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只能这样保命

    <---凤舞文学网--->

    4.只能这样保命

    这可是件有趣的工作,很多男人想做这项工作还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尤其是在东陵市最顶级的娱乐会所里最招牌的波斯小母猫艳朵小姐上来做这项工作,那是男人的一大享受。--凤-舞-文-学-网--黑皮哥很专业很细心的工作着,犹如他是在塑造一件美丽的艺术品一样,他一直干到把艳朵的上、肚皮上、肚皮下面的黑色上都星罗棋布地吊满花生才停手。

    黑皮哥心满意足的给艳朵化完了妆,他兴奋的让艳朵站到屋子中央,开始为他们表演跳舞。

    艳朵在阳光度假村也曾多次被强迫跳脱衣舞,但那都是在有灯光、有音乐伴奏的况下进行的,还可以说是有点趣,但现在在这里,什么都没有,艳朵只能胡乱地扭摆着。这些对她来说其实也不难,夏阳为她们请的老师曾言传教的教过她们这些东陵市的顶级波斯小母猫。更何况她还经常有机会在度假村的尊贵客人面前温习这门功课哩。那些男人玩女人,早已不局限于简单的跨马战斗,那样去他们觉得已经没有多大意思,他们要玩的更有趣更刺激,这样的舞蹈节目,在他们眼里也只是些小儿科,一些很刺激很能让人心血澎湃的节目,在阳光度假村里也是经常上演的,有时候会是好几个艳朵的姐妹们一起表演。

    “动作扭大些,唱起来。把你在阳光度假村的狂劲拿出来呀!黑皮哥还觉得不够味,就撵驴拉磨般地叫喊起来。

    此时,艳朵已打定主意一定要用自己的体和媚功贿赂这伙流氓,哪里还顾得上任何羞耻,立刻端正态度,嘴里胡乱地哼着,加大了甩、抖的幅度,那一堆又白又大的真的就让她抖动的像是海浪般起伏不定。

    四个男人翘着腿围在桌子边,一边色迷迷地盯着艳朵,一边饮酒佐兴,好不快活。要不是今晚使用暴力劫持了艳朵,他们或许是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艳福,阳光度假村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去的地方,他们不够去那里的档次。

    那些夹在皮肤上的花生本来就不稳当,本来就摇摇坠,经艳朵这样加大力度一扭,花生就开始往下掉落,没一会儿功夫,除头发和肚皮下的那簇黑上还有几颗不屈不挠地夹在上面外,其余的全都掉了下来。

    几个流氓很开心得哈哈大笑。

    这个时候,黑皮哥的野被艳朵彻底地激发躁动起来了,他英雄豪杰般地一口喝干杯中的酒,将酒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搁,站起来冲着艳朵勾勾指头。

    艳朵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一扭一扭的走到黑皮哥面前。

    “给我把衣服脱了。”黑皮哥派头十足地下达命令。在这里他就是皇帝,谁敢违抗他的命令呢?谁又不是看着他的脸色行事呢?

    艳朵得令,她知道下面该是她好好施展媚功的时候了,弄的好了,让黑皮干的高兴了或许能换回一条小命儿,不然,也许今天就要在这香消玉损了。她动作迅速雷厉风行,脸上还特意挤出一丝浅浅的笑,亲自动手为黑皮哥宽衣解带,从上至下脱起来,很快也把黑皮哥脱了个赤条条一丝不挂。

    黑皮哥也和艳朵一样了,两人现在是光板对光板,一对儿白条鸡,公鸡对小母鸡。他重新坐下,一伸手一把将艳朵紧紧地搂在怀里,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下问:“刚才在阳光,跟没跟男人搞过?”

    艳朵不敢隐瞒,她红着脸慌乱地点点头。

    黑皮哥闻言把丁雯重重地往外一推。

    “去打一盆水来给老子洗干净再来。好好洗洗,老子可不用别人的刷锅水。”

    “我在峰山的房间里已经洗了。”艳朵连忙声明。

    “真的?”“嗯,我们每次做完那事都自己洗洗的,房间里都配有消毒液,酒店也防止我们得上病哩。”

    “这还差不多!那就开始干活吧,让我试试你和她妈的别的女人有什么不一样。”黑皮哥说着话,已再次把艳朵拉回怀抱,他低头先噙住艳朵的胡乱地咂一阵,才把她按在跟前跪着,把两条条毛绒绒的大腿搁在艳朵的肩膀上。

    艳朵的肩头圆滑斜窄,有点搁不稳太哥的大腿,艳朵只有加上两只手,把那两条黑乎乎的大腿扛在肩上,然后伸长脖子,用嘴巴努力地为黑皮哥的服务。

    这四个男人,都是偷香窃玉的老手,上运动的专家,搞艳朵时不急不躁,心平气和,翻来覆去地颠鸾倒风,差不多把各种凡是能做出来的动作都做完了,才肯把那一炮发出来。

    每搞完一个,艳朵就要当着几个男人的面自己去打一盆水把下冲洗一番,干干净净地迎接下一个男人。

    为了取悦这几个男人,艳朵忍辱负重,曲意奉承,使出在阳光度假村里所学的浑解数迎送配合,再加上一些呻柔吟,浪语脆声,把这几条自认为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色狼撩拨的心花怒放,魂销骨酥,忍不住连声赞叹,到底是大学生,女秀才,档次就是高,搞起来比别的女人就是大不相同。

    艳朵好不容易才让这四个男人把倾泄干净,炮弹发完毕,此时天色也大亮了,可怜的艳朵愣是咬牙忍受着让他们干了一整夜。四条色狼也忙乎得疲惫不堪,各自找地方睡觉去了,这间屋子里只有黑皮哥和艳朵还赤条条地躺在上。

    艳朵小鸟依人般地倦缩着子紧紧地依偎在黑皮哥的怀中,像一个温顺柔弱的妻子依偎在丈夫的怀抱。这个时候,她必须这样,她的希望还在黑皮哥的上。

    黑皮哥虽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穷凶恶极的歹徒,面对着这样一个百依百顺,风万种,玲珑剔透,皮薄嫩的玻璃美人也一时下不了决断,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起来。

    艳朵亦知道现在才是最要命的关键时刻,自己的这条命就千钧一发地维系在这位黑皮哥手中。

    “你在发抖?”黑皮哥忽然没头没尾的问。

    艳朵吓得浑一震。“没、没有啊……”

    “你现在还想骗人?”

    艳朵一时间猜不透黑皮哥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更加吓得魂飞魄散,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恐怖,两排牙齿都咯咯地打起颤来。

    “黑,黑皮哥……”艳朵发出一声绝望的哀鸣。那声音让人听了怜无比,特别是从她这样一个如此的美人儿嘴里发出,何况此刻黑皮还拥抱着她感至极的子哩。

    黑皮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艳朵光滑的脊背,渐渐地陷入一种沉思状态。

    这种不怀歹意的柔顺抚摸仿佛又给了艳朵一线希望,她能从男人一个细微的动作窥视到男人的内心里的想法,这也是做高级公关的小姐必备的本领之一。只有知道了男人心里是怎样想的,才能更好的把他们服务的好。艳朵紧张得快要绷断的心又微微松驰了一些。

    忽然,黑皮哥一上坐起,顺手把艳朵也拉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你抓来吗?”黑皮哥瞅着艳朵问。

    艳朵怯生生地摇摇头,她确实是想知道,无缘无故的这样的事是不会发生了,她从来不认识这几个男人,也从来没和这个什么黑皮哥接触过。

    “是阳光度假村的老板夏阳出钱要我们捉你的,你偷了人家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是不是?”

    艳朵知道此时任何隐瞒和扯故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那样或许还会把事弄的更糟糕,让黑皮认为她不是个老实的女人,不是个值得同的女人,于是她只得老老实实地点点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黑皮感到有点好奇,夏阳让他办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和他说艳朵偷的是什么东西。他有点想不同像艳朵这样一个弱弱的女人,能偷走夏阳什么东西。

    “我只是要拿走他们lun我的那盘录像带带,哪知道拿回去后才知道拿错了。”

    “我靠!,真带劲儿,这些有钱人就是她妈的会玩女人,他们在搞你的时候还录了像?录像是怎么录的呢》都录你哪儿了?”黑皮哥一听这话兴趣就来了,他喜欢说这些稀奇古怪的捣女人的事,又是正在和一个这样漂亮的女人在一起说哩。

    艳朵难为的点点头,小声说:“他们每搞一个女人都要录像,还要照像片,酒店里专门秘密安装了一台彩扩机,专门冲洗这些照片用的。”

    “他们这样做是想把你们的照片拿出去买钱,还是用来威胁控制你们?”黑皮兴致越发的高昂,阳光酒店那样高档场合的这些秽的秘密,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知道的,对他很有吸引力。

    烟某出品必是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支持烟某第一部《狼迹》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为本部书摇旗擂鼓!烟某怎么看着别人的鲜花就眼红呢,看着别人的贵宾票就嫉妒呢。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