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八只眼似八把刀

    <---凤舞文学网--->

    2.八只眼似八把刀

    司机驾驶着车在空旷的大街上飞奔疾驰,方向已经调向了城郊。--凤-舞-文-学-网--

    现在,这车究竟要驶向何处对于艳朵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已被彻底地吓破了胆,她的一颗心仿佛已从腔里飞了出去,使她整个人都感到空空的没有了一点儿主心骨。

    恐怖到极点反而感觉不到恐怖,害怕到极点反而忘却了害怕。艳朵呆坐在那两位男人中间,外表竟然那么的平静,只有从她那睁得大大的圆圆的眼睛里才看得出那种绝望的神。刚才揉摸艳朵前的老七,被那络腮胡子拿匕首的男人一番善意的提醒,此时也老实了许多,只是还略显不甘心,将一只大手故意放到了艳朵的大腿上,暗暗的使着劲儿揉捏,似乎这样也能暂时的发泄一下他等待不急的。艳朵暗暗后悔今天不应该穿旗袍,要是穿一条裤子就好了。现在,她坐在座位上,旗袍早就被弄的凌乱不堪,两条修长的美腿已从旗袍的前后摆中脱离出来,直接暴露在了外边,给老七的揉捏提供了方便。他要是愿意的话,估计可以将手一直放到艳朵的腿根儿处去,那里的内容更丰富,但老七好像不敢。他最多只是把手放在了艳朵的大腿内侧,轻轻抚弄。车内没人再说话,很静,车外,车轮摩擦地面发出的“唰唰”声清晰入耳。

    的士驶到郊外,在黑暗中奔跑一阵后,转上一条崎岖不平的乡间土石子路,在上面摇晃颠簸近十分钟,才在一幢孤零零的小砖瓦楼前停下。

    艳朵被带下车,的士迅速地调头,摇摇晃晃,像个醉汉似的开走了,很快消失在深沉厚重的夜幕之中。

    门没等叫就自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开门后也没说话,只是冲着外面的人摆了一下下巴。

    络腮胡在艳朵背后重重地一推,艳朵便不由自主地跟着前面的老七走进小楼。

    艳朵被络腮胡和老七前后挟持着上了楼。

    上楼就是一间宽敞的大屋子,大概是设计的一个客厅。里面乱七八糟的搁了一些粗笨过时的家具。一个光着上的男人坐在桌子旁正在喝酒,桌子上放着两瓶酒,几个杯子和一堆花生,脚下还有一地的花生壳。

    老七抢步上前冲着那人点头哈腰地说:“黑皮哥,那个传说中又会浪又能的小女人我们给你带来了。”

    随着他的话,落腮胡把艳朵推至离黑皮哥不到两米的地方站定。

    黑皮哥侧过子,将一支脚踩在坐着的条凳上,鼓起眼睛把艳朵仔细地打量一番,眼光像一把利刃要剖开艳朵的旗袍,从脸到到腰际,在腰际一下的三角区域停留了那么一小会,似乎在假想着什么,最后满意地点点头。

    艳朵已经度过最初的惊惶失措,此时虽然还是万分害怕,却没先前那么六神无主了,开始活动心思,考虑如何对付眼前这种局势。

    那中年人关了门也跟着上来了,三人站在艳朵的后,垂手听命的样子。艳朵从这三入的态度已经看出,正一眼不眨盯着她漂亮脸蛋儿的黑皮哥是这伙人当中的头儿。

    艳朵迟疑了好几下,最后还是鼓足勇气说出话来:“黑……黑皮哥,我上什么东西都可以留给你们,只求你们不要伤害我……”

    艳朵跟着叫黑皮哥,明显是想讨好近乎。

    黑皮嘿嘿地干笑几声,声音如同半夜林中猫头鹰的啼号。

    “小美人儿,看你吓的话都说不愣正了黑,黑什么黑,我的那东西倒是黑的很咧,等下就会让你见识到的。哈哈哈哈,哥不要你的东西,哥要你这个人,肯不肯给?”黑皮哥走过来托起艳朵的下巴,用火爆爆的目光盯着艳朵问。

    艳朵知道,仅仅一般的小偷窃贼是不敢在大街上劫持人的,这一定是一个穷凶恶极的黑社会团伙的所作所为。落在这些绝灭人的匪徒手中,无论是色还是财都是保不住的。

    现在唯一还可以抱点希望的只能是保命。

    既然落在这些匪徒的手中,任何反抗和哀求都是毫无意义的,要想保住这一条命,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顺从他们,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用软弱和顺服来唤起他们灵魂深处或许还有一息尚存的怜香惜玉之

    艳朵的下巴被高高地抬着无法张嘴说话,只得轻哼一声表示愿意,愿意让黑皮要了她嫩的子。

    这声意思明确的轻哼并没使黑皮哥满意,他放下艳朵的下巴。故意恶作剧般的问:“美人儿,你说话呀,到底肯不肯给?”

    “肯给。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艳朵的声音发出颤抖。

    黑皮哥暴着一双快要弹出来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艳朵的眼神,仿佛是要通过这扇心灵的窗户窥清艳朵心底似的。

    “你在说假话骗我哩,你嘴里说肯给,心里却一万个不愿意,对不对?”

    “没有没骗你……”艳朵无力与黑皮哥对视,怯弱地垂下眼皮。

    “这么说你是真的愿意让我上你哟?”

    这种精神上的折磨丝毫不亚于上的摧残,艳朵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壁上。

    然而,她没有那种勇气和决心,她现在所能够做到的也只有忍辱负重,委曲求全,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对方的良心发现上。

    “真的。黑皮哥,你想上就上吧。我,我会好好的让你爽的。”艳朵轻轻的柔柔的说。

    艳朵这时真的没说假话,她完全愿意用换得生命的安全。反正她这具躯体也不是被一个男人享受过了。这个时候再多一个也无所谓,重要的是被这一个男人也许能换来她的生命。在生命面前,一切都是那样的渺小。没有了生命,再美妙的女人子又有什么用呢?

    “是嘴里愿意还是心里愿意?还是嘴里心里子和那里都愿意?”

    “都愿意。”艳朵那双又黑又大的眼眶里蓄满晶莹的泪花,滴溜溜地打着转,随时都可能掉下一串,打湿脸腮、打湿襟、打湿整个夏夜。

    黑皮哥满意的点头。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些浪笑声,像一条条皮鞭狠狠地抽打在艳朵的心上,打得她魂战魄悸,打得她无地自容。

    “这可是你自已说的你愿意让我,我们谁也没强迫你啊。”

    黑皮哥一边笑着,一边指着艳朵说;“既然你是打心里愿意,那就给老子把衣服脱了,脱干净,一根纱也不准留。先让我看看你的子和别的女人到底哪儿不一样,在东陵市怎么就有那多的男人迷痴你的子呢?你那底下难道镶嵌了金边儿?”

    尽管艳朵竭力想使自己平静一些,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笑脸,有一个能够深深打动男人的妩媚笑靥,使这些铁石心肠的匪徒能够产生一点暖意,一点柔和。

    然而,流出来的却是两行不争气的泪水。

    本来,女人的眼泪是最容易泡软男人心肠的,可是,艳朵此时面对着的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而是一伙禽兽不如的匪徒,艳朵的眼泪不但丝毫没有唤起他们一点良知的复活,反而更加激发起他们体内的兽。他们更加的快意,更加的跃跃试,想尽快的品尝艳朵美轮美奂的子。

    黑皮哥一挥手,站在艳朵后的三人立刻转到桌子前,兴致勃勃地等着看这出《美人脱衣》的闹剧。

    四个人,八只眼,所有的焦距都集中在了艳朵的上。

    八只眼,如同八把锋利雪亮的刀刃,直戳戳地艳朵的子里。

    到了这个地步,艳朵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羞耻,立刻手忙脚乱地宽衣解带脱起来。她先麻利的缓缓脱去玫瑰红旗袍,立时就只剩下了鹅黄色蕾丝边儿罩和镂空雕花的鹅黄色内裤,这两件是一,是艳朵刚在趣内衣店里买了不久的。艳朵从外相上看材苗条,但衣服一脱去就能看出她不失丰满的体型,她长的是偷,她的结实,有弹,健康活力,皮肤泛着瓷白的光耀。漂亮的女人三围是要好的,像艳朵这样的女人中的极品更是如此。她的天生的圆润上翘,拔高耸,看上去又软又白。在罩的托衬下,两团被挤的很紧凑,呈现出两个人的半圆,中间隔着深深的ru沟,深的可以淹没放进去的一根黄瓜。必定要有细腰才好看。艳朵的腰用盈盈细腰来形容绝不为过,看上去连黑皮哥的一只大腿粗都没有,黑皮哥担心,等下要是自己大发活动的尺幅过大了,是不是能把那小蛮腰给捣断了?自不必说,好看的镂空雕花三角内裤深陷其中,少少的遮掩了两瓣上一些粉白的嫩,淹没在两瓣间的沟壑处,露出一丝鹅黄,刺眼的很哩。

    烟某出品必是精品!烟某每本书都必定完本,请大大们监督。支持烟某第一部《狼迹》第二部《生存之罪孽》的读者大大,请继续为本部书摇旗擂鼓!烟某怎么看着别人的鲜花就眼红呢,看着别人的贵宾票就嫉妒呢。呵呵呵。大大们,给烟某一点支持吧!请记住,您的每一次支持烟某都铭记在心,将化作无穷的码字动力来加倍的回报您!您轻轻的一次点击,也许会无限温暖烟某的心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生存之都市孽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