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如此招待

    <---凤舞文学网--->

    8.如此招待

    “自古英雄美人,美人英雄嘛,这样子才显得出夏总的英雄男人本色呀!”黑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答。--凤-舞-文-学-网--心里却想:你个的,好女人都让你这条公狗了哩。

    夏阳一听这话顿时做出一副肃然正色的样子。“黑皮哥这话是在骂我哩。其实,我也不想老是被人在背后骂我是个无大志的酒之徒,色中恶魔。我也想做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子汉,干一番轰轰烈烈的英雄事业。可我他妈的偏偏天生一副骨头,一个馋老二,就是见不得女人,一见到这漂亮的女人周的骨头都酥了,老二就翘头了。一晚上不搞女人就要发鼻血,第二天起来就吃嘛嘛不香,干嘛嘛没劲儿。要是白天在不补上一回的话,那一天就什么事也无心干了。这样看来,我女人,那也算是为了工作!我就是想像太哥这样做一个闯江湖游侠四方的英雄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我靠!,好一番歪理学说。

    黑皮哥听罢,含笑说:“夏总说这话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了,我们如果能像夏总这样时时刻刻都有美女陪着,夜夜都有漂亮女人着,哪个还愿意四处流浪闯江湖?”

    夏阳哈哈大笑。“想要美女哟?那还不容易?我这里别的什么好东西没有,就是不缺美人儿,你看眼前这两个算不算得上是大美人儿?想不想一回?”

    说着,夏阳调过头冲那两个光滑滑的白条鸡叫道:“你们把脸都冲着墙壁干什么?背着子我们看什么?看白吗?女人重要的东西都在前边哩,后边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和男人一个逑样。还不好意思哩,转过来,黑皮哥他们又不是外人。”

    女人毕竟是女人,即使是,是高级公关,也有羞耻感。两位小姐听了夏阳的话,这才慢慢地转过子,将正面对着黑皮和络腮胡子他们。两人的衬衣都一颗没扣,脯敞开着,整个子都毫不设防地暴露在外面。高的高耸,低的低凹,圆的润圆,白的瓷白,黑的漆黑。

    黑皮对着两具妖冶艳丽的,只是淡淡一笑。络腮胡子却道行定力不足,不住馋样大露,顿时被勾住了魂魄。又想抗拒惑把目光调开,又按捺不住要盯回去,目光就像老鼠一般不停地游离闪烁,让人见了就帮他感到累得慌。

    夏阳看在眼里,他先为两位小姐一一介绍客人。“这位是黑皮哥。”

    “黑皮哥哥。”两位小姐又甜又嗲地叫了一声。

    “这位是……胡哥。”夏阳根据对方一脸的络腮胡子顺口胡诌。生意场上的随机应变用的恰如其分。

    “胡哥。”两位小姐又颤着两对儿白生生的大对着络腮胡滴滴地叫了一声,把络腮胡叫得心尖尖都直发痒痒。

    接下来夏阳又把两位小姐作了介绍,一个叫阿丽,一个叫梅梅。都是在阳光大酒店夜总会里面表演的时装模特儿。

    双方介绍完了后,不用夏阳再叫,阿丽就拿起一包“中华”香烟过去,先抽出一支双手递给黑皮。

    “黑皮哥哥,请抽烟。”

    阿丽弯着腰,头与黑皮的头挨得很近,使黑皮能清楚感觉到她说话时从嘴里呼出来的阵阵气;眼前晃动着的那对儿涨鼓鼓的如同瓜棚上吊着的怪模怪样的瓜儿似的,沉甸甸的随时都有掉下来砸伤人的危险。

    阿丽在前面敬烟,梅梅跟在后面用打火机为他们点火。两人配合默契,显示出良好的训练素质。点火同样要俯着子,同样要把脸和脸挨得很近,同样要把那对吊在男人的眼前晃来晃去。梅梅的似乎比阿丽还要丰满沉重一些,悬吊在络腮胡的眼前,竟使他英雄气短,老二却充血翘。他抖抖的,几下都没能让梅梅把他的烟点着。

    敬完烟,献上茶,两位小姐就一边一个挨着黑皮和络腮胡坐下。阿丽挨着黑皮,姿势撩人的坐在沙发的扶手上,一只手伸出去扶着沙发的靠背,使自己的位置正好与黑皮的头拉平,只要黑皮稍一调头一张嘴,就可以噙住她的头,吃上一嘴。

    梅梅已经看出络腮胡是条色中饿鬼,因此就干脆一步到位,一坐在他的大腿上,抓起他的一支手,按在自己的上起来。我插叙几句。什么叫男人的生活?什么叫高质量的生活?烟某说,这样的子才没白称一回“男人”两个字,才没白来这世上走一遭。可是……,可是烟某没这福分,读者大大,你呢?呵呵。言归正传,调侃几句。

    络腮胡先还怯生生地瞅了黑皮一眼,他必须要依靠黑皮的眼色行事,见黑皮并没有什么不悦的表现,也就放开手脚过把手瘾解解馋再说。

    黑皮伸出手在烟灰缸上叩叩烟灰,他没有表现出对乎乎的白条鸡很馋嘴的样子,他得有点儿大哥的风范不是?他笑着说:“夏总如此盛招待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啦。”

    “小意思,不成敬意。”夏阳老实巴交地说:“你们帮了我那么大个忙,我连个女人都送不起吗?”

    “我们没你老兄那么好的命,整天醉卧在百花丛中,生就了一辈子都要劳累奔波。所以,我们还是先把生意上的事交结了再说吧。”黑皮这个时候要是再不主动的说出今天来的主题,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夏阳是不会主动说的,但他早就等的是这句话。

    夏阳故作姿态,他指点着黑皮笑道:“你这人啦,还是那么个急子,这样的美人儿还不能让你花心?也好,既然你要忙,我们就把生意了结了再玩吧。”

    黑皮用肘拐将络腮胡轻轻地碰了碰。

    络腮胡这时已经把手从梅梅的ru房下滑到两腿之间那块青草小溪地,被太哥撞了一下才回过神,恋恋不舍地推开梅梅,起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红布包,打开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接着又拿出一盘录相带放在旁边。

    “这是什么?”梅梅盯着那打开的红布包颤着一双大奇怪地问。

    “耳朵。”络腮胡坐回去,重新把梅梅搂在怀抱里如无其事的说:“是两只人耳朵。”

    “啊”梅梅猝不及防,被吓得一声惊叫。

    阿丽也吓得惊叫起来,花容失色,子一软,滚下扶手,跌进黑皮怀中。

    那块红布中间,并排放着一对耳朵。耳朵上没有丝毫血迹,如同经过认真清洗似的,黄亮亮的如同两块半透明的琥珀。这分明是一对儿人的耳朵。

    一直站在夏阳后垂手侍立,像个英国的贵族管家样的胡利川走上前去,先把录相带拿起来看了看,转递给夏阳,夏阳接过去看都没看就搁在面前的茶几上。

    接着,胡利川又回去拿起一只耳朵,举在手中仔细看了看,研究了几分钟返过来递给夏阳。

    夏阳像是很胆小的样子,他吓得子一缩,惊咋咋地叫道:“别拿过来,你看了就是。”

    胡利川说:“黑皮哥,这倒真是人的耳朵,但却无法证明是从我们指定的人上割下来的呀!”

    说着,胡利川将那只耳朵放回红布上。

    黑皮盯着胡利川冷冷地说:“这标记虽然是人死后才割下的,那时血液已全部聚集在了心脏,但耳朵里还是残存了很少一些血浆,虽然少,做个血型化验还是绰绰有余的。夏总经理要是信不过我的话,可以拿去验验”

    “黑皮哥应该知道我们是不可能拿着一只耳朵去找任何医疗部门化验的。”胡利川说的是大实话。拿着一对儿死人耳朵去化验,那事儿估计是脑子进水了的人才能做的出来。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进水,应该是进的尿水,把脑子给严重的蛰坏了。

    “那是你们的事。”黑皮一下挡回去。“你当时只是说要标记,没有让我们还要提供验明正的材料。”他早就找出了对方的漏洞之所在,才敢这样做的。

    胡利川却毫不退让:“按你们这行的规矩,留标记应该是最有特点,最能证明对象份的部位。”

    “你他妈的还讲不讲道理?”络腮胡知道这个时候该他上场了,这样的武生戏应该是有他这样的小弟来演的,黑皮那样的大哥要表现的有素质,文质彬彬才是。他气鼓鼓地把怀中的梅梅往外一推。“要留哪里应该是你们提出来,没说,我们就只能按我们的规矩办。”

    “我们认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耳朵就是最能证明份的标记。”黑皮也有些不耐烦了。’

    “你们在说什么呀!”这时夏阳也叫起来,莫名其妙地盯盯这个看看那个。“我咋个越听越糊涂了。”

    “是这样的。”胡利川对夏阳恭敬地解释道:“当初我跟他们交涉时曾提出过,应该拿个证明回来。用他们的行话说就叫标记。就是从死了的对象上割点东西下来。”

    “我知道了。主要是为了口说无凭对不对?”夏阳点点头说:“他们不是已经把耳朵割下来了嘛。”

    烟某出品必是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支持烟某第一部《狼迹》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为本部书摇旗擂鼓!烟某怎么看着别人的鲜花就眼红呢,看着别人的贵宾票就嫉妒呢。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