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夏阳别出心裁戏二女

    <---凤舞文学网--->

    7.夏阳别出心裁

    夏阳有点吃力地抬起头把两位少女打量一会才漠然地说:“我交代的任务都明确了?”

    两名少女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先后冲着夏阳肯定地点点头。--凤-舞-文-学-网--

    “事完成了,你们的报酬我会马上付给你们的,但如果没有能够使我和我的客人满意的话,你们今天一分钱都别想得到,明白了?”

    “嗯。”两人都轻轻地哼了一声。

    “明白了就行,现在客人已经到了,你们马上进入工作状态。”夏阳吩咐。

    两人都是经验丰富、廉耻全抛的职业,丝毫没有扭捏作态、拖泥带水之嫌,立刻就动手脱上的衣服。其实,所谓的脱衣服也就是除去外面的这层包裹而已,两人的衬衣长裙里面都空空如也,内裤罩丝袜什么都没穿,这就是为了方便而特意准备的,所以一眨眼功夫就自己把自己扒了个精光,一丝不挂地在夏阳的面前。

    色尽展,纤毫毕露的少女比穿着衣服时不知又美艳靓丽了多少倍。俊俏生动的脸蛋,窈窕婀娜的体态,凸凹有致的曲线,以最佳的黄金组合构建成两具美仑美奂的女,几凸几凹都尽显惑。少女和少妇的美是不同的,少女的美是青的美,是青涩的美,透着稚嫩的香气,置其间,仿佛你就是畅游在青草遍地的自然中,使人心旷神怡;而少妇,细细品味,那就是另外一种味道,另外一种意境了。她们成熟了,熟透了,人的香味浓郁而芬芳。她们仿佛就是仲秋的水果,使人见了就有想咬上一口的冲动。皮嫩汁液多厚实,或许更符合某些男人的重口味,咸湿口味。

    两位的少女该瘦的地方纤细,天鹅般秀丽的脖子,楚楚不盈掬的腰肢;该肥的地方丰满,拔硕大的峰,浑圆结实的部;该化妆的部位都恰到好处地装饰过,两弯浓烟带雨的柳叶眉,一朵鲜红滴的樱桃嘴,嫩姜似的脚趾上点着十颗相思豆一般的红趾甲。那两条上粗下秀,修长感的双腿,那丰满肥厚的上两粒小巧如豆的,无不闪耀着沁人肺腑,迷人眼眸,动人心弦的青光辉。既保持着青少女的如水清纯,又灿烂出风尘烟花的妖冶风。这些,都应该说是夏阳青睐的那些国外高级qing色场合里的专业人员教培出来的成绩。如何化妆打扮,如何能尽最大力度的展现出自的体型优势,从而在男人看上自己的第一眼就把他们给迷惑住,把他们的眼睛留在自己的上,不再拔开,是这些阳光酒店的高级波斯小母猫必修的课程之一,现在就突出了它的成绩之所在。

    年青漂亮的女人在男人心目中是世界上最美最迷人的物象,而赤的美丽少女对于男人来说,更是有如一首意境深远音色优美的小诗,有如一杯醇香甘甜余味延绵的酒,令人百读不厌,令人回味无穷。竟让已把这两女玩过多少次的夏阳也看得一阵阵心旌漾,有点意乱迷了。

    夏阳努力地睁大眼睛把两人观赏了一会,从上到下,从坦陈的地方到较为隐密的沟壑部分,从高峰到低谷,又从低谷滑到了小溪,终于不动了,在泉眼小溪处停留了下来,他想了想说:“这样脱得光溜溜的一根纱都不沾,是不是太露了点,不含蓄?”

    这话是像在问那两位少女,又像是自言自语。

    两位少女面面相觑,竟然一时不知所措。

    夏阳摇头晃脑,左看右瞧,装神弄鬼地搞了好一会才说:“下头那地方就让它这样亮起得了,上头还是应该穿点东西好一点,把衬衣穿起再看一看。”这夏阳,不愧为色中老鬼,他很懂男人的心理,有时候女人,特别是漂亮之极的女人,全部暴露脱光了反而不好,像他这样如此的安排,隔雾看花,即把重要的地方显露了,又让观赏之人有一层朦胧感探知感罢不休感,总想那衣服下面还有什么样的色呢?这样反而效果更好了,也更能让男人的在压抑中爆发。

    两位少女不敢怠慢,连忙又抓起衬衣上。

    衬衣的长度刚刚遮住两个下女人最隐秘的部位,只要稍微一举手投足,侧转体就会把那个地方展现出来。

    本来,这种半半掩、盖弥彰、平时看不见、偶尔露峥嵘是最好不过的,说暴露,暴露得够大胆的了,说含蓄,也含蓄得够水平的,但夏阳还是觉得不太理想,不太够味。

    夏阳有个最大的嗜好就是竭精惮虑、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折腾女孩子,他的主意精点子也就是多,在这方面他平时是很注意学习的哩。古今中外的宫书籍,现代的影像光碟,平色中之友的交谈他都刻意记在心间,到运用之时往往就能像一个艺术家一样,有超乎发挥的灵感。所以,即使这样一个机会他也不肯轻易放过。

    夏阳又仔细地考虑了一下,灵感果然倏然闪现,他微笑着又让她们把衬衣的扣子全解开,敞开怀,把正面部位全部展现出来。这样一来,若隐若现的初意就被夏阳发挥到了极致,可以说现在是他创意的最高境界了,没有谁再能有什么好的想法要比现在达到的效果更佳。夏阳异常满意自己的杰作,点头微颌,沉浸在自我陶醉中。做为男人,每天有如此之享受,可谓神仙不换了。读者大大,你以为呢?烟某是愿意这样的,但没那机会。呵呵,烟某说笑,继续下文。

    十分钟的时间眨眼间就过去了,夏阳再想折腾也没有时间,只得草草收场,说就这样可以了,很好。

    夏阳起离座,走到左边的一张沙发上坐下,两支脚搁在前面的茶几上。

    两位小姐也各就各位,各干其活。一位站在他的后,抬起两条雪藕般的玉臂,翘起兰花手指在夏阳的肩背上做按摩,另一位半跪在他的脚前,挥起两只小粉拳为他捶腿。他自己则惬意地眯着眼睛,一副享不完福的样子。我想,古时皇帝概漠如此。

    胡利川在十分钟之后准时领着黑皮哥和络腮胡子走进夏阳的总经理办公室。凡是夏阳交待给他做的事,他必然丝毫不懈怠,绝对的执行军事化标准,就像这件事,夏阳说十分钟后,那他就不会在第九分钟或者是第十一分钟让夏阳见到他。这就是胡利川的作风,一个得力而又忠实贴心的助手。

    夏阳闭着眼,仿佛已梦死在温柔乡里一般。这样的其一生活其实他每天都可以过上的,他也正是这样过的,但他就是永远也没有得到过满足。同样,我也相信,对于男人来说渴求女人的是永无止境的。“后宫佳丽三千”依然栓不住皇帝的心,这便是最好的佐证。何况夏阳的阳光度假村里海没有佳丽三千哩。

    胡利川走到夏阳跟前,俯下子,恭恭敬敬地叫声:“夏总。”

    不知是声音太小还是夏阳被刚才的两个羔羊陶醉得太深,胡利川的这一声喊竟然没把他喊醒。倒是那两位人心魄的小母猫停止了动作,满面羞愧,万分尴尬地盯盯这个看看那个,似乎不知该如何是好。夏阳只是交待了她们两个要尽心的招待,可怎么开始却没做明确的指示。

    胡利川见状,又稍微加大幅度再叫一声。

    夏阳子被叫得骤然一震,这才悠悠然睁开眼睛,半迷半糊地盯着胡利川。

    “黑皮哥来了。”胡利川小心说。

    夏阳一听这话似乎才彻底清醒过来似的,一从沙发上坐起。装腔作势的说:“在哪里,还不请他们进来。”

    黑皮面带微笑地看着夏阳说:“我们已经进来了。”

    夏阳装作是刚看见黑皮,顿时一脸笑得稀烂,连忙爬起来迎上去双手一边握一个,一个劲地点头哈腰地说:“不晓得你们要来,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黑皮不愧是场面上之人,话语得体。他笑着说:“冒闯香宫,打断美梦,还得请夏总恕罪才是哩。”

    说着,黑皮有意的瞅了那边两位半美人一眼。

    两位小姐已转过子,用四片白生生的对着客人。好像她们正是要拿这个部位来招待客人。

    夏阳也下意识地调过头瞅了两位小姐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摇摇头,说:“惭愧惭愧!”

    夏阳手一伸做了个“请”的姿势,让黑皮和老七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自己也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有点尴尬地搓着手说:“让你们看到了我的私生活,真让人不好意思。”

    烟某出品必是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支持烟某第一部《狼迹》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为本部书摇旗擂鼓!烟某怎么看着别人的鲜花就眼红呢,看着别人的贵宾票就嫉妒呢。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