有看出来夏阳的意思。

    夏阳调过头望着胡利川脸色一下沉了下来。“好了,别再守在这里多嘴多舌的!你懂什么?你对女人的了解比我还透彻?我的怕是比你见的还多!这里没你的事了,顺便把这东西去扔掉,看着就让人恶心,谁叫你自作主张要什么表记的?扯蛋!”

    胡利川被夏阳当着这多人的面,尤其是还有两个貌美似花的小姐训得脸皮红一阵白一阵,他真没想起来自己错哪儿了,只好默默地用红布把那两只耳朵裹起,捏在手中退出办公室。

    夏阳一直盯着胡利川出去后才冲着黑皮哥笑了笑,解嘲说:“这家伙本是仗着他有一个副厅长亲戚,在这里面趾高气扬的,总自作主张,不隔三岔五地敲他几下,他就会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胡先生的小心是对的,这点我们完全能够理解。黑皮哥做出宽宏大量的样子说。虚假的面子上的事,互相都还是要维护的。

    “好了好了,不说这事了。”夏阳摆摆手叫道:“这两只耳朵,把我们的两位小姐都吓得花容失色了。你看,梅梅吓得站在那里半天都没敢动一下。”

    梅梅自从被络腮胡推开后一直十分无奈地站在那里坐也不是走也不是,上光叽叽的,手脚都找不到地方收拾。现在听夏阳如此说,才像找到楼梯,将子一软,重新倒在络腮胡的怀中,装模作样地嗲到:“唉哟!吓死我了,胡哥,你摸,我现在都还心跳得不得了,像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似的。”

    说着,梅梅又抓起络腮胡的手按在自己的ru房上。

    看见梅梅的即兴表演,阿丽也不甘示弱,也把子倒向黑皮,一头塞到黑皮的脸颊上,差点儿没将他撞晕。“这是谁的耳朵?差点把人都吓死了。”

    夏阳装模作样,感慨万分地长叹一声:“是同你们一样年青漂亮的小姐,不光是模样儿生得俊,素质也不错,大学毕业生嘛。唉!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子,不晓得为什么一时糊涂,干了一件天大的蠢事,危及到了好几个客人的安全。你们都是知道的,我这里的客人都是好惹的吗?谁不知道在我们阳光,百万富翁属于扶贫对象,地师厅局级干部算最小的芝麻官,在这里面,你随便得罪一个小幺也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其实,我根本不想要她的命,是客人不答应啦。我只不过是一个为客人出头露面的替罪羊而已。”

    夏阳这番话既是说给两位小姐听的,也是在告诉黑皮哥他们,给这听话的双方都带去一点威慑,却有说的不露点滴,这才是夏阳的狼本色。

    黑皮似乎对夏阳的话不感任何兴趣。依然不卑不亢冷静地说:“夏总替谁办事我们并不想知道,但我们是为夏总办事的,现在我们已经把货交了,也请夏总把货款付给我们,我们也好就此告辞不再打扰了。”

    “货款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给你们。”夏阳拿起那盘录相带站起来说:“不过,什么告辞的话就别说了,今天你们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走的,得在这里痛痛快快玩一晚上再说。”

    说罢,夏阳也不管黑皮哥他们作何反映,便径直过去推开旁边那道小门走了进去。

    夏阳一走,梅梅就抢先在络腮胡上发放电撒起嗲来。这边阿丽也一边用在黑皮脸上扫来拂去,一边软语柔和地说:“别走嘛黑皮哥哥,今晚上带我们到度假村去好好玩一晚上,我一定会叫你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面对着两位美人的大肆进攻,络腮胡首先就招架不住了,让梅梅一只小巧玲珑的玉掌伸进了裤裆,捉住了里面的“小弟”。

    黑皮定力还是高一些,但也开始有点意乱迷把持不住,最后终于伸出嘴一下噙住阿丽红艳艳的。夏阳仿佛是有意放手让两位小姐施展手段似的,进去后起码搞了十分钟才提了一个小男士皮箱出来。

    黑皮见夏阳出来就立即推开阿丽坐正子,络腮胡则被梅梅搞得昏头转向魂飞魄散,他干脆装作挣扎不起了的样子。

    夏阳对梅梅与络腮胡的丑态视而不见,走上前来把小皮箱放在黑皮面前,打开,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十摞百元券。

    “这是十万元,请黑皮哥清点一下。”夏阳站在一旁不厌其烦地解释道:“你好好看一下,现在的假钞很多,许多跟真的一模一样,连专家都分辨不出来,所以我专门让他们从银行里取使用过的旧钞,保险一些。

    黑皮哥随手拿起二摞楞着看了看,放回去关上箱子,站起来说:“现在没事了,我们就此告辞。”

    “你说什么呀!坐下坐下。”夏阳很亲的赶紧双手护住黑皮的肩头把他按回沙发。“我说过的,今天我要好好招待你们一次,如果黑皮哥硬是不肯赏脸的话,那就是太看不起我夏某人了。在东陵市,还没有我夏某请不动的客人哩。”

    阿丽也一下滚进黑皮哥的怀里,苦苦相留,揪住黑皮哥的小弟弟不肯放手。她说这阳光度假村是阳光大酒店的一个分支机构,就在风景优美的马鞍山上,里面的设施比阳光大酒店还要高出一个档次,是整个东陵市乃至全省最高档的休闲胜地,不去玩一次简直是白在这世界上来了一回,白做了一回男人哩。黑皮哥当然是知道阳光度假村的,他有点心动了,他听说过,那里是男人的天堂,是男人的极乐世界,去过一回的男人就乐不思蜀了。但只当他去过以后,才见识了什么是人世间的骄奢逸,那样的奢侈和是黑皮连想都未曾想到过的。后话,各位大大慢慢品读。

    黑皮下意识看了一眼络腮胡,见他死死地抱着梅梅不肯松手,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黑皮知道,干他们这种行当的,是一种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玩命的营生,随时都有被抓被杀的危险,所以平时只要有一点享乐的机会都绝不轻易放过。莫说还是这种他们从来没有去过的高档地方了。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明是与非,是他们这种人最真实的心态。黑皮虽然不想再留在这里与夏阳纠缠,但一见络腮胡这副馋相,又的确不忍心就这样把他生拉活扯地弄走,因此也就顺水推舟,同意了留下来。

    两位小姐一听这话都欢呼雀跃起来,因为只有留住了客人她们才会得到那笔可观的劳务费。这个也是阳光度假村对这些高级波斯小母猫的苛刻要求之一,不靠自已的子和本事把客人留住,她们就不会有一分钱的收入,向刚才那样的开场表演,只能是白费,让人白看白摸。

    烟某出品必是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支持烟某第一部《狼迹》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为本部书摇旗擂鼓!烟某怎么看着别人的鲜花就眼红呢,看着别人的贵宾票就嫉妒呢。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